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幾人此時正位於一處地勢頗高的高草坡上,草坡四周向下,俱都是一片片茂密的荒野叢林。

一圈山巒,將此地環抱,地勢上形成一個谷地。

東西五十里,南北二十里。

那些山巒,俱都是露著黃白岩石的懸崖峭壁,可以看到數股銀流從山頂墜下,在山根處形成數個深潭,流水匯聚成河,蜿蜒在叢林中穿梭,自西向東,不知流向何處……

群鳥嬉戲,野猿攀躍。

樹林中荊棘灌木叢生,無有一絲人跡。

好一派山野風光。

郭嘉拿出「諸天圖冊」,在地圖上,眾人所在的這個山谷,不過綠豆大小,郭嘉放大數十倍,方才能看清地勢。

幾隻紅色小點正朝著外間不停探索,將探明的位置不斷擴大。

甘寧道:「我與仲康先到一步,令那幾隻戰狼向外探索,先行確認這個山谷是否安全。」

「做得好。」唐恆讚賞一聲。 抬頭比對了一下地圖與四周,唐恆向郭嘉詢問道:「奉孝,下一步該如何行事?」

「掌握形勢,選址紮寨。」郭嘉微微一笑,道:「如果按照行軍打仗的標準,這裡其實就是個好地方。地勢高,岩層厚,四下盡收眼底,水源又在眼前……但敵勢不明,若是把營寨扎在此地,一旦被敵軍圍困,便只有硬拼一途。我們實力不足,不可輕動。」

眾人一聽,齊齊點頭。

郭嘉說的隱晦,但唐恆也聽明白了意思。

現在安營紮寨,就等於把根基定下來了,可萬一周圍有強敵存在,再想跑就不那麼容易了。

「封神榜」上的靈魂能量不足兩萬狼魂,兌換營寨消耗巨大,一旦設立,便不可輕棄,故而在根基的選址上,還是慎重一些比較好。

「全力偵查!」唐恆立時下令。

十頭戰狼,散開竄出。

有這些在山林中行動如飛的野獸探路,不知要比人力容易多少,可惜暫時沒有飛行野獸,否則探查的速度,必然數十倍提高。

唐恆心中不由一動。

行軍打仗,軍情為先。

完全掌握己方和敵人的態勢,無異於處於不敗之地。

身為二十一世紀的現代青年,擁有超出冷兵器時代局限的現代思維,正是唐恆最大的優勢所在。

忍不住仰頭看了看天空,唐恆暗自一笑。

只是「制空權」這個概念,只怕就領先天下人不止一步。

老子要是有顆衛星,還用得著一步一步地去開地圖?

雖然沒有高科技,但老子有「封神榜」,完全可以用仙家手段彌補。

點開「封神榜」的圖錄一頁,在「天兵」下方,唐恆果然找到「異獸」一欄。

只是打開一看,不由得嘆息一聲。

這「異獸」一欄,分為五項,分別是「飛禽」,「走獸」,「鱗甲」,「昆蟲」和「奇類」。

每個條目下面都有一個綠色的進度條,只要獻祭該類靈魂,便可增加解析進度,只要達到滿值,便可解鎖此類條目下的一種生物。

如今也就是「走獸」類的進度條滿值過一次,還自動解析了「戰狼」,其他進度條,距離滿值都差得很遠。

至於唐恆關注的「飛禽」條目,只完成了三分之一,如果完成解析,便可以解鎖一種「飛禽」。

看來下次狩獵,有必要在禽類身上多下些功夫了。

唐恆一聲嘆息,暫時放棄。

幾人暫時在草坡的下風處立起了大帳,狼兵拱衛在帳外,更遠處則是戰狼環繞,這些戰狼,十里以內的任何風吹草動,都逃不出它們的察覺。

大帳之內,趙雲、許褚、甘寧三人,各自吞服一滴「滌天神露」,閉目修行,而他們的神識卻附在偵查的戰狼身上,探查外界行動。

三人中,甘寧天賦異稟,感知能力超群,被他附身的戰狼,探查的範圍三倍於其他戰狼,郭嘉身前的地圖上,探知範圍不斷擴大,甘寧探知的這一側,已經逐漸接近南側群山,到了谷底邊緣。

郭嘉備好紙筆,寫寫畫畫,不時眉頭緊皺,不知記錄著什麼?

唐恆卻是全心修鍊,強化自身實力。

在場所有人中,以他的實力最為薄弱,這次行動,他不但幫不上什麼忙,恐怕還會是眾人的拖累。

這個感覺讓他很不舒服。

自從步入凡境五成內壯之境后,唐恆每日里都突飛猛進地變得強悍,玄氣不停流轉,洗滌身心。

吞服一滴「滌天神露」,唐恆運功緩緩化開。

「滌天神露」可以加快修行速度,洗滌污穢,增強經脈竅穴,壯大提升身體潛能,種種妙用,不勝枚舉……

「滌天神露」一入口中,瞬間融化在舌尖,清冽芬芳快速滌盪全身,稍加運轉,便擴散至全身每一個部位。

從經脈、內臟、骨骼、筋膜,再到血管、肌肉、皮膚……

體內那股暢快的感覺,是說不出的美妙。

【昊天玉皇經】,成就「超神體」,玉脈,金骨,琉璃身。

「滌天神露」的藥力在經脈中流轉,變化,快速催化著這種無窮變化。

待「滌天神露」全部吸收,開始洗滌身心的時候,唐恆倏然持劍而起,來到大帳之外,快速施展唯一的戰技「璇璣爭輝」。

「璇璣爭輝」,以「北斗」二星為名,可以快速突閃七次,而此時的唐恆,勉強能施展一次突閃。

咻——

唐恆消失原地,再現時已是在三米之外,迅快的速度讓劍光在空中劃出一道光線。

唐恆心中一喜。

有此劍法,無論突進殺敵,還是突出逃匿,都要得心應手許多。

為將此劍招運轉純熟,唐恆開始了不懈努力。

咻,咻咻——

帳外林前的不斷穿梭,空中只見一縷光線劃過,手臂粗細的灌木被不斷削斷。

唐恆一口氣練了不下一個時辰,待玄氣耗盡,微微氣喘之際,帳前的林地已經是一片空白。

「滌天神露」至此也洗滌完畢,體內的污穢順著毛孔排出體外,與汗水匯聚,滴滴答答地往下淌著黑水。

「痛快!」

唐恆心中大喜。

「滌天神露」果然不愧是神葯,不但排出身體雜質,修為也上升了一大截。

如果按照現在的速度,再需一個月的時間,便可以突破凡境六成「洗經」之境了。

而許褚和甘寧的加入,也讓唐恆的奇經八脈亮了四條,神化的經脈散發金光,照得體內一片通明。

唐恆從懷中掏出「清玄閣」贈予的令牌,往身上一貼。

玄氣引動法陣,只是「呼」的一聲,體表一陣清風卷過,所有汗水和污穢,頓時破碎化塵,被清風一卷而空,衣衫只是一個鼓盪,便全部消散在空氣之中。

這「清玄閣」不愧千年老字號,隨意出手的令牌,就有「自潔」、「恆溫」和「避塵」,三個不大卻實用的陣法,令人愛不釋手,也難怪會保持千年興盛了。

唐恆收功完畢,這時帳內突然傳出甘寧的一聲驚咦。

「何事?」唐恆掀帳入內。

「有人,呃……」甘寧凝眉深鎖,閉目答話,「不,不能說是……人……」

眾人都是一驚。

莫不是妖族? 「我來助你!」許褚閉目,就要附身就近的戰狼。

「不必。」 豪門閃婚:賀少寵妻上癮 甘寧睜開雙眼,沉聲道:「咬死了。屍體正在拖回的路上。」

大帳內的氣氛驟然緊張。

進入異世界一個多時辰,終於和敵人遭遇了。

「警戒!許褚附身接應。」郭嘉仔細看著地圖,點了點南側山峰的位置,道:「發現土著的是這裡,附近有瀑布水源,極有可能是個族群,立即派戰狼在這一帶巡查,但不能曝露目標。」

「戰狼還沒有這麼高的智慧,我附身一試。」唐恆盤膝坐好,直接閉目,神識一凝,投身向那個方位的一頭戰狼身上。

四爪翻飛,風聲在耳畔呼嘯,密林向兩側不停倒飛。

唐恆化身戰狼,朝著地圖上的位置竄行,一躍跨過五米多遠,凌空在樹榦上一蹬,折射入一側灌木從中,快速穿行。

鼻腔中充斥著泥土和草木的味道,濕氣很重,瀑布的嘩嘩水響,就在前方。

悉悉索索,穿入一片灌木叢,草葉避讓,露出一個巨大的狼頭。

附身戰狼之後,唐恆五感陡然提升,聽覺、嗅覺、視覺,都充滿了不同,整個世界變得多姿多彩。

泥土和花草的香氣,令人舒服。

但到了瀑布近前,濃重的水氣中還回蕩著一股說不出的臭味。

就像是幾十年都不曾洗澡的流浪漢,汗臭的酸味和尿騷味混雜在一起,極為刺鼻。

不自然地打了個噴嚏,唐恆忍著心頭的厭惡,趴伏著身軀,一點點向臭味的來源處蹭去。

到了水源不遠處,透過眼前的灌木叢,唐恆終於見到了臭味的來源。

三個如類人的怪物,正在水潭邊上用椰子一樣的果殼打水。

這三個怪人就像是得了佝僂病的人類,有著細長的胳膊和粗短有力的大腿,巨大的駝背讓它們身形扭曲,面容醜陋宛如麻風病人,土黃色的皮膚上毛髮稀疏,僅在腰間圍了一些簡單獸皮。

不遠處有一張藤蔓編製的大網,網裡面十七八個都是像椰子一樣的果殼。

每當一個果殼裝滿,怪物就用草塞了口,丟入大網之中。

不一會,大網中的果殼便全部裝滿,一個明顯是頭領的怪物,便揮舞著大棒,呼喝另外兩怪,扛起大網,沿著山峰迴轉。

唐恆心思一動,立即遠遠地綴在三怪身後,一路跟隨,到了一座山峰跟前。

這一側的山坡,坡度舒緩,唐恆見到數只怪物在此聚集。

半山腰上,有一個天然形成的洞窟,三個怪物便消失在洞口之中。

唐恆心中篤定,這裡就一定是這群怪物的老巢。

為了稍加探明怪物的數量,唐恆在山峰下,秘密地潛藏起來。

這時,有六七個怪物從另一個側歸來,扛著一隻還在嗷嗷慘叫的巨大野豬,野豬的胸腹間插了一隻長矛,鮮血流淌,不時有怪物上前吸舔。

這群怪物的壯舉頓時引起整個族群的興奮,呼朋喚友的,不一會洞穴前的山坡上,便聚集了不下兩百怪物。

一個個異常興奮,不停地抓撓垂死的野豬,甚至有膽大的,已經扯開野豬肚皮,拽出一截腸子,便大啖不止。

嗷——

一聲巨大的咆哮從洞穴中傳來,隆隆的腳步聲傳來,眾多的怪物頓時一片驚慌。

一隻足有四米多高,粗壯異常的怪物,手持粗大樹榦,緩緩從洞穴中走了出來。

唐恆一見,頓時呆愣。

那個粗壯有若山嶽一般的巨大怪人,光禿禿的腦袋上,只有一隻眼睛,竟是一隻獨眼蠻怪。

與當初重傷前身的獨眼蠻怪一般無二,只是更加高大雄壯,體型大了整整一圈,身上也是傷痕纍纍,填滿了戰鬥痕迹,顯得它更加的粗野。

作為怪族中的強者,獨眼怪族因為食量驚人,故而一向都是獨居,或是幾隻聚居。

一些小型怪族部落,都會贍養幾隻強悍的獨眼蠻怪,以作族群的庇護。

很顯然,這群怪物也有這個癖好。

只不過那隻獨眼蠻王極為兇悍,大手一劃拉,掀飛了幾隻攔路的怪物,扛起那足有千多斤重的野豬,轉身走回了洞穴。

被搶奪了食物的怪物們,跳腳尖嘯,卻是不敢阻攔獨眼蠻王分毫。

吼,庫達喔喔……

狩獵隊中最為強壯的隊長,看來也是這群怪物的首領,站在高處用低沉古怪的音律一陣咆哮,底下的臣民們立即安靜下來。

怪物首領一擺手,兩隻怪物又扛著一個獵物緩緩走來,原本不滿的臣民,立即一陣歡嘯。

而當那隻獵物現身的剎那,遠遠蹲伏觀望的唐恆,立即眉目一縮。

那隻被木杆挑著的獵物,全身碧綠,布滿鱗片,巨大的嘴巴中森齒密布,粗壯的尾巴耷拉在一側,頭骨粉碎,眼球耷拉到了眼眶之外。

重生手記 蜥蜴妖。

與唐恆他們相同,都是入侵此界的外人,也是他們最為慎重的敵人。

唐恆緩緩退出附身狀態,對這群怪物將那隻蜥蜴妖扒皮煮燉的待遇沒有任何興趣。

**********

當唐恆緩緩睜開眼睛,大帳內的地上,已經擺放了同樣一隻長得如同鐘樓怪人般的怪物。

「佝僂怪。」郭嘉將手中的《神洲異獸志》合攏,向眾人解釋:「怪族的一個分支,智力低下,群居,雜食,有吃人傾向,手臂看似纖細,但有著怪族普遍的大力,不容小覷。」

「噁心的東西。」甘寧嘀咕一聲,扇了扇縈繞鼻端的臭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