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就在楊漠準備打開車門時,也聽到了這吼聲。

「楊漠,這吼聲好似龍吟,看來對方身體有一絲神龍血脈,不簡單!」靈雎神色嚴肅。

楊漠搖搖頭,不以為然道:「縱然是神龍血脈,也並不精純,不然,這吼聲的穿透力肯定還要強上十倍。」

「不過,那畢竟是神龍血脈。要是能夠融入神龍血脈,你的實力又會得到暴漲。」靈雎沉吟道。 楊漠拉開車門,剛準備坐上車,只覺一股極其強悍的氣息投過來。

「你打了我那個廢物弟弟,難道就想這樣一走了之?」

話音一落,只見一個身著玄色道袍的青年,出現在楊漠的面前。

「神龍九變?」

楊漠的目光落在青年臉上,露出一絲驚訝。

這個青年不是別人,正是龍昆的大哥龍昊。

龍昊修鍊了龍族獨有的王級功法——神龍九變,所以速度才會如此快。

不過,龍昊體內的龍血終究不純正,楊漠根本不怕他。

「我想走就走,你攔不住我。」

楊漠無視龍昊的龍氣威壓,淡淡地說道。

龍昊的臉上露出一絲不悅之色,冷冷地威脅:「我要是非要將你留下呢?」

「就你這點本事,留不住!」楊漠不屑地搖頭。

「找死!」

楊漠的輕視,徹底激怒了龍昊。

龍昊口中再次發出一聲聲龍吟般的低吼,想給楊漠造成巨大的壓力。

然並卵!

楊漠根本就不怕這種嘶吼,直接一拳打下了龍昊。

嘭!

楊漠出手極快,沒有任何虛招,讓龍昊猝不及防,直接被打飛出去,撞斷了停車場的圍欄上。

然而。

龍昊附著了一層龍鱗,身體極為強悍。

楊漠剛才這一拳,看似剛猛,但根本沒給龍昊造成任何傷害。

龍昊很快就重新站了起來。

「你比我想象得要厲害,有資格做我的對手。」

龍昊說到這裡,眼裡泛起一絲殺氣,體內的靈氣開始不斷翻滾。

「神龍九變第一招——潛龍升天!」

龍昊嘴裡喊著,身體正在發生急速變化。

「不愧是龍族的經典功法,竟然讓這小子的戰鬥力提到了一倍。」靈雎看到龍昊的神龍九變,都忍不住嘖嘖讚歎。

楊漠點點頭,不無遺憾道:「只可惜,我體內沒有龍族血脈,無法修鍊。」

「小子,你別太貪心。你現在修鍊的《靈訣》可比神龍九變厲害多了。」靈雎翻了翻白眼,沒好氣地嬌嗔道。

「我就是隨口一說。」楊漠尷尬地摸了摸腦袋,他心裡比誰都清楚,《靈訣》一旦修鍊圓滿,比什麼功法都要厲害。

就在楊漠與靈雎交流的時候,龍昊的神龍九變——潛龍升天已經蓄勢完成。

這一刻。

龍昊整個人的氣勢,彷彿都已經變了。

他體內那絲微弱的龍族血脈被喚醒,正在發出憤怒的龍吟。

而他的頭頂,也隨之出現了一道龍盤踞在空中的虛影。

「快看,龍昊的頭上有一條龍!」

狂醫豪婿 「難道,龍昊真的不是人,而是一條龍?」

「哈哈!我哥親自出手,這小子絕對是死路一條。」

重生之小小農家女 龍昊居高臨下地望著楊漠,臉上布滿了傲然之色:「小子,你今天若是死在我的神龍九變下,應該感到高興和自然,因為,不是什麼人,都有機會見識我的必殺技。」

「你實力到還行,就是說話太啰嗦,做事太拖沓,打個架,殺個人,還能說這麼多屁話!」

楊漠不耐煩地抓了抓耳朵,根本沒將龍昊放在眼裡,「你再不出手,我就回去睡午覺了。」

龍昊十分自負,如今被楊漠這樣挑釁,簡直憤怒到了極點。

他不再猶豫,怒吼一聲,向楊漠撲了過來。

不愧是龍血加深。

龍昊的速度快若閃電,比楊漠之前交手的任何一個對手,都還要快。

「死!」

龍昊轉瞬就到了楊漠的跟前,一拳轟向了楊漠的面門。

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楊漠只好倒退,同時心裡打定主意:「他體內的龍之血脈,我勢在必得。」

楊漠向後倒退一步,龍昊便緊逼一步。

楊漠倒退兩步,龍昊便緊逼兩步。

楊漠三步,龍昊也是三步。

直到將楊漠逼到角落,楊漠退無所退了。

「小子,不要做無謂地掙扎了,你是跑不了的。」

龍昊臉上露出得意的神色,對著楊漠轟出一拳。

楊漠沒有感到恐懼,反而看到了機會。

「就是這個時候!」

楊漠突然伸手,抓住了龍昊轟過來的拳頭,將龍昊從空中摔了下去。

嘭!

龍昊重重地摔在地上,瞬間塵土飛揚,地上被龍昊砸出了一個大坑。

旁邊的師生看到這一刻,都是臉色大變,感到不可思議。

龍昊在他們學校,即便不是最厲害的應屆生,也絕對能夠排上前五位。

再加上他特有的龍吟嘶吼,龍昊給燕京大學師生的震撼,絕對非常強悍。

然而,此時此刻。

龍昊竟然被眼前這個小子給打敗了。

而且,對方甚至連招式都沒有,就是簡簡單單的一招,就將狂妄的龍昊打敗了。

可想而知,這群師生的心裡,究竟是有多驚訝。

此刻。

楊漠一招得手,並沒有立刻停手,而是從身上拿出了鴻蒙劍。

「你……你要幹什麼?」龍昊見狀,似乎看懂了楊漠的意圖,嚇得臉色大變,「你……你不能這麼做,龍族血脈是我的,你不能拿走。」

「你又不是龍族後裔,不過就是憑著一點點運氣,得到了這點龍族血脈罷了,我為什麼不能拿走?」楊漠拿起鴻蒙劍,準備將龍族血脈從龍昊的身體里取出。

龍昊驚恐地大叫:「不……不要!」

「放輕鬆,很快就好,保證不疼的。」楊漠一邊笑著安慰,一邊用鴻蒙劍,撥開了龍昊厚厚的龍鱗。

可是,就在此時。

「住手!」

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人突然現身,徑直走了過來。

「是李英校長來了!」

「這下,昊哥有救了,那小子完蛋了。」

「快看!校長後面還有一個老頭。」

李英的身後還跟著一個白髮蒼蒼的老頭子,看上去老態龍鍾。

但,這不過是表象。

當這個老頭出現的時候,楊漠一雙目光立刻鎖定在了他的身上,暗中提高了警惕。

「我是這所學校的校長,我讓你住手,沒聽見嗎?」

李英見楊漠根本不為所動,臉色立刻一沉,頓時有些惱怒。

楊漠聽到李英的話,緩緩地抬起頭來,兩道冷漠的目光投向對方:「聽見了,但我為什麼要聽你的,你算哪根蔥?」 什麼!

這小子,連李校長的面子都不給?

眾人再次被楊漠的舉動驚呆了。

就連李思璇,也是微微有些驚訝。

而就在他們感到不可思議時,靈雎忽然開口:「楊漠,快,這小子的龍族血脈出來了,快點吸收。」

楊漠看見一條火紅色的血脈,從龍昊的體內緩緩抽出。

楊漠無視李英和他身後的老頭,直接一口,將血脈吞入體內。

「該死!」

堂堂的一校之長,竟然被一個小子無視,李英的臉色陰沉如水。

也顧不得校長身份,李英轉頭走到老者跟前,恭敬地彎下腰:「請潘老出手,維護學校聲譽。」

轟!

隨著李英這句話,整個學校炸開鍋了。

潘老?

想不到,這個老態龍鐘的老者,竟然是學校的上上任校長潘山。

潘山雖然早已退休,但一直住在燕京大學。

而且,他這些年專心苦修,修為獲得突飛猛進,如今已是一名修武通靈境圓滿的強者。

此次,他之所以來這裡,就是想看看龍昊出關以後的實力。

不管是李英還是潘山,都十分看重龍昊,認為他能夠在修武鬥戰比賽中一鳴驚人,為燕京大學帶來莫大的榮譽。

哪成想,龍昊竟被一個不知名的小子給打敗,還被搶了龍族血脈。

「小朋友,看你的樣子,你應該不是燕京大學的學生吧?」潘山比李英修為更高,所以表現得也更加鎮定。

「不是,怎麼了?」楊漠笑問道。

「不是的話,那就請你吐出龍族血脈,然後走出學校。」潘山緩緩地說道,表現得很平靜。

「我要是不呢?」楊漠抱著手,不以為然地笑道。

潘山嘆了一口氣,幽幽地說道:「年輕人,莫要自誤!老夫念你年紀輕輕修鍊到半步通靈境中期不易,所以並不想為難你,你還是自己走吧!」

神醫她穿成了惡婦 「哈哈!好一個莫要自誤。」楊漠說到這裡,嘴裡突然發出一聲龍吟般的大吼。

這一聲,聽上去與龍昊剛才的聲音極為相似,但聽起來更加渾厚和用力。

「堵住耳朵!」

潘山臉色一變,連忙大喊。

同時,他將手裡的拐杖,往楊漠的頭上打去。

「這一招還不錯!」楊漠贊了一句,但隨後表現得很不屑,「只可惜,對我沒用!」

說罷,楊漠五爪化作一把利劍,直接將潘山的拐杖削成粉碎。

楊漠接著打出一掌,擊向潘山的肩頭。

潘山的臉色再次大變,想要轉身躲避。

但,來不及了!

嘭!

楊漠這一掌,結結實實地打在潘山的肩頭。

潘山整個人控制不住地倒退,狠狠地撞在了旁邊的樹榦上。

接著,他的臉色漲得通紅,嘴裡吐出一口鮮血,臉上是說不出的落寞:「我輸了,多謝閣下手下留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