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巫子真幾人早訂好房間,徐疊要住,本來沒房,後來一查才知道,金胎派東陽秋所訂房間,如今已經退了,留下三間。

徐疊因為修鍊會引起轟動,是以獨居一間,小屁孩、鄭術以及墨古陽一間,齊瑩三女一間。

回到房中,徐疊盤腿而坐,由槍祖布下陣法之後,運轉《九尊訣》,吸收大量靈氣,體內達到飽和,已是一個時辰之後。

右手一翻,取出那個黑色石球,徐疊問道:「這就是你所說的一件魔器?」

「不錯,跟你的那個黑色小牌子很像,你對比一下,不就知道了嗎?」

槍祖在徐疊得到此石球之後,便告訴了他。

這個石球是魔器,乃一件禁器,不得魔術,無法施展。

但內部卻是一塊玄元之精,蘊含大量靈氣,徐疊只要全部煉化,有望晉級氣域境。

到那時,才是他遨遊天地,揚名立萬之時。

靈體境算是入門等級,唯有到了氣域境,才彰顯出修士本質,到達丹魂境,凝成玄丹,將超脫凡人境,妙用無窮。

「嗯,我找一下。」徐疊意念進入須彌戒,開始尋找當年劫星道人掉落的那一件黑色小牌,同為魔器。

「怎麼…沒有?」

!! 再次檢查一遍,那個黑色小牌確實不見了。

他的意念在戒指之中,發出一聲咆嘯。

最不起眼的一個角落中,非金非木,非石非土的長方形石塊,輕微顫抖一下,慢慢移動身子,將旁邊一堆粉末蓋住。

那是它吸收黑色小牌之後,留下的證據。

若你許我一段時光 「什麼沒有了?」槍祖聽到動靜,倍感疑惑,在戒指之中,怎麼可能會沒有呢?

修士已有意念,戒指再大,也可以瞬間查尋想要搜找之物,不可能存在遺漏。

他心中有些奇怪,徐疊是不是太心急,把它忽略掉了,又道:「再找一遍。」

再尋一遍,依然沒有,徐疊動容,難道它在須彌戒之中自個跑了?

心念一動,殺氣迸發。

良久之後,徐疊心灰意冷地退出須彌戒,心有不甘。

好好一件魔器,竟然消失不見,令他萬分可惜,那可是一件大殺器。

運用得好,可能殺掉丹魂境以上的修士。

那是一件底牌,如今卻無故失蹤,令他心疼。

「算了,不就是一件魔器,反正現在手中還有一件。」槍祖見他臉色不悅,趕緊開導他。

因為他心中,隱隱有所查覺,是怎麼一回事。

但現在不能說出來,以免亂了徐疊心神。

「這件魔器還能用嗎?」徐疊知道再想也是無用,把目光放在手中的黑色石球上。

心想那個老者,到底是什麼來頭,為何會有一件魔器。

「能用,不過若是用掉,那麼你很有可能遭到攻擊,畢竟魔器一旦出現世間,將是一件天大的事情,所以你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要用此魔器。」槍祖把事情說清楚,以免徐疊在此次決戰之時用掉。

到那時就算能勝,也要被萬人圍攻。

魔,乃人類終生天敵。

妖,乃魔族以及獸族後裔,亦是如此。

一旦牽到妖魔兩族之事,都將是人族大事。

徐疊思慮片刻,道:「既然如此,那就將玄元之精吸收掉,不過你能否再想辦法,將此魔器修補一下,就算不能發揮出十萬威力,小小二三萬也行。」

「如果再有一塊玄元之精…咦?小屁孩身上有一塊。」槍祖說了一半,語氣猛地一高。

「小屁孩有,那是他的寶物,我總不能搶過來吧!」徐疊之前就聽槍祖說過,小屁孩很有可能人品大爆發,在大妖洞窟附近,尋到一塊玄元之精。

是以才會遭到金陽等五派圍攻。

除卻金陽派是沖著小屁孩天生異體而去,其餘四派,則是沖著玄元之精。

也不知那些人,是如何得知玄元之精的,還好全部殺了,不然麻煩大了。

玄元之精,乃上古靈石,集山脈之精氣而生。

拳頭大小的一塊,便抵得上近萬枚靈石,珍貴異常。

若非上古之時,發生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件,玄元之精也不會越來越少。

絕天地通路,萬千山脈若想凝集玄元之精,難比登天。

從此就可以看出,玄元之精珍貴之處。

所以徐疊是不會因為自己私念,而去搶奪小屁孩的寶物。

但接下來槍祖一句話,令他心思活躍起來,只聽他道:「玄元之精,乃上古靈石,如今沒人可以吸收,除了你之外,擁有玄元之精,也猶如一塊廢石頭,所以那老頭明知黑球之中便是玄元之精,還會賣給你。」

哦?

聽完之後,徐疊眉毛一挑,右手翻動,取出幾件法寶,將體內三昧真火打入其中,道:「用此火與他交易,對他也有好處。」

打定主意,徐疊讓槍祖撤掉陣法,走出房間,敲響了小屁孩的房門。

來了!

房門打開,小屁孩滿嘴酒氣,抬頭一看來人是徐疊,問道:「老大,你怎麼來了?」

「有一件事要跟你商量下,這是一件法寶,你看喜歡嗎?」

翻手之間,取出之前那件法寶,交到小屁孩手上。

定眼一看,卻是一件鐵圈。

不知徐疊從哪得來的,雖跟他無生圈相差太大,但也是一件法品初級的法寶。

「此寶有名字嗎?」小屁孩喝得有點醉,但對此圈還是很喜歡,把玩了片刻。

「奪魂鋼骨圈,我斬殺風火派幾位長老所得,他們是煉器門派,每人身上都攜帶著無數法寶,這一件卻很適合你,無生圈乃寶品法寶,經常露面,將被人盯上,最好少用,此寶給你正適合。」

「你想要什麼,說吧!」小屁孩也是聰明人,自然知曉徐疊不會平白無故給他一件法寶,定是有所相求。

「我要一塊石頭。」

「你自個選吧!」小屁孩打開自己的須彌戒,徐疊面色一變,將意念探入其中。

尋找片刻之後,便取出一塊拇指大小的石頭,散發無量寶光,將整個房間都照亮了。

「原來你要它?對我來說一點用也沒有,根本吸收不了,內部雖有一股龐大精氣,但對我無用,跟個廢品沒什麼區別,你要就拿去吧!」

將奪魂鋼骨圈收起來,小屁孩一擺手,便轉身去找鄭術。

這個傢伙,自從徐疊進來,就一直沒吱聲,已經喝成了叮嚀大醉,一直在跟畫畫中的墨古陽搗蛋,不知挨了多少腳,還樂此不疲。

見小屁孩返回,這才喊道:「來,我們繼續喝。」

這時徐疊才發現,兩人腳下空了許多玉葫蘆。

「這兩個傢伙很有錢啊,這一瓶酒都要上百上品靈石,喝個百十瓶,那可是一萬啊!」細細一數,現在已五十多瓶。

轉身走出房間,給他們關上門,徐疊回到自個房中,重新布下陣法,盤腿而坐,攤開手,露出手心之上的那塊拇指大小的玄元之精。

「該如何吸收?」

「用你的心法吸收就是,你所修習的玄功,來自最古老傳承,吸收玄元之精,那是手到擒來,不過有點遺憾,這玄元之精太少了。」槍祖本想讓徐疊吸收掉小屁孩的玄元之精,至於魔器之中的那一塊,便留下來,說不定到時可以起到,意想不到之後果。

徐疊跟他所想相同。

他想了片刻,也不在乎玄元之精多少,只要能增加自身靈氣就行,到於能否晉級氣域境,一時也不急不來。

因為如今他體內已達飽和,還達不到晉級地步。

若是強行吸收玄元之精,白白浪費靈氣而已。

「這樣也行,明天只要不出意外,想來你必勝無疑。」

「不,我總有一種心危之感,你也知道,我修習他心通之後,可以感知他人對我的威脅,今天我在走出聚星閣之時,三樓那群人中,有對我能產生危險之人,但他隱藏太好,我沒找出他是誰。」徐疊回想,皺眉說道。

「哦?竟有這樣的人存在?看來定是你之前得罪過的那幾個門派之一的弟子。」槍祖分析道。

「我所得罪過的門派太多了,其中赤焰派以及風火派還有…不知凌峰派算不算?」徐疊腦海中閃過那個倔強的張銀。

「此次略有些奇怪,凌峰派這樣的小派都來了,為何不見其它十三門派?」槍祖細細一想,覺得些事,略有蹊蹺。

「我聯合十三派,共誅七星派,凌峰派便是其中之一,其它十二派沒來,確實有點不對。」徐疊聽槍祖這麼一說,也覺得此事不太對勁。

但他沒有想到,發一道音訊,飛回門派去問一下。

他覺得此事並非大事,是以也就想了片刻,便拋到腦後,準備吸收玄元之精。

九尊訣心法轉運,徐疊從手心之中,吸收玄元之精靈氣,半個時辰過去,徐疊體內似如江洋巨浪翻滾,發出轟隆之聲。

「氣化為海,如今你丹田之中的靈氣,已為氣海,若再想轉化,將要擴大十倍不止,到時凝丹之時,將是一件難事。」槍祖見徐疊體內氣海,在吸收玄元之精后,已龐大八倍左右,還差一些。

如今已是徐疊最巔峰狀態,若想再吸收靈氣,還需從肉身著手。

「這個我自有打算,我從剛修鍊之時,便已想過這個問題,嘿嘿,若是此舉成功,將震動天下。」徐疊神秘一笑,槍祖暗中咋舌,哼,你就吹吧!

嘩啦啦!

取出數十件無用法寶,徐疊想了一件,這些法寶留著也是無用,總不能保存三年,回門派之後再交給他們。

到那時,說不定他們都已有好法寶。

青羊道人,最不濟也是一位四品煉器師,門下弟子,若想要一件法寶,並非難事。

共是五十多件,最高是法品初級,剩餘皆是靈品,徐疊準備想其全部融化,而後提純,煉其精華,化入肉身之中。

「道友,外面有人求見。」

就在準備著手融器時,徐疊房間門外,響起店家聲音。

起身打開門,門外站著二人。

一是店家,二是風火派吳星河。

他見到徐疊出來,也不說話,而是遞過來一枚玉簡,道:「今晚子時,決戰場見面。」

說完便離去,頭也不回。

「你下去吧!」徐疊見店家似臉色不太好,心中一想,便知怎麼回事,擺手讓他離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