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幾百幾千回合后,兩人才停了下來,而此時的空間已經一片狼藉。

「要不是我實力受限,你根本不是我對手。」兮凡冷冷的說著,暗惱自己實力不能完全發揮。

冷靜下來的冷寒澈,冷冷的看著兮凡,片刻后竟然祈求道:「救救廢物,上次你能救,這次你也一定可以。」

冷寒澈情緒如此快速的變化,讓兮凡眼眸一閃:「可以,但是這次要付出很大的代價。」

「什麼代價都行,只要能救回廢物。」

「好,娶華芯為妃,不得在對她出手。」

「你說什麼?讓我娶她?不可能。」冷寒澈直接拒絕,這輩子她只有廢物一個妃子。

「不答應,我就不會出手。」

冷寒澈緊捏著雙手,這樣就算廢物出來了,她還會是自己的廢物嗎?她能原諒自己嗎?

「呵呵……這樣就做不到了?」

「不是……」冷寒澈內心掙扎著,最後無奈的妥協道,「好,我會納華芯為妃。」

「好,修羅王說一是一說二是二,我相信你。」

「你什麼時候救。」

「我不會讓她死,你終有一天能再次見到她。」說著兮凡拂袖消失在了冷寒澈的眼中。

廢物,是本王沒用,沒有實力進去救你,對不起。

當你知道本王娶了她的時候,你就狠狠的恨吧,都是本王咎由自取。

最好你能恨本王多一點,恨到想要本王的命,那麼本王還能再看你一眼。

廢物,本王等著你來報仇解恨,等著你來殺我,一定要恨我,一定要……本王等著你……等著你來殺我……

兮凡,為了廢物,我妥協……

整理好情緒,冷寒澈輕輕飛落下來:「修影,回府。」

冷寒澈冷漠凌厲的聲音,將所有人喚醒過來。

「王王……王爺……」努力擦著眼睛的修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王爺恢復正常了。

「修影,回府……」

「是,王爺。」

「神棍,怎麼回事,剛才發生了什麼?」

宇文邕沉聲搖著頭:「肯定與兮凡有關。」

「這我也知道,只是剛才發生了什麼,怎麼就好了。」

突然冷寒澈停住腳步,冰冷的沒有一絲溫度,對著修影冷冷的吩咐道:「修影,將她送回華落門,之後迎她入府。」

冷寒澈的話猶如一個晴天霹靂,讓在場所有的人都愣在了原地,特別是華芯,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看著冷寒澈…… 「王爺……」見冷寒澈準備轉身離開,華芯立刻慌亂的整理著自己蓬亂的頭髮和不知道是否髒亂的臉,走了過去。

聽到華芯的叫聲,冷寒澈閉眼默默的忍耐著,不得不停住了腳步。

為了廢物,為了廢物能活著出來,自己一定要忍。

見冷寒澈沒有轉身,華芯又溫柔的叫喚一聲:「王爺……」

冷寒澈懶的開口,懶的轉身,甚至懶的聽她廢話,可是為了碧綰他悶聲問道:「恩?」

一個字的冰冷,讓華芯臉上含苞待放的笑容,立刻凋謝下來。

「既然如此討厭我,為什麼要讓我進府?」

華芯滿含希望的等著冷寒澈能夠回答,即便那個答案不是自己想要的,至少讓自己知道自己猜的沒錯。

可是等了半天,冷寒澈彷彿一尊雕像一般,沒有任何反應。

「如果是因為我師父,我不會嫁給你。」 返回2006 華芯高傲的回絕道,「我好歹也是華落門的小宮主,不需要你的施捨。」

「施捨……呵呵呵,如果不是因為廢物,這樣的施捨本王都吝嗇。」突然冷寒澈仰天冷笑著,側頭看著華芯提醒道,「你是進,不是嫁,你奢望的這輩子也實現不了。你沒得選擇,就算是一具屍體我也會接你進府。」

說完冷寒澈毫不猶豫的扭頭離開。

看著冷寒澈的背影,華芯全身發冷,眼淚情不自禁的流了下來: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他要這麼對自己。

「神棍,這到底是……」

宇文邕無奈的嘆息一聲:「或許這是兮凡和他之間的交易。」

隱婚,天降巨富老公! 「交易?沒事,不就多個人,沒事。」

宇文邕狠狠的瞪著一臉笑意的逍遙御風:「多個人,你說的輕鬆,難道你不了解綰兒,讓綰兒知道了修羅王府多了一個女人,你覺得她會如何。」

「那也是為了她。」

「你不懂,你不懂……」宇文邕眼神憂慮的望著冷寒澈遠去的方向,「就怕她不會知道真相。」

「為什麼?」

「你認為兮凡大師是如此好心之人。」

逍遙御風似乎明白了,咬牙贊同著:「沒錯,虧我一直這麼崇拜他,可是他為什麼這麼偏袒華芯,這太奇怪了。」

「這隻有兮凡知道。」宇文邕說著,走向依然站著發獃的顧絕塵,「回去吧,有緣自會相見。」

「你知道,對不對,你能算到,對不對。」眼神暗淡無光的顧絕塵祈求的看著宇文邕,希望他能告訴自己綰兒會在哪裡出現。

「算不到。」

「怎麼還會有宇文家算不到的,你要什麼,只要你說我一定給你,幫我算算,求你了……」

看著失去意志的顧絕塵,顧天盛寵溺一把抱住:「絕塵,一個根本不屬於你的女人,看開點,爹給你找個更好的。」

「沒有,除了她,天下沒有更好的。」顧絕塵失聲痛哭起來,而一旁的蘇萍想上前安慰,可還是提不起勇氣只能默默疼惜著。

「哥,綰兒呢……」遲來一步的逍遙馨蘭,看著眾人臉上的憂傷,頓時焦急的詢問道。

「沒事,要過段時間才會出來。」逍遙御風安慰道。

「真的?」

「真的。」

就這樣,大家都深信著碧綰沒事,過幾天就會出來。

可是,所有人等了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始終沒有碧綰的消息…… 在一個月之內,冷寒澈果然如約派修影將華芯接入了修羅王府。

而華落門派四大長老護送,十里紅妝奢華壯觀,可冷寒澈根本沒邁出書房一步。

沒錯,冷寒澈只答應兮凡,將華芯接入王府,給她一個側妃的名頭,僅此而已。

這下可可憐了冷寒烈,既要忍受四大長老的盛怒和威壓,還要將這婚禮弄的盛大奢華。

在秘境內的碧綰,與藤姬契約后,開始接受百老秘境的傳承。

老者將碧綰帶到一個白茫茫的空間,對著一個懸在空中的白色球體道:「那就是百老傳承。」

這個白色球體周圍舞動著白色的火焰,彷彿一個淘氣的精靈在不斷跳動釋放著自己的熱情。

碧綰被這個跳動的精靈深深吸引,一動不動的看著。

魔女打臉攻略 「釋放你的意念、精神力和魂之力,將百老傳承吸收進去。」老者崇拜的看著舞動的白色火球,「引導百老的力量,將自己融入進去。」

「恩……」碧綰明白的點了點頭,深呼一口氣,對著老者微微一笑,「我要開始了。」

說著碧綰就直接盤膝閉目,慢慢的釋放自己的意念和精神力,朝白色火球靠近。

當碧綰的意念和精神力觸碰到白色跳動的火焰時,一股巨大的吸力,瞬間就將碧綰吸納了進去。

愛情是道選擇題 被吸進去的碧綰,頓時感覺呼吸困難,意念和精神力彷彿要被抽離一樣。

「魂之力,魂之力……」感覺到碧綰意念不足,老者立刻提醒著。

在老者的提醒下,碧綰將自己的魂之力慢慢釋放出去,與意念和精神力融合。

就在這時,碧綰就聽到一道慈祥的聲音傳入耳中。

「呵呵呵……你終於來了,等你好久了,要相信自己,接受我的力量吧。」

說完,一道霸道的力量直接朝自己充斥而來。

知道這就是百老之力,碧綰立刻一邊引導一邊吸收一邊減慢它的速度。

可是,百老之力太過強悍,碧綰根本沒法阻擋,就如急流一樣直接灌入到了碧綰的體內。

這股異常龐大的力量進入碧綰體內后,直接往碧綰丹田內湧入。

湧入的力量,快速的注入到丹田的漩渦內,讓原本勻速旋轉的漩渦變得忽快忽慢。

「這只是一個開始,一定要堅持……」看著碧綰緊皺的眉頭,老者耐心的提醒著。

發現這股力量會自動進入自己的身體,碧綰將所有的意念、精神力和魂之力轉移到自己的丹田上,控制著力量的湧入速度。

力量控制,讓丹田內旋轉的漩渦穩定了些,只是沒多久碧綰就感覺到了丹田的脹熱。

只是這種脹熱與修鍊晉級有著很大的不同。

這種脹熱是因為力量對丹田衝擊照成的,並開始慢慢有種刺痛和膨脹的感覺。

這種感覺在碧綰契約小娃的時候有過,這是丹田無法承受磅礴力量的表現。

自己根本阻止不了這股力量的進入,那麼只能讓自己的丹田快速的吸收、接受這股力量。

碧綰加快了速度,將力量分成多股,讓丹田有一個吸收容納的過程。

突然四個漩渦突然從自己的分區內分離出來,相互融合在一起,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 形成后的漩渦,彷彿一個長成的巨嘴,『啊嗚啊嗚』的吸收著力量。

看著快速吸納力量的漩渦,碧綰感覺到自己全身的細胞都被填滿,全身有種蟻咬般的難受。

不好,這是無法承受,要爆破的前兆。

對了,融入進去,將自己融入進去。

突然記起老者話的碧綰,立刻用自己去感觸這股力量。

感觸力量的溫潤、感觸力量的暴躁、感觸力量的狂野……

一開始抵觸的力量,在碧綰的感觸和不懈努力下,慢慢變得溫和起來。

雖然力量開始變得溫和,但是碧綰全身的刺痛和壓迫,並沒有改變要爆破的情況。

「啊……」突然碧綰大叫一聲,一道光芒從她身上發了出來。

「加油,堅持……」看著光芒老者鼓勵著,這是晉級了,在接受傳承的時候能夠晉級說明有戲。

碧綰髮現經過剛才全身的疼痛和脹痛,身體似乎適應了些,全身的細胞更加通透有力了。

好,就讓暴風雨來的更加猛烈一些吧。

碧綰開始放開力量的進入速度。

不知道是不是百老也感覺到了碧綰身體的變化,力量進入身體的速度又快了一分,讓碧綰頓時措手不及起來。

百老之力開始更加肆虐的傾入碧綰的體內,剛才是潺潺溪流那麼現在就是洪水猛獸,彷彿決堤一般一下子湧入進去。

隨著這股力量的進入,碧綰丹田的漩渦突然停滯下來。

在漩渦停滯的一剎那,進入身體的那股力量也跟隨著漩渦驟然停滯。

還沒等碧綰反應過來,停滯的漩渦突然炸裂開來,力量猖狂的充斥著碧綰的丹田。

「啊……」碧綰整個人突然膨脹變大,像個氣球一樣浮了上去。

看著懸浮上去的碧綰,老者雙腿一軟:「不要,完了……」

感覺到力量就要撐爆自己的碧綰,突然意念一動,自己的靈魂就那麼輕飄飄的飛了出去。

看著脹大的自己,再看看老者焦急頹廢的表情,碧綰冷笑一聲整個靈魂朝空中的白色火球飛撲而去。

碧綰的靈魂緊緊的抱著白色火球,同時釋放出一股不屈不撓的信念,誓要將這白色火球擰碎。

就在碧綰用力的對付白色火球時,膨脹的身體開始慢慢恢復過來,磅礴兇猛的力量也變得溫和了些。

「就,就是這樣,讓力量忌憚你。」老者喜極而泣,頓時來了精神。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碧綰就用靈魂壓制著力量,讓自己的身體慢慢吸收適應。

突然碧綰觸摸到一個紫色印刻著藤條花紋的瓶子,立刻接住給了藤姬。

藤姬一看是瓊露靈芷水,立刻一飲而盡。

瓊露靈芷水立刻遊走於藤姬全身,將她體內植脈清洗淬鍊著。

「啊……」就在藤姬接受瓊露靈芷水淬鍊的時候,碧綰突然尖叫起來,蝕骨抽魂般的疼痛,讓碧綰直接蜷曲著身體。

「怎麼回事,剛才不是好好的,怎麼……」老者慌亂的想去攙扶,可是一道金光直接將他彈飛出去。

此時的碧綰意念渙散、精神力枯竭、魂之力也開始飄散…… 「怎麼回事……」老者跌跌撞撞的起身,對著碧綰大叫道,「魂之力,用魂之力引導意念和精神力啊……」

可是,聽到聲音的碧綰,懸浮在了空中,看著自己與身體越來越遠。

就在老者、碧綰都失去信心的時候,突然碧綰髮現一股力量將自己引導進了身體,彷彿剛才發生的一切都不是真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