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年輕人不怕閃了舌頭。”

唐子祥臉上露出笑意,連忙上前,熱情的招呼道:“葉神醫,麻煩您跑一趟了,哈哈。”

葉星士微微擺手,沒有理會唐子祥的恭維。

他曾經欠下唐家的人情不過是個小人情,只是他不願意落個忘恩負義的名義纔來的。

況且唐子祥說的病他也很感興趣。

作爲神醫,疑難雜症伴隨了他一輩子,能解開疑難雜症,是他最大的成就。

“年輕人,做人要謙遜,否則將來會吃大虧。” 頭號佳妻:名門第一暖婚 葉星士臉色稍緩,一副長者的語氣訓斥道。 “葉神醫說的是,這個廢物不學無術,人品還不堪,將來肯定沒有什麼好結果。”方琴哼了一聲。

聞言,林凡微微皺眉,沉聲開口道:“我的女兒,我自己會治,就不勞煩閣下了,請便吧!”

說完這句話,在張世的引領下,進入了病房。

“你……”葉星士老臉氣的發紅。

自從他年少學醫開始,還從來沒有人對他這麼無禮過。

哪怕是國內的一號人物,對他也是禮貌有加。

多年來的養尊處優,被人恭維,早已經讓他傲氣滿滿了。

“豎子無知!”葉星士氣的差點倒在地上,好在被人攙扶,才顫顫巍巍的坐在了椅子上。

“葉神醫您別生氣,那個廢物就是個人渣,我一定替您好好教訓他。”唐子祥在一邊賠笑。

心中暗罵林凡,要是惹怒了葉星士,說不定他都會受到牽連。

“就是就是,葉神醫您別生氣,那就是個人渣”方琴惡狠狠的道。

“這種人遲早會遭報應!”

葉星士哼了一聲,這才消氣不少。

“我倒要看看,這種病老朽都沒有把握,他是怎麼治的?”葉星士氣的吹鬍子瞪眼。

唐子祥冷笑一聲,暗道林凡真是不知道死活。

葉星士是什麼身份?

神醫啊!

甭管你有錢沒錢,總是凡人,總會有生病的時候,到時候有這麼一個神醫,那到時候簡直就是救命的人。

再者,是算是沒病,也沒有理由去得罪一個神醫吧?

這些神醫天知道給多牛逼的人治過病?

病房內。

林凡輕撫女兒的臉龐,目中有些心痛。

可憐的女兒,如今承受這樣的痛苦,全是自己的過錯。

嘆息一聲,林凡坐了下來。

張世恭敬的遞過一個針包,被林凡接在手中。

隨手一抹,七枚銀針出現在手中,深吸一口氣。

幾乎是瞬息之間,七道銀芒瘋狂閃爍間,遍佈諾諾右臂的七處穴位。

張世面帶震驚,更是三分激動在內。

“逆天改命術”

“這是逆天改命術”

張世腦海中閃過古籍上關於逆天改命術的一絲一縷的信息。

這種失傳已久的醫術,就如同名字一樣,逆天改命,幾乎是無所不能。

而逆天改命術又分爲三步。

第一步,逆天改命針,需要銀針刺穴,全身七十二處大穴,還要伴隨精準的手法。

第二步,逆天改命丹,這一步,林凡曾暗地吩咐他,此刻也早已經準備好。

第三步,則是逆天改命手,根據七十二處大穴進行推拿之後,方可使人真正的逆天改命。

林凡額頭上冷汗涔涔,張世小心的拿出手巾爲林凡擦拭。

時間緩緩過去,外面等待的楊清然心中有些慌了起來。

林凡畢竟只是一個普通人,就算是張世醫術也不錯,但是比起葉星士神醫來說,還是差了不少。

連葉星士都說諾諾的病很難治癒,整個國內也只有他有辦法。

那林凡……

楊清然心中忍不住埋怨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病房的門陡然打開,林凡疲憊的走出來。

“女兒怎麼樣?”楊清然提心吊膽的問道,目中滿是惶恐。

林凡微微頷首。

“好了……”

衆人聞聲愕然。

連葉星士都說沒有把握治好的病,林凡怎麼可能治好?

楊清然激動的走進病房。

她卻不是第一個。

反而是老邁年高的葉星士第一個衝進去。

衆人慌忙進去,唐子祥臉色陰沉,隱隱的有些難以置信。

病牀前,葉星士坐在椅子上,瞪大了眼睛看着諾諾身體上還沒有完全拔下來的銀針。

“這是……逆天改命術!”

唰~~~

目光盯向林凡,葉星士臉上露出一絲激動。

“你……你怎麼會逆天改命術?”

林凡沒有說話,而是看了一眼旁邊的張世。

張世心領神會,站了出來。

“是一位前輩傳給我的,有問題?”張世語氣中微微露出一絲不滿。

方纔葉星士分明是質疑林凡,讓他有些不爽。

葉星士卻罕見的沒有譏諷,而是露出一絲激動和緬懷。

“幾年前,老朽也曾經見過有人施展這從上古就失傳的神奇醫術。”

“可惜,緣鏗一面……”葉星士嘆息中,對張世有了些許的尊敬。

“張院長,不知道可否……”葉星士拉着張世走到一邊,臉上露出些許討好。

楊清然激動的走上前,抱起諾諾的身體,兩行清淚滑落。

方琴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清然,現在你女兒也好了,聽媽的話,跟媽回去。”

“現在這個廢物回來了,把女兒給他好了。”

“你現在再帶着孩子就不合適了。”

方琴勸說道。

只有把孩子弄走,林清然纔有可能嫁給唐子祥。

轉過頭,方琴厭惡的瞪了林凡一眼。

“林凡,別說我不照顧你,帶着你女兒,給老孃滾蛋!”

“你要是再來騷擾我女兒,就讓小唐打斷你的腿”

旁邊的唐子祥輕蔑的笑了笑:“伯母放心,有我在,誰也不敢惹清然。”

“小子,是你自己滾蛋呢,還是我讓你滾蛋呢?”

唐子祥譏笑一聲,滿臉不屑之色。

聞言,林凡微微皺眉。

“我的妻子,你還沒資格照顧。”

話一出口,方琴臉色就是一沉。

“沒資格?難道你就有資格?”

“就你那個垃圾人品,還有你做的事,你有什麼?你有錢麼?你怎麼照顧?”

連續三個問題,方琴臉上的鄙夷毫不掩飾。

唐子祥冷笑一聲,開口道:“小子,你他媽別給臉不要臉!”

“說了半天,你不就是想要錢麼?”

“好啊,老子給你!”

說着,唐子祥從口袋中掏出支票本,唰唰寫了幾筆,撕下來,扔到了林凡面前。

“三十萬,夠不夠?”

“夠你吃喝三五年了,拿着支票,給我滾蛋!”

一邊的方琴連忙撿起來,小心的握在手中,一臉不滿的道:“小唐你真是好心,但是也不要給這種人渣啊。”

目中閃過一抹貪婪,方琴表情自然的揣進了自己的口袋裏面。

林凡搖頭失笑,方琴的貪婪,可見一斑。

“要走,也是你們走。”林凡淡淡開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