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左鋒心裡一樂,兄妹倆都是小老虎脾氣啊,這麼衝動。

黎墨把雙拳握的咔咔響:「左鋒你不要以為你救了我們就可以踩到我們頭上……」

「你來找我有什麼事?」

「你先回答我,你怎麼惹我妹妹了!?」

「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

左鋒依舊一副不會告訴他的冷峻模樣,黎墨氣的都想去打爆他的頭了。

他卻下起了逐客令:「我要休息了。」

「……那我妹妹呢?」

「沒猜錯的話,她應該是去買飯了。」

確實,蘇恬去了醫院對面的飯館。

她這人脾氣來的快去的也快,尤其還踢了她哥一腳,心情無比舒暢,立馬就沒事了。

想著快一天了,她和左鋒都沒吃飯,就乾脆出去買一點。

打包回去的路上,剛好遇到了石磊。

他竟然一改平常的模樣,主動走過來,特別的熱情:「蘇大神,我來幫你拎。」

「不必了。」

蘇恬往後退了退,石磊雖然覺得有點尷尬,但並不氣餒,甚至還笑的越發熱情:「那我跟你一起走吧,剛好我也是要去找頭兒的。」

有貓膩。

他態度如此巨變,絕對有貓膩!

不過他眉目之間並沒有任何惡意,甚至還透著幾分討好,肯定是不會傷害她的,蘇恬也就不多琢磨了。

點點頭,她允許了石磊跟著。

石磊是來向左鋒彙報調查進展的,同時也送來了一個U盤。

「裡面一共三份視頻,一是黎總車子從昨晚一直到爆炸發生這段時間內的,一是頭兒你車子從昨晚到今天車禍發生時候,還有一個就是頭兒你上次去黎總公司跟他見面時候的監控錄像,反正是所有能找到的監控錄像,我們都搜集了起來,技術人員加急處理,全拷在了一起。」

「看過了嗎?」

左鋒問。

石磊點點頭:「我們都看過了,只是什麼異常都沒發現,未免是我們疏漏,特意送過來給你看看。」

說著石磊把電腦包拿起來:「電腦我也帶來了,給你放在這,你想什麼時候……」

「打開,我現在就看。」

「可是蘇大神特意給你買的飯……」

「吃飯事小,案子事大。」

「嗯嗯。」蘇恬點頭表示贊同,因為她也很想看視頻啊!

只不過確如石磊所說,監控中並沒有看到發現任何異常。

「彈藥專家說,爆炸時間設置最多也就是十二小時之內,所以從昨晚到爆炸發生這段時間的監控夠了,可是從視頻中,這段時間內都沒有發現有可疑之人,甚至連車子都幾乎沒人接近過,那麼,對方到底是怎麼把彈藥安置上去的呢?」

視頻基本是全的,左鋒和黎墨的車子,昨晚各自停在自家小區的地下停車場,裡面的監控都是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

白天,左鋒去局裡,黎墨去公司,一路也都基本有監控,更何況,車子在行進的過程中沒有停過,是不可能在這時候安置炸藥的。

至於停在局裡和公司,也都是有監控的,全程沒有人接近過他們的車子。

「難道那人會隱身不成?」

石磊納悶不已的說。

掠歡七日:霸道總裁下堂妻 左鋒眼睛一直盯著屏幕,移動了幾下滑鼠,他才開口:「前兩份都沒有任何異常,對方不可能是這段時間內放置的炸藥。」

「還有第三份呢!」

蘇恬急急催促。

左鋒立刻點開了第三份視頻,也就是他上次去找黎墨拿無人機時候的監控。

其實,石磊和謝帆他們都覺得,這一份視頻完全是多餘的,畢竟那是一個多月前的事情了,而且那是臨時決定去的,頭兒又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去黎墨公司,怎麼可能會存在什麼問題?

視頻整個看下來,似乎也確實沒有異常。

蘇恬卻突然皺了眉。

黎墨:「怎麼?你覺得有哪裡不對?」

「暫時還不好說。」

只是一閃而過的念頭而已,她沒抓住。

左鋒看她一眼,默不作聲的點了重播。

從他將車停在地下車庫開始,到他坐電梯去頂層找黎墨,拿到無人機再出來,全程也就十分鐘不到。

除了在黎墨的辦公室裡面沒有拍到之外,其他全都清清楚楚。

「我記得,我當時就說了幾句話,然後就把無人機給他了。」

黎墨回憶道。

左鋒點點頭:「恩,我只待了一分鐘不到就出來了。」

辦公室內也沒有別人。

他出來之後,也是直奔電梯,然後下到地下車庫,這一路也基本沒有任何的停留,因為一個人也不認識,他又生性冷漠,全程都酷著一張臉,疏離至極,誰也沒有不識趣的來打擾他。

總之,橫看豎看都沒有任何問題。

蘇恬卻握著滑鼠,來來回回的播放,接連看了不下五遍之後,她猛地按了暫停:「這裡!」

「恩? 我的女友是富二代 這裡怎麼了?」

「這個人是誰?」

那個和左鋒擦肩而過的,戴著帽子和口罩,拿著拖把的人。

「他的眼角,我個人覺得有一絲異樣。」

「她?」

黎墨皺起了眉頭:「她好像是我公司的保潔阿姨。」

「阿姨?確定是個女士?」 情難自禁:總裁的閃婚甜妻 蘇恬問。

黎墨點點頭,可緊跟又搖頭。

他身為公司老總,這樣的小人物當然不可能記得,只是看衣著打扮,還有她手裡拎著的那把拖把,他確定是保潔無疑。

而他公司的保潔,沒記錯的話,確實是只招過女士。

不過未免他記錯了,他馬上給秘書打了電話。 那邊回答:「我現在就去查,黎總您稍等幾分鐘!」

「查到立刻回我電話。」

黎墨語氣十分嚴肅。

雖然在他看來,只是一個保潔而已,能有什麼異常?

可他相信他妹妹的眼力,她說有問題,就一定有!

只是,是什麼問題?

「我暫時也不清楚。」

搖搖頭,蘇恬繼續盯著屏幕,因為只有一個側臉,而且是背對著鏡頭的,臉還被口罩包住,基本只能看到一點點眼角,實在是不夠清楚。

她乾脆湊過去,臉都快貼到屏幕上了。

左鋒幾乎是立刻就把畫面放大。

蘇恬盯著很仔細的研究了一番:「唔,看眼角的紋,應該年紀不算小了,五十多?而且這紋路里,我總覺得有一絲異常,可是因為畫面太不清楚,我真沒辦法準確判斷。」

「我已經讓秘書去調取更多監控了。」黎墨站在她身後說。

蘇恬點點頭:「是,是要更多的視頻,不止是這一天的,還有這位保潔其他上班時候的。」

「為什麼?」這話竟然是蕭沉雪問的。

蘇恬詫異的看了她一眼,發現她眉目微皺,表情竟是十分的嚴肅。

很顯然,她有心事。

不過蘇恬現在沒時間研究她,只看了她一眼就回頭繼續盯著屏幕。

她並沒有解釋。

蕭沉雪有些尷尬,低著頭,不再出聲。

石磊突然湊到她耳邊,很小聲的說:「你別在意,蘇大神她就是這樣的,一牽扯到案子,就整個人都陷進去了,不太會回應身邊的人。」

「原來是這樣……」

「恩,而且啊,她要調取視頻,是因為她需要了解保潔平常是什麼樣子的,跟人打交道、工作時候的表情變化是怎樣,有了這些基礎的了解之後,她才好拿來和這個視頻作對比,這樣才能夠更準確的知道,是否真的有異樣。」

因為每個人的表情都是有穩定特徵的。

這也是為什麼,每次她審訊嫌犯,都會先跟其隨意的聊兩句。

只有了解了嫌犯一貫的神情表現之後,她才能更緊準的確定他是否撒謊。

這些,都是微表情最基本的知識,是一個微表情專家入門時候最先需要知道的。

是她教導孫曉芸的時候,石磊他們聽到的,多虧了蘇恬的不藏私,石磊他們也算是多開拓了一些知識面。

可蕭沉雪完全不知道蘇恬是做什麼的,這段話聽的是雲里霧裡,整個人都懵圈狀態。

石磊很輕聲的一笑:「最開始是這樣,感覺玄乎的很,神神叨叨的,不過多接觸一下,習慣習慣就好了。」

「可……可她到底是幹什麼的?她不是……」

警察而已嗎?

「還有啊,你為什麼叫她大神?聽起來好像好厲害的樣子!」

可是蘇妹妹才二十齣頭,看上去跟學生妹一樣,怎麼會是大神?

石磊平常是很怵蘇恬的,但凡涉及到她的事,是能躲就躲。

可現在他卻突然明白了,帆船他們為什麼會一提到蘇大神,就滿臉驕傲,自豪的好像自家出了個大人物似的。

因為他現在也是這種感覺!

他甚至還挺直了一點胸膛,露出幾分驕傲,張嘴就準備跟蕭沉雪顯擺——

黎墨卻忽然開口:「別說話了,會擾亂她思路的。」

「哦哦好,好,我不說話了!」石磊立刻閉上嘴。

蕭沉雪也沉默了下來。

她眼睛緊緊盯著蘇恬,覺得她認真的模樣著實漂亮。

==

「查到了。」

黎墨邊說邊將手機遞了過去:「保潔確實是位五十多歲的女士,叫……」

「石頭。」

左鋒突然看向石磊:「去買點喝的過來。」

「喝什麼?茶?咖啡?奶茶?還是水?」

「你看著買。」

左鋒指了指蕭沉雪:「你一個人拎不了,帶上她。」

都是成年人了,豈會聽不出他這話中的深意?

蕭沉雪倒也識趣,連忙笑道:「我正好想喝點甜的,石警官,我跟你一起去買吧。」

==

「為什麼支開她?」

她一走,黎墨便問。

左鋒:「她非體制內人員,案件機密不能讓她知道。」

「那我也不是啊?」黎墨又問。

得到了是左鋒一記無比鄙視的眼神:「你是受害人,且監控證據是由你公司提供的,你比我們還更清楚對方情況,趕你出去有用嗎?」

「……得,算我犯傻,你就當我沒問過吧,繼續,繼續,啊!」 冷麪首席別太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