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尤其是現在這個節骨眼,天元符殿派遣到王都城勢力,經過王都城一戰後,幾大長老級人物都被李元道一鍋端了。單憑東方辰一個人根本翻不起什麼浪花。同時他還要時刻提防著李元道的雷霆報復!

因此才會出現眼下這一幕,天道宗親自派遣高手守護前者。同時也是一種變相的檢測。這一點東方辰心裡很清楚。

「呵呵,東方賢侄客氣了。我們幾人也是奉了風長老的命令,不惜一切代價守護好你的安全。還是等你天元符的援軍到了后,再說吧。」天道宗一名老者淡淡笑道。

這讓東方嘴角一陣抽動,這幾個老傢伙心裡打算,他自然清楚的很,表面上是要保護自己,暗地裡卻是將自己當成了一個誘餌。自己與李元道之間恩怨,現今整個王都城內都早已人盡皆知。

尤其是歷經了王都城大戰後,東方辰更是成為了李元道必殺對象之一。天道宗正是看中了這一點才這般竭力去保護他,目的就是要通過東方辰,將李元道給引誘出來。一旦正主出現后,他東方辰的生死就自然沒人關心了。

正因為想通了這一點,東方辰才會如此焦急。眼看著距離符殿援軍到來時間,越發臨近了。他心裡頭也更加不安起來,冥冥之中彷彿有一道陰冷目光鎖定在了自己,讓他渾身都感覺不舒服。

「呵呵,賢侄稍安勿躁,只要確定你徹底平安之後,我們幾個老傢伙也能夠回去交差了。你再忍耐一下,這次有我門幾人守護你,一切無憂。」天道宗幾名灰衣老者對視一眼,笑道。同時一個個注意力都高度集中,望向了四面八方。

聽得這番話,東方辰心裡直接破口大罵了。這幾個老傢伙睜著眼睛說瞎話,根本就沒有將他的生死放在心上。轟隆!就就當他們經過荒山一處拐角處之際,山巔之上徒然響起了一道驚雷聲。旋即一股濃烈的殺伐之氣驟然侵襲而來,讓所有人臉色大變。

「糟糕,這股雷霆之氣,是那傢伙!他又出現了。」感受著山巔這股波動,東方辰臉色大變,狂吼道。在他喝聲剛剛響起之際,天際上空也響起了一道雷音!「東方辰今夜你必死無疑!」

巨大的音波回蕩天際,同時一道冷冽的金顫音響起,濃烈的凶煞之氣爆發,一桿黑魔槍體撕裂虛空,猶如閃電般朝著這暴掠而來。

「不好,真是那小畜生!趕緊布陣,向大人發送訊號。」望著天際那一道犀利槍芒飛掠而之,天道宗一名老者臉色頓時凝重下來,旋即急忙喝道。聽到他喝聲,當下另外三人,便是急忙施展出強橫武學,想要聯手抵抗住李元道襲殺。

「真是好算計,風傲本尊不顯,就憑你們幾個找死。」面對四名老者的阻攔,李元道冷哼一聲,手掌一震,黑魔槍鏗鏘作鳴,鋒銳的槍芒吞吐,瞬間橫劈而下,散發著一股毀滅性的波動。

砰砰!數丈長的槍芒呼嘯而過,直接將那四名老者轟出的一道道元力光束給擊潰,而且還趨勢不減,強行撕裂了四人防守,將他們四人給狠狠轟飛出去。

「不好,這小畜生太厲害了。我等不能夠跟他戀戰,趕緊將符令傳送出去。」被李元道黑魔槍強行逼退,四大老者臉色一陣慘白,大口噴血倒飛出去,一個個大吼道。

李元道冷笑,並沒有理會那四個老傢伙,是身影一掠,猶如驚鴻一般從四人防禦中穿過,涌動著滔天殺氣,沖向了不遠處正在瘋狂逃竄的東方辰。「東方辰,這次我看你還往哪裡跑?」冰冷的話語聲回蕩在天際之上,充斥著一股冷冽的殺伐之意。

李元道身影猶如閃電般,飛掠而過。剎那間便橫檔在了東方辰面前。此時他一桿黑魔槍雷光流動,正搖指向了東方辰,讓後者臉色一陣慘白。

「李元道……你你…有話好說……」感受著那近乎實質化的殺意,此刻東方辰近乎崩潰了,渾身都在顫抖著。

不過當他看到李元道正一臉冷漠一步一步逼迫而來之際,那慘白的臉龐上也掠過一抹瘋狂之色。當下他渾身涌動出一股濃烈血光,一股極端狂暴的氣勢隱隱間從他體內滲透出來。

「李元道你這個王八蛋,既然你如此相逼,老子就算是死,也要跟你同歸於盡。」東方辰大吼,滿臉猙獰,體內元氣波動越發爆裂起來,此刻他就猶如一個極劇膨脹的氣球一般,非常恐怖。

轟隆!就當他渾身氣勢膨脹到極點之際,整個人驟然沖向了李元道。

「不自量力的傢伙。」望著東方辰如此瘋狂舉動,李元道臉龐上掠過一抹冷色,當下手中黑魔槍一抖,暴戾的黑魔雷力狂掠而出,頃刻間化為一條數丈大小的魔龍虛影,遮天蔽日,一口便將自爆中的李元道強行吞下!

嗡!魔龍虛影盤旋,軀體內響起了一道悶雷般的轟鳴聲后,無數吞蝕元力涌動,剎那間便將其徹底壓制下去,魔龍嘶吼,在無數的風浪洶湧之下,瞬間沒入了黑魔槍之中。

而此時半空之中,一具乾癟屍體墜落而下,渾身漆黑,流動著一絲絲粘稠霧靄,渾身精血,元力盡數被抽干。 「咳咳!惡魔你……」東方辰臉色蒼白,不斷顫抖,眸子之中滿是怨毒之色,死死地盯著李元道,竭力嘶吼。最終身軀一僵,整個人徹底死去了。

「這個隱患終於出掉了,接下來也該收拾那幫老傢伙了。」

目光淡淡掃了一眼,那生機斷絕的東方辰,李元道臉龐上並沒有一絲憐憫之色,對於自己敵人,他絕對不會手下留情。隨後他豁然轉身,望向了天際上空,那正在構建陣法的四名灰衣老者之際,眸光之中掠過一抹殺光。

嗖!他身影一動,化為一道流光,衝天而起。「幾個老傢伙既然來了,也都給我留下吧。」天際上空,風雷涌動,李元道一出手,便動用了雷霆之力。漫天的雷弧作響,蔓延八方,將山脈下大批人馬都盡數給衝散了。

強勢的雷霆之力沖橫空而過,狠狠轟向了四名灰衣老者。「不好,那小畜生已經攻來了。趕緊將空間坐標弄好,再不快點就來不及了。」望著天際那不斷洶湧而來的黑雷之力,領頭灰衣老者臉色無比焦急。

當下猛得噴出幾大口精血,盡數澆灌在了高空那一道青色法陣之上,頓時間一股濃烈的空間波動擴散開來。

「哼,想要構建空間坐標,讓風傲這老東西親自前來。想法倒不錯,但可惜你們都沒有這個機會啦。」

李元道身影飛掠而來,手中黑魔槍一抖,黑芒掠出,蘊含著一股極其恐怖的吞蝕之力,剎那間撕裂天地,閃電般轟向了那四名老者。

「大家拼了,再有片刻時間,風大人便會親自降臨。那小畜生就在劫難逃了,一定要堅持。」四名老者怒吼,渾身真元之力涌動,剎那間四道元界之力驟然蔓延開來,重疊在一起,形成四重防禦光罩,將空間法牢牢守護在內。

下一刻,李元道那黑魔槍便狠狠刺在了那四重防禦光罩之上。頓時間,渾雄的能量波動,飛快從天際上空蕩漾開來。

「咔擦咔擦!」不過這等對峙局面僅僅持續了數息之間,光罩之力便開始急速衰弱,在一道輕微碎裂聲響中,四重防禦光罩一道接一道龜裂開來,最終四名灰衣老者身軀劇震,猶如稻草人一般被轟飛出去,渾身筋骨咔擦作響。

而在這狂暴風浪之中,李元道身影飛掠而出,此時他正一臉凶煞盯著那重傷的四名老者。眼下這四人實力雖然也進入了宗師之境,但實力卻才達到二層境而已。四重元界防禦力量,遠不能與那天元三老相比。

眼下這時候正是滅殺他們四人最好時機。想到這裡,李元道心頭掠過一抹暴戾,對於天道宗,天元符殿這兩個勢力的人,他可不會有絲毫手軟。

而就當他剛想下殺手之際,不遠處那青色的法陣中,徒然傳遞出一股恐怖波動。旋即四方雷霆之力都彷彿受到了某種強烈吸引,盡數被吸收過去。「這老東西果然來了。」感受著這特有的一種氣勢波動,李元道臉色微變。

旋即猛地咬牙,手掌一翻,三道紫黑色的雷符出現,散發著一股毀滅性的波動。「老傢伙先給你送點見面禮。」說話間,李元道驟然將那三枚紫黑雷符甩進了那青色法陣之中,而他身影卻猶如鬼魅般,爆退而去。

轟隆!就在李元道爆退後的數息之間,天際上空,猛然響起了一連串雷爆之音,毀滅性的雷霆之力肆虐,猶如狂潮一般,洶湧向八方。在這一股可怕的雷屬性力量席捲下,天道宗四名灰衣老者臉色一陣慘白,在他們驚恐地目光之下,四人很快便被無窮的雷海所吞沒。

最終,天際上空,四道凄慘叫聲響起,四道黑影被狠狠轟飛出來,渾身冒著黑煙,樣子凄慘無比。「吼!該死的小畜生,這次我看你還往哪跑。」在這股毀滅性的波動深處,一道怒吼聲響起,風傲身影緩緩浮現,渾身流動著一股龐大的元界之力。

此時他大手一揮,天際那茫茫雷霆之力盡數被他擊潰。近乎同時,他便將一對眸光死死盯在了天際盡頭李元道那一道黑影之上,目光無比冰冷!

「玄雷之翼,雷爆之力啟動!」感受著後方那一股近乎實質化的冰冷眸光,李元道心頭一冷。先前他已經跟風傲那老東西交過手了,自然深知他恐怖之處。此時根本就沒有任何耽擱,他將自身速度提升到了極致,瘋狂朝著荒山某一處飛掠而去。

「小畜生,還想跑?」高空之上,風傲臉色陰沉,掃了一眼不遠處被重傷的四名手下,臉皮抽了抽,殺氣森森道。同時他身軀一震,濃烈的空間元力散發出來,旋即剎那之間,便撕裂虛空而去。

轟轟轟!天際上空,一道又一道的空間裂縫炸裂開來,風傲一路穿透而過,速度快到了極限,他身影所到之處,天際上漫天空間元力肆虐,極其駭人。短短數個呼吸間,他便已經追上了瘋狂逃竄的李元道。

兩道身影一前一後,不斷在天際追逐。「瑪德,這個老傢伙還真難纏。」感受著彼此間距離不斷被拉近,李元道心頭也越發凝重了。這一次他之所以現身,一方面是為了誅殺掉東方辰這個隱患,另一方面就是要以此為誘餌,伏擊風傲這個老傢伙!

現在他也是在冒險在賭博。動用自己最大力量,將風傲引到目的地。

「小子,挺住。馬上就要到了,到那時候計劃就成功一半了。」幽藍之光閃爍,天麟戰矛意念波動傳遞出來。這次伏擊大戰事關重大,即便是它這等老妖孽也不得不出手相助了。

而且對天麟戰矛來說,若是此次真的得手了,一位宗師大圓滿境的高手,對於它的誘惑力同樣不小。也值得它全力出手。李元道點了點頭,體內幽藍之光開始流動加持在他玄雷之翼上面,使得他身影變得更加快速了。

「嗡!」就在這時候,李元道臉色驟變,一聲低吼手掌間玄雷之力凝聚,化為一紫一黑兩道巨大能量手印,猛然向後轟去。

「小畜生,給我去死吧。」在他行動的同時,一道幽幽冷聲驟然傳遞而來。旋即虛空碎裂,一隻白皙手掌猛然踏出,流動著空間元力,向著頭顱抓來。

「轟!」暴戾的玄雷之力與李元道兩道玄雷手印狠狠碰在一起,掀起一股狂亂的雷雲風暴。一道道璀璨的的雷光炸裂開來,密布在了天際上空。在這重重風浪之中,一道雷弧跳動,閃爍著晶瑩光澤,從重重風浪之中飛掠出來,閃電般向前奔逃而去。

「小畜生,你跑不掉的。」雷雲風暴之中,一道虛幻身影緩緩浮現,直接穿透無數能量波動飛掠而過,赫然便是風傲。

「哼哼,老傢伙話別說得太滿,你先看看下面再說。」望著下面熟悉的地理布局,此刻李元道那略帶蒼白的臉龐上終於泛起了一抹笑意,沉聲道。說話間,他打了一個響指,隨後下方山脈之巔,某一片土地徒然塌陷,一道身影被緩緩從裡面推出來。

「皓月,真的是你!」望著這一幕,風傲臉色驟然一變,當下身子一閃,便向著山脈反向俯衝而下。

「嗚嗚!」另一邊風皓月被強行扣押出來之際,也留意到了他老子風傲,但此刻他體內一切肢體動作,言語都被李元道禁錮。只能被迫發出了嗚嗚聲響,彷彿在強烈訴說著什麼。天際另一頭,李元道一臉冷笑望著這一幕。

現在一切都慢慢在他掌控中了。即便是宗師級大圓滿高手又如何?他照樣有辦法弄掉去對付。「老傢伙現在也該讓你嘗嘗我的厲害了。」李元道眸光閃爍,輕聲道。說話間手印一變,山脈間風皓月身軀之上,光芒閃爍,頓時浮現出了十幾道不同顏色的符篆。

「這是……高階符陣?該死的小畜生真是夠陰險。竟然能夠想到用這種辦法來對付老夫。哼哼,不過很可惜,在我眼中這等級別的符陣實在太差了。奈何不了老夫,給我破!」

風傲冷笑,手指一彈,一道強橫的真元力突然爆發,化為一道青色匹練飛掠而過,剎那間覆蓋在了風皓月身軀之上,在一陣熾烈的光芒之中,原先那光澤熾烈的十幾道符篆都開始被瓦解,龜裂。最終噗地一聲徹底炸裂開來。

「父親,李元道那雜碎早已經在這埋伏下了無數殺陣玄雷,目的就是為了將我父子二人一網打盡,趕緊離開這。」在禁制被接觸的剎那,風皓月近乎狂吼道。「什麼。」

聽聞此話,風傲眼中精光爆閃,旋即一手抓在風皓月身上,一股龐大的元界之力驟然從他體內湧現出來,眼看著他們二人即將要開啟空間離去之際。一道冰冷的聲音也緩緩回蕩開來。

「費了這麼大功夫,才好不容易讓你們父子兩個團聚,那就不用急著離開了。接下來我還為你們特意準備了一份大禮,給我好好享受吧。」李元道的聲音從天際傳遞下來,充斥著一股森寒殺意。說話間,風傲敏銳發現這荒山百丈之內,空間都彷彿被強行掐斷了一般。

一股強大的氣勢力量籠罩在這山脈內,即便是他這等超級高手,也有些心驚。「三元符殺陣,給我顯現。」在李元道一聲喝令之下,旋即以風傲父子為中心,無數的雷紋不斷浮現,密密麻麻蔓延向了四面八方。

瞬息間一個浩大繁雜的符紋大陣顯現,死死將其二人牢牢困在了中心。「轟隆!」最終在風傲驚怒目光之下,符殺大陣徹底被李元道給引爆了。

狂暴無匹的力量沖霄而上,極其浩大,猶如一片汪洋一般洶湧起來,方圓數百丈距離內,頓時化為了一片狂暴雷海。毀滅性的氣息在浩蕩,充斥天際上空。在如此毀滅性的力量轟殺下,空間都不斷崩塌,扭曲,場景極其駭人。

「呼,總算讓這對父子嘗試到一番苦頭了。這座符殺大陣經過我竭力完善,增幅之後,攻擊力甚至不亞於靈階中品符陣。我就不信那老傢伙在承受了如此劇烈衝殺后,還能夠完好無損。」

天際盡頭,一對璀璨玄雷之翼扇動,望著那猶如末世風暴一般恐怖的雷霆風暴,他眼眸深處也掠過一抹心悸之色。這一座符殺大陣可是花費了他整整十天時間精力與心血才設置成功,其中所耗損的材料更是難以想象。

目的就是為了給風傲父子最大程度上的重擊。現在符殺大陣威力已經全面爆發,即便是李元道這個符陣主人也都感覺到震撼不已。即便是強如他現在這等肉身力量,若是被捲入其中,也都會有生命兇險。 眼下李元道最迫切的就是想要知曉風傲這老傢伙的處境。

「臭小子,別耽擱了。為以防萬一還是先趕緊撤離這裡。」這時候天麟戰矛的聲音再度在他心頭響起,充滿了一股凝重語氣。

這讓李元道心頭一凜,當下點了點頭,催動玄雷之翼,身影化為一道雷光朝著遠處飛掠而去。

吼!而就在這一刻,原先符殺大陣中央,徒然傳出一道憤怒咆哮聲。同時一股異常浩大的元力波動猛然爆發,生生將那股雷爆之力給壓制下去。

在一陣空間扭曲之下,風傲身影再度顯現出來。此時他樣子有些狼狽,一身衣袍盡數毀掉,披頭散髮,在他胸前還漆黑一片,完全是被玄雷之力灼傷的。

此時鮮紅的血水不斷從他傷口內流淌而出,看上去非常猙獰。此時在他手中,還抓著早已昏迷過去的風皓月。濃烈的空間之力流動,將他們父子重重包裹,看樣子為了護住前者,風傲可是付出了不小代價。

「該死的雜碎,竟然接二連三讓老夫遭受創傷。我絕對饒不了你。」風傲大吼,憤怒到了極點。當下手掌一招,將風皓月收入自己本命元界之中。同時衝天而起,涌動著滔天殺氣沖向了李元道逃離方向。

轟轟轟!天地間一陣劇烈震蕩,風傲全部實力展露,無數空間盡數被摧毀,到處都充斥著一股毀滅性的波動。短短瞬息之間,他便穿透了多元空間,猶如幽靈一般,追蹤到了李元道身影。

「瑪德,這老傢伙命居然這般大,連這也弄不死他。這下有些麻煩了。」感受著身後那猶如魔神一般恐怖的煞氣,李元道心頭也掠過一抹驚意。他沒想到在這等情況下,風傲竟然還有能力追殺他。而且從氣勢上感應,也絕對恐怖。

「哼,既然你這老傢伙不怕死,那我就看看你還能夠堅挺多久。」短短剎那之間,李元道心頭掠過重重思緒,當下咬牙道。鏗鏘!在一道冷冽的金屬顫音之中,一桿幽藍色戰矛浮現,散發著澎湃的凶煞氣息。

「老傢伙,給我去死。」李元道怒吼,手中天麟戰矛光澤涌動,瞬間朝著身後劈砍而去,頓時間一股異常強橫的戰矛鋒芒劃破天際,閃電般轟殺向了風傲。

不過卻被後者生生以手掌給阻擋下來,最終風傲用力一震,絕世犀利的天麟鋒芒,竟然徹底崩潰開來,化為一道道流光四散開來。

「哼,雜碎,這次老夫絕對要將你剝皮抽筋!」風傲滿臉猙獰,煞氣騰騰說道,元界之力催動起來,化為一道巨大無匹的空間屏障向著李元道籠罩而去。在這等鋪天蓋地的元界覆蓋之下,李元道也變色了。

若真是被這股元界之力壓蓋,那他可就危險了。畢竟一位宗師大圓滿境的強者所凝練出來的元界之力已經達到了一種極其駭人的程度。僅差最後一絲,便可突破那萬丈極限,成功跨入那傳說中的領域之境。

「老傢伙,還真是拚命了。在如此重傷情況下,還敢全力催動本命元界。哼哼,既然你想要拚死吧,那我倒看看是你這元界厲害,還是我的玄雷爆破更強。」李元道冷哼,眸光之中掠過一抹狠辣之色。旋即捏動一個奇異手印。

就當這元界之力即將把他覆蓋在內的時候,不遠處風傲身軀徒然一顫,旋即一張臉龐瞬間變得鐵青一片。轟隆!下一刻在他身軀內傳遞出一股極端暴戾的雷爆氣息,恐怖的玄雷之力擴散,差點將他這具肉身都給粉碎了。

「雜碎你……你居然在我兒身上做了手腳?」風傲大口咳血,眸光冰冷的嚇人,此時他手掌一招,強行將本命元界凝聚在一起,同時一道身影被他從元界之中召喚出來。

正是風皓月,此時後者雙目緊閉,渾身都在顫動,一道道暴戾玄雷不斷從他身軀內浮現出來,噼里啪啦作響。

看到這一幕,風傲臉色更加陰沉了。旋即雙手一震,一股異常磅礴的真元之力瘋狂灌入了風皓月體內,幫助他壓制體內暴亂玄雷之力。同時風傲心念一動,將萬丈元界驟然間凝聚為十丈大小,徹底與外界隔離。

濃烈的的玄雷之力肆虐,密布空間。這一系列驚人變化實在讓他有些措手不及。而另一邊方向,李元道自然不會放過這一個絕好機會,當下揮動手中天麟戰矛轟殺向了風傲。一道道熾烈的殺光不斷劈砍而出,凝聚了天麟戰矛一絲絲凶煞之力,天地間元力波動劇烈。

以風傲為中心,遭受到了無數道殺光轟擊。在一連串劇烈轟鳴聲之中,整個天際上空都被無數風暴充斥。

「砰砰砰!」風傲臉色陰沉,手掌連連揮動,打出一道道熾烈掌印,與李元道手中戰矛狠狠對拼在一起,鏗鏘之音不絕於耳。

「小畜生花招倒是不少,可惜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任何手段都是徒勞的。給我鎮壓!」天際上空,轟鳴聲不斷,風傲與李元道兩者大戰,極其激烈。最終風傲一聲怒吼,一巴掌拍出將天麟戰矛都差點給崩飛出去,強大的反震力讓李元道悶哼一聲,飛速爆退而去。

「這老傢伙在被符殺陣,雷爆之力雙重轟殺下,還有如此戰力,真是超乎想象。這宗師大圓滿境的強者實在太強了。老妖孽,趕緊支援我,一起催動著玄雷之翼,必須要儘快逃走。不然等那老傢伙緩過勁了,我們可就要完了。」

感受著手掌間那一陣恐怖勁道,李元道只感覺整隻手臂差點被廢了一般。眼下李元道的境界才不過武師九層境,與風傲實在相差太大了。不管是從肉身強度,神識力量,以及戰鬥經驗上來看,他都遠遠無法與後者比較。

現在他之所以能夠與風傲叫板,一方面靠的就是他特有的玄雷之力。另外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符殺大陣,以及雷爆之力的雙重打擊,歷經了這兩大暗襲手段,即便是風傲這等強者實力也受到了不小限制。

再加上風皓月這枚棋子,風傲想要抱住風皓月這條小命就必須要花費極大精力去壓制後者體內的那股暴戾玄雷之力。因此綜合來說,此時風傲所能夠展現出來的戰力最多不超過三成!而就是這三成左右的戰力,也讓李元道有些撐不住了。

由此可見宗師級圓滿境高手的可怕之處!「臭小子,趕緊逃走。現在這風傲氣勢逐漸攀升起來了,你所遺留下來的那一枚棋子作用越來越小了。」

天麟戰矛喝道,源源不斷的本源之力打出,加持到李元道背後玄雷翼上,在一連串雷爆之音中,李元道身影爆退,閃電般向著天際方向掠去。

「老傢伙這次算你運氣,下次再來獵殺你的時候,絕對會一舉將你除掉。不過在離開前,在送給你一點禮物。爆陰黑魔雙重玄雷之力覺醒!」伴隨著李元道一聲喝下,風傲那本命元界之中,一直雙眸緊閉的風皓月徒然張開了雙眸,一道咆哮聲從他嘴中發出。

旋即在風傲驚怒目光之下,無數的紫黑玄雷不斷從前者體內釋放出來,無比濃烈。這竟然是一絲絲玄雷本源之力,蘊含有無窮毀滅性。這次為了重創風傲,李元道也是下了血本。強行將兩種玄雷本源之力抽取出一小部分,轉化為了兩種特定的雷爆之力。

這兩種雷力一旦結合,就好比開啟雷神模式狀態下的他!當然兩者之間也是有些幾大區別,前者是專門為了毀滅而生,而後者卻是在一定範圍內,最大限度瘋狂提升自己戰力。「李元道……你他媽的是個混蛋!」

感受著本命元界內那一股毀天滅地般的氣息波動不斷凝聚,這一刻風傲一張臉龐也徹底綠了,即便是以他這等身份,也忍不住破口大罵起來。

他萬萬沒想到李元道竟然這麼狠,竟然通過風皓月的身體,強行將這兩大玄雷本源之力融入了他本命元界之中,眼下風傲的身體內就好比被裝入了一個超級定時炸彈!兩種玄雷若是融合在一起,在沒有李元道這個主人掌控情況下,迎來的結果只有一種!

便是無盡的毀滅!而且這種恐怖的玄雷大爆發,還出現在了自己本命元界之中,這簡直是無法想象的事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