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小鬍子啊了一聲,隨即輕咳了兩聲,身上的氣息一變,目光變得銳利,她抱臂站著,筆挺如松。

「這樣就沒什麼問題了。」楚南道。

小鬍子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還需要等上一會兒。

一回過頭來,就看到楚南直接躺在了大床上,她的心頓時一跳,這床她沐浴后的躺過。

「你你到哪裡」小鬍子問。

「隨處逛了逛,這樣的大城市我可是很少見得的,當然得開開眼了,你知道,咱是鄉巴佬嘛。」楚南道。

「對了,你們大刀門到底在哪啊」小鬍子問。

「在藍辰星一個很小的小鎮上,我可是大刀門第一弟子。」楚南道。

「呵呵,這麼厲害,你們大刀門有多少人啊」小鬍子笑問。

「三個。」楚南道。

小鬍子一愣,隨即大笑了起來。

「你可別笑,我們大刀門在以前也是很威風的,據門主他老人家說,我們大刀門可是數十萬年前,名震天下的刀魔關雲飛傳下來的。」楚南道。

「刀魔關雲飛,哈哈,我不是故意要笑的,只是這實在很好笑。」小鬍子道,刀魔關雲飛就連普通人都知道,很多人家裡都供奉刀魔關雲飛的像,因為傳說他能震懾一切邪妄。

「不信就算了。」楚南道,其實他也是不信的。

「刀魔前輩到底傳了多少分支下去啊,但凡使刀的十個有九個都說是傳自刀魔關雲飛。」小鬍子道。

兩人嘻嘻哈哈的聊天打屁中,子時很快就到了。

「起來了,我們要動身了。」小鬍子道。

兩人離開了酒樓,來到了大街上。

雖然已是深夜,但依然處處都是人影。

小鬍子帶著楚南很快來到了城主府的後方。

城主府周邊都一片空曠,暗中藏著不知多少高手,整人城主府也被無形的能量罩籠罩。

小鬍子卻是帶著楚南進入了一間屋子,這是離城主府最近的其中一間了。

房子沒有人,顯然小鬍子是早有安排的了。

小鬍子立在窗口一邊,緊緊盯著遠處的城主府。

不多時,小鬍子看到城主府那邊有微暗的光芒閃過,她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跟我來。」小鬍子輕聲對旁邊的楚南道。

小鬍子來到屋內正中央,突然按下一個機關,地面上頓時出現了一個地道口。

小鬍子一馬當先鑽了進去,楚南緊隨其後。

地道很窄,胖一些的人都無法通過。

「晴野,你挖地道時就不能挖寬一些嗎」楚南用意念傳音道。

「不能挖寬,有細微的改動立刻就會被察覺,你可別亂擴寬地道啊。」小鬍子立刻用意念回道。

兩人一前一後,快速往前爬去。

突然,小鬍子身體一頓,正在心裡嘀咕的楚南腦袋直接撞在了她的屁股上。

彈性不錯,肉感十足。

「你都不看人的嗎」小鬍子用意念怒聲道。

「鬼知道你怎麼就停下來了」楚南道。

「你噓,收斂氣息,別動。」小鬍子還要說,但卻察覺到了什麼,立刻道。

兩人收斂起氣息,這地道頓時沒有了半點人氣。

就在這時,楚南聽到了這地道旁有東西經過。

好一會兒,小鬍子才用意念傳音道:「是城主府的地底巡邏獸,我們繼續往前。」

終於,這地道到了頭,前面是一塊石壁堵住了。

在石壁的那一頭,隱隱傳來了獸吼聲。

小鬍子拿出一個小瓶子,瓶子里鑽的是如水一般液體,她將液體順著石壁的縫隙倒去,這液體很快就順著石壁往下流去。

在石壁的另一頭,是一個大坑,坑中全是屍體,五隻渾身長滿了鱗片的怪獸正在啃食著這些屍體。

突然間,這五隻怪獸突然齊齊抬起了頭,變得亢奮起來。

它們棄了屍體,來到坑壁前,伸出舌頭去舔那一絲絲讓它們興奮的液體。

過了一會兒,這五隻怪獸就縮到了一旁,開始呼呼大睡。

這時,小鬍子將那石壁移開,與楚南鑽了出來,然後原位封死洞口。

兩人飄然而下,小鬍子目光掃了一圈,然後奔到一堆碎骨下,拿出了兩個包裹,包裹里是制式的衣裳與令牌。

「穿上。」小鬍子對楚南道。

兩人很快將衣裳套上,再滴了血在令牌里,就光榮的成為了城主府飛船上兩名專職添加能量石供給的衛役。

… ?大坑上方有著強大的禁制,只是,此時卻是有一個小角落出現了疏漏。

楚南與小鬍子就從這角落裡鑽出了這棄屍的大坑,大坑在城主府後院的偏僻角落,被一圈石頭壘砌的圍牆圈擋著。

而往前走出一片小園林,就是一片寬闊的廣場,其中有一架巨型的飛船正停在上面,四周戒備森嚴,此時正有人將大批物資往飛船搬。

進出飛船都要憑令牌,有專門檢測令牌的檢測裝備。

兩人蹲在一顆樹后,遠遠望著。

「再等一會兒,我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進去了,現在進去,還太早了些。」小鬍子道。

楚南看了小鬍子一眼,心裡知道她的所圖恐怕非小,滲透城主府,神不知鬼不覺替換衛役,這需要花費的心思和代價怕是不斐,不可能只是混入青雲派。

小鬍子感覺到楚南的目光,扭頭望了過來,兩人的目光對視,足有數息時間。

「你放心,我是有我的目的,但對你來說又沒損失什麼。」小鬍子道。

「你說需要我相助,我看你都已經安排好了一切。」楚南道。

「那是因為兩個位置,我原本是安排好了另一個人的,但卻出了點意外。」小鬍子解釋道。

楚南接受了這個說法,不接受也沒辦法啊,上賊船了。

「你若是後悔,還來得及的,你可以原路返回。」小鬍子道。

「真的」楚南問。

小鬍子一滯,氣憤的望著他,這傢伙還真打算反悔啊。

「女人都喜歡口是心非嗎既然不想我退出,還非得說個反話。」楚南笑道。

「我現在是男人,禁止把我當女人。」小鬍子自覺理虧,急忙轉移話題。

「好吧,晴野兄。」楚南笑著,突然伸出手搭在了小鬍子的肩上。

小鬍子身體一僵,怒視著他。

「你現在可是男人,好兄弟勾個肩搭個背不是很正常的嗎」楚南理直氣壯道。

小鬍子咬了咬牙,扭頭望向一邊,乾脆不說話了。

楚南心中偷笑,卻是將手收了回來,免得讓她以為自己故意佔她的便宜,雖然事實也的確如此。

不過,話說回來,都不知道她長得是丑是美

就在這時,往飛船上運的物資已經完畢了,已經有飛船的各個工種進入其中了。

「可以了,我們進去吧。」小鬍子道。

兩人起身走了出去,一邊走一邊還輕聲交談著,十分自然的就走進了森嚴的監護圈。

一道道目光與意念在他們身上掃過,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很快,兩人來到了飛船入口,拿出令牌過檢,很輕鬆的便通過了。

兩人進入了飛船,對視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輕鬆。

能量石供給在飛船底艙,擁有相對**的操作室,只要不出問題,一般不需要與其他人打交道,身份暴露的危險就會小得多。

底艙已有不少的人,不過對於楚南兩人,並沒有人過多關注。

兩人進入了操作室,始鬆了一口氣。

能量石投放的操作室不大,有著兩塊晶幕和幾個操作按鈕,十分簡單,也就是能量值下到一定程度,按動按鈕添加能量石即可,這是一份十分清閑的活。

天剛剛蒙蒙亮,水靈城城主許三生帶著數十位家族中人進入了飛船。

其中,大小姐許茹兒已經是能確定留在青雲派了,還有幾位小姐少爺此去青雲派純粹是去見見世面,當然,若是有這個運氣,還是有留在外宗的可能的。

隨著許三多一聲令下,飛船啟動,瞬間竄入了天際,朝著青雲派的地方飛去。

飛船大約到傍晚時分就可以到青雲派了,楚南百無聊賴,閉上眼睛開始閉目養神。

很快就到了午時,這期間一切正常,沒有任何事情發生。

不過,就在這時,底艙里突然有些騷動。

「你們不用管我們,我們只是來看一看。」一個悅耳的女聲響起。

楚南睜開眼睛,往外面一探頭,就看到幾個衣著華麗的男女在幾名護衛的保護下來到了底艙,居中一個,可不就是城主府的大小姐許茹兒嗎

小鬍子坐在裡面,聽到動靜,直接按著楚南的大腿,探出了身子。

「你往哪裡按呢按壞了你賠得起嗎」楚南低聲道。

小鬍子縮回身子,將按在楚南大腿上的手移開,哼道:「就你這玩意兒,反正也沒什麼用,割了算了。」

「你這是羨慕,你雖是男人樣,但男人的東西你可變不出來。」楚南嘿嘿直笑。

小鬍子有些吃不消楚南這樣直白的調戲,道:「懶得理你,你注意點,這群城主府的小姐少爺一不當心就會弄出點什麼妖蛾子來。」

就在這時,兩人停止了交流,這一群人來到了他們的操作間外。

「你們是幹什麼的」一個只有五六歲的小男孩好奇的問,這小男孩長得粉雕玉琢的,眼睛靈動,甚是惹人喜歡。

「我們是負責能量石投放的。」楚南道。

「怎麼投的,可以讓我看看嗎」小男孩問。

「還沒到投放時間,所以,不行。」楚南道,這小傢伙看著討人喜,天真無邪的樣子,但他畢竟只有幾歲,眼睛里的狡黠可逃不開他的眼睛,他估計這小子就是個小禍害。

「那我看看行了吧。」小男孩道。

小男孩爬到了操作台,突然大叫一聲:「看,那邊是什麼。」

話聲還末落,他兩隻小手便朝著幾個按鈕胡亂按去。

但是,他的小手還沒按到,就被一層無形的能量擋住了,怎麼也按不下去。

「小豬,你再搗亂就把你扔下去。」說話的是許茹兒,她說著走過來,拎小狗一般將這小男孩拎了出來。

這小男孩似乎有點怕許茹兒,頓時就不說話了。

從頭到尾,許茹兒都沒正眼瞧楚南與小鬍子一眼,她阻止小男孩自不是為了他們,而是為了這飛船的運行,至於楚南與小鬍子現在的身份,不值得她瞧上一眼。

不過,這樣正合楚南的心意,他們可是混進來的,自是不希望引起注意。

這一行人過去了,楚南再度開始閉目養神。

只是沒過多久,突然傳來一片驚呼聲,整艘飛船開始劇烈搖晃起來,刺耳的警報聲響起。

「陣法被破壞,玄陣師,趕緊修復。」

「不行,是核心陣法受損,我們在短時間內根本無法做到。」

「不管你們用任何辦法,一定要修復,誤了參加青雲掌教的十萬歲誕辰盛典,我們都得死。」

此時,許茹兒用凌厲的目光盯著那小男孩,就是他趁她一個不注意,損壞了飛船的核心陣法。

不過,這小男孩顯然也沒有意識會產生這麼嚴重的後果,一時間嚇得眼淚汪汪。

幾名陣法師用盡全力,都無法修復,一時間,所有人身上都冒出冷汗。

特別是許茹兒,她若沒在盛典開始時接受洗禮,就失去了留在青雲派的資格。

有一瞬間,許茹兒都懷疑這個同父異母的弟弟是故意的,但他五歲多的年紀,真有如此心機嗎

小鬍子也有些慌了,恨恨道:「這城主為了表示他念著青雲派之恩,竟然用這青雲派當年所賜的古董陣法飛船,現在可怎麼辦」

顯然,那盛典對於小鬍子來說也是極其重要,她費盡心思,終極目的可不就是因為這個嗎

眼見得這飛船就要無力回天,楚南站了起來,快步來到那核心陣法前。

「讓開一下,讓我試試。」楚南道。

他的話,頓時令幾個絕望的陣法師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