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崔邪慢慢的抬起手腕,搖頭說道,「真希望你能一直保持這份鎮定!」

土黃色的真元從崔邪的身體中逸散出來,在雲殿的上空,濃郁的天地元氣漸漸的彙集成一個巨大的漩渦,而飄散在四周濃郁的雲層也跟隨者這個漩渦不斷地轉動著。

進入虛劫境之後就能夠直接調用天地元氣,而崔邪身為生死境強者,狂躁的天地元氣在他手中宛若綿羊一般聽話!

崔邪並不打算跟一個照神境小子廢話,他甚至不願意在此過多浪費時間。

當天地元氣不斷湧入崔邪的體內之際,一股極為厚重的壓抑感朝著四面八方擴散而去。

誰都知道,崔邪要動手了。

雲殿眾人也進入了戰鬥狀態,紛紛拿出了自己的武器,從內心上說,這些虛劫境的長老很想將羅征交出去,可是玉婆婆和寧雨蝶在此,這事情顯然無法辦到。

玉婆婆晃了晃她那根古舊的拐杖,在拐杖之上竟然長出了幾片鮮脆雨滴的嫩芽,淡綠色的真元將她籠罩,當真元流轉的同時她衰老的皮膚竟然重新恢復了活性,臉上的皺紋一道道的消失,花白的頭髮也變成烏黑的青絲,原本佝僂矮小的身體竟然也挺拔起來,那種老態龍鐘的氣息一掃空。

玉婆婆竟然在這一瞬間,變成了一個美艷婦人!

冰鳳迅速的從冰宮之中衝出來,在撞向寧雨蝶的時候開始不斷地裂解,一道道冰晶化成的鎧甲將她嬌小的身軀緊緊包裹,同時那桿玄冰大戟也出現在寧雨蝶手中。

一旦崔邪打破結界,雲殿眾人不可能坐以待斃。

只有羅征站在結界的後方,面對著即將展開攻擊的崔邪,紋絲不動。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這一刻,蜀山震動,蜀地震動!

此時此刻,遼闊蜀地之上,無數道目光投向了劍修聖地蜀山。

蜀山之上,九彩霞光,如同煌煌大日一般籠罩連綿千里的蜀山,那絢麗場景,讓人震撼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看著那九彩霞光籠罩蜀山,但凡生活在這片蜀地上的人,都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蜀山,有劍修妖孽誕生!

廣場之上,試劍石點亮九彩,九彩霞光瀰漫天穹,久久不散,將四周的宮殿映襯地宛若九天仙宮。

看著試劍石前那道年輕身影,廣場上的一眾蜀山弟子盡皆目瞪口呆,臉龐上布滿震驚之色,今日,他們竟然有幸見證九彩霞光噴薄蜀山,自蜀山神劍宗創建以來,這六百年中能做到這一步的弟子屈指可數,做到這一步的弟子,後來哪一位不是赫赫有名的劍道大師。

虛空中,那駕鶴觀望的沈清萱,此刻一對美眸中同樣充斥著濃濃的震驚之色,簡直難以置信,一位外人,今日初到蜀山便點亮九彩,讓霞光噴薄蜀山,引得萬眾矚目,這簡直太過驚世駭俗了。

與這君臨塵相比,她的七彩又算得了什麼?

這一刻,沈清萱感覺自己的驕傲被狠狠踐踏了,君臨塵跟她叫板,的確有這資格,九彩霞光,劍道妖孽,天賦完全碾壓她這蜀山大師姐。

君臨塵收斂劍意,周身金色劍意悄然散去,璀璨的九彩霞光也隨之消散。

君臨塵轉過身,抬頭看向了虛空中駕鶴官網價的沈清萱,這女人,剛才是準備看他笑話。

「七彩,很了不起嗎?」君臨塵直視沈清萱,淡淡說道,直言不諱地挑釁。

說完,君臨塵身影一閃,徑直回到了蕭寒身旁。

面對君臨塵的挑釁,沈清萱此刻也是啞巴吃黃蓮,並未反駁,只是面色有些難看,面對一位九彩天驕,她有何資格反駁?

蜀山眾弟子也是苦笑,今日大師姐算是顏面盡失了,沒想到一位蜀山新人竟是九彩天驕,此等天賦還要壓大師姐一籌,他有著跟大師姐正面叫板的資格,如此天賦進入蜀山,必然會受到蜀山大人物的大力栽培。

「哼!」冷哼一聲后,沈清萱深深看了君臨塵一眼,隨即駕鶴離去。

強寵嬌妻:晚安,老公大人 「好劍。」蕭寒對著君臨塵豎起了大拇指,笑著說道。

「該你了,讓我看看你是如何的劍。」君臨塵斜視蕭寒。

蕭寒一笑,不再打趣,身影一閃,出現在高台之上,信步之間,天地無形劍意風暴激蕩,空間震動,蕭寒隔空隨手一抓,虛空之上,霎時間凝聚了一柄青色的劍意長劍,青光流轉其上,沒有君臨塵那般的霸道凌厲,反而給人一股內斂之感,看起來樸實無比。

然而就是這樣一柄看似樸實無華的青色長劍,卻讓人隱隱覺得非常恐怖,在那劍身之中,似是蘊藏著一股滔天劍意。

嗤!

蕭寒手掌一揮,青色長劍從天而降,迅速沖向那試劍石,長劍所過之處,空間撕裂,那一柄青色長劍宛若大河之劍天上來一般,樸實之中卻是攜卷著一股無比磅礴的氣勢,欲絞殺一切。

咚!

劍落,試劍石狠狠一顫,漆黑試劍石表面被璀璨青光籠罩著,青光流轉,生生不息,那是劍意,任憑試劍石如何吸收,那青光不散。

見狀,眾人驚訝無比,試劍石竟然無法全部吸收這股青色劍意,這意味著試劍石已經飽和了嗎?

眾人目不轉睛地盯著試劍石,他們感覺,這又是一位可怕的劍道妖孽。

嘩!

試劍石上青光流轉,沉寂片刻之後,試劍石瘋狂震動,如同君臨塵試劍一般,緊接著,令人震驚的九彩光柱,再一次從試劍石中衝天而起。

「可怕!」蜀山弟子震驚,今日接連有劍道妖孽降臨蜀山。

「快看,這光柱有十彩!」這時,蜀山弟子出聲驚呼。

的確,蕭寒的劍意在試劍石上呈現飽和,他的青色劍光並未被吸收,因此此刻試劍石中爆發的九彩加之那道青芒,構成了十彩奇觀。

十彩光柱,點亮天穹,宛若仙光,神聖無比!

此刻,蜀山弟子感覺到了來自靈魂的震撼之感,今日,七彩,九彩,十彩,紛紛現世,天才猶如井噴,他們蜀山這是要大興嗎?

整方蜀地,也為之轟動!

蕭寒收斂劍意,十彩霞光散盡,蕭寒走下了高台。

「還是你的劍厲害。」君臨塵笑道。

「彼此彼此。」蕭寒笑道。

「今晚咱們去偷那娘們兒的鶴!」君臨塵嘿嘿笑道,他一直惦記著。

「就地給她全都烤了。」蕭寒道。

鬼妃要上天 「好主意,很好奇那娘們兒看到仙鶴成烤鶴時的表情。」君臨塵一臉賤賤說道。

蕭寒一笑,這傢伙真是夠損的,他還記得當日偷吃東凰女帝的夜宵就是這傢伙出的餿主意,當日可是尷尬的很,當然,連天至尊的夜宵都偷吃過,那就更別說是這蜀山大弟子的仙鶴了,蕭寒自然也是沒什麼畏懼,他來蜀山可不是為了做一名優秀的弟子。

「帶他們二人去縹緲閣休息。」正在二人策劃著晚上該怎麼去搞事情之時,一道蒼老的聲音陡然在廣場上響起了,廣場上的一眾蜀山弟子皆是面露敬畏之色,想必出聲的是蜀山的一位大人物,試劍石上接連有著絢麗霞光普照蜀山,自然也是驚動了不少蜀山的大人物。

「兩位師弟,請跟我來!」

聽得這位蜀山大人物的吩咐,當即有一名年輕弟子掠了過來。

「請!」蕭寒說了聲,隨即這位年輕弟子便御劍而起,直奔一座青峰而去,蕭寒二人緊隨其後。

「他們二人居然被安排在了縹緲閣,那可是蜀山弟子享受的最高待遇啊,即便是大師姐都沒有這資格,看來他們二人要被大力栽培了啊!」有弟子艷羨說道,縹緲閣,只有蜀山最為傑出的弟子方才有資格入住。

「你那不是廢話,九彩霞光耀蜀山,自蜀山神劍宗創建至今,如此天賦者都屈指可數,他們二人肯定是要被大力培養。」有弟子說道,同樣羨慕不已,連那位閉關多年的大人物都驚動了,日後他們在蜀山的地位勢必會超過大師姐。

縹緲閣。

位於蜀山七十二峰的縹緲峰,縹緲峰直插雲霄,高達千丈,山頂雲霧縹緲,霞光噴薄,終年不散,天地靈力極為充沛,極有利於修鍊,在蜀山之上,此峰只有蜀山歷代優秀弟子方才有資格踏入這裡修鍊,蜀山神劍宗創建六百餘年來,有資格踏入這裡修鍊的弟子,不過一手之數。

今日,蕭寒和君臨塵有幸踏足這裡。

縹緲峰頂,雲霧翻騰,霞光涌動,一座典雅的閣樓坐落在那雲霧中,仙山瓊閣,莫過於此。

將蕭寒二人送到這裡后,那位年輕的蜀山弟子便離去了,為了對蜀山優秀弟子的尊重,這座縹緲峰平日里是禁止一般弟子踏入的,即便是像沈清萱等一批蜀山弟子都沒資格踏入其中,這座山峰,乃是蜀山的榮耀象徵。

蕭寒和君臨塵在虛空中打量了一番這座典雅的縹緲閣,雖說稱閣,但卻是一整片建築群,佔地面積極大,房間成片,其中假山池沼,亭台樓閣,不計其數,典雅之中又透著一股難言的奢華之意。

「仙山名跡,倒是一處不錯的修行之地。」蕭寒由衷贊道,此刻,他沒想那麼快去闖蜀山禁地,倒是想先在蜀山修行一段時間,畢竟這裡是劍修聖地,這裡必然有著劍道極為恐怖的大師存在,他也是想趁機請教一二,劍修一道,同樣無止境,雖說蕭寒領悟了劍罡,但劍罡之上指不定又有什麼恐怖的劍道領悟,在這蜀山劍修聖地,他倒是可以好好學習一番。

「蜀山劍修聖地,在上古時代,便已經名動大千世界,想當年,一代青蓮劍仙,十餘歲仗劍出蜀,用了不過短短數十年便名揚大千世界,上古滅世之戰中,這位青蓮劍仙,一人一劍,直接殺入了域外邪族的老巢,連斬十幾位天魔帝,當年青蓮劍仙之名,大千世界何人不知,自從青蓮劍仙以來,這方蜀地劍修強者輩出,雖說如今蜀山式微,但是依舊無人膽敢小覷。」君臨塵緩緩說道。

聞言,蕭寒眨了眨眼睛,青蓮劍仙?

「所以,我覺得我們暫時還是不要亂闖蜀山禁地,如今咱們已經進了蜀山,進入不測之淵這事不急,我們現在要做的先把蜀山的一些劍道絕技學到手,到時候再到蜀山禁地里去,撈幾件寶貝跑路!」君臨塵接著說道,不過這話他沒有明著說,而是暗中跟蕭寒傳音,雖說如今蜀山式微比不上大千世界的那些頂尖勢力,但是這裡蜀山依舊有著天至尊坐鎮,甚至不止一位,說話自然還是得小心。

「你這傢伙,還真是夠坑的啊!」蕭寒傳音吐槽了一句。

「彼此彼此,你敢說你不是這麼想的?」君臨塵傳音,臉龐上帶著壞笑。

蕭寒沒有說話,只是投給這傢伙一個你懂得眼神。

隨後二人對視,嘿嘿壞笑,頗有些狼狽為奸的感覺。

二人這般對話若是被蜀山那些大人物聽見,估計怕是得氣得吐血,這收的是什麼弟子,簡直是兩個坑爹坑祖宗的玩意兒啊,宗門不幸啊。

隨後,蕭寒二人便降落在了縹緲閣前,雲霧在地面縈繞,像是踏上仙宮的感覺。

這時,站在朱紅大門前等候多時的兩位婢女迎上前來。

「見過兩位公子!」兩位奴婢對著蕭寒二人行禮,二女長相清純,俏臉帶著笑容,讓人如沐春風,笑道:「以後兩位公子在縹緲閣的起居便由我們姐妹伺候。」

這二女並非蜀山弟子,只是蜀山之下普通人家的子弟,蜀山極大,自然不可能全都是蜀山弟子,自然會有一些相應的侍女,負責日常的服飾,蜀山會給予相應的報酬,同樣,這些普通家族子弟也能趁機修行,若是遇到好點的主子,還會被指點一二,蜀山畢竟是天至尊勢力,即便在這裡做侍女,有時候學到的也可以說讓普通人獲益匪淺。

「不用多禮。」蕭寒二人擺了擺手,隨即又詢問了一下二女的姓名,這二女,是一對姐妹,姐姐楊婉,妹妹楊瑩。

「蜀山水碧蜀山青,自古蜀地多美人,這一來就遇到一對漂亮的姐妹花了。」蕭寒笑著說道。

「你們小心,這傢伙最擅長跟美女搭訕,千萬不要被他勾引,你們最好還是多跟我親近,我可是正人君子。」君臨塵當即拆蕭寒的台,還不忘標榜一下自己。

「……」蕭寒斜視君臨塵,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見到蕭寒和君臨塵的模樣,楊婉姐妹不覺莞爾一笑,美眸也是在好奇打量著二人,她們自然知道這二人是劍道妖孽,之前蜀山九彩霞光籠罩,便是二人所為,她們被調過來服侍這樣的劍道妖孽,本來還是有幾分惶恐,沒想到這二人卻並沒有什麼天驕的高傲,反而還挺風趣的呢。

「兩位公子,我帶你們在縹緲閣四處轉轉吧,稍後為你們準備晚宴。」楊婉道。

「不用準備晚宴了,我們晚上已經有安排了。」蕭寒笑道。

「另外,你們兩個晚上也不用吃了,晚上帶你們去吃一頓好的,咱們也順便認識一下,多加了解了解,畢竟還要相處很長一段時間,你們兩個晚上應該有空吧?」君臨塵笑道。

聞言,楊婉二女俏臉微紅。

蕭寒臉龐微顫了顫,這到底是誰會搭訕?他真想一巴掌呼死這臭不要臉的,無恥啊。

「走,先帶我們進去轉轉吧。」蕭寒岔開話題,率先朝著縹緲閣中走去。

建築成群,造型典雅,恍如仙家庭院,曲徑通幽,妙不可言。

一番閑逛結束后,一輪明月已經高懸九天,素月分輝,明河共影,蜀山月,又是另一番感覺。

「差不多是時候了。」君臨塵有些小激動,入蜀山第一天晚上,便去偷鶴,而是還是蜀山大師姐的鶴,想想都覺得帶勁兒。

「楊婉,楊瑩,到我的劍上來,準備出發,帶你們去吃大餐。」君臨塵興奮不已,心念一動,一柄黃金長劍飛射而來,懸浮在了身前,他率先掠了上去,二女也迅速掠了上去。

見狀,蕭寒額頭黑線直冒,簡直無力吐槽,這傢伙是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們要去偷沈清萱的仙鶴啊,搞得這麼招搖過市。

蕭寒覺得這隊友太坑,他覺得跟過去八成會被發現,他怕丟這人。

「算了,你們去吧。」蕭寒道。

「那很好,我正好想單獨跟她們加深了解、探討人生。」 總裁有令,嬌妻帶球跑 君臨塵嘿嘿笑道。

蕭寒斜睨他,敢情他是多餘的是吧?

說完,君臨塵不再多留,左右一手摟著一個小蠻腰,意氣風發地朝著沈清萱所住的那座山峰掠去。

此時此刻,蕭寒反倒是有些同情沈清萱了,可憐的大師姐啊…… 羅征對於自己的實力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論符文上的造詣,中域之中沒有人能夠超越他,傳承於上界的神紋根本就不是中域的符文之術能夠比擬的。

可是論實力,他在這群虛劫境長老面前,在寧雨蝶面前,在生死境的玉婆婆和崔邪面前,終究是一隻照神境的螞蟻。

生死境強者對掐的戰鬥之中,就連虛劫境的長老們都算是炮灰,恐怕也只有寧雨蝶能夠勉強幫助玉婆婆,而羅征估計連炮灰都算不上。

邪王寵妻之金牌醫妃 所以羅征反抗與否,都毫無意義。

洶湧的天地元氣不斷地灌入崔邪魁梧的身軀之中,這一刻崔邪彷彿化作了一座大山,這個山一般的男人目光微微一閃爍之下,凌空一拳揮出。

「蒼穹破碎!」

「刺啦!」

從羅征的角度望過去,崔邪整個人看上去都有些扭曲,空間在他這一拳的威壓之下,似乎就要被撕裂了一般!

一道巨大的拳芒朝著羅征衝擊下來,在這拳芒之中,彷彿蘊藏著一種極為霸道的大勢!

「這是粉碎一切的『勢』嗎?」

羅征目光閃爍,緊緊的盯著那道飛速朝著自己接近的拳芒。

幾乎是頃刻之間,這道拳芒就打在羅征跟前,距離羅征不到三尺遠的結界之上。

這一刻,羅征感覺自己快要窒息了。@^^$

「轟隆!」

彷彿有百萬枚炮竹同一時間爆炸,巨大的轟鳴聲震耳欲聾!

因為這一拳掀起的狂風之中,甚至產生了無數風刃,四處散射,其中一些風刃甚至還反彈在崔邪的身上,不過崔邪沒有絲毫躲避,那些風刃只是割破了崔邪的衣袍,並未對他造成任何傷害。

即使是這一拳的餘威,都足夠滅殺羅征了。

但是羅征卻沒有受到絲毫的衝擊,盈水之光穩穩噹噹的將所有的威勢,盡數擋在了外面。!$*!

為了化解這一拳的衝擊力,盈水之光表面泛起了滔天大浪,以那一拳為圓心,朝著四周不斷地沖刷著,最終,還是將這一拳的力量均勻的分攤在整個結界的表面后,整個結界才慢慢的恢復了平靜……

雲殿之中,那些虛劫境的長老們一雙雙眼睛都亮了起來。

寧雨蝶微微鬆了一口氣,一雙眼睛眯成小小的月牙兒,現在看來,她押注羅征似乎並沒有虧。

玉婆婆還是保持著年輕的狀態,神情沒有絲毫變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