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幾滴水滴從屋頂上滴落下來,落在了獨孤滅天的臉上,帶來了一絲清涼,獨孤滅天有點詫異地望了望屋頂,敢情,這屋頂還漏水的啊。。

“蓬”,一聲沉悶之極,像是一堆木柴跌落在乾地上的聲音在外屋響起。隨後,“呼呼呼。。”,一個女子氣喘吁吁的,扶着門框艱難地邁着步子走了進來。

這個女子,想必就是救了自己的人了,獨孤滅天定睛望去,仔細打量着這個救了自己一命,還不顧男女之隔,辛辛苦苦照顧了自己幾個月的女子。

這個女子很是年輕,看樣子也就是十七八歲。身穿鵝黃色的合身上衣,恰到好處地把她的完美身材勾勒出來。但是衣服布料看上去很是粗糙,應該是自己手製的土布。

再望上看,那盈盈一握的腰肢,高挺的酥胸,如羊脂玉一樣潔白的瓜子臉,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飄揚的長髮,這少女勻稱秀麗的五官不算很突出,但給人一種清秀柔美的感覺。乍一眼看上去,你會感覺她不是很漂亮,只是看着順眼而已,但是你再看的話,卻會發覺好像她舉手投足間都有一種獨特的神韻,越看就越是覺得這個女子美到了極點。

望着這個好像不食人間煙火的女子,儘管獨孤滅天在煙雨樓見慣了各種各樣的美女,也不由得心裏一聲讚歎,天啊,極品。

這年頭,已經很少見到這種秀外慧中,鍾靈毓秀的女子了,更兼此女眉目如畫,溫順可人,舉止間清清爽爽,卻又柔柔弱弱的很是秀氣,顯然不是無知的山野農婦,最重要的是。。

看她眉目緊鎖,行走間雙腿細密,想必還是一個處女吧。。

“啊呸!你在想什麼來着!”獨孤滅天連忙避開了這個念頭,眼前這個可是自己的救命恩人,瞎想些什麼呢。。

不過。。

那大逆不道的想法,還是在他心裏偷偷地升了起來:“我承認,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我自然會回報她,可是,江湖上好像沒有這個規定,不可以品評救命恩人的吧。。。”

“呼。。呼。。”美少女坐在了棱角分明的凳子上,那個滿不在乎的樣子,看得獨孤滅天眼角一陣抽搐,這麼粗糙的凳子,她的屁股,不會疼啊。。

“天啊,累死我了。。”美少女用手作扇子,拼命地爲自己扇涼,最後更是不停地鼓盪着衣服爲自己扇風。

“聽,多麼柔美的聲音,多麼美麗的舉止,多麼白的皮膚,多麼大的胸。。。”獨孤滅天滿臉通紅,轉過了頭去,那個美少女大大咧咧的扇着風,卻是把自己的酥胸,都露出了一小部分。。

美少女喘了幾口粗氣,冷不丁的,看到了獨孤滅天那睜得銅鑼一般的溜圓雙眼,以及他那怪怪的通紅臉頰。

“哇。。老天保佑啊,你可終於醒了。”美少女陡地撲了過來,捏捏獨孤滅天的臉,敲敲獨孤滅天的手腳,拍了拍獨孤滅天的胸膛,笑了起來:“活了,活了,我都等了三個月了。。”

“嗯,三個月?”獨孤滅天張開口,正想問話,那個美少女一手封住了他的嘴脣,一絲蘭薰桂馥的香氣幽幽的從她的纖纖素手間散發了開來,獨孤滅天下意識地,嗅了一嗅,嗯。。好香啊。。

美少女對着獨孤滅天溫柔一笑,熟稔地幫獨孤滅天換藥起來,清涼如水,柔美如花,淡雅如蘭地開口了:“你丫,換藥了,還是亂動,比小勝不聽話的多了,對了,你怎麼傷得這麼重的,上次你發狠的樣子很嚇人啊。。。”

獨孤滅天怔怔地望着這個近在咫尺的清麗脫俗的女子,聞着她身上幽蘭似的淡雅芬芳,聽着她那嘰嘰喳喳的,很是好聽的聲音,心裏溫柔地流過一絲暖流,自己,好像,很是喜歡現在這個狀況呢。。

(奔了一整天,纔算把合同寄出去了,忙得要死,這還沒吃晚飯呢,就忙着開始打點文字上傳了。

累啊。。小豬的最後一點豬油都被榨了個乾乾淨淨。。洗個澡,吃飯去,還掙扎地有最後一分力的話,晚上會上傳第三章的,呵呵,小豬不是食言之人。。) 山間不知時日過,一轉眼間,又已經過了一個月了。

獨孤滅天斜斜地躺在牀上,艱難地翻轉着身子,給自己的後背換了最後一些藥,現在他的傷勢還是很嚴重,但是,給自己敷藥吃飯擦身之類的,倒也不用麻煩秋小寂了。

想起自己昏迷的時候,一直都是秋小寂幫不避男女之嫌,幫自己換藥,擦拭身體,獨孤滅天心裏流過一絲溫熱的暖流,很古怪的,好像傷口都不那麼疼了。

那個救了獨孤滅天,幾次讓獨孤滅天的哈喇子都流下來了的,就是秋小寂了。

從秋小寂的檀口述說中,獨孤滅天知道了,這個秋小寂,與她的父親一起居住在這個深山裏面。

秋小寂的家裏本來是醫學世家,她祖父更是京城首屈一指的大名醫,卻是被奸人所害,幸好有高人相助,全家只剩下他們兩父女,背井離鄉來到這個深山窩裏,過起了與世隔離的世外桃源的生活。

出乎獨孤滅天意料的,那個秋小寂口中的“高人”,卻是一個只有二十來歲的弱冠男子。。

但,就是這麼一個弱冠男子,在她全家上下全部被殺害,自己也和幾個丫鬟被遣送到揚州妓院做歌妓的時候,贖了她們出來,聽了小寂的哭訴後,還很是古道熱腸地去刑場救了她的父親出來。

但,除了她的父親外,她的其他家人都已經。。

因爲沒有錢賄賂,她的父親在大牢裏被殘忍的牢頭折磨得不成人形了,到這個深山窩裏後,囑咐了幾句話,把秋小寂託付給那個弱冠男子,也就是鎮遠鏢局的鏢手“王長遠”後,撒手歸西了。

但,這個小寂卻對那個“王長遠”王大哥只有崇敬之情,沒有絲毫的男女愛戀感覺。那個小寂口中的“王大哥”倒也是個漢子,也沒逼迫什麼,只是一年回來幾天,把從鏢局轉來的銀兩交給她,讓她去購置生活用品。

好幾次,小寂都受不了自己良心的折磨要嫁給他了,但是,這個“王大哥”總是微笑着望着她,搖搖頭拒絕了,因爲他知道她並不愛他。

連獨孤滅天自己都沒有發覺,自己什麼時候,竟然把“小寂”這個很是親切的名字,在心裏念得這麼順暢了。。

人畢竟是羣居動物,興許是太久沒見人了吧,秋小寂對獨孤滅天很是照顧,也沒問他太多的事情,每天很是殷勤地爲他煮飯更衣,洗涮換藥,讓沒有受過別人多少恩惠的獨孤滅天大爲不安。

小寂。。

獨孤滅天再次輕輕默唸着這個名字,他平生沒有受過任何人恩惠,滴水之恩,自當涌泉相報,他日後,必定以十倍百倍回報這個名叫秋小寂的姑娘。

不過。。

獨孤滅天苦笑一聲,這半個月來他苦笑的次數,恐怕比以前十九年苦笑的次數加起來都還要多。

自己還自身難保,丹田嚴重受創,渾身經脈骨骼盡碎,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傷勢一個惡化就去見閻王爺了,還報答,哈。。。

日月如梭,三個月後。。

在柺杖的幫助下,獨孤滅天已經能慢步行走了。

秋小寂的家學淵博,特別是她祖父的醫術在京城也是首屈一指,在她的悉心幫助下,獨孤滅天的傷勢沒有再繼續惡化了,漸漸地,已經有了些許的好轉。

不久前,獨孤滅天更是發覺,自己的身體又恢復了點力氣,儘管還幫不了秋小寂幹什麼重活,但傳遞東西,煮飯做菜的事情,他卻是還能做的。

獨孤滅天一向只習慣抽劍殺人,他從來沒有想過會有那麼一天,自己拿起勺子煮菜,拿起木盆淘米做飯的情景,這些廚房中的雜事,在他的心裏看來,這本就是婦孺所做之事。

但,就在這些繁瑣的“婦孺之事”中,獨孤滅天慢慢地發覺,這煮飯做菜,也沒有他想象中的那麼簡單,它的每一個細節,每一火候,都極有學問。

舉一個例子吧,就連最普通的豬肉,都有煎炒烹炸等不同做法,更何況不同的菜式需要用不同的火候與方法,再加上調料的搭配,獨孤滅天有時候甚至覺得,這個煮菜,好像比他學天絕劍法還要來得困難。

偶爾,在他正在笨手笨腳地煮着菜的時候,秋小寂從外面提着柴米進來,兩人相視一笑,滿是相濡以沫的溫馨。

恍恍惚惚間,獨孤滅天有一種錯覺,自己就像是一個山野農夫,在跟自己的妻子琴瑟和諧地,過着相濡以沫,相親相愛的生活。

簡簡單單的生活,簡簡單單的快樂,每天坐看日出日落,閒聽鳥叫蟲鳴,獨孤滅天已經快要忘了,自己是一個鐵血的劍客,一個無情的殺手。

他,內心深處最嚮往的,或許就是這種沒有廝殺,沒有仇怨,沒有猜忌,沒有誤會,有的只是內心的平靜與安逸的生活吧。。

或許,這是獨孤滅天這一輩子過得最開心,最愜意的一段日子。

可是,一切終將要過去,秋小寂並不是他的妻子,他的兄弟蕭子涵還下落未明,八月十五月圓之夜,在聖母峯頂還有一場決鬥等着他。

何況,對於秋小寂,獨孤滅天漸漸覺得自己的態度好像有點不妙了。

秋小寂是他的救命恩人,他現在身上所穿,口中所食都是她口中的“王大哥”,並很可能是她未來的丈夫一年到頭四處奔波,辛辛苦苦跑鏢轉來的血汗錢,這一切他都知道。

可是,他還是不能控制自己。

他愈來愈想聽到秋小寂的聲音,愈來愈想看到秋小寂的身影,他知道自己很無恥,知道自己很賤格,可是你怎麼叫至情至性的他,剋制自己平生第一次純真的感情?

每次她上山去打柴或者下山去買米,獨孤滅天都是盯着屋頂發愣,默默地計算着她回來的時間,若是秋小寂回來得晚了一點,獨孤滅天就跑到房門前,怔怔地盯着她離去的那條路,盼望着那個俏麗的身影出現。

他不是第一次接觸女人,在煙雨樓,他與無數女人親熱過無數次,可每一次都是提起褲子就忘,從來沒有一次,像是這樣牽腸掛肚,欲罷不能。

無數次夜深人靜的時候,獨孤滅天抽着自己的耳光,反覆地罵自己禽獸不如不知羞恥,可是一看到秋小寂的身影,他就忘了所有的後悔與剛決定下來的決心,就那麼呆呆地看着她,怔怔地想着她,默默地在心裏呼喚着她的名字。

他知道,自己這次,是真的動了情了。 獨孤滅天與秋小寂的事情,愈來愈顯得曖昧,就在獨孤滅天體內天人交戰,痛不欲生的時候,出於女人特有的第六感,秋小寂察覺到了獨孤滅天的心思。

有事沒事,秋小寂也總是避開着獨孤滅天,相互扶持的兩人,一下子生分了許多。

獨孤滅天知道秋小寂在躲着他,他無數次惱悔地抽着自己的耳光,罵自己不知羞恥、罵自己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但,本來還魂斷神傷的獨孤滅天,心裏卻很是古怪地順暢了不少。

要知道,如果,秋小寂也是對他欲拒還迎依依不捨的話,他會比現在更加痛苦更加不知所措,自己吃着別人的飯,穿着別人的衣服,卻想去染指別人的“準娘子”,這是街頭偷人錢包打人悶棍的小混混流氓都不屑於去幹的事情。

秋小寂暗中表示了拒絕後,獨孤滅天突然覺得,這感情,也不是那麼難以控制了。

遙望着天際那絢麗多變的黃昏,思忖了良久,獨孤滅天長長吐出了一口氣,付出與捨得,永遠都比擁有更爲珍貴。

我既然喜歡她,那麼,與其爲了自己的私慾讓她難堪,倒不如讓她幸福快樂。

獨孤滅天,本就是一個落魄江湖的浪子,刀尖下打滾的殺手,愛情這種東西,對於他來說,或許,實在是太奢侈了。

草菅人命的殺手與他人的“準娘子”?這是一段很是荒謬的感情,就讓時間慢慢沖淡它好了。

身體漸漸好轉,又過了一段時間後,獨孤滅天已經能幫秋小寂幹一些重活了,這些重活雜活,獨孤滅天在秋小寂的指點下,卻也是幹得津津有味。

這些砍柴劈柴等等雜活,倒也不像他想象的那樣純粹靠蠻力就行了,偶爾,他還能從中領悟一點武道的東西,儘管他已經武功盡毀不能演練一番,但在腦海裏模擬了一會兒這些領悟的威力後,他還是興奮得手舞足蹈。

武道,本就來源於生活,不過是演化而成具體的刀劍槍棍等招數而已,武道的意境,在平靜的生活中,更容易讓獨孤滅天琢磨得更加清楚明瞭。隱隱然,在心境上,獨孤滅天的境界往心境中期一點一點地邁進了。

不過,對於現在的獨孤滅天來說,更重要的是,乾重活很耗體力,消耗體力的活,就沒多大空閒讓他去亂想些一些不該想的事情。譬如,秋小寂。。。

今天,這個不該亂想的人,正在大院裏大大咧咧地擺好了一根木柴,準備幫秋小寂劈柴呢,不過他用的並不是秋小寂的柴刀,而是自己的魚腸劍。

那把柴刀其鈍無比,獨孤滅天磨了很久也還是不盡如人意,他索性拿出了魚腸劍來劈柴了。

但,獨孤滅天有點莫名的諷刺感覺,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有這麼一天,拿着上古神劍魚腸去劈木柴。

從柴堆中抽出一根柴,豎直襬放在地上,獨孤滅天提起了魚腸劍,自然而然地擺出了平常應敵的姿態。

凝心靜氣,摒棄心裏的一切雜念,獨孤滅天在握到了魚腸劍的瞬息間,已然是精神煥發,瞬間進入了真正的武者應該有的“靜”界。

但,他將魚腸劍對準了木柴,想要劈下去,卻又有點遲疑,在他的眼中,也閃現出了一種很是奇怪的感覺,這塊柴,不像柴啊。。

一個山野農夫,只要有一點力氣,有一點技巧,照着柴的紋路,筆直地一刀砍下去就可以了,憑着魚腸的鋒銳,就算一塊一塊把它切成碎片也是極其簡單的事情。但。。

在獨孤滅天的眼裏,自己握到了魚腸劍的一瞬間,這根柴就已經不是簡單的一根柴了,這更像是一個舉世無雙的劍客所使出的一招舉世無雙的劍法,在那裏靜靜地等待着他去破解。

一根柴就是一根柴,怎麼會變成了劍招?

獨孤滅天畢竟是獨孤滅天滅天,他重傷失去的是真元,並不是眼力,更不是智力。

在這段日子平淡的生活中,獨孤滅天愈來愈覺得,生活本就與武道相通,某些自己在招式或者真元的運行下想不明白的事情,都可以在生活中得到啓發,舉一反三,現在,這塊柴也是如此。

獨孤滅天鋒利如刀的雙眸,掠過柴的每一個細微的部位,他的雙眼就如最精密的掃描儀一般,將木塊所有資料都掃描下來,儲存下來,再傳送給他那敏捷的大腦去處理。

那根柴的每一條紋路的交錯,每一段木材的乾溼程度與木料本身材質的不同,都會讓長劍在劈下的時候,導致劈出來的痕跡有些許細微的改變,即使鋒銳如魚腸劍,也會受到這些事物的干擾,不能例外。

而這塊木柴,紋路千轉百結,材料的乾溼程度等更是複雜不已,要一劍將它真正完完整整地分爲兩半,談何容易。

獨孤滅天此刻已忘了,自己只是在幫秋小寂劈柴而已,他的所有精神與力量,都已集中到手中的魚腸與觀測木柴當中,思索着,那完美的,可以將木柴一劍分爲兩半的一擊。

魚腸劍甫一握到手中,獨孤滅天就有一種如魚得水般的自如,從一個山野農夫脫胎成了一流的劍客,劍,早已成爲他的生命裏,他的靈魂當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就算有一天,獨孤滅天忘了自己,忘記了蕭子涵,也必定忘不了劍,劍,早已存在他的心中,已成爲他的生命中不可磨滅的烙印。

獨孤滅天不斷地圍繞着木柴走動着,腳步輕靈沉穩,如鷹般矯健卻又很是沉穩,他在揣測着,每一擊的每一種力道,每一個方位,以求擊出心中最完美的一擊。

良久。。獨孤滅天還是不能找到最完美的一擊,他的眼神已經放出了耀眼的光芒,有意思,縱使玄妙多變如地滅劍法,他也覺得沒有這麼難以破解。

驀地,苦苦思索着破解之法的獨孤滅天腦子裏,一絲靈光閃過,就在某一個微妙的方位,配合着魚腸劍微妙的位置與自己調整好呼吸後,恰到其處的力道。他眼中興奮的光芒一閃,現在,他已找到了最佳的位置與力道,循着心裏的靈感,獨孤滅天將魚腸劍歪歪斜斜地,源着一個詭異的痕跡向木柴劈去。

這把魚腸劍,看上去似乎是筆直地向着木柴的中間劈去,可在瞬息間,又好像變成了數十把長劍,同時從無數個方向向木柴進攻,兼顧好了木塊每一個細微的部位對魚腸劍的影響,魚腸劍與木塊的摩擦,達到了完美的毫無破綻。

獨孤滅天練了十幾年的劍法,從來沒有看過,甚至沒有想過,會有這麼詭異的劍路,這麼玄奧的劍招。

“哐當,”木柴應聲倒地,分爲真真正正完美無缺的兩部分,無論體積,質量,甚至乾溼程度兩塊木柴都是絕對的相同,即使你拿着秤桿來秤,亦或用最精密的儀器來計算體積,用最準確的儀器切割,都沒辦法做到這一點。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現在,獨孤滅天怔怔地站在當地,不可置信地望着這完美無缺地分成了兩半的木塊,簡直不敢相信,這妙手天成的一劍,是他自己劈出去的,這更像是冥冥中,有通曉一切的鬼神,藉助他的手而施出的玄奧神招。

普天之下,古往今來,從來沒有一個人,從來沒有一把劍能做到這個效果。

一個嶄新的境界,已然展現在了獨孤滅天的眼前,這不是人境,也不是天境,或許,這應該叫道。

掌握萬物相生相剋,有始有終的那種道。 霸愛首席寵嬌妻 獨孤滅天的眼前,突然出現了種種幻像,那花開花落,緣起緣滅,生老病死,所有鮮活的流動着的生命,都在他面前閃動着,闡述着那一種玄奧的“道”。

亙古至今,掌控萬物的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