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幾人打量著楚南,其中一人還拿出了一塊晶牌,又是仔細看了看,這才又飛掠而去。

楚南心中卻是一凜,看樣子,那永夜會的人還在搜索他的蹤跡,蒼靈珠在自己身上,永夜會的人肯定也猜到了這一點。

楚南出現在了神道院的廣場,直接找了一艘飛船坐了上去,要前往落塵星的傳送站。

在等待飛船起飛的時候,楚南聽到了身後有人正在談論著青雲派掌教的十萬歲誕辰。

好像姒含霜他們都去了青雲派賀壽,難道說還沒有開始

「麻子,你也要去青雲星」

「當然要去,青雲派掌教的十萬歲誕辰,我們天一神脈的許多大人物都會去,去瞻仰一番也是值得花上一塊神雲晶的。」

「聽說青雲派還會大開道場,將有天神境巔峰的強者講道,甚至聽說有太神境的超級強者會出現,說不定到時有強者看我骨骼清奇,就直接收我為親傳弟子了。」

「哈哈,別做夢了,快醒醒,你這個連神道天梯第一層都過不了的傢伙還在做這種夢。」

「登不上神道天梯又怎麼了那個瘋道人的弟子叫楚楚什麼的來著,他在幾年前的聖境就踏過了神道天梯第一階段,但那又怎麼樣呢如今還不知道在哪做孤魂野鬼呢。」

「話說到底是誰滅了瘋道人師徒的好像不是歃血盟吧。」

「鬼知道呢,瘋道人將天一神脈能得罪的勢力都得罪了個遍,想要他死的不計其數。」

「但是能無視神道院葉家的可不多,前段時間,歃血盟要動手,之後不也撤了滅殺令。」

「好了不說這個了,有些事情不是我們能知道的,還是說說這青雲派掌教的十萬歲誕辰吧,被什麼太神境大能收為親傳弟子就別想了,不過,青雲派還會舉行幾場試煉,若是通過了是有機會進入青雲派的外宗的。」

「是嗎青雲派可是八宗中排名前三的宗派,披著層青雲派的皮,也能橫行了。」

楚南眼眉低垂著,看似睡著了似的,但他的心裡頭卻有一股邪火想要發泄。

「喂,哥們,換個位置行不行」就在這時,一隻手拍了拍楚南的肩,隨即一個聲音響起。

楚南的手電筒一般抓著這手,用力一扭。

「啊斷了斷了,痛死我了。」這人慘叫起來。

楚南冷哼一聲甩開這隻手,目光掃了過去。

「你你不換就算了,幹嘛動手」這人甩著手,正要發怒,但是楚南那冰冷的目光掃過來,他的聲音頓時就低了下去。

這時,這個青年身後一個美艷的女子上前,美眸蘊怒,突然甩出一百塊神玉,道:「本姑娘要坐這裡,你立刻起來。」 ?一百塊

還是神玉

你若是一百塊神雲晶,倒也可以考慮一下,神玉嘛,老子又不是叫花子。

楚南只是繼續低垂著眼瞼,對於這種目中無人,不知道死字怎麼寫的傢伙他實在懶得去理會,當然,也是因為永夜會還在到處尋找他,雖然他變換了身份容貌,但被人盯上終歸有暴露的風險。

「嫌少了,再加一百塊神玉。」這女子又丟出一百神玉,聲音尖厲起來。

楚南掏了掏耳朵,竟是站了起來,走到旁邊的位置上坐下。

周圍看熱鬧的人頓時發出一陣陣噓聲,本以為有好戲看的,沒想到這小子這麼慫。

「鄉巴佬。」這美艷的女子高昂著頭,如同一隻剛生了蛋的母雞,一屁股坐在了楚南之前的位置上,她旁邊的青年卻是怪異的看了一眼楚南,他知道楚南實力很強,而且之前掃他的那一眼所帶的殺氣讓他現在都心有餘悸,難道都是錯覺嗎

楚南對周圍人的噓聲不以為意,只是嘴角卻帶著一絲詭異的微笑。

「你在座位上抹了什麼」就在這時,楚南身邊的一個小鬍子低聲問。

「不懂你在說什麼」楚南看著小鬍子,想也不想就否認了。

小鬍子伸手摸了摸嘴上的八字須,低聲道:「看來我娘說得對,越是看起來憨厚的人就越要防著點。」楚南想起了自己此時的容貌,的確,現在的自己看著就很憨厚老實。

「那你娘有沒有說,長了鬍鬚的人也不一定是男人。」楚南道。

小鬍子頓時吃了一驚,撫著小鬍鬚的手也是頓了頓,隨即用很低沉的聲音問:「你眼睛有毛病吧,我哪一點像女人了」

「你想知道」楚南很是神秘的問。

「當然,我倒想聽聽你胡言亂語的依據何在。」小鬍子道,但明顯有些不自然了。

「告訴你一個秘密,我有一雙透視眼,透視眼你知道吧,連石頭我都能看透,何況幾層帶著隱匿陣法的衣黨。」楚南湊到小鬍子的耳邊輕聲道。



小鬍子突然身體一顫,本能的雙手抱胸。

「唔,現在我可以確定了,你的手雖然也經過了偽裝,但你抬手摸鬍子的時候我看到了一小截手腕,雪白雪白的,還有你的小耳朵,麻煩也花點心思,還有就是身上的氣味,你雖然用男人常用的雄靈草熏過了,但卻遮不住你身體的女兒香。」楚南低笑著道。

小鬍子氣得牙痒痒,原來是詐她的,不過,她也沒想到自己身上有這麼多破綻。

就在這時,坐在楚南位置上的那個女人動了動,突然臉色一變,她想要起來,但卻發現她的屁股如同長在了椅子上一般。

「鄉巴佬,你你在座位上動了什麼手腳」這女人怒聲大叫,頓時將所有人的目光再度吸引了過來。

「手腳我可沒這麼長的手腳。」楚南攤開自己的手道。

「文芒,你愣著幹什麼,快把我拉起來。」這女人厲聲對旁邊的青年道。

文盲,這名字倒是格調十足,楚南心裡如是想。

這叫文芒的青年立刻拉著這女人的手,激動得無法自持,終於拉到她的手了,看來還得感謝那個傢伙。

於是,文芒用力,再用力。

「小夥子,沒吃飯嗎年紀青青的腰力就不足了啊。」有人調侃。

「用力,用力,啊,哦。」有一傢伙乾脆配起了音,只是這聲音聽著就不對勁了,太污了。

文芒同志頓時玄脈狂震,猛地用力,本以為不會這麼容易將這女人拉起來,卻不想力量還沒完全爆發,這女人就直接從位置上朝他撲了過來,將他撲倒在船艙地板上。

周圍有一瞬間詭異的靜謐,整個飛船客艙中頓時爆發出鬨笑,以及一聲聲尖厲的口哨聲。

「白,好白啊,真像兩個大白饅頭。」

「就是屁股,夠我玩一年了,能一飽眼福也不錯。」

「好想摸一把」

就在這時,這個女人始感覺到屁屁上涼嗖嗖的,她剎那間意識到了什麼,猛地一翻身將臀部朝下,臉龐如血一般通紅。

「殺了他,給我殺了他。」這個女人聲音顫著尖叫道。

文芒看了一眼那座位,座位上粘著兩層布,一層外褲一層褻褲,哪還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

不過,他卻沒有聽這女人的,而是拿出一片布幔將這女人圍了起來。

就在這時,因為動靜太大,飛船上的幾名護衛沖了進來。

頓時,起鬨的人們安靜了下來,飛船上的護衛實力很強,更重要的是運行的飛船後台都很硬,在飛船上鬧事輕則罰錢,重則關押。

這時,文芒將布幔收了起來,裡面這個女人也換好了褲子。

「損壞飛船座椅,賠償五千神玉,即刻交錢,否則就要抓人了。」其中一名護衛看了一眼那座椅,對這一男一女道。

「是他乾的,是這個鄉巴佬」這女人指著楚南尖聲道。

「我沒有穿女人褻褲的愛好。」楚南指著那座位上兩塊綢佈道。

「是你做的手腳。」 反腹黑攻略 女人氣得身體直顫,心肝都疼。

「無憑無證的事可不能亂說。」楚南道。

幾個護衛不耐煩了,道:「誰剛剛坐那位置就是誰的責任,快點交錢,我們沒這麼多時間跟你磨嘰。」

「你們,你們知道我是誰嗎」這女人大聲叫道。

幾個護衛叫這女人這麼囂張,多留了一個心眼,問:「你是哪位」

「我姓葉。」這女人大聲道。



「葉家」其中一個護衛面色緊了緊,問。

這女人不置可否,高傲的揚著頭。

「好像葉家子弟都有令牌吧。」就在這時,楚南嘀咕了一句,聲音堪堪好被這幾個護衛聽到。

「是啊,葉家以前的一些雜役從葉家出去后,也被賜於葉姓,不過頂多也就是經營著一兩家店的小商人。」這時,楚南身邊的小鬍子也如是道。

這女人一聽,頓時就緊張了起來,目光閃爍著,有些心虛,若是被認定冒充神道峰葉家子弟,那可是大罪了,她的祖上的確是葉家出去的雜役,借著葉家的名聲,她家裡經營了幾家店鋪,圈了一些土地,她也經常幻想自己就是葉家的小姐,平素在自家一畝三分地趾高氣揚慣了。

「文芒,賠償。」這女人立刻道。

那青年乖乖掏出五千神玉來賠償,而這飛船也已到達落塵星的傳送站,一場鬧劇總算是消停了下來。

楚南下了飛船,就看到這個女人用怨恨的目光看著他,待他看過去,又立刻將目光移開。

楚南哪會將這種貨色放在心上,在飛船上不過是略施小懲,真讓他放在心上,恐怕就是要命的事了。

「你是去青雲星嗎」小鬍子跟著楚南下了飛船,問道。

「嗯,一起」楚南點頭。

「行啊,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小鬍子問。

「我說姑娘,問別人名字前是不是先自報家門啊。」楚南笑道。

「噓你想讓滿世界都知道嗎」小鬍子緊張道,目光還四下看了看。

「你在躲誰」楚南問。

「仇家。」小鬍子道。

楚南目光閃了閃,這倒是同病相憐了。

「我叫晴野,來自哪裡就不說了。」小鬍子道。

晴野這十有是假名吧,楚南心想,嘴上卻道:「我叫秦東,來自大刀門。」 ?前往青雲星的人有很多,都是因為青雲派掌教十萬歲誕辰去湊熱鬧的。請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青雲派多年以來在八宗中穩居前三,青雲派掌教入雲道人功不可沒。

這時,楚南卻是想到了自己的師傅瘋道人,同樣是十萬歲誕辰,同樣是道人,他卻在永夜會的圍攻下粉身碎骨而亡,而這入雲道人的十萬歲誕辰卻都相當於整個天一神脈的盛會了。

永夜會,永夜會,我一定要讓這個名字變成真正的永夜,永遠封存在黑暗之中。

「你沒事吧。」小鬍子的聲音響起。

「沒事,只是有點走神了。」楚南呵呵一笑,道。

小鬍子抱臂於胸,那被楚南的煞氣激得起了一身的雞皮始消退,她嘀咕了兩聲,目光偷偷看了看楚南,這個男人很不起眼,長相純屬扔到人群中就找不到的那一類型,看著有些憨厚,帶有濃重的鄉土氣息,一看就像是從小地方出來的人。

但是,看過他怎麼對付那個虎假虎威的女人,就可以知道,他與憨厚完全是不沾邊的,時而散發出來的煞氣也在表明他的不簡單,起碼真把他當成一個沒見識的鄉巴佬,一定會難看。

「秦東,輪到我們了。」小鬍子看了一眼前方閃爍的晶幕,對楚南道。

兩人順著人潮站入了巨大的傳送陣中,很快,傳送陣啟動,這一波人瞬間就消失在陣中。

青雲星,第八傳送站。

楚南與小鬍子走出了這個比落塵星傳送站大上數倍的傳送站,而這裡,僅僅是青雲星十八座傳送站的其中一個。

位於青雲派山門周邊的三個傳送站早已不對外營運,只用來傳送擁有青雲派請柬的貴客,其餘無請柬的人只能傳送到其它的傳送站了。

距離第八傳送站不遠,就是一座巨大的城池,城池中有人口億兆,此時恰逢青雲掌教入雲道人十萬歲誕辰,更是擁擠不堪。

楚南與小鬍子入了城,開始尋找前往青雲城的飛船。

但是,兩城往來的官方運營飛船早已不堪重負,直接停運了。

倒是有無數拉私活的飛船,價格昂貴不說,更是只有百人的位置直接擠上千人。

「沒有飛船的話,看樣子是趕不及後天的盛典了。」小鬍子皺眉道。

「趕不上就算了,反正也是來湊湊熱鬧,就算進了青雲城,也是入不了青雲派的山門,沒什麼意思。」楚南道。

「秦東,這你就不懂了,青雲派在盛典時會啟動青雲照日碑,若機緣的能找到秘境入口進行試煉,通過了可就能成為青雲派外宗弟子,就算沒有找到,青雲照日碑散發出來的神光籠罩整個青雲城,城中所有玄修都能接受神光洗禮,得到莫大好處。」小鬍子道。

「還有這等好事,那倒是無論如何也要趕到青雲城去。」楚南道。

小鬍子瞅了瞅楚南,輕聲道:「難不成你想去擠那些破敗的小飛船」

「當然不想。」楚南道。

小鬍子那雙眼睛靈轉的轉了轉,壓低聲音道:「秦東,我倒有個辦法,不僅能進入青雲城,還能直達青雲派的山門之內。」

楚南若有深意的瞥了小鬍子一眼,道:「說來聽聽。」

「明日,這座靈水城的城主就會坐專用飛船出發,前往青雲派賀壽,青雲星十八座傳送陣對應著十八座巨城,城主都是青雲派出來的內門弟子,大都是因為此生入太神境無望,自門派中脫離出來掌管城池,成立家族,開枝散葉,後代中若有天賦者,亦會送入青雲派中。」小鬍子道。

「你的意思是我們混入其中,坐城主專用飛船混到青雲派山門中去」楚南問。

小鬍子啪的一聲打了一個響指,道:「沒錯,就是這樣。」

楚南看神經病一樣看著小鬍子,道:「我雖是小地方出來的,但可不傻,你憋蒙我了。」

小鬍子輕哼了一聲,道:「誰蒙你了,我自有辦法,不過,我需要一個幫手,要不然,這種好機會我都恨不得一個人獨享。」

楚南想了想,發現小鬍子可能真是早有準備了,來這靈水城旁的第八傳送站是她決定的,她一開始就算計好了的,自己只是她途中抓的壯丁。

不過,能混到青雲派山門去,還是值得冒險的。

「行,你來安排。」楚南點頭。

「你做了一個英明的決定,現在我們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小鬍子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