Blog

小正太這才放過了她,站在床上抬頭挺胸,整整自己的長袍,道:「你給小爺聽好了,小爺是擁有『鼠』這一無比高貴的姓的偉大種族,是這個世界驕傲的存在,比你們人類都高貴,小爺叫鼠翎靈,這才是配得上小爺的名字!」

姚小桃翻了個白眼,一口一個小爺聽得她暈乎,但好歹讓她明白了,這傢伙就是一隻老鼠。老鼠居然敢說是世界的驕傲,真是發了瘋了。

「你說,你是不是白天跟著我的那隻倉鼠。」

鼠正太在姚小桃面前坐下,應道:「沒錯。小爺覺得你的手藝不錯,能滿足小爺的胃口,於是要收你做廚子。」

阿呸!姚小桃心裡吐了一口,居然讓她給個老鼠當廚子,門都不曉得在哪裡。

可面上姚小桃不動聲色,上下打量著小正太,道:「你真那麼偉大?你會做啥?」

鼠正太哼了一聲,得意道:「小爺會得可多了。小爺足跡滿天下,去的地方多得你聽都沒聽過,就算是平時倉鼠的形態,小爺都能單挑一隻老虎。」

單挑老虎是什麼概念?新手村外一級的還是那些幾十級的boss虎?姚小桃搞不清楚,但她記住了前一句,足跡滿天下,那就是認路啊,嚮導可是稀罕貨。況且這老鼠的正太模樣還算順眼,平時有個人說說話也算解悶,一來一去一合計,她決定,先收了這隻老鼠。

等找到了白狐狸再一腳踹了他,反正這傢伙賊自大,處久了也不會捨不得。

姚小桃笑眯眯地盯著鼠正太,道:「這樣吧,我給你做飯,你歸我了。」說完,拿出包裹里的寵物契約書刷刷寫了幾筆,交給了鼠正太。

天太暗,契約書上的字壓根看不清楚,鼠正太的眼睛只落在那最大最亮的「包伙食」三個字上,看也沒看別的內容,按了手印。

系統叮咚一聲,鼠翎靈成為了你的寵物,是否要改寵物昵稱?

姚小桃一點頭,當然要改,這傢伙以後就叫。

鼠正太也收到了系統提示,這才醒過神來,惡狠狠地瞪著姚小桃。

姚小桃扭過頭,反正已經是她的寵物了,寵物不能打主人,還怕他翻天了不成。

半響后,只聽他憋出一句話:「小爺叫鼠翎靈,不叫!你這個笨女人!」

姚小桃打了個哈欠,直接躺回床上:「我喜歡叫你,你不樂意就改叫汪汪,你自己想吧。我要睡了別吵我,還有你快給我變回去,不然明天被別的弟子看見,不打斷你的腿。」

鼠翎靈當然不樂意了,對著姚小桃拳打腳踢,可惜系統判定了他們的主僕關係,怎麼打姚小桃都不痛,反倒是他累個半死,乾脆一屁股坐下來生悶氣。

這悶氣也只生到了天亮,姚小桃給了他兩隻大肉包,肉鮮而多汁,皮薄不粘牙,鼠翎靈吃得特滿足,吃飽了就比較好說話,加之一晚上沒睡覺,擦擦嘴巴變做倉鼠爬到姚小桃的包裹里睡覺去了。

姚小桃把一上午的時間都用在了做任務上,中午太陽太大,打算爬回大通鋪打算躺一會,到底被那隻耗子折騰了半夜,沒睡舒坦。

孫婆婆正在擇菜,見了她便拍拍邊上的位子,示意她坐下。孫婆婆手上不停,嘴上卻道:「昨兒個看見你的寵物我就想起來了,前幾天聽說染坊里鬧老鼠弄得一塌糊塗,後來養了幾隻貓,也不曉得現在怎麼樣了。」

貓!

鼠翎靈的耳朵一動,一聽到貓他就來勁,從包裹里探出頭來東張西望,被姚小桃一爪子塞回去了。

「婆婆,我去染坊看看吧。」

擔心自家寵物會當著npc的面說話,姚小桃趕緊一溜煙地跑遠了,等四下沒人,才放開包裹的開口,讓鼠翎靈露出一個腦袋。

「死女人,你想悶死小爺啊!」剛得了解放的鼠翎靈用力吸了幾口氣。

「你幹嘛好端端出來,再說上幾句話,還不把人嚇死!」

鼠翎靈的黑眼睛斜了姚小桃一眼:「嚇死不會,嚇暈的有一個。」見姚小桃直接忽略了他的嘲諷,他又道,「小爺這樣的高等種族有什麼不能見人的,只有小爺嘲笑人,哪有人敢嘲笑小爺!」

姚小桃面無表情地看著驕傲的老鼠,道:「你不怕死的話可以出來變人形,真的,被殺了我也不曉得。」

鼠翎靈不是傻子,當然知道裙仙宮見了男人就打,管你到底是幹嘛的。他搖著腦袋四處張望一番,道:「剛才聽見說染坊養貓了?」

========================

p,大家的留言我後台有加精呀,咋就前台不顯示呢望天……。

… 87_87698繼續求pk票,再十分就加更啦~~

順說,推薦票和收藏也努力地砸過來吧~~

======================================================================

鼠翎靈的問題在姚小桃的腦海中一過,她半眯起眼睛,樂呵呵道:「咋?一聽見有貓就這麼激動?怕啦?哎……果然是只老鼠就怕貓呀……」

「渾說!你曉得些什麼!」鼠翎靈的聲音一下子提高了,整個鼠身子都想從包裹里擠出來,義正言辭地對姚小桃展開教育,「不要侮辱高貴的鼠小爺!我們姓鼠的怎麼會怕那些子貓!小爺連老虎都打,還怕它們!」

「那你激動什麼?」姚小桃睨了他一眼,明顯顯是不相信。

鼠翎靈哼笑了幾聲:「這個世道,就是貓看見老鼠就繞著走,它們哪裡抓得到我們,不被我們折騰死那是手下留情!」

點點點……

姚小桃一頭的省略號。

這個說法好像有點道理,反正小咚家的是不會抓老鼠的。電視里的貓鼠地位也倒過來很多年了,這裡的老鼠欺負貓大概也是真的。

「你要去欺負那些貓?」

「欺負它們?」鼠翎靈刷得一下扭頭,擺了個特不屑的姿勢,「就那群傻貓,欺負它們,小爺還掉分呢!看不上懂不懂,壓根看不上!」

姚小桃心想,你要是看不上,你剛才那麼激動做什麼,明明就是做賊心虛啊。

跟一隻老鼠講道理貌似也沒多大效果,姚小桃乾脆一隻耳朵進另一隻耳朵出,連老鼠都曉得會掉分了,咱做人的更曉得了不是?

忽略掉激動的鼠翎靈,姚小桃慢悠悠地往染坊去。

去染坊的路很遠,等姚小桃到了那兒,就見到幾個弟子湊在一起說話,唧唧咋咋地沒個完。

姚小桃繞過她們,直接去找了染坊的師傅鄧嬸子,鄧嬸子聽說是孫婆婆記掛,倒是樂了。

「孫婆婆可還真是放在心上了。」鄧嬸子哈哈笑了起來,「幾隻小耗子,早被貓兒抓乾淨了,損失也不大。」

這裡的耗子果然怕貓抓,姚小桃暗自翻了個白眼,告訴鄧嬸子會把情況轉告給孫婆婆后,也就出來了。

門口的幾位弟子見了她,趕忙過來拉住,問:「妹妹,聽說宮主要出關了,是不是真的?」

姚小桃怔了一下,搖搖頭道:「我不太清楚。好像前一會蘇姐姐有說過快了。」

蘇姐姐芳名綾沁,是宮主身邊的幾位大弟子之一,也是姚小桃的武藝師傅。

一聽說是蘇綾沁說過的,那幾位弟子又炸開了鍋。

「姐姐們在等宮主出關?」

「是呀。這一回,不知道是哪個小子要上山來破陣了。」一個弟子說完,邊上人又鬨笑了起來。

說到破陣,姚小桃有些印象,霜霜曾經告訴過她們,宮裡弟子要嫁人都要讓男方上山破陣才行。

「這破陣的規矩是怎麼來的?」姚小桃起了八卦之心,便問了一句。

這問題難住了大部分的弟子,只有一個叫嵐嵐的小弟子跳了出來,她襁褓之時就被拋棄,被當時染坊的一個弟子救回來,從小在宮裡長大的她知道的事情特別多。

「其實最早的時候是沒有這個規矩的。大約是將近二十年前,有一個師姐有了心上人,一心求宮主成全。那個師姐特別受宮主喜愛,宮主便答應只要那男人破得了陣,他就認可了這樁子婚事。」嵐嵐說道這裡頓了頓,低下了頭,「後來他們有沒有終成眷屬我不知道,宮主似乎不願意讓人提起那事。但是規矩還是留了下來。」

眾人唏噓了一陣之後,姚小桃就離開了。

上午的時候剛剛升了一級,所以她打算去蘇綾沁地方轉轉,看看能不能學到功夫,順便打聽一下宮主出關的事。

蘇綾沁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只說她也不清楚宮主到底哪天出關,只是按著從前閉關的習慣來看,差不多就是這一兩天了。

「不過小桃呀,你最近武學修為長進不少,是時候學習騎術,駕馭馬匹了。」

蘇綾沁的話讓姚小桃眼睛一亮,她進遊戲的那麼些日子裡,尤其是在揚陵城做任務的時候,身邊的玩家都是以馬代步的,那速度讓十一路車的她好生羨慕。這一回,終於輪到她也能有一匹馬兒了。

蘇綾沁掏出一塊木牌交到姚小桃手中,道:「你把這個交給馬商章小小妹妹,她會給你挑一匹合適的。」

姚小桃樂呵呵地去了,章小小接過木牌就領她到了馬廄,各色馬匹排開。馬兒也不管有人進來,庖地的庖地,吃草的吃草,打瞌睡的打瞌睡。

「這邊的馬都是適合你現在的等級的。」章小小指著右手邊的欄子道,「都是上好的馬,自個選個中意的。」

姚小桃不是伯樂,不會相馬,只能從顏色上區分馬匹,她東看看西看看,回頭問:「有白色的或者銀色的嗎?」

章小小嘿嘿一笑:「你胃口不小呀。老實跟你說,那兩個顏色的馬容易贓,贓了就不好看了。」

姚小桃眨巴眨巴眼睛,心想蒙誰啊,白色的容易贓,別的難道就不贓了?管你什麼顏色的,下雨天拉出去溜一圈,保管回來一樣贓,看馬路上跑的汽車就曉得了。

知道姚小桃沒把她的話放心上,章小小也不惱,又道:「白色和銀色的不適合你現在的級別,這些裡頭先選一匹,回頭等級高了再買新的就是了。」

最後,姚小桃選了一匹棗紅色的,理由自然是看起來比較氣派。

向章小小學了騎術,姚小桃迫不及待地想試試,結果那新手上路實習期,自然是行得一塌糊塗,顛得她腿疼屁股疼不說,連包裹里睡覺的鼠翎靈都被顛醒了。

「你這女人到底有沒有駕照!」

這年頭老鼠也曉得駕照=口=,姚小桃暈得七葷八素,也沒顧上回話,抓緊韁繩以免跑錯路。

鼠翎靈可不幹了,他被顛得連早飯都要吐出來了:「你這個車夫不合格,下崗下崗!小爺要解僱你!」

姚小桃已經眼冒金星,無力控制馬兒,只記得回了一句「你才是車夫!」之後,那馬兒四蹄騰空,躍出山崖,遵循自由落體一路下墜。

姚小桃摔懵了,很久很久才醒過神來,系統在一分鐘之前就已經提示了重傷恢復,可她還愣在原地……

從復活點出來的姚小桃許久才清醒,鼠翎靈要說什麼都被她以再多嘴就沒晚飯吃給嚇唬回去了。

她一個人坐在台階上想了很久,最後長長嘆了一口氣,掏出筆給在線的狄珞月發了一封信,紙鶴在她頭頂繞了幾圈就飛走了。

此時狄珞月正在打boss,沒立刻收信,等大怪物轟然倒地,他把劍一收,也沒撿地上的裝備,打開信件一看,頓時石化了。

姚小桃寫道:「我暈馬咋辦?」

好在,他在地上的掉落物被刷新之前恢復過來了。。

… 87_87698100分的加更~~~

大家繼續投票支持96吧~~~

=================================================================

暈車暈船暈飛機都不是什麼稀罕事,但現在,姚小桃說,她暈馬。

狄珞月拍掉渾身上下的石頭渣子,回了簡訊,問:「什麼叫暈馬?你吐了還是怎麼了?」

沒一會,只見紙鶴再次出現,上書:吐沒吐,就是被顛的七葷八素的,連方向都沒法控制……

狄珞月嘆了口氣,翻身上了自己的黑色高頭大馬,邊跑邊給姚小桃回信:「你到桃源鎮來,我教你騎馬。」

狄珞月打boss的地方在駱駝山,離滄浪寺很近,離螢香山卻有十萬八千里的路,他一路策馬,到滄浪寺之後換了馬車奔赴桃源鎮,路上順便發出了組隊申請。

姚小桃打開大地圖看了狄珞月的位置,估摸著他一時半會到不了,打算再自己試一次騎馬,被鼠翎靈跳出來打斷,堅決不讓她再折騰。

姚小桃最後還是作罷,做了幾樣在裙仙宮新學的好吃的,打算一會拿給狄珞月嘗嘗。

狄珞月一下車就看見在驛站等著他的姚小桃,打過招呼后,他道:「我們去望月河。」

「為啥?」

狄珞月嘆了口氣,指著人來人往的桃源鎮道:「你大概是遊戲里一隻手數得過來的暈馬的玩家,你想在這裡表演嗎?」

姚小桃扭開頭,曉得這是特丟臉的事,也不和狄珞月爭,跟著他往望月河去,當然,途中從小販處買了一串冰糖葫蘆。

一聞見食物的味道,包裹里的鼠翎靈就不安分了,一隻腦袋擠啊擠的想從裡頭出來,伸手問姚小桃分東西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