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就算你爸開口,李會長也未必會賣面子,你覺得你的面子比你爸大嗎?”

沈冰說道。

李林冷笑,“好大的口氣,我倒要看看,今天你有沒有那個本事把人帶走,邵勇,把他們都關進去。”

沈冰平靜的說道,“相信我,你待會會求我們出去的。”

“哈哈……”

李林等人大笑,像是聽到見天底下最大的笑話。

“就算你們把唐世傑叫來,今天也休想從武安局出出去!”

李林冷笑,“邵勇,好好招呼他們!”

“兩位,自己進去吧,別逼我動手。”

邵勇戲謔道。

沈冰看着蘇武,“我們先進去。”

進入審訊室之後,沈冰坐下閉目養神。

蘇武坐在她旁邊,心說她剛纔聯繫的“龍姐”究竟是何許人也?

外界。

邵勇問道,“林少,現在該怎麼辦?”

李林目光一閃,“先查查這女人究竟是誰,以武安局的本事,查她應該不難。”

邵勇點頭。

李林不傻。

沒弄清楚沈冰的身份之前,他暫時不會動沈冰的。

“龍……”

李林心想,能跟我爸平起平坐,姓龍的女人,江南區似乎一個也沒有。

哼,等摸清楚這娘們的底細之後再說。

……

與此同時,武安分局總部。

一個看起來與李林有幾分相似,年紀大約四十左右的男子正負手看着窗外。

他後面,是李天和李念。

“嘿嘿,大哥,這副局長的位置……”

李念笑道。

他前面那負手之人,正是李昊。

李家一門三武者,李昊最強,其次是李飛,最後纔是李念。

李飛從商,是江南區三大富豪之一,本身也擁有三境武者的修爲。

而李昊從政,修爲比李飛更高。

李昊搖頭,“局裏面已經有人選。”

李念露出失望之色。

李天忍不住問道,“爸,念叔真的一點機會也沒有了嗎?”

“局裏面安排的人有三境修爲。”

李昊說道,“老三,實話告訴你,我已經把你的名字報上去了,但是被否決了。”

李念嘆道,“我知道,我的修爲拖了後腿。”

二境力量武者,二次進化,距離三境武者確實還有一段距離。

階段性進化,二次進化,覺醒進化,是每個境界的武者都必須經歷的過程。

“不過你也不用灰心。”

李昊笑道,“最多一兩年,劉青的位置就要挪一挪了,這段時間,你無論如何也要突破。”

李念眼前一亮。

劉青他是認得的,這人已經在武安局副局長的位置上幹了五年,三境修爲。

這人如果真的走了,再加上自己大哥的幫助,他真有希望成爲副局長。

江南區的武安分局,親人不需要避嫌。

只要到了市總局才需要避嫌。

就在這時,李昊的電話響起來了。

“龍文藝。”

李昊微怔。

他和龍文藝這女人並不怎麼熟悉,只見過幾次面。

“哈哈,龍美女,今天怎麼想起給我老李打電話?”李昊爽朗笑道。

“當然是恭喜李先生高升局長。”

龍文藝客套了一句。

“哈哈,龍副會長,我老李是直人,有什麼事你就直說吧。”

“局長,那我就直說了,你的人扣押了我們書協的人。”

聞言,李昊目光一轉,“他們不會是違反了武者安全法吧?”

“局長,我們書協的人,向來奉公守法。”

龍文藝笑道,“況且,那人的身份特殊,與會長投緣,我也不想讓這件事傳到會長耳裏。”

頓了頓,又說,“據說抓人的是局長的二公子,我想二公子和我們書協的只怕是有什麼誤會。”

李昊心中冷笑,拿李魚壓我?

他不動聲色,“我這就讓人過去看看,如果真的事誤會,我會馬上讓他們放人的。”

“那就麻煩局長了。”

“不用客氣。”

掛了電話之後,他對李天說,“打電話問下你弟弟,他是不是抓了書協的什麼人,把事情經過問清楚。”

李天點頭,當即打電話給李林。

李林接通電話,“大哥。”“你是不是抓了書協的人?”

“大哥,你怎麼知道?”

“先把事情的經過告訴我。”

李林不敢撒謊,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李天。

說到沈冰時,他添油加醋,說沈冰根本看不清李家,看不清李昊。

還說什麼李魚連李昊的面子都可以不賣。

最後,他還說到了唐世傑。

“他連蘇武?”

“沒錯,怎麼,大哥也認識他?”

“先關着他們,待會我打電話給你。”

掛了電話,李天看着李昊,“爸,上次就是因爲蘇武這小子,唐世傑讓我滾出他的皇后酒店。”

頓了頓,他說,“而且,唐世傑這小子上次還因爲蘇武打了弟弟。”

李念點頭說道,“沒錯。”

李昊的臉色不好看,“蘇武是誰?”

李天把蘇武的情況說了。

李昊輕蔑。

“爸,書協和唐家根本沒把我們李家放在眼裏。”李天冷冷道,“他們擺明了吃定我們。”

李昊沉默片刻後說道,“人,不放。” 區區蘇武,一個普通家庭的學生而已,就算進入了江南武道社,依然是個普通學生而已。

如今的李昊,連唐大力都不怕,會怕唐世傑的兒子?

至於那書協的丫頭,就暫時關幾天,搓搓她的銳氣吧。

……

龍文藝又撥打了電話,但是這次李昊並沒有正面給她答覆,而是需要進行調查,調查完之後才能放人。

掛了電話之後,龍文藝的臉色有些不好看。

“李昊啊李昊,你這局長的位置還沒坐熱,就想來個下馬威了嗎?”

龍文藝冷笑,“可惜你找錯對象了。”

她撥打李魚的電話,但是李魚卻沒有接。

過了片刻她接着打,李魚同樣沒有接。

她臉色微變,想到了什麼,於是沒有接着打給李魚。

她打給了唐大力,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唐大力。

“難怪勝男說那小子今天沒來武道社。”

唐大力說道,“你放心好了,這件事我會處理。”

李昊!

唐大力笑着搖頭,你抓的兩個人,可都不是普通人啊。

希望你不要做蠢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