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廣場眾人瞧此場景,竟有些心馳神遙,心中都是暗自讚歎,這兩位少年,身在虎穴,卻能談笑風生。

不談修為,單是這份心性膽魄,不知羞煞天下多少名門貴胄、王公子孫。

那鴻晟青陽卻只滿臉冰冷殺機,想要上前,卻聽鴻晟尋陽閉着眼淡淡道:「此等小事,交給下面的人就行,此時我等地位尚不穩固,還不到你張揚聲名之時。」

鴻晟青陽吸了口氣,強行押下心頭躁動殺機,收了雷光尺,躬身道:「是。」

鴻晟尋陽默了默,道:「那位含光君可還在雷神山?」

鴻晟青陽臉上閃過一絲不屑,道:「他還在偏殿養傷,那勝方家養馬的老頭兒,傷他頗重。不知父皇的意思是……」

鴻晟尋陽嘆了一聲,道:「讓他出手吧,東皇太子可不能死在我雷神山上,更不能死在今日大宴上,聽說那**妖女和那含光君有些瓜葛,他出手殺人,最好。」

鴻晟青陽眼睛一亮,登時明白父親的意思,躬身道:「是。」轉身消失在大殿之內。

那青衫男子眼見唐寧望來,他抿了抿嘴,竟是躬身行了一禮,道:「我等都是東夷臣民,即便公子禪讓太子之位,我兄弟亦不願與公子為難,還請公子離開才是。」

白衫男子即便靜靜凌空而已,身子仍是虛幻不定,彷彿在不停異形換位,他點了點頭道:「正是此理。」

唐寧哈哈一笑,道:「一臣不事二主,你們既認了鴻晟家為主,我嘛,不敬也罷,若是大度,放了我兄弟二人,若是不能……就動手吧。」

青衫回頭看向雷神,卻見雷神仍是閉目養神,只是臉色有些陰沉不定,他便知道,今日即便不能擊殺唐寧,也很難讓他安然離開。

青衫男子輕嘆一聲:「如此,便只能得罪了!」

話音才落,那白衫男子已消失了身形。

方禹沉聲道:「小心些,這兩人厲害得很。」

唐寧咧嘴一笑:「這段時日,我遇到的每一個人,都很厲害。」

於是方禹閉了嘴。

當青光劍霍然躍出,一劍橫掃,那隱藏於虛空之中的白衫顯出身形,神色有些詫異,顯然不知唐寧怎麼認出他的方位的。

「一人一個,且看看這些時日,你進步多少。」

唐寧說完,提着青光劍,已朝着那白衫電射而去。

方禹本就討厭與白衫那種陰冷詭異的人爭鬥,反倒對實力更強些的印決高手青衫無所畏懼,當下再不遲疑,身形一頓,一聲暴喝,古生刀攜著滾滾之勢朝着那青衫斬去。

一時之間,空中轟鳴不絕,霞光四射。

其實動靜都來源於方禹與那青衫對決,至於唐寧和那白衫,就顯得有些詭異……

那白衫男子顯然擅長某種隱匿氣息和移行換位的詭異身法,加之陰寒毒辣的出招,每每都令人險象環生。

可唐寧只是淡然揮動青光劍,彷彿毫無章法,或東或西,或上或下,霸道的氣刀縱橫交錯,自有說不出的駭人威勢,氣刀交錯之間,又隱隱暗含某種陣法精髓,反倒幾次令那白衫男子狼狽閃避,一時間局勢彷彿僵持,幾乎少見交手。

可稍微有些修為的人都看得出,越是如此,越是比之方禹那邊更危險十倍。

。 紀憂心底的怒火燃燒起來,你看,周玄度。

這就是你非得要去尋的人。

她連你是誰都記不起來,你看,你就是這麼可笑,為了一個無關緊要的人,深入險地。

哈哈哈!人家早就忘了你了。

可笑!太可笑了!

想著,紀憂笑起來,聲音詭異,從低笑到大笑。

直到笑得滿臉是淚。

周玄度,你在哪?一年半了,你去哪裡了?

「這……情況好像不太對啊!」旁邊的人看著這怪異的一幕,八卦之火開始熊熊燃燒。

「看起來,那位仙子似乎……」

「有人為了尋她,竟然去了無際之荒一年半……」

「好痴心!」圍觀的一個女修捧著心,羨慕的看奚淺。

「……」

「不過,這位仙子長得也太好看了,換做是我,我也願意。」

「那是當然,我也願意!」

「嗤,你們就別想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模樣?!」

「就是,可別丟人了!」

「……」

「這位仙子似乎有點眼熟啊!」有人看著奚淺,突然覺得好像在哪見過。

「怎麼,你別說自己認識?」

「不是,我上哪認識這麼漂亮的人物,你也不看看人家那實力,是我能高攀的嗎?」

「那你說人家面熟!」

「啊!我想起來了!是她?!」

「是誰?」

「快說,是誰?」

「大陸第一美人、第一天才,夜擎尊者的小弟子——明心仙子!」

「!!!!」

「你確定沒看錯?」

「沒有,你沒聽到剛才那人叫她什麼嗎?明奚淺!她的名字就是這個。」說話的人聲音越來越小,敬佩的看著奚淺。

直到了她的名字和來歷,大家倒是不敢議論了。

當著人家的面,即使是好話,那也是不禮貌的。

「周玄度的事和我沒有關係!」奚淺看著紀憂,冷聲說道。

隨後,也不管他是什麼表情。

閃身就準備進城。

她的身份被認了出來,一年多前,無際之荒的那則謠言肯定也會被翻出來。

麻煩得很。

奚淺並不知道,當初知道謠言的畢竟是少數。

而且,大家都打著知道的人越少,他們就越有機會的算盤。

所以,至今那些人逗在無際之荒里,還沒有傳揚出去。

主要是奚淺也一直沒現身。

「你——無恥!」紀憂咬牙切齒,她是狠心到什麼程度,才能說和她沒關係。

周玄度就是為她進去的。

「把你的手收回去!」奚淺冷冷的看著指她的那隻手。

「你……」

「那就別要了!」奚淺看他還想湊上來,冷笑了一聲。

「等等……」後面突然插進來一道焦急的聲音。

奚淺眸光一閃,就沒動手。

「周玄度?!」紀憂先是一僵,隨後不敢相信的看過去。

「紀憂,是我!」周玄度聲音輕了一些。

接著,他看向奚淺,「奚淺,紀憂不懂事,還請你高抬貴手!」

剛才,他是真的從奚淺眼裡看到了殺意。

奚淺沒說話,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隨後走進了無邊城。

「周玄度,你沒事,太好了,你沒事!」紀憂眼裡,除了周玄度,根本看不見別人。

「好了,我沒事,我們走吧!」周玄度安撫的拍了一下他的頭,拽著他進了城。

。 瘦弱的蘇家老三哪裡是五個壯漢的對手,沒一會兒蘇老三就被五個壯漢夾持著掏起了那『葯』往黃氏嘴中喂去。

「神仙說了,這葯不可以浪費,必須得如數的喂進去。」看著幾人,蘇葉好心的提醒道。

相對於『葯』的臭味,幾個人更在乎的是老天會不會降罪到他們的身上,所以這味道就算難聞,這五個壯漢也直接的不管了。

可是蘇老三卻不一樣了,那抗拒的樣子,就差沒翻白眼給暈了過去了。

要說這『葯』有多臭,這是一種比沼氣和臭豆腐味道還要更衝擊的臭,到底是個怎樣的程度,毫不誇張的說,是可以把一個抵抗力差的人給熏暈了過去的。

那幾個壯漢一聽,立馬更是小心翼翼了起來,抓著蘇家老三的手掏著那葯。因為預防蘇家老三把那葯給灑了出來,硬是把蘇家老三的手都抓給紫青了。

「不,你們不可以這樣,這東西根本就不是葯,你們不可以餵給我娘喝。」眼看那葯就要送入黃氏的口中,蘇家老三急急的說道。

這光是聞味道就已經讓人受不了,要是餵給人吃了那還得了,而且這葯都是用那些噁心的東西來做成的,怎麼可以吃呢。

「喂。」里正聽了后之後卻不管蘇老三的話,而是下了命令說道。

五個壯漢聞言不在顧蘇家老三的哀嚎,其中一個過去撥開黃氏的嘴巴,其他四個壯漢就壓著蘇家老三,讓蘇家老三親自把那葯喂進黃氏的口中。

聞著那讓人眩暈的味道,黃氏好像抗拒,可是此時的她因為被扎了針,想要抗拒也無法。

當那『葯』喂進口中的時候,她甚至還能感受到那蚯蚓還在口中蠕動的感覺,她想要吐出來不吞進去。

可是她越是想吐,那『葯』就越往她食道里竄,知道進入胃中,這樣的感覺,讓黃氏瞬間感覺自己的天都塌了下來了,可她卻是無能為力的樣子。

眾人看著第一芍藥成功的一滴不漏的都餵了了黃氏口中,不由的都鬆了一口氣,緊接著桶中的葯都被幾個人以同樣的方式喂入了黃氏的口中。

直到全部的葯都喂完了,眾人的心中才不由的鬆了一口氣,臉色也變得輕鬆了許多。

蘇葉一看,好傢夥,這葯竟是一點都沒浪費的全給黃氏吃了。

不知道黃氏在得到了她送出的這麼特殊的禮物之後,醒來會不會想要把她給撕了呢,想想蘇葉就覺得興奮與痛快。

「里正,喂完了。」幾個壯漢把葯喂完了之後,就把蘇家老三給鬆開了。

蘇家老三一被鬆開,整個人就都跌坐在地上,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再看那之前被五個壯漢拿捏這的雙手,竟是都被抓著紫青腫了起來,可見這幾個人是完全米有手下留情的,看那痕迹,光是想想蘇葉都覺得疼。

而蘇家三媳婦早就被這陣勢給嚇傻了,除了就那樣一動不動的抱著黃氏,竟是一聲都沒吭,也不敢吭。

此時葯已經喂完了,眾人都在一副期待的樣子盯著黃氏看,看她是不是很快的就會醒過來。。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葉長生的彪悍人生最新章節、葉長生的彪悍人生斷魂、葉長生的彪悍人生全文閱讀、葉長生的彪悍人生txt下載、葉長生的彪悍人生免費閱讀、葉長生的彪悍人生斷魂

斷魂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一等帝君、陳年邪事、葉長生的彪悍人生、

。 0044大吵金鑾殿

「是皇上,昨晚銜月樓少樓主譚嵐嵐親臨,舉辦了一場賞月斗詩聚會,此詞乃是八王子歐陽慧倫殿下在詩會上所作,並且是驚為天人的五步成詞作出;爾後,在後面的技藝環節,八王子殿下又作出了驚世神曲,滄海一聲笑;晚會結束后便傳遍了全城如今整個王城都在談論,很多學子直言今後再無人敢詠月。」

「倫兒所作?」歐陽偉宸看了一眼旭公公,後者連忙上前小聲道:「由於昨晚皇上您休息了,不敢打擾便沒有稟報,今日還未來得及稟報,準備等三超厚再稟告,沒想,韓大人倒是先說了出來。」

這臭小子,隱藏的夠深的,連朕呵他母妃都瞞着;歐陽偉宸在心底暗自笑罵了一句。

「無礙」歐陽偉宸揮了揮手大笑起來:「哈哈哈,好啊,沒想到這個痴兒,竟有如此文采連朕都瞞住了,哈哈哈。」

歐陽慧倫醉心武學,人戲稱武痴。

「皇上」一大臣見龍顏大悅遂小心翼翼道:「如今朝廷正值用人之際,八王子殿下現今基本康復身體無礙,既然八王子殿下有如此大才,何不安排事務為皇上分憂?」

「臣,附議!」右邊武將中大步走出一位虎背熊腰,身着玄甲面龐剛毅的中年男人行禮說道:「微臣所帶天威軍報損回來休整后,剛剛補齊一群新兵組建成一兵團,正好差一位統領,臣懇請皇上恩准,由八王子殿下出任統領,訓練新兵。」

「臣,附議方將軍。」

「臣也附議,懇請皇上恩准。」

一下子,左右兩邊各走出幾名文臣武將上奏附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