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就在這時候,大地之中,一道道彷彿陣法的紋路在地面顯化,一直蔓延到到了千道流的全身!

一股無形之力升騰,將其封鎖在這方寸之中!

所有人都疑惑的看着四周,驚疑不定,劍斗羅卻是再次開口:「今日無論如何,千道流都將成為我七殺劍下的踏腳石,你若想要報仇,叫千聚雷出來,我要與他一決!」?

那陣紋浮動之下,小千仞雪緩緩浮現幼小的身軀,只是她蹙著眉,小腳浮地寸許,道:「對付你,我一個人就夠了,我哥根本不需要出手!」

話音落下,赤金色的武魂悄然出現,十二翼天使直接懸浮在了她的身後,令人耳目一新!

(本章完) 「下面我宣佈,人王殿所屬,全體都有,列陣集結,回歸神州。」姜天的聲音,頓時在整個戰場響起。

隨着姜天的命令下達,頓時一眾人王殿的將士,都開始列隊。

紛紛行動起來。

數分鐘后,遠處天際,足足數百架,大型運輸航空戰機出現在空中,緩緩的飛了過來。

這些戰機全都是當世最大型的最快速的兵員運輸機,每一架飛機可以乘坐,三千名士兵,足足五百架之多,一次可以運輸十五萬大軍前往神州大地。

隨着飛機降落,一隊隊身穿重鎧的人王殿將士,登上戰機,然後起飛,向著神州大地而去。

第一批十五萬人,直奔神州帝都。

後面的人,將會等候前往神州大地的東南沿海,哪裏就是他們駐紮之地。

一座大型的軍事基地,正式成為人王殿的基地。

隨着一眾將士登機之後,姜天也轉身往一架直升機上走去。

左右二相,六大天王,十二諸侯,也緊隨其後,一起登上了這一家戰機。

運輸戰機上,姜天默默的看着窗外的景色,回家,回歸神州,他的心思早就飛走了,不知道葉曦和兮兮還好嗎?

自己真的好想他們,不知道他們知道自己回歸,一家人即將團聚,他們會不會也很高興。

神州大地。

成為神州武相,他還是在考慮中,當然他也做出了讓步,那就是正是登錄神州大地,跟神州軍方做到真正意義上的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神州帝都。

此時的神州魔都,天色已經漸漸暗了下來,此刻正直下班的高峰期,路上也很堵,回到神州的姜天,半路下了飛機。

去帝都,他更想要見到的就是自己的妻子和女兒。

這一走就是好幾個月,不知道他們過得還好嗎?

可是天不遂人願。

一路上,居然堵車了。

當他們來到府河御景的時候,已經晚上七點多了,真不知自己這個老婆,最近是不是一個工作狂,吃過飯沒有。

還有兮兮,最近有沒有調皮搗蛋。

不過自己女兒這麼乖巧,應該不至於調皮搗蛋才對。

但是這話一出,連他自己都不相信一般。

一個多月了吧。

不知道他們娘倆看到自己會不會被嚇壞啊。

這一個多月,對於他來說,經歷的事情卻是太多太多了。雖然只有一個多月的時間,但是就彷彿過了一個月?或者是更久?

一個多月前,他前往域外戰場,集結人王殿的左右二相,六大天王,十二諸侯,大戰a組織,大戰四大宗門代表的域外勢力,一戰定乾坤。

徹底打出了整個人王殿的威風,讓他們知道,人王殿的勢力不是他們可以戰勝和對付的。

冒犯人王殿者,雖遠必誅。

這一個月來。

大站小站無數,他本人,都參與足足七八場大戰。

面對的都是一些半聖,甚至還有一尊聖者,魔羅宗主,這位第五階段的聖者。

不過這一次大戰一切都是值得的。

大戰不斷,打出了人王殿的威風和恐懼,a組織害怕了,四大宗門害怕了,數個排名前十的勢力被滅。

讓域外戰場各大勢力重新洗牌。

現在的人王殿相信沒有哪一個勢力敢招惹,這才是人王殿強大的所在,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們才放心大膽的帶着人王殿回歸神州大地。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全軍出擊的總攻命令既然下達,凜風也只有照辦。

雖然腦子裏下意識的覺得這麼做有些草率,至少從保存實力上來說,都應該猶豫一下。他完全可以在出兵的時間順序上稍作保留,甚至是在其他各旗出兵后,慢慢安排各部前進,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一股腦的向前沖。

或許在那一刻,來自夜凜氏數百年信念傳承的莽撞,還是稍縱即逝的機會催生的腎上腺素爆發,最終凜風毫不猶豫選擇了服從。

多年以後,當他回想起這一次戰役,總是會覺得那時的自己過於稚嫩,畢竟對於戰爭來說,此時的凜風還是一位一年級小學生。

不過從戰爭的結果來說,凜風當時的決斷並沒有錯。

而且,此時的他如果選擇不遵從兀顏汗的指令,那麼淞陽之戰結束后,他就會遭到清算。或許凜風本人可以帶着妻子逃脫,但數千高亘人以及整個白狼旗都將不復存在。

在那時的凜風眼裏,如果沒了白狼旗,那麼兀顏汗很快就會掌控整個高亘,一統北方世界,那時數十萬大軍南下,中原就會成為達赫的囊中之物。

此時的凜風已經不在意太昊王朝,但他還很關心高亘這個成長的草原。雖然夜弁炤稱他是沃卡王的繼承者這件事是杜撰的,可在凜風的心裏,對此多少還是有些期待。

「殺!」

「殺!」

「殺!」

陽光西斜,喊殺震天,數萬大軍迎頭而上,如潮水一般向淞陽標的陣地席捲而來。

胥賢良的軍隊卻靜靜的看着他們,不知道是不是被嚇到了,連一支羽箭也沒有放出來。

而兀顏軍正快速的逼近,如果再不做反擊,兀顏軍就會衝破淞陽標的整條防線。

「啪啪!」

夜弁炤第一個衝過了防線,他拿着長槍挑開了擋在身前的拒馬,坐下的馬兒歡快的從側旁越過。

「轟……」

更讓人吃驚的是,這不只有夜弁炤一個人的表演,一個又一個的勇士衝破了第一道防線,緊接着整個白狼旗的前鋒都衝過了防線。

不僅僅是白狼旗衝破了淞陽標的防線,放眼望去,兀顏軍全軍的前鋒都衝過了第一道防線。

凜風張大著嘴,吃驚的看着眼前正在發生的一切,簡直無法相信。

「淞陽標敗退了!」

是的,胥賢良撤退了。

胥賢良居然撤退了!

而且這時凜風才注意到,胥賢良的兵力早就從第一道防線收縮回去了。

不僅第一道防線沒有人防守,連第二道,第三道都是無人守衛。

「胥賢良在做什麼?」

凜風相信這句話不僅是他想問的,包括現在淞陽城內的淞源軍也會問同樣的問題。

看着淞陽標正在「慌亂」的向後撤退,凜風終於明白兀顏汗的中軍台上,為什麼會多了一面綠色的旗幟。

這面綠旗就是在給胥賢良打招呼啊!

明白了,怪不得達赫會有如此強烈的信心,即使天色如此之晚也要堅持發動決戰。

胥賢良早就被達赫收買了。

也對,胥賢良本就是肅直人,被達赫收買十分正常。而且胥賢良的麾下大部分都是邊疆人,肅直、氐川等等,就是沒有太昊人。

這樣一支全部由邊疆民族組成的軍隊,太昊也能放心使用,而且還作為主力?

只能說這位好大喜功的兵部尚書陶崇哲,太不小心了。

這一戰果然是兀顏汗獲勝,從戰爭開始的那一刻就已經註定了結果。

只是沒人會想到會是如此的不堪。

……

兀顏汗的中軍台再次發出進攻的號角和擂鼓聲,五面色旗同時揮動。

「哦,包圍淞陽城。」

凜風笑了起來。

現在已經突破了城下防線,那麼胥賢良就沒有必要去追了——本來他就是被收買的,追他做什麼呢?徒傷和氣,不是么?

現在只剩下還在守衛淞陽的淞源軍,兵部尚書陶崇哲他們也在裏面。

胥賢良的逃跑,可以說是將陶崇哲給賣了,而抓住陶崇哲那可是太昊的兵部尚書啊!

「進攻淞陽!」

包括凜風在內,所有的人都很興奮,這是前所未有的局面,將來會怎樣已經無法想像,而現在要做的就是拿下眼前這座孤城。

淞陽城雖然曾是淞滄都護府的中心,是整個淞滄最大的城市,可現在它已歷經多次戰火的洗禮,幾乎沒有一處城牆是完好的,可以說只要衝過去,就能攻入城內。

而且守衛淞陽城的是來自太昊京城的淞源軍,他們和大多數太昊軍隊一樣,不善野戰,只要攻入城內,和他們發生白刃戰,那以兀顏大軍近四萬的兵力,足以碾壓對手。

「轟!轟!轟!」

就在大家信心百倍的朝着淞陽城進發時,幾聲炮響,宛如炸雷般出現在耳畔。

很多人都捂起耳朵,甚至連馬也受到了驚嚇左右晃動而不前。

「將軍炮!」

凜風作為一個來自現實世界的人,當然知道火炮的威力。雖然這也是他第一次在這個世界見識到所謂的「將軍炮」,但他並沒有感到意外。

畢竟這是太昊的鎮國法寶秘器,高亘與兀顏從未擁有的寶貝。

「就是因為將軍炮的存在,所以太昊才會過於依賴火器,導致在冷兵器戰爭里輸掉了勇氣和士氣吧?」

凜風皺了皺眉,覺得有必要教訓一下這些自大的太昊人:「不要以為手裏有些高科技,就可以橫行霸道。」

其實在他看來,太昊數百年來在淞滄的開疆擴土,其實就是一種侵略殖民行為。當然這種侵略是相對弱勢一方的肅直,不過更早前的淞滄,或許也並非肅直的領地。

但不管怎麼說,無論是哪個世界,誰的拳頭硬誰就有話語權,這才是亘古不變的硬道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