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幾番打鬥之下,庫神的實力確實不算是太強大,只有半仙的實力,當然秦飛也明白這不是庫神的本身,實力其實也沒有多強大,要是遇到庫神的本尊,就算是白素貞來了也是白搭。

不過雖然已經眼看這庫神落敗那是必然的時候,可是秦飛卻在這個時候丟出了一張符紙。

「六丁六甲!」

「什麼?」

十二位尊神一出,首先驚訝的確實小青,作為一個妖族,即便修鍊以至地仙,可是面對最純正的神仙,還是十二位正神,即便只是分身,那實力也絕對不是小青可以面對的,小青當然驚訝。

不過出乎意料之外的是這十二位尊神卻沒有對小青出手,反而出手攔住了庫神。

「你們幹嘛?」

庫神一愣,他沒有想到自己回被六丁六甲所攻擊,原本他還高興,畢竟他已經有落敗的趨勢了,這要是打下去丟臉的只能是他了,他可不會懷疑這小妖能夠殺了他,作為神仙,他們和妖族之間的關係既相生,也相剋,但卻沒有那一個小妖敢殺神,哪怕只是一個分身而已,除非她想要被漫天的神佛追殺,可惜她還沒有這樣的本事。

只是這六丁六甲作為正神,一般只能是道家,或者佛家的人能召喚出來,但無疑他們只會被自己這一方所召喚出來,而且同為道友,即便是分身,他們也不可能攻擊自己才對。

「你們先走!」

秦飛的從黑暗當中走了出來,露出了自己的臉。

「多謝!我們走!」

小青看了秦一眼,然後便帶著五鬼離開,不管如何神仙打架,她這個小妖還是能躲多遠,就躲多遠,這些人不是他能夠惹得起的。

「你可知道你剛才幹了什麼?」

庫神一臉煞氣的看著秦飛,他實在想不通這個人為什麼要幫助剛才那個小妖,而且從實力上來看,能召喚六丁六甲絕對不是凡人,這樣的人至少也是天師級別的高手,可這樣的為什麼會幫小妖他就不解了,天師和妖族不是永遠的敵人嗎?

別的人或許不是很清楚,但是作為天庭正神,他很清楚所謂的天師就是天庭御賜的官職,專門用來抓妖的。

「哎呀!臉色不用那麼難看嘛!一隻小妖而已,放過也就放過了。」

秦飛當然不可能跟這位庫神說,老子就是為了幫助小青才出現的,雖然知道你打不過他,卻還要在小青面前露個臉,結個善緣。

「哼!你可知道你若是放過這樣的小妖,上報天庭你會是什麼樣的罪過?」庫神十分不滿秦飛。

而秦飛也有些不滿整個庫神,裝什麼大尾巴狼,不就是一個庫神而已,連門神都不如,還連只小妖都打不過,不過就是因為是天庭正神,想要在一個凡人面前裝一波而已,要是真的遇到天師,還是像張道陵那種級別的天師,連閻王都不敢找他的麻煩,這樣的小神也敢裝,等天師成仙之後,估計還指不定要多跪舔了。

「哎呀!您這就有所不知了,這小妖雖然看清來很平凡,可是你知道他的背後都是誰嗎?」

「是誰也不能放過!」庫神衣服公事公辦的樣子。

「是嗎?這個小妖的身後可是白素貞,一條修鍊了一千多年的蛇妖,眼看就要化蛟的白蛇,不說她化沒有化蛟,就說他現在地仙巔峰的實力,你能打敗他嗎?」

「哼!那又如何?妖就是妖!」

庫神還是一副死樣子,不了解他的人還真就信了這b一定是一個很好的大神,其實就是一個屁,在原著當中,這b眼看就要打不過小青了,居然說庫銀本就不關他的事情,所以就放小青走了,虎誰了?秦飛也不是那種白痴,論法術秦飛或許是差了一點白素貞,但是論實力,誰輸輸贏還不一定了,就眼前這b要不是因為他是天庭公務人員,秦飛怕惹上不該惹的人,分分鐘讓他做人。

「那!這話可是你說的!這白素貞可是被觀音菩薩關注的人,先說好,抓我是能抓的,不過大神真的要我去抓嗎?」

秦飛眉頭一挑,饒有興趣的看了一眼這個庫神。

「原來如此!既然是觀音菩薩關照的人,那這件事情就算了,你也不用去抓她了,觀音菩薩一定是有事安排!不要去搗亂!我就先走了!」說完這庫神就帶著手下的人就消失了。

「哼!你倒是繼續裝啊?都不知道這裝b貨是怎麼成仙的?不過也是,這b那麼能裝所以才只能混混庫神,連門神的級別都算不上,最多也就是土地級別,呸!土地級別都高看他了,人家土地可是天授的神仙,是能入封神榜的級別,這丫算是哪兒出來的玩意啊!」

看著庫神消失的方向,秦飛一臉的鄙視。

這b玩意不過就是在自己面前刷一波存在感而已,他的地位最多也就算是最底層的那種神仙而已,只要是神仙都可以欺負的那種,所以秦飛是一點都沒有放在眼裡,要不是秦飛怕這貨把事情告上天庭,秦飛非得打的這貨叫媽媽不可。

「說起來還真是鬱悶啊!這我要一邊在小青這邊刷存在感,一邊還要注意別惹上腦袋上的大神,這樣真的好嗎?」

秦飛一臉苦相,現在白素貞最大的敵人還沒有出來,秦飛自然幫不上太多的忙,所以只能用這樣的方式先刷刷存在感,等以後接觸的時候就沒有那麼難了,可是這樣的接觸方式讓秦飛頭疼的很,天知道要到什麼時候他才能正式的接觸小青,讓小青跟自己走,而且還必須在她成仙之前完成,不然都成仙了估計也不會跟著自己走了!

「糾結啊!」 雖然有了秦飛加入這個小插曲,可是事情還是按照該發展的故事往小發展,因為庫銀上的特殊記號,將庫銀帶回家的許仙還是被自己的姐夫發現了,無腦的縣令瞎貓碰上死耗子就這樣將許仙給抓了起來,最終還是被判流放姑蘇三年。

不過這發配姑蘇跟放出去旅遊沒有什麼大的區別,上有天堂,下有蘇杭嘛!所以這故事還得繼續下去,秦飛也只能慢慢的姑蘇找了一個地方安頓下來等待著接下來的故事。

秦飛能有錢安頓下來自然不是靠著白素貞那樣的手段,而是利用錢搞來的,當然這和小青的手段就差別很大了,隨便找一家有頭有臉的黑商,隨便威脅一下,幾千兩到手,對於秦飛來說輕而易舉的事情。

不過在旁邊盯著許仙和白素貞那也是十分煎熬的一件事情,畢竟兩人甜到齁的愛情故事,和動不動就飆歌著實讓秦飛難受,秦飛自己還是一隻單身狗來著。

當然虐著虐著,秦飛也就習慣了這樣的事情,很快又一個反派登場了,要說起這個反派秦飛還是很期待的,作為這個故事當中的小反派,這蛤蟆精貢獻了不少的壞事,而這些壞事無疑就是秦飛接近小青的最好機會。

這蛤蟆精貢獻的第一件壞事自然就是在井水當中下毒,讓姑蘇城的人都來買他的葯,當然最後的結果無疑就是成全了許仙讓許仙的藥鋪一戰成名了,當然也就是許仙找了一條白蛇當老婆,才會有這樣的結果。

說起來秦飛還是挺佩服這許仙的,畢竟是敢幹蛇的男人,天下有幾人能做到。

話歸正傳,假道士的放毒的事情被白素貞這樣一搞,事情就這樣敗露了出來,自己的解藥也被掉包,惱羞成怒之下,他便將小青給約戰出來,這假道士也是認識白素貞的,自然做到白素貞的厲害,他不敢招惹白素貞,但是卻想要發泄一下心中的憤怒,於是就找上了小青。

而這個時候正是秦飛一直等待的機會,當兩人打鬥起來的時候,秦飛又是一張符紙扔了出去,仍然是六丁六甲,打架這種事情很多的時候亮身份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畢竟有點獨門的東西,很多人光是看見了就會走,這也是電視劇和小說常有的套路,不過秦飛可不是這樣的作用,嚇人什麼的秦飛從來都沒有想過,自然是為了在小青面前留下深刻的印象,秦飛才會這樣做。

「什麼?你是什麼人?能喚六丁六甲,你也是道門中人,是哪家的人,我乃茅山道士。」

看到六丁六甲出現,假道士快速的後退拉開了距離,然後報出了自己的家門,以為這樣就能躲過去,可惜他的身份秦飛早就已經知道,即便不知道,秦飛也嫩利用系統知道,所以這人根本騙不了秦飛,就算是能騙得了秦飛,秦飛自然也不會在乎,只要能獵到小青,秦飛可不在乎做點什麼事情出來。

「茅山道士?呵呵!說起來你可能不信,我和毛小方挺熟的!」吹牛而已,誰不會啊!

「是你?」

小青一眼就認出了秦飛就是那天幫助他的人。

「小蛇妖!不擋著我辦事哦?」

秦飛假裝傲嬌了一波,雖然小青是他的目標,可是秦飛也清楚,現在這個時候可不是他獻殷勤的時候,怎麼也得等到他們熟悉了才行,所以現在最好的方式就是裝一波,等以後再說。

「誰小了?我比大好不好!」

小青頗為不滿,妖族修成人形本就是很難的事情,所以一隻修成人形的大妖,至少都是五百年以上的歲數,這樣的歲數還小,那就沒有年紀大了。

「那要不要比比誰的年紀大了?」

秦飛示意了一下自己的六丁六甲,其中的六丁全部看了一眼小青,直接就讓小青閉嘴了,畢竟是正神啊!那個假道士正是害怕才退出去那麼遠。

看著小青的反應,秦飛微微一笑,要的就是這個,說上第一句話就是一個好的開始,那麼接下來就是這個癩蛤蟆了!

「哼!無恥!今日竟敢請人幫忙?我們來人再戰!」

可當秦飛一回頭的時候,這癩蛤蟆已經不見了人影。

而秦飛也是心中一喜,正好不用動手,畢竟自己的實力挺強的,還在考慮用什麼樣的辦法來放了這個人,畢竟秦飛也就遭過放水這種滋味的難受之處,可這蛤蟆精挺機智的,一下子就跑了,秦飛也就不用動手,高興還來不及了。

「你看!你知道我追這蛤蟆精多久了嗎?」秦飛歪頭一臉不爽的看著小青。

蛤蟆精的逃跑,正好讓秦飛抓住了和小青結緣的機會,雖然臉上是不爽,可是內心已經笑的像一個兩百斤的胖子了。

「喂!你這還怪我啊!是你自己的實力不行……」

「恩?」

秦飛斜眼一看,小青又閉上了嘴,六丁六甲就在旁邊,她敢動個屁啊!

「小青!你沒事吧!」

就在這個時候白素貞也趕了過來,不過卻十分小心的防備著秦飛,白素貞的實力高超,一眼就看出了秦飛的不簡單,六丁六甲更是所有妖族的剋星,她不防備才怪。

「白素貞你也來了!正好你在這!管好你這小妹妹,別給我添亂,不然就算是觀音菩薩的面子我也不給的哦!」

裝b完成的秦飛也沒有絲毫的停留,轉眼就消失在了兩人面前。

「姐姐!這是誰啊?」

小青嘟著嘴巴,感覺自己受到了委屈。

「我也不認識這個人,不過能讓六丁六甲跟著的人,自然是不簡單的人物,而且他似乎還知道觀音菩薩對我的諸多關照,這個人我們惹不起,以後遇到他的時候小心一點。」

白素貞自然是不知道秦飛,但是秦飛的表現和實力卻讓她不得不小心秦飛,這樣的人就算不是神仙也是他們惹不起的人物。

「哦!」

小青點了點頭,但是和秦飛兩次的相遇,她已經記住了秦飛,想忘掉都難。 和小青分別之後,秦飛沒有立即離開,而是跟上了假道士王道靈,這一次被小青和白素貞給搞了一波,王道靈自然不會甘心,秦飛也只是跟著他想要看他幹什麼而已,至於搞事情!秦飛怕是巴不得王道靈搞點事情出來才好了!

「玄天老祖!弟子王道靈除妖心切!就賜我三道降妖靈符吧!」

王道靈十分虔誠的開壇做法想要得到玄天老祖的幫助,而秦飛則是饒有興趣的看著這個王道靈玩出的花樣。

秦飛同樣學了道家的法術,而且還是張道陵的親傳法術,可是隨著歷史的變遷,法術也是在進化,就比如現在這個求靈符的事情,秦飛就從來沒有看見過,不過這樣的法術對於秦飛來說也就是那麼回事,說來說去,求別人辦事,那都不是自己的力量,只有自己的力量才是王道。

「噼啪!」

不過讓人意外的事情,秦飛看著王道靈求了一整天,這老天爺都沒有理會他,可是在剛才卻突然有了變化,從天降下了三道炸雷!也送下了三道靈符。

「呦呵!還挺有意思啊!就是不知道這三道靈符的威力如何了!」

看著三道靈符,秦飛從上面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力量,這樣的靈符估計沒有點實力的人根本寫不出來,若是天賜那就更加的稀奇了。

流年已盡,愛未涼 秦飛這在旁邊看著的人,都知道這三道靈符的威力,這求的人本來就沒有高的實力,自然更加的興奮異常,當然秦飛也興奮異樣,秦飛最怕的就是每天看著白素貞和許仙秀恩愛,這秀恩愛也就算了,還時不時的飆歌!這就難受了!

現在有人搞事情,秦飛自然是高興的不得了,有事情做那就是好事情,說不定秦飛可以更快的將小青給獵回去也說不定。

當然這只是秦飛幻想而已,他也很清楚,小青哪能是那麼容易就忽悠回去的,那條小蛇可是精明的很,秦飛可是已經做好了大戰好幾年的準備,不過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

得到了三道靈符的王道靈很快就盯上了許仙,這傢伙明知道自己不是小青和白素貞的對手,也知道不能硬扛,用了迂迴戰術,將目標瞄準了許仙。

不得不說他的選擇十分的正確,這許仙簡直不是一般的好忽悠,隨便幾句話便將他手上的靈符給了許仙,許仙雖然有些疑惑,但是也將符紙給買了下來,讓在一邊看著的秦飛一陣搖頭。

都說電視劇的男豬腳一般智商都不怎麼在線,這話秦飛是信的,也不是誰都是聰明人,有心騙無心秦飛覺得這樣十分的正常,但是就說這許仙的智商,完全是負數那也是沒有誰了,三十兩銀子買三張符紙,還是他本不想買,被忽悠買的,秦飛都不知道這許仙腦子裡面裝的到底是什麼?就算是要這三張符紙,至少不花錢才對吧!這真的不是傻,說許仙傻都是在侮辱傻這詞。

不過這秦飛對於許仙的傻雖然有意見,但是卻沒有絲毫阻止的意思,本來他就是想要讓小青和白素貞有麻煩,這要是阻止了還有什麼意思了?再說了要不是許仙傻,或許就沒有後面的事情,也就是遇到了白素貞這種更傻的人,不然秦飛都不知道許仙會不會專門克自己的妻子咯,天煞孤星命?

不過這些都跟秦飛沒有絲毫的關係,因為許仙這二傻子拿著靈符回家之後,居然真的開始使用了,霎時間天上雷雲密布,似乎開始有著下雨的節奏。

不過這都是在普通人眼裡的事情,但是這妖族身上,這無疑就是大災難的降臨,妖族修仙本就難,還要歷經各種各樣的劫難,這其中危險的就是這雷劫了,可以說是天下妖族的剋星,除非成仙,不然這雷劫絕對是一道催命符。

白素貞的道行高深,對於這樣的雷劫她沒有在怕的,可是小青不同,小青初入地仙境,實力根本不穩,更不用說面對這樣的雷劫,這樣的雷劫對於她來說簡直要命。

白素貞也知道這一點,所以當看到這天地變化的時候,便叫小青躲到了深山當中,至於白素貞她自然是有辦法對付的,畢竟白素貞的身後有人,這沒有一點危險,不過白素貞有沒有危險,對於秦飛來說一點都不重要,既然目標是小青,秦飛的專註力自然就在小青的身上,要是有機會秦飛說不定還希望白素貞死了,這樣秦飛就有更大的機會獵到小青了。

不過這樣的事情秦飛也就是想想而已,兩人姐妹情深,白素貞被關在雷峰塔之後,小青尚且沒有離他而去,想盡辦法想要救下白素貞,更不用說真出現什麼意外,所以啊!秦飛自己還是慢慢玩的好,不然容易玩脫了。

小青離開之後,秦飛就悄悄的跟著小青上了山,不過秦飛沒有立刻現身,而是需要找准機會才上山,所以秦飛就在一旁看著。

這樣的等待也沒有讓秦飛等多久,很快這天地便開始變色了,漫天的烏雲密布,好像就要下大雨一樣,可是只有修鍊的人才知道,這漫天的烏雲可不只是下雨那麼簡單,其中更是蘊含著強大的力量,甚至在雲層當中還隱藏著好幾個大神,實力幾乎都在地仙之上。

修仙修仙有時候修的可不只是實力,很多人即便沒有實力在天庭的地位都是很高的,地仙境不過是成仙的最低實力條件而已,不過即便是地仙境的實力,畢竟是得到天地認可的實力,甚至還有天地力量的加持,對付一般的妖怪那是綽綽有餘,這樣的力量即便妖族的實力強大,甚至比很多的神仙還要強大,但是他們也沒有挑戰這些神仙的實力。

或許也只有像白素貞這樣,已經快要成仙的人,或者身上已經擁有仙氣的妖族才能抵抗這樣的力量,所以說像小青這樣的,在聽到打雷神之後,就已經嚇到不行了。 當然這些還遠遠不止,這些雷聲夾雜的天地力量,沒劈成一道閃電,發出一道雷聲,都好像在這些小妖的神魂上割了一刀一樣,疼苦不堪。

「啊!啊!啊!」

小青藏在山洞當中疼苦的大叫,也就是她的修為還不錯,不然這樣的力量足以讓小妖魂飛魄散,還好這樣的雷不是針對小青,小青只是因為沾染了白素貞的氣息受到了牽連,不然這附近的妖族估計要死一大片了,上天雖然以萬物為芻狗,可也有好生之德留有一線的生機,所以這樣的力量真正殺的妖族卻很少。、

聽到小青這個樣子叫,秦飛自然清楚是時候站出來了。

「啊!啊!啊!你叫給沒完了!煩不煩啊!這山上也不是你一個人的山上,難道你就不能安靜一點嗎?」

秦飛的聲音在洞中響起,然後只見秦飛伸了一個懶腰,然後一幅才剛睡醒的樣子走了出來。

「你怎麼會在這裡?」

看到這個熟悉的陌生人小青十分的意外。

「咦!我的頭不疼了?」

不過剛才還頭疼難忍的小青,轉瞬之間就沒有了一地那疼苦,山洞外不管多大的雷聲,好像都對他沒有絲毫的影響,只是覺得聲音有點大而已。

「怎麼會這樣?難道是你?」

小青當然知道外面的雷聲有多麼的可能,甚至也知道自己對這樣的力量是多麼的無力,正是知道這一點,對於這樣的雷聲她是有多麼的有心無力,即便是想要幫助自己的姐姐也幫不上什麼忙,反倒是有些累贅,所以才會躲在山洞裡來,甚至在山洞裡她都沒有覺得多安全,現在突然變的如此的安全也只能是眼前的這個人了。

「你以為了?好好的偷個懶,還被人吵,你說煩不煩啊!現在你可以安靜的讓我休息一會了吧!」秦飛裝出一臉的不耐煩。

阻止這樣的雷聲對於秦飛來說並沒有什麼難度,秦飛的實力雖然沒有到達天仙境,可是秦飛會的那些法術可都是老天爺教給張道陵的,這樣的法術真的運用的好,對付一般的天仙都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

「多謝神仙!多謝神仙!」

小青喜上眉梢,她知道眼前的這個人十分的不一般,來取自如,甚至連神仙他都敢打,更重要的是,以自己姐姐的修為,居然算不出這個人一點的東西,可見這個人的厲害之處,甚至自己的姐姐還叫自己小心,想不到他們真的再次遇到了,而且似乎每次遇到這個人都是在自己最困難的時候,這樣的感覺十分的好。

「不要叫我神仙,我承受不起,我本就是一隻閑雲野鶴!也就是看你這條小青蛇和我有些緣分,不然早將你給滅掉了。」

秦飛找了一塊石頭躺下,然後開始假寐。

做戲要做全套,秦飛可不敢有一點的馬虎,尤其兩人現在才剛開始接觸,這個時候才是最關鍵的時候,信任這東西從來都是有過信任之後才叫信任,現在秦飛正是在和小青建立這樣的關係,所以秦飛十分的小心。

「那!那我該叫你什麼啊?」

「你說你煩不煩啊!非得知道我叫什麼嗎?就不能讓我好好的休息一下嗎?信不信我給你一張符紙啊!」秦飛拿出了一張符紙。

「是!是!」

小青看到這張符紙之後也是被嚇了一跳,他感覺到這張符紙上的力量十分的強大,一下子便被鎮住了。

而一下子這山洞當中就安靜了下來,秦飛也是在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這樣的關係建立剛剛好。

「噼啪!」

「啊!疼!」

可沒有過多一會,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這雷聲好像突然變大,然後一股強大的力量直衝小青的腦袋當中,直接讓小青大叫了一聲出來。

「視之而弗見、聽之而弗聞、捪之而弗得!」

但秦飛的聲音也在這個時候出現在了小青的耳朵里,說也奇怪這個聲音彷彿就像有什麼魔力一樣不斷的在小青的腦袋當中迴響,然後那種疼苦的感覺便消失不見了,不僅這樣小青甚至還感受到這股力量開始在她的身體當中竄動,剛才因為天雷擾亂的氣息也開始變的平穩了起來,不僅這樣,甚至小青還感受到了她身體當中的力量開始變的強大起來,要是這樣的力量若是在她的身體當中停留一段時間,說不定她的實力還能再升一步,晉級天仙也說不定。

小青也是立馬開始打坐,現在他不能浪費這一點點的力量,就是這一點點的力量說不定就能提升她很高的層次了。

「轟!轟!轟!」隨著雷聲漸漸的變小,那股讓小青感覺到心驚的力量已經慢慢的消失在了天空當中,天空當中的烏雲也很快開始消散,秦飛明白白素貞已經處理好,那麼今天的事情也就到這裡了,不過今天的收穫顯然秦飛還是十分滿意的,尤其還在打坐的小青,對於她來說剛才的那股力量可是對她今後的路有著莫大的幫助,畢竟剛才秦飛說的那一段文字只有短短的十五個而已,可那畢竟是道德經當中的文字,在現代人眼中是普通的文字,但是在修鍊世界當中卻是有著莫大的威能,秦飛本來也只是想要試試,沒有想到真的有很強大的作用,這樣秦飛的手裡的底牌就又多了一張,好的修鍊秘籍那都是無數人的追求,而道德經更是道家聖典,不只是德道經,秦飛的腦子裡可是還有儒家,還有佛門的經文這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