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張凡想到即將見到涵花,心中嘣嘣直跳,不過表面上還要裝一裝,笑道:「媽……」

媽媽狠狠地揪了他一下,小聲道:「你個壞小子,放着個花兒似的媳婦在家裏,自己滿世界跑,你知道媳婦心裏有多苦?」

張凡又是一陣內疚,忙壓低聲音問:「怎麼?涵花對媽說什麼了?」

媽媽小聲罵道:「壞小子,還用人家說什麼嗎?媽難道看不出來?涵花是想你了!」

「咦……」張凡有些不解,他幾乎天天和涵花視頻一下,每次涵花都是樂呵呵的勸他安心在外面工作,難道她心裏很苦?

。 「唰!」

紅光衝天,吞噬天穹,好似噴泉般欲將虛空穿透。

楚帝大驚之色,抬手遮擋耀眼的光芒,心神一動,查開腦海中小賤傳來的信息。

「龍血石?」

「龍血石能與萬獸融合,成為龍血靈獸,此物是龍天大帝時期最為盛產的靈石,與戰馬融合會出現龍馬。」

「龍天大帝時期的產物,為什麼會出現在男子手中?」

楚帝神情凝重,腦海中思緒萬千,這已經時隔數千年了,看着男子手中銹跡斑斑,被海水腐蝕的滿目蒼夷的鐵盒,他靈機一動,轉身向背後海面上看去。

「難道是來自海底不成………..」

楚帝暗自猜測,回首發現男子依舊高舉著鐵盒,一副虔誠的樣子,眼眸中充滿渴望之色。

「小賤,將面前男子信息傳給我,並且看看到底是何藥物將他改變成如此模樣。」

「滴,系統正在掃描,請宿主稍後!」

「滴,掃描結束,信息已實時發送至宿主腦海中,請查開!」

「凌軒轅,永樂城人士,體內暗藏龜鴆毒?」

看着腦海中信息,楚帝臉色驟變,龜鴆毒是從毒龜和鴆鳥體內提取的毒素如何而成。

鴆生南海鴆,狀如孔雀,五色雜斑,高碩,黑頸赤喙,出廣之深山中。

善於啖蛇,人誤食其肉立死,並療蛇毒。昔人用鴆毛為毒酒,故名鴆酒,頃不復爾。

毒龜生赤色,狀如龍,亦有大毒,兩者合二為一,可改變人體形態,同時力大無窮,不知疼痛之感。

了解龜鴆毒后,楚帝面色陰沉,本以為變異魚人都是扶桑帝國之人,沒想到他們竟用永江城百姓作為實驗品,真是喪心病狂,讓人髮指。

「小賤,系統中可有化解龜鴆毒的藥物?」

「滴,系統提示龜鴆毒毒性濃烈恐怖,沒有毒素配方根本無法配出解藥。」

楚帝看了眼凌軒轅,臉上佈滿惆悵之色,喃喃自語道:「那他就必死無疑了?」

念及於此。

楚帝開口詢問道:「你手中鐵盒從何而來,能否告訴朕!」

「嗚~」

「嗚~」

凌軒轅瘋狂的掙扎著,支支吾吾的不知在說些什麼,幽藍的目光一直盯着楚帝背後海面。

「海底?」

楚帝渾厚的聲音響起,凌軒轅不停的點頭頷首,臉頰上浮現出濃烈的痛苦之色。

「與其如此痛苦的活着,還不如朕送你一程,免得遭受這般噬神焚身的痛苦。」

言訖。

楚帝揮動泰阿,一道銀白劍光掠過,墨黑色的血液飛濺而出,凌軒轅身形倒地,嘴角浮現出一抹自然的笑意。

「唰!」

他抬手將滾落在沙灘上的龍血石收入靈戒中,瞬間夜空中紅光消散,楚帝踏月色朝着房屋的方向走去。

…………..

一夜無話,轉眼黎明。

晨光照射在海面上,五彩之光懸浮虛空,嘩嘩的海浪聲傳來,楚帝帶着兩女來到前廳里。

昨夜經過楚帝的不懈努力,貂蟬和陳圓圓兩人身上童女毒解除,經過愛情的滋養,今日兩人容光煥發,明艷無倫。

「皇上,是不是下令三軍登船返回永江城?」

諸葛亮稟拳見禮詢問,楚帝意氣風發,雄渾的聲音響起,下令諸將帶領救出女子和俘虜開始登船。

昨夜楚帝返回房間,將靈戒中關於戰爭大陸所有的歷史查看了一遍,他有一條重大的發現,龍天大帝九年,其麾下將領率兵攻打戰王蚩泰,可他卻帶着糧草輜重出逃,並未如約趕往沙場前線。

當時。

那名將領帶着搜刮而來的杭財寶乘船而逃,行至東海之上,忽然狂風大作,濃霧漫天,出現數百艘戰船將他包圍,海盜強弩箭矢百道俱發,將領麾下戰船多半被焚燒,所掠金玉珠寶及銀鞘數千萬悉數沉入江底。

古籍中雖然只有寥寥數語的記載,但楚帝敢肯定凌軒轅交給他的龍血石,絕對屬於那名將領沉入海底寶藏中之一。

這個秘密現在被他知曉,數千萬珍寶落豈能就此放過,心裏不禁盤算著等楚軍再臨東海時,他勢必要將海地寶藏和石油全部得到。

楚帝下令眾士兵開始登船,他則帶着貂蟬和陳圓圓二人在諸將的擁簇下向龍舟走去。

就在此時周瑜疾步衝上前來,面帶為難之色,道:「皇上,解救的女子都覺得無顏面對自己的家人和丈夫,拒絕登船返回永江城。」

「一群柔弱女子不返回永江城,留在舟山島如何生存,真是胡鬧。」

楚帝鬆開貂蟬和陳圓圓示意她們二人先登龍舟,拂袖帶着周瑜向遠處眾女子走去。

「請皇上開恩不要將我們帶回永江城,我等皆已非清白之軀,如何有顏面面對世人的指責?」

楚帝面露為難之色,戰爭大陸上的女子將忠貞看的非常重要,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左擁右抱,可女子必須三從四德,一女不適二夫。

「皇上,這可如何是好?」

既是周瑜足智多謀,此刻他也不知怎麼處理眼前這也婦人,楚帝見她們態度堅定,一副誓死不屈的樣子。

「爾等不願返回永江城,那朕問你們遠遠願意加入軍隊?」

「加入軍隊?」

「加入軍隊?」

周瑜和眾女皆是震驚,想不到楚帝會做出如此決定,紛紛抬首視線停留在他身上。

「朕可以讓你們加入軍隊,成為戰場上所向披靡的女將,為國而戰,建功立業。」

「來日你們戰功赫赫,成為鎮守一方的將領,想必世人也無法在指責你們什麼。」

「同時朕會下令全體士兵守口如瓶,絕不會將你們的遭遇傳出去,加入軍隊你們便可以重新做人。」

楚帝話音剛落,周瑜急聲阻止道:「皇上,哪有女子參軍的,他們手無縛雞之力,如何可以上戰場殺敵?」

「公瑾,莫要小看女人,她們爆發了可要比山裏的老虎還要兇殘,有時候女子也能撐起半邊天。」

「你別忘了,木蘭,初月,秦良玉,孫尚香可都女將,她們實力絲毫不比其他將領薄弱。」

楚帝輕輕拍了下周瑜的肩膀,眸光從眾女身上掃視而過,雄渾有力的聲音響起。

「爾等要是願意加入軍隊,朕為你組建鳳凰軍團!」

「鳳凰涅盤,浴火重生,爾等將來都可以成為沙場上一柄利劍!」 墨凌霄還得意的告訴葉清苒,他的美色只有葉清苒一個人能擁有。

其他的人想要靠近的話,只能被他趕走。

就比如說門外的曲璐璐,就是最好的例子。

「清苒,你要堅信,我和她真的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清清白白的,」墨凌霄還將自己的胳膊伸過來,「不信你聞聞,我身上只有你的味道。」

葉清苒一個白眼過去,「你那麼着急解釋做什麼?」她當然是相信墨凌霄的,不然也不會嬉皮笑臉的和他開玩笑了,「但你作為我的男人,在公司還讓其他的女人接近,這就是你的不對。」

墨凌霄也承認錯誤,並且表示以後會改正。

「還有,不管你對她是不是有想法,但那個女人肯定還會來纏着你的,凌霄,我覺得你要不還是將事情都給考慮清楚,不要讓她再來公司了,我倒是沒有什麼,公司那麼多人看着,對你的形象也不好。」

不知道的人,肯定還以為墨凌霄左擁右抱了。

而且還會有人說閑話,覺得葉清苒不是曲璐璐的對手。

「清苒,這件事我肯定會處理清楚的,我也不會讓曲小姐還有下次,保安,前台,包括我的助理,我都交代過了,一旦見着那個女人靠近的話,就馬上將她趕出去,別說見着我了,我辦公室都不會讓她靠近。」

葉清苒有了墨凌霄這番話,也堅信曲璐璐沒有機會的。

但為了讓員工們不再懷疑和議論,葉清苒故意和墨凌霄還在員工們面前秀恩愛。

「墨總究竟喜歡的誰?之前不是曲小姐來的嗎?現在葉小姐又回來了,並且兩個人好像一點兒事情都沒有,該不會還是墨總覺得做了虧心事,故意和葉小姐秀恩愛的吧?」

「別亂說,墨總從頭到尾喜歡的只有葉小姐,曲小姐算什麼?」

「單相思,葉小姐和墨總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據說他們原來就已經經歷了很多的事情,還分開過幾年,後來又在一起了,這就說明在墨總的心裏,葉小姐就是無可取代的那個人。」

墨凌霄雖然覺得沒有必要這般,但為了配合葉清苒,也面帶笑容。

羨煞旁人。

葉清苒出了公司以後,兩個人還膩歪在一起。

「還捨不得放開?」

「凌霄,你該不會還真的是和我在演戲吧?我還以為你是發自內心的。」

墨凌霄知道她誤會了,趕緊說道:「這不是在走路,我擔心你這邊還會有危險,我們還要注意到寶寶的安全。」

「這還差不多。」

另一邊,闞佳也回到家裏。

她剛開始心裏還是有些擔心的,想着自己當初一聲不吭的就離開,還將那麼一個爛攤子交給闞父來處理,一定是有不少的人在他的面前說閑話。

還將闞佳說的不懂事,不聽話吧。

闞佳嘆氣,雖然之前葉清苒已經告訴過她,墨凌霄將事情都處理好了,但她這心裏還是七上八下的,不知道一會兒面對着父親,自己要說什麼。

如果他還在氣頭上,說不準這次還要被趕出來。

「小姐你回來了。」

「吳媽,我爸呢?」

「小姐,你不在的這段時間裏,老爺一直都在看自己的花花草草,還說這樣就可以打發時間,要不就是一個人在書房看書下棋。」

闞佳皺眉,她是知道父親的脾氣,這會兒不去陳家鬧一番就不錯的了,怎麼還會那麼安靜的待在家裏,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

她又小心翼翼的問道:「吳媽,我爸生氣了嗎?」

吳媽也不否認,「小姐,你和陳少爺離開的那一天,老爺還是真的生氣,一天都不見人,也不願意吃東西,我們看着都是擔心的很,好在後來也沒有什麼事情。」

「不會吧?」

「是真的,小姐,墨總前兩天不是過來了嗎?也不知道他在老爺的面前說了什麼,後面老爺不僅不生氣了,心情還變得好了一些,有時候還會哼著歌。」

闞佳越發的不明白了,想着父親該不會還是先將情緒給隱藏起來,故意將自己騙回家,然後再將火氣發泄到自己的身上吧?

不管怎麼樣,現在都已經到面前來了,闞佳也只能回去了。

「爸。」

闞父見着闞佳,先是一愣,然後微笑的站起來。

「佳佳,你可算是回來了,」說着還拉着她的手,「讓爸爸看看,你在外面也不知道打電話,瞧瞧你這都瘦了,以後可不能再這樣了。」

真不生氣?

難道是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平靜?

闞佳還是顯得很小心,「爸,我之前不是做了那樣的事情嗎?也沒有和你打招呼,我哪裏還敢給你打電話,這次我也不敢回來的。」

「沒事兒,哎,佳佳,也是爸爸不對,之前沒有多了解你,還給你安排了婚事,讓你不開心,你一定很恨爸爸吧?」

怎麼回事?

「爸,沒有,這是我自己的問題,我和陳煜都想過了,要自由戀愛,就算我們兩人要在一起,也要先從戀人開始,而不是直接就結婚,這太唐突了,我們兩人都有些害怕。」

「你回來就好,爸爸給你道歉,以後也不會還要管着你這件事了,佳佳,你要開心的話,隨便怎麼樣都可以,這個年代,我也不該還要管着你。」

「爸,我真的很高興,你不生氣,是不是墨總給你說了什麼?」

「墨總說的也挺對的,我沒有考慮到你的感受,我就你這麼一個女兒,你說你要是有什麼事情,爸要怎麼過後半輩子?」

闞佳也高興,知道這是墨凌霄的功勞,回到自己的房間就去給葉清苒打電話。

「清苒,我真的沒想到你家墨凌霄還真是有能耐,那麼輕易的就把我爸給搞定了,我這次也算是放心了,你是不知道,我回來我爸不僅沒有生氣,還噓寒問暖的,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