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幫忙可能什麼好處都沒有,但是不幫他,回頭一準要找他麻煩。

「回頭給你電話。」壓住火氣,陳家棟回了一句。

掛斷電話,陳家棟使勁揉揉太陽穴。

他感覺自己跟這個人犯沖,從幾年前第一次見面起,一直到現在,每次看到對方,都想在那張笑眯眯的臉上來一拳。

可惜,無論是單挑還是群毆,他都覺得自己打不過對方。

搖搖頭,陳家棟一臉蛋疼的考慮著向誰轉達韓義的意思?

……

接下來兩天,韓義再沒找過誰,就在金茂君悅等著。

找陳家棟無非是向中海市政府表明態度,但他絕不可能為了面子捨棄裡子。

年產值超200億美金,年繳稅將達到20億美金的企業,無論到全世界哪個國家哪個地區,都會受到貴賓式待遇。

你中海市政府如果再不拿出點誠意來,那這個面子要不要也無所謂了。

而另一邊,為了天義的生產基地,中海市政府在三天內連續召開三次常委會。

第一次舉手表決3:3;

第二次中海一號圍繞天義生產基地,談了一些中央講話精神;

第三次舉手表決,全票通過,收回臨港鎮2001003號地塊商業使用權,劃歸給天義集團作為生產基地。

會議結束,吳建波親自打電話給韓義,把中海市政府的決定通知了他。

第一,2001003號地塊無償劃歸給天義使用;

第二,在第一條的基礎上,天義生產基地將享受中海高新企業稅收優惠政策,從第一年的30%起,每年以15%的速度遞增,直到正常稅收為止。

第三,中海市政府成立工作督導小組,生產基地中遇到的任何問題,都將由專人負責解決(簡稱一路綠燈)。

刀叩諸天 第四,給予個人10名近親屬政府/事業單位正式編製;

第五,享受各種人才/貸款扶持政策;

第六,享受企業併購扶持資金支持;

第七……

第八……

聽完吳市長的話,韓義之前心裡的一些不快,總算平衡了。這才像一個國際大都市的氣魄嘛。

結束通話,韓義打電話給王小虎,讓他立刻派人到臨港鎮開始進行規劃建設。

……

身在香江的李哲巨,得到消息后,氣得差點沒把手機給甩出去。

他實在沒想到,中海那邊居然真得把地塊收了回去,要知道當初他家跟中海市政府簽署了特殊協議的。

而且他沒騙韓義,那塊地明年的確要開發成度假村,不過不是他,而是賣給別人開發,目前正在洽談當中。

可是現在卻雞飛蛋打了。

更讓他氣憤的是,地塊竟然是無償轉讓給對方。

想到前幾天對方說的「20億不還價」,李哲巨臉上火辣辣的疼。

「我頂你個肺!」

李哲巨罵了一聲,臉上陰晴不定。

這個臉打的太狠了,讓他心裡一陣憋的慌。今天要不找回這個場子,他李老大在香江還怎麼混。

按了個內線電話,等接通后說:「你現在通知下去,鴻達大廈B座1507,1611,1612三個業主,馬上清出去,理由你自己找!

另外,以後公司不得代理天義任何技術方案以及產品,已經確立的訂單合同一律取消。」

「董事長……」

「按我說的辦!」

……

三天後,天義將在中海成立大型生產基地的消息傳開了,10個億美金的基礎建設,讓那些工程公司垂涎欲滴。

不過這些事韓義沒理會,收到香江那邊傳回來的消息后,韓義腦海里都在想著怎麼炮製那個李哲巨。

對方把天義在香江的三個附屬公司辦公人員全部驅趕了出去,並且收回了物業使用權。

那邊的借口是該物業已經被人收購。而「收購」屬於意外因素,不在合同保證範圍內。

這是其一。

另外,長石集團旗下的上市公司「和港陸」,是一家提供消費產品的採購、貿易、零售和特許經營等一條龍服務的公司;

之前和港陸代理天義旗下部分產品在東南亞一帶的貿易銷售,現在突然中止合作,給天義造成了很大的損失。

「你以為你搞房地產我就動不了你了?我讓你嘗嘗現代科技的威力!」

考慮了十分鐘,韓義打電話給【光騰圖形處理有限公司】負責人岳敏才,讓他關閉長石旗下的上市集團「TMO」、在國內燕京/中海/羊城/深城/成督等21家附屬子公司的企業用圖像處理系統埠。

TMO集團主要經營互聯網、戶外傳媒、電視等等,先進的圖像處理技術對他們有多重要自然不言而喻。

而天義在圖像處理領域獨領風騷,連Adobe、微軟、谷歌都差了一大截,國內70%的公司都採用他們家的技術解決方案。

就在韓義命令下達過後,TMO集團在內地的所有正在製作以及傳輸中的圖像文件,全部變成了等待中……

10秒之後,桌面上顯示【對不起,資料庫連接中斷,請聯繫服務商】

TMO公司的所有員工都傻眼了。

由於光騰圖像處理器強大的安全性能,很多員工都是在鏡像系統里直接生成製作數據。現在伺服器突然中斷,他們連個備用數據都沒了。

TMO集團CEO張嘉豪,緊急聯繫中海光騰科技有限公司,那邊的回答是:「不好意思,發生了一點技術故障,工程師正在處理中。」

張嘉豪這個氣啊!

別的公司都沒有發生故障,就他們TMO出意外,這不是和尚頭上的虱子,明擺著故意針對他們嘛。

張嘉良憤怒道:「我們一年給你們交上百萬的費用,你們就是這麼對待我們嘛。我告訴你們……」

張嘉豪的憤怒無濟於事。

半個小時……一個小時……兩個小時……企業級圖像處理系統始終處於宕機中。

……

這些事情韓義不清楚,他正在打電話給遙感衛星總工程師王鶴鳴。

天義納米衛星憑藉其高清實時衛星圖像數據加上低廉的服務費,正在成為除美國GPS以外的國際第二大商業衛星數據、導航服務商。

而長石作為一個跨國集團,旗下公司需要使用到納米衛星的地方不知凡幾。

很不幸,他們游弋在北太平洋、南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上的所有商船,全部採用的天義納米導航系統。

這次韓義狠下心要給李哲巨一個教訓,直接讓王鶴鳴關閉了衛星地面對接導航系統,讓李家的商船全部成為了瞎子。

有人可能要說,你關閉了,我大不了再下載一個唄,反正GPS是免費的,有什麼大不了的?

這個想法是錯誤的。

首先GPS並不免費,他們授權給全球各地代理商,比如手機生產廠家。這些上游公司都收過費了,所以終端用戶感覺是免費的,其實買手機的時候一部分錢就已經花出去了。

再然後,像遠洋貨輪的導航系統,它包含了自主導航;

港口管理和進港引導;

航路交通管理系統;

跟蹤監視系統;緊急救援系統;

納米衛星/聲吶組合用於水下機器人導航等一系列應用。

絕不像我們想的那樣,刪除后再到應用商店下載一款就可以的,非常麻煩。

至於茫茫大海里,關閉了衛星導航有什麼後果,用屁股都能想到…… 隨著社會分工的細化,我們模糊了很多概念,淡忘了很多事實。

就好像很少有人清楚,或者忘記了,intel,AMD,nvidia,背後其實都是一個老闆,只不過佔比股份多少的問題;

再比如,很少有人清楚,微軟,谷歌,甲骨文,蘋果等76家公司都是美國4個資本公司大份額持有。

再或者,娃合合,蘇伯邇,兩個公司早就被法國公司給收購了,某個扛著民族主義大旗,勾起了廣大國民的無限愛國情懷的人,其實多少年前就拿到了綠卡。

而李哲巨也忘記了一件事,光騰圖像處理器的大股東是天義。(之前是51%,後來韓義又買回來一部分,現在是61%)

他同樣也不清楚,香江「亞星」(簡稱GE,是仲信和通用合資成立的公司)的高清海洋導航系統,是天義免費提供的。

李哲巨犯了兩個錯誤不自知,然後想靠著長石龐大的商業結構給韓義一個下馬威。

結果一下懵逼了。

李哲巨收到消息時,TMO已經亂成了一鍋粥,客戶電話一通接一通,張嘉豪急得跟熱鍋上的螞蟻一般。

一分鐘損失在幾十萬上下不是說說那麼簡單,是正在發生的事情。

李哲巨親自打電話給藤訊技術群老總魯山問情況。

這裡說一下,李家曾經是藤訊最大的股東,持有藤訊20%的股份,不過後來被李老二以2000萬人民幣賣掉了。

李哲巨親自打電話,魯山當然要給面子。

打電話給岳敏才說情,那邊回了一句「這是老闆的意思」,然後便掛斷了。

魯山隱約明白了什麼,然後再一調查才知道事情原委。

……

「什麼,光騰老闆是他?」

聽到這個消息,李哲巨顯得非常驚訝。

不過這邊還沒結束,那邊更大的噩耗在等著他。

李家航行在幾大洋上的十幾條遠洋貨輪,突然間從衛星地圖上消失了。

李哲巨匆匆忙忙趕往港口的遠洋地面服務公司,這邊比TMO亂的更厲害。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幾百條人命,上百萬噸貨物,一旦出事,絕對能動搖李家的根基。

「什麼情況了?」

衛星總控室里,高鼻子藍眼睛的負責人,急出了一腦門的汗,「13點45分,所有商船的衛星跟蹤系統全部自主關閉,剛剛聯繫過亞星,那邊正在排查原因。」

李哲巨皺著眉頭走到一片雪花的監控屏幕前,「船跟人現在怎麼樣了?」

「已經通過衛星電話聯繫上了,全部原地待命。」

大海里非常危險,一旦偏離航道撞上暗礁,後果不堪設想。

李哲巨點點頭,然後就在港口這邊等著消息。

14點03分,亞星那邊打電話過來告知,不是技術問題,而是天義人為關閉了他們家的衛星埠接入,不讓他們獲取適時衛星影像。

李哲巨氣得一口老血差點沒噴出來,「什……什麼,你們亞星的衛星數據是天義提供的?」

「是的!李先生。」

「仆街啦你!」

破口大罵了一句,李哲巨惡狠狠道:「我不管那麼多,你們現在立馬給我想辦法恢復系統,要不然我告得你們傾家蕩產……」

…………

金陵雨瀾花苑裡,韓義通過納米衛星看著靜靜停泊在北太平洋上的三艘遠洋油輪,眼睛里流露出猙獰的神色。

挖掘機器人此刻就在油輪下方的深海里,只要他一聲令下,這些油輪就會沉入大海。

不過看著站在甲板上曬太陽的中國船員,最終還是沒有下得去那個手。

這些船員只是打工仔,而且都是一家的頂樑柱,如果跟著葬身大海,後面就是幾十個家庭的家破人亡。

「還是心太軟啊!」

搖搖頭,韓義起身朝陽台走去。

9月底的天氣秋高氣爽,花園裡百花齊放,金燦燦的陽光照在草坪上,鬱鬱蔥蔥。

在花園裡繞了一圈,來到19號樓的柵欄旁,劉錦燁沒來這裡。

穿過兩家房子中間的林蔭小徑,來到屋前的大路上。

今天是禮拜六,小區里人還是挺多的,前面的小高層住戶也到他們這邊來散步。

韓義順著大路朝前走了沒多遠,口袋裡的私人電話響了,是燕京那邊的號碼。

接通后才知道,來電的竟然是亞星總經理,一位背景比王翰陳家棟還要嚇人的大人物。

雙方聊了一會之後,對方提到了香江那邊的事情,話說的還算客氣,但言外之意就是希望韓義網開一面。

韓義壓下心底的火氣,語氣平淡道:「既然他能請動你說情,那我給你這個面子。不過你跟他說,必須賠償我們公司的損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