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建安二十四年,劉備荊州守將關羽發動襄樊之戰。孫權趁勢進討關羽,命呂蒙為前部,襲取荊州。呂蒙兵不血刃,得到劉備統治下的南郡、零陵、武陵三郡。潘璋、朱然也將關羽擒殺。同年,曹操上表任命孫權為驃騎將軍、假節兼荊州牧,封南昌侯。孫權派校尉梁寓向朝廷進貢,又將原先俘虜的朱光等人送歸北方,作出示好舉動。

建安二十五年正月,曹操病逝,其子曹丕襲位。同年秋,曹丕將領梅敷派張儉請求孫權安撫接納,南陽郡中五縣的五千多戶百姓也前來歸附。十月,曹丕代漢稱帝,建國號「魏」,史稱曹魏。

延康二年四月,劉備稱帝,國號漢,史稱蜀漢。同年,孫權自公安遷都鄂州,改鄂州為武昌,並隨即修築武昌城。

曹丕稱帝后,孫權便遣使請求成為魏的藩屬,並將降將于禁等送回北方。十一月,曹丕賜給孫權九錫,冊封其為吳王、大將軍、領荊州牧,節督荊、揚、交三州諸軍事。同年,劉備興兵問罪,討伐孫權。孫權果斷任命陸遜為大都督,迎擊劉備,於次年的彝陵之戰中大破蜀軍。穩固了東吳統治下的荊州疆土。 明羅城上空,空間劇烈波動。

十道百丈高的巨大光芒衝天而起,在半空中彙集在一起,形成了一片巨大的能量區域。

古博手持一把十米長的銀色大劍,全身穿著特殊的銀色鎧甲,飛身而起,落在了那片巨大的能量區域之下。

手中長劍一揮,能量區域中一道光芒被古博的長劍指引,千米長的殺氣閃電般刺向遠處的杜天魔。

杜天魔陡然感覺心神一驚,看到超級殺氣襲來,一聲暴喝,拿出一面金色盾牌,激發出一面百米直徑的弧面,對著前方衝去。

「轟!」

兩道殺氣撞擊在一起,發出一陣巨響。

楊嘯剛飛到半空之中,被那猛烈的波動振的身體向後倒退了數十米,趕緊穩住身體。

杜天魔和古博長老兩人都是身體猛然一震,向後倒退百米左右。

杜天魔一口鮮血衝到咽喉,雖然強行被壓下,但是嘴角還是流出了一道血跡。

內心驚嘆,

「好強大的劍陣殺氣!」

古博這兒卻是胸口一悶,氣血上沖,整個人有些窒息的感覺。

古博一咬牙,手持銀色長劍再次揮動,再次對著半空中的杜天魔劈去。

天空瞬間被劈成兩半。

杜天魔內心一慌,一個閃身,對著高空之上的防禦光幕衝去,一拳轟開了防禦光幕,閃身而出,瞬間消失。

眾人看到古博擊退了杜天魔,全城一片歡呼,吼聲雷動。

半空中二長老等人飛身到了古博身邊,關切地問道:

「大長老,您沒事吧?」

古博點點頭,強壓著內心對杜天魔的震撼,淡淡地說道:

「沒事,我沒事,只是這天誅劍陣啟動不及時,而且無法移動戰鬥,讓著杜天魔給跑掉了。」

眾人說道:

「只要能夠打走杜天魔就不錯了,目前整個巫星,只有明羅城才算是一方安全之地,如果這天誅陣也頂不住杜天魔的話,我們巫星真是一敗塗地了。」

楊嘯飛到古博身邊,嚴肅地說道:

「古老,這天誅劍陣恐怕也保護不了多久了。」

眾人一驚,看著楊嘯。

楊嘯說道,

「我剛才看了一眼,似乎這天誅劍陣依賴地面的十個能量基地發出的強大能量,然後以您手中的天誅劍引導能量交戰,對吧?」

古博點點頭,

「沒錯,神兵的符文力量在皇級境界就已經是極限了,難以突破聖級,所以,煉器大師和陣法大師聯合在明羅城修建了十座能量基站,利用十座基站發出的能力,將天誅劍的威力推到聖級至尊以上。」

「如果我是杜天魔,我會先想辦法摧毀十座基站,只要摧毀其中的幾座基站,天誅劍的威力就會大大減弱,到時候,您還怎麼和杜天魔戰鬥?」

古博等人聽了,點點頭。

十座基站自然也是有特殊保護的,但是,那些保護措施只能對付皇級至尊強者,卻沒有辦法對付杜天魔這樣的聖級至尊。

「聽說杜天魔已經來了三四次了,您的天誅劍陣也啟動了三四次,我想,杜天魔很有可能在尋找天誅劍陣的缺點,想辦法摧毀,所以,留給明羅城的時間也不多了。」

古博等人聽了,都是臉色一變,陷入沉默。

楊嘯的話不是沒有道理的,這也是他們一直擔心的所在。

「在矮星人的大部隊到來之前,最好能夠想辦法殺死杜天魔,這樣巫星上的人還能夠度過最後一段安靜的歲月,否則,杜天魔這樣不斷跑來騷擾,人心惶惶,如何安居樂業?」

一旁的三長老嘆息道:

「我們也想殺死杜天魔啊,可是,怎麼殺?防禦光幕又無法困住他,他是來去自由,眼前也就天誅劍陣能夠阻擋一下他。」

「天書閣不是有幾個老前輩嗎?可以請他們出手幫忙啊!」

楊嘯說道。

古博等人彼此望了一眼,最後無奈地嘆息道,

「恐怕也只能如此,不過,幾位前輩長老也只是皇級超凡巔峰,要想殺死聖級至尊的杜天魔,恐怕也是難啊。」

「這事不能硬拼,要動腦!」

「動腦?」

大家一臉懵逼地看著楊嘯。

「該想的辦法都想過了,可是,杜天魔實力太強大了,根本不是什麼小陰謀可以對付的。」

五長老古煌院長淡淡地說道,

「楊首領,你有什麼好辦法能夠殺死杜天魔嗎?」

楊霞猶豫了一下,說道:

「此事容我想想,想到辦法之後我再和大家商量一下。」

眾人從半空中躍下來。

楊嘯依舊回到天書閣,來到二樓,翻看五百年前八位聖級至尊前輩留下的修鍊筆記。

在二樓,楊嘯看到了六位白髮老者,分別在二樓的不同位置,全神貫注地看書,研究基因進化功法。

對於楊嘯的到來,二樓的六位老者沒有絲毫在意,彷彿楊嘯不過是一絲空氣罷了。

一樓有三個老頭,二樓有六個老頭,還有他們口中所說的,在三樓修鍊的一位老者,一共是十位皇級巔峰境界的老頭了。

基因商店能夠成為巫星大陸最強大的組織勢力,一點都不虛啊!

楊嘯在書架上掃了一眼,書架上有專門的標識,比如龍坎尊者,那麼這個書架上的書都是與龍坎尊者有關的修鍊心得。

其實每位聖級至尊留下你的修鍊筆記也不過幾十本,可是,後來對他們的解讀卻有數千本之多。

這就好比華夏國古代的一本《易經》,後世對易經的解讀實在太多了,每一個研究者,每一個讀者都有自己不同的看法,出版的各種解讀成千上萬。

作為巫星大陸曾經最為頂尖的八位聖級至尊,他們的修鍊心得自然是擁有崇高的地位,受到後世眾人的信仰。

「這個龍坎尊者,應該是大龍帝國龍氏家族的前輩了。」

楊嘯想著,伸手拿出了一本龍坎尊者的原本筆記的複製版本,仔細讀了起來。

這龍坎尊者從五歲開始進入基因進化修鍊,一直到了八十歲突破聖級至尊,成為大龍帝國的最高強者。

在修鍊心得中,龍坎尊者提到了修鍊完飛豹神功、天龍神功、白象神功和風鷹神功四大基因進化功法。

「果然不出所料,修鍊完四大基因進化功法之後才有可能突破聖級至尊,如果其餘七位尊者也都是如此,那麼就可以斷定必須修鍊完四大基因進化功法。」

帶著這個問題,楊嘯快速翻看了其餘七位尊者的親筆修鍊筆記,他們果然都完成了四大基因進化功法的修鍊。

楊嘯抬頭掃了一眼二樓某個角落,沙發上半躺著這一個白髮老者,正拿著一本書痴迷地看著,是不是伸手在半空中畫一下,隨著手指的揮動,半空中的的空氣立即劇烈波動起來。

另外一處地方,一個老者盤腿而坐,雙目圍閉,正在修鍊基因進化的心法。

……

二樓六個老者,楊嘯所能觀察到的,都在一邊看書,一邊修鍊。

「包括一樓的三人,這天書閣內的十個老人都是修鍊完了四部基因進化功法,為什麼他們沒有突破聖級至尊?」

楊嘯跑到一樓,找到古桀,

「前輩,你們是不是都修鍊完了四部基因進化功法?」

「嗯。」

「我剛看了一下八位聖級至尊的修鍊經歷,他們八位也都修鍊完了四部功法后突破聖級至尊的,為什麼你們無法突破?」

古桀放下書,抬頭看著楊嘯,臉上帶著不屑的神情,

「這個問題我們已經問了幾十年了,我TM的也想知道為什麼啊?」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受封吳王

吳大帝黃武元年,曹丕發覺孫權並非真心歸附,便命曹休、張遼、臧霸出兵洞口,曹仁出兵濡須塢,曹真、夏侯尚、張郃、徐晃率軍圍攻南郡,三路伐吳,其中兩路各有勝敗,魏軍整體局面佔優,然因吳將朱桓重創曹仁軍,扭轉了整個戰局,魏軍戰果不如預期,只得於次年全面引退。同年十二月,孫權派太中大夫鄭泉前往白帝城拜謁劉備,蜀、吳兩國重新通好。但孫權與曹丕之間仍有使節往來,至次年正式斷絕關係。

黃武二年四月,劉備病逝。之前,戲口守將晉宗殺死將軍王直,率部下投降曹魏,被任命為蘄春太守,屢次侵犯吳國邊境。六月,孫權命將軍賀齊等襲取蘄春,活捉晉宗。同年十一月,蜀漢派中郎將鄧芝來訪。次年夏,孫權派輔義中郎將張溫訪問蜀漢。

黃武四年十二月,鄱陽人彭綺率軍反叛,攻陷周圍數縣,擁眾數萬。同年,曹丕率軍至廣陵,孫權嚴設固守。此時大寒,河面結凍,曹丕撤歸。

黃武五年七月,孫權聽聞曹丕病逝,乘機攻江夏,不克而還。同年,交趾太守士燮去世,孫權分交州(治今越南北寧)置廣州,分交趾(今越南河內東)、九真、日南三郡為交州,以戴良為刺史;以蒼梧、南海、郁林、合浦為廣州,任命原交州刺史呂岱為刺史,士燮之子士徽起兵,自稱交趾太守。但不久后即被呂岱誘斬。其後,孫權又將交州、廣州合為交州。

黃武六年正月,吳國諸將平定彭綺叛亂。

黃武七年八月,「石亭之戰」爆發,孫權命大都督陸遜督率諸將大敗曹休。

稱帝建元

黃龍元年,孫權於武昌正式登基為帝,建國號為吳,孫吳王朝正式建立。割據遼東的公孫淵自從黃武七年後,便多次與孫權來往使者。五月,孫權派使者出使遼東。六月,與前來祝賀孫權登基的蜀使陳震商議平分曹魏九州,並制定盟書。九月,孫權下詔遷都建業,並命上大將軍陸遜輔佐太子孫登董督軍國事務,駐守武昌。

黃龍三年,孫權派太常潘濬率軍五萬,以討伐叛亂的五溪蠻夷。

嘉禾元年,孫權派遣將軍周賀等航海到遼東。

割據遼東的公孫淵自從魏明帝太和二年廢叔繼位后,便多次與孫權來往孫權題跋頭像使者。嘉禾二年,公孫淵遣使向孫吳稱臣,企圖以孫吳為外應以叛魏。孫權打算冊封公孫淵為燕王,遭到顧雍、張昭等群臣反對,但孫權仍然派張彌、許晏等人攜金玉珍寶立公孫淵為燕王。公孫淵沒想到孫權會如此看重自己,但認為孫吳遠而曹魏近,害怕曹魏討伐,又垂涎孫吳送來的珍寶,於是誘斬吳使,並將其首級獻給魏明帝曹叡。孫權忿恨公孫淵巧詐反覆,打算親自率軍前往征討,后聽從朝臣勸諫,才未出征。

嘉禾三年,孫權親征合肥新城。

赤烏三年,孫權派衛將軍全琮攻淮南、威北將軍諸葛恪攻六安。全琮與魏將王凌在芍陂交戰,不利而還。同時,車騎將軍朱然圍攻樊城。同年五月,太子孫登去世。

南魯黨爭

參見:二宮之爭

在長子孫登逝世后,孫權的三子孫和被立為太子。自赤烏五年起,孫和及魯王孫霸之間因儲君問題產生了極大矛盾。朝中大臣亦分為兩派分別支持太子和魯王。其中,陸遜、顧譚、吾粲、朱據、諸葛恪等都支持太子,而步騭、呂岱、全琮、呂據和孫弘等都支持魯王。

赤烏十三年,孫權廢孫和,賜死孫霸,並於同年十一月改立孫亮為太子。十二月,孫權派將軍戴烈、陸凱率軍前往南郡抵抗王昶。

晚年去世

太元元年冬十一月,孫權在到南郊祭祀天地后便得了風疾,當年十二月,孫權急召大將軍諸葛恪入朝,委託後事。

神鳳元年夏四月,孫權在內殿駕崩,終年71歲,在位24年。謚號大皇帝,廟號太祖。葬於蔣陵。孫權是三國時代統治者中最長壽者。

在位年號:黃武(222年—229年)、黃龍(229年—231年)、嘉禾(232年—238年)赤烏(238年—251年)、太元(251年—252年)、神鳳(252年)

在這裡可順帶說一下一位吳國大將軍——陸遜,沒錯,就是火燒七百里連營,讓蜀國數年都沒有去攻打吳國的那位傳奇將軍——陸遜,他的事迹大家肯定都知道,說了也沒意思,那就談談他怎麼死的

陸遜之死,史料記載的,不是孫權所殺,而是氣憤而死。

氣憤之死的原因,自然在孫權身上。

當時孫權年紀大了,但是陸遜卻還年輕。陸遜於軍事與內政之上,貢獻十分突出,權利也越來越大。當時孫吳之地,世家權力極為突出,孫家也是世家起步,甚至是世家推選出來的領頭羊。 系統精靈纔是真主角 所以在某些方面,特別是權力方面,孫家與世家是有競爭關係的。所以陸遜對於王權而言,是有威脅的。特別是陸遜在朝中權力極大,與之前的蜀國諸葛亮都有些相似了。這是禍端之一。

第二是陸遜與孫權在一些事情上的看法有差別,比如關於台灣島與海南島的戰爭問題。東吳缺乏人口,孫權就想要去兩座大島之上掠奪人口,陸遜不同意。興師動眾,最後證明陸遜是對的,一共就擄掠了幾千人,浪費了無數的糧草與人力物力。得不償失。這只是其中的一個小事情。

第三,就是關於繼承問題。陸遜參與到了其中,也是立長子還是立賢子的問題。孫權傾向於立賢,陸遜傾向於立長。陸遜直諫無數,也讓孫權極為氣憤,責備無數、

其中甚至還有泄密問題,孫權與人密探繼承人問題,不得兩日,密談的內容就泄露出去了。陸遜甚至拿著這個泄密的消息來直諫、這也是禍端。

諸多種種,使得後期孫權對陸遜,多是責備,少了寵信。也讓陸遜自己的境遇岌岌可危。如此而亡。 自從五百年前的八位聖級至尊死亡之後,巫星大陸再也沒有出過聖級至尊。

有人說,八位聖級尊者已經帶走了巫星大陸的氣運。

五百年來,基因商店總部長老院的長老們一直在研究這個問題,希望可以培養出新的聖級至尊強者,保護巫星。

他們想了所有的辦法,也研究了八位聖級至尊留下來的修鍊心得筆記,還是沒有能夠找到突破的方法。

最後,大家無奈之下得出了一個結論,

這是天賦的問題!

宿主總是愛掉線 不是每個人的基因天賦都能夠突破聖級至尊的。

這和突破帝級、皇級境界一樣,越是到了高層境界,基因的天賦越是起這決定性的作用。

不過,即便如此,基因商店總部長老院的老人們還是沒有放棄,一直在努力尋找著,希望可以再次培養出幾位聖級至尊,保護巫星大陸,守護他們的家園。

古博甚至為此開始在外星球上尋找基因天賦優異的進化人才,楊嘯就是古博尋找的人才之一。

「古老,既然你們也都知道,成為聖級至尊強者的概率微乎其微,又何必這樣辛苦執著於基因進化修鍊呢?

何不早點回去,和子孫團結,頤養天年,享受天倫之樂呢?

人生一世,遲早都是要死的!」

古博看著楊嘯,神情突然變得很嚴肅,愣了片刻,長嘆一口氣,說道:

「什麼叫著知其不可為而為之?

沒錯,我們可能一輩子都無法突破聖級至尊,可是,我們仍然需要去努力尋求突破,

你想想,如果五百年前沒有八位聖級至尊強者的拚死抵抗,最終以自己的生命阻止了滅霸狂聖的入侵,那麼現在,我們巫星人早就淪為了矮星人的奴隸,我們的子孫後代也許已經被屠殺光了,

我們已經老了,但是,我們生在巫星,長在巫星,這裡就是我們的家園,我們的根,我們必須承擔起保衛家園的責任,

你當初和大龍帝王決鬥,你可知道為什麼我們沒有站在大龍帝王一方,聯合反對你嗎?」

楊嘯一愣,看著古桀。

按理說,大龍帝王屬於巫星人,楊嘯一個地球人來單挑大龍帝王,基因商店總部的人卻沒有出面幫助大龍帝王,這件事的確讓楊嘯有些納悶。

「為什麼?」

「因為,我們尊重你保衛家園,為地球同胞報仇的尊嚴和努力。」

楊嘯聽了,看著古桀長老,腦海一片空明,內心有些熱血涌動。

即便是不同的星球文明,熱愛自己的民族,國家,保衛自己的家園,這些感情都是同樣的。

古桀幾位元老級的老人雖然常年在天書閣清修,不問外面的事務,但是,外面的長老院每天都會把一些最新的信息派專人彙報給天書閣的幾位元老。

古桀等人對外面的大事可謂是了如指掌。

楊嘯看著古桀,一個崇敬之情油然而生。

「古老,那您有沒想過,怎樣對付矮星人杜天魔的騷擾?」

古桀淡淡一笑,說道:

「杜天魔現在只有一個人,即便他摧毀了巫星,他一個人也不能統治巫星,沒有屬下,再厲害也不過是光桿司令,成不了大事的,沒什麼好驚慌的,

讓他鬧一鬧也不是壞事,

自從五百年那次大戰之後,巫星這數百年來一直處於和平之中,大家四處掠奪外星殖民地,從來沒有遇到過對手,

當然了,你領導下的紫源星算是一個例外,」

楊嘯一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