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張嵐,我們剛纔真的是出現幻覺了。我們喝的東西里,絕對是被周洋他們下了什麼東西。所以,我懷疑周洋他們肯定被別人收買了。所以說,我們都是自己嚇自己而已。”我握着張嵐的手說道,只不過,我的手指在她的手心裏,輕輕地點了一下。

張嵐立刻明白,然後點了點頭,說道:“那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哈哈!”我哈哈大笑之後,才說道:“不要怕!我還是出去辦事,你就在家等我。等我把事情一辦完,就立刻回來接你。當然了,我會把周洋也帶走,不會讓他們回來的。好了,放心吧!”

我說完話,就轉身往外走,不過,剛走了兩步,我就轉身一邊朝着桌子和酒櫃走去,一邊說道:“我有點渴了,喝口水就走。”

我說完話,就已經把水瓶拿在了手裏,裝作去倒水,可是我並沒有往碗裏倒,而是猛然一用力,直接倒在了桌子和酒櫃之間。

“啊……“

當我把開水倒進了酒櫃和桌子之間的時候,就有一個人大聲的喊了起來,緊接着,一個大男人就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我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僞裝的,但是我知道他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於是“嘭”的一聲,連整個水瓶都砸了過去。

”臥槽,燙死我了,燙死我了……唐雪,你給我出來……這小子果然厲害。”本來,我想上去制服他的,可是誰知道,那人竟然大喊着唐雪。

“咯咯咯……”

我猛然一回頭,只見唐雪竟然站在了我的身後。

我看了看她,然後直接把張嵐拉到了一邊,說道:“唐雪?你這是什麼意思?現在你們的陰謀已經得逞了。怎麼?還要來傷害張嵐麼?”

“咯咯咯……”唐雪突然又笑了起來,然後才說道:“江曉,我這次來,可是來幫你的。你千萬不要狗咬呂洞賓不知好人心啊!”

我看了看她,然後又看了看那個被燙了的,還在打滾的人,說道:“先別和我說這些,我就問問你,你們是怎麼讓我看不見的?還有那個人,是不是東洋忍者?”

這纔是我好奇的事情,畢竟他們太像傳說中的東洋忍者了,傳說東洋忍者就會忍術,能徹底的隱身,這人難以發覺。

“好了,好了……你身上的外套,本來就水火不侵,裝什麼裝?”這個時候,唐雪對着地上那個打滾的人說了一句。

那人被唐雪這麼一說,果然不打滾了,然後很利索的站了起來,說道:“我的外套雖然水火不侵,但是這手可真的被燙到了。不過,幸虧沒有燙到臉,不然的話,我一定和這小子拼命的……”他說到這裏,又看着我,繼續說道:“我想知道。你是怎麼知道我是僞裝的?”

我看了一眼那人,然後冷笑了一下,說道:“知道你是僞裝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東洋人,是不是?”

那人一聽我說東洋兩字,臉上的表情立刻凝固了起來,然後說道:“小子沒看出來,你不但能識破我的僞裝術,還是我是東洋人?不錯,不錯……”

“你們東洋人,來華夏幹什麼?而且你們現在私闖名宅,我是不是要報警處理啊?”我看着他和唐雪說道。

唐雪擺了擺手,說:“江曉,他雖然是東洋人,但是卻沒有敵意。因爲他只想找你打聽一個人。”

“誰?什麼的樣人,要來找我打聽?”我疑惑地看着他們,生怕又是他們的詭計。

“哈哈……”那個東洋人卻笑了起來,然後才說道:“當然是和你說關係,而且我們又找不到的人。”

看着東洋人和唐雪,我不知道唐雪怎麼會和東洋人弄到了一起,而且看他們的表情,似乎要找的這個人,應該是對他們很重要的。

“那你們先說說看,我要是知道的話,可以考慮下,要不要告訴你們。”我看着這兩人,然後把張嵐往身後拽了拽,畢竟他們已經不是普通人了,誰知道這周邊還有沒有他們的同夥?

只是,我感覺特別的奇怪,爲什麼現在我竟然頻頻地接觸到了,像唐雪這樣的人?他們到底是從哪出來的?爲什麼又會有一些特殊的技能?這是訓練出來的,還是他們天生就是這樣? 唐雪見我拽住了張嵐,於是臉露笑容的說道:“江曉,你不要害怕我們。我今天來,就是陪着山舞君,來找你打聽個人而已,並沒有別的意思。”

“那就不要廢話了。趕緊問,問完你們就趕緊走。”我依然緊緊地握着張嵐的手,生怕會出現意外。

“好好好!我們想問的就是,那天救你的黑衣人到底是誰?”唐雪看着我,認真的問道。

“黑衣人?”我看了看唐雪。

“對,就是救你的那個黑衣人。我們想知道他在哪?”山舞君一臉的興奮看着我。

我皺了皺眉頭,說道:“其實,那個黑衣人,我也不知道是誰。更不知道他爲什麼救我。”

“不是吧?你不認識他,他會救你?”唐雪一臉不相信的看着我,而那個什麼山舞君,則是黑着臉站在那兒。

“怎麼?”我看着他們,說道:“難道你們不相信麼?”

“江曉,我希望你能說實話。因爲這個人對我們很重要。如果你說了的話,我會給你一百萬。”山舞君很期望的看着我。

“不好意思,我該說的都說了,你們可以走了。”我不太喜歡東洋人,自然更不在乎那一百萬。

“江曉,你不要挑戰我的耐心。告訴你,我可不止只會僞裝,殺人的手段,可也是特別的突出,而且還能做到了無痕跡。”山舞君開始威脅我了。

“江曉,你就說一下嘛!我們又不是壞人,你只要說了,我們現在立刻就走,而且絕對不爲難你。”唐雪一雙的媚眼,緊緊地看着我。

“哈哈……”我笑了笑說道:“你說得可真好,但是我想問一下,你在張家的時候,爲什麼幫着張靖江陷害我?”

“呃!”唐雪被我這麼一說,先是楞了一下,然後才說道:“江曉,咱們各爲其主,所以說,我們私下裏可以做好朋友。但是在場面上,我們必須堅持自己的信念。所以說,你也不要怪我陷害你,畢竟我是王家的人,在大場面上,我一定要幫着王家。”

“她怎麼陷害你的?”突然,張嵐看着我說道。

我看了唐雪一眼,然後和張嵐解釋了一番。

張嵐聽了我的話,一雙柳葉眉便擰在了一起,然後看着唐雪說道:“唐雪,我們雖然是敵對的。但是你以前最起碼是真刀真槍的和我們張家鬥,怎麼現在用上這種下三濫的手段了?”

“呵呵……張嵐姐姐,我們王家和你們張家,爭奪的是最大的利益,所以說,不可能像是謙謙君子一樣,還要正大光明的,只能用上各種的手段。張嵐姐姐,你可千萬不要怪我啊!”唐雪還是一臉的笑容,像是永遠都看不透她的心思。

“行啊!不是什麼手段就能用上麼?那我們就是不知道那個黑衣人在哪,你們走吧!”張嵐氣得吼道。

“嘻嘻……”唐雪依然沒有生氣,依然是未語先笑,然後才說道:“張嵐姐姐,你說得不算,而且你也不知道,你也更瞞不了我。你忘了我會讀心術麼?”

“對了,我差點忘記了。”張嵐這個時候,才心平氣和的說道:“你是個妖孽,會讀人心,只不過,只有猴子能對付得了你。可是,你會讀心術又能怎麼樣?反正我不知道,你就是再能讀心,也讀不到你想要的東西。”

我看出來了,張嵐就是想氣氣這個唐雪,其實她的心裏恨不得,想要把唐雪給活吞了。

“張嵐姐姐,你的心裏是不想把我五八分屍啊?嘻嘻,其實姐姐這樣想是對的。我也不生你的氣,因爲啊,我確實是略施小計,就把你們張家給瓦解了。而且啊,你的大伯張靖江,已經和我們的王家的家主,簽訂了協議,只要坐上張家董事長的位子,那麼接下來,就會讓王家合併了你們張家的產業……這樣一來的話,你不恨我,那就有些說不過去了……嘻嘻……”

我看了看唐雪,她確實挺有心眼的,雖然是滿臉笑容的和張嵐說話,而且句句都聽不出氣氛的語調,可是每一句話,都像是一把尖刀似的,直直的插進張嵐的心窩子裏。

果然,張嵐氣得渾身發抖,但是她卻沒有再說話,因爲自己心裏想的,那個小丫頭都知道,即使是說了也是白白的浪費口舌。

“唐雪,和他們說這麼多幹嘛?”山舞君看了唐雪一眼,然後對着我說道:“江曉,我給你兩分鐘的時間,讓你想一想,那個黑衣人到底在哪。如果想出來了,我就賞你一百萬,如果想不出來的話,我就讓你活不過五分鐘。”

“哈哈……”我看了看山舞君,說道:“你一個東洋人而已,跑到我們華夏來吆五喝六的,還要我把華夏的人,而且還是救我的人交給你,你說說是憑什麼?”

山舞君的臉色越來越好看了,不但已經黑了,而且都已經扭曲了……過了一會兒,他才說道:“江曉,你不要逼我殺你。老老實實的告訴我,我給你錢,立刻就走。所以,現在我最後的問你一遍,你到底是說還是不說?”

“不好意思,無可奉告。”看着山舞君,我斬釘截鐵的說道。

山舞君用手指着我,恨恨地說道:“行!你是想挑戰我的耐心。很恭喜的告訴你,你成功的挑戰了我的耐心,那我就讓你見識見識真正的忍者。”

山舞君說完話的時候,突然口中默唸了什麼,然後手中一揚,像是我們放鞭炮一樣,“啪”的一聲在耳邊響起。

“小心!”我一見,立刻拽着張嵐的手,就後退到了角落裏。

“嘻嘻,這下有好戲可以看了。”唐雪站在原地,不停的拍着手掌。

我拉着張嵐的手,沒有去看唐雪是什麼表情,但是我知道現在危險了,因爲山舞君那個小子竟然又一次的消失了,他在我面前徹底的不見了。

“江曉,他人呢?他這麼又不見了?”張嵐緊緊地握着我的手,很緊張的說道。

我沒有回答她,只是看着空蕩蕩的面前,剛纔我發現了他,只不過是憑藉着他和酒櫃,以及桌子的色差,才湊齊的發現了他,可是現在,我真的才知道,想要再次發現他,幾乎是不可能的了。

看着眼前,我感覺這已經超出了我的常識,這麼活生生的一個人,說消失就消失,這簡直就是太神奇了。

只是,驚訝歸驚訝,可到底怎麼樣才能發現他呢?要是發現不了他的話,那我們豈不是太被動了?

“嘭!”

就在我思考着,到底怎麼樣才能發現他的時候,突然有人在我的身後踹了我一腳,當時我也沒有防備,被這麼突如其來的一腳,就給踹到了地上。

接着,我的身後傳來的山舞君的聲音,“小子,你剛纔不是很囂張麼?怎麼樣?我先給你上一道開胃的菜。我們先玩玩,你要是再不說的話,我就讓你出出血了。”

“江曉,你怎麼樣了?”張嵐見我摔倒,立刻跑到了我的身邊,一邊扶着我,一邊擔心的看了看我。

我笑了笑,說道:“沒事,只是摔一跤而已,只要你沒事就行了。”

“你,你真是的,都什麼時候了?還開玩笑?”張嵐氣得說道。

“都這個時候了,再不開開玩笑,我怕我就沒有機會了。”我有些悲壯的說道,畢竟對於一個看不見的人,只有他要了我的命,哪有我能打過他的道理? 我坐在地上,看着張嵐,我的心裏有些不捨,因爲,第一我也不知道那個黑衣人是誰,他在哪裏?不過,就算我知道的話,我也不會告訴這個東洋人的。

第二,山舞君竟然會隱身,這特麼弄的,我活了這麼大,只聽說過有隱身這回事,但是常理告訴我,這是不可能的啊,可今天卻真實的發生在我眼前了。

我看不見他,他能看得見我,而且他也說了,如果不說的話,就會對我下手……但是這樣一來,可就連累張嵐了,於是我趁機先把心裏的話給說了出來。

“你別開玩笑了,快點想想辦法吧!”張嵐可不想聽我說別的,只是催促我趕快想想辦法。

我點了點頭,然後正在想辦法的時候,突然放在門邊的一個啤酒瓶,就直接的飛向了我的腦袋。

“嘭!”

我當時根本就沒有防備,所以被砸了個正着,頓時就感覺一股疼痛感好似鑽心一樣,接着就又發現,有些熱乎乎的東西流了下來,瞬間,就遮擋住了我的視線。

我這才知道,鮮血已經流了下來。

“江曉,江曉……”張嵐一見就急了,然後“呲”的一聲,從睡衣的下襬上,立刻就撕了一塊下來,緊接着就慌亂的給我包上了。

“小子,你到底說不說?我的忍耐可是有限度的。要是再不說的話,等一下就不止是流血了……哼!”山舞君的語氣越來越凝重了,看樣他真的有可能會下殺手。

“等一下!”張嵐一聽,立刻摟着我,然後看着眼前空蕩蕩的地方,說道:“我向你保證,江羽真的不知道你們說的什麼黑衣人。不過,你們要是想知道的話,我可以讓我的朋友去給你查一查,一定能查到的……”

她一邊說着話,一邊掏出了手機,就準備打電話。

“啪……當……”

只不過,她的號碼還沒有撥出去的時候,就被懸空的一個勺子給打飛了,然後那個山舞君繼續說道:“怎麼?想打電話找人麼?你們當我傻是不是?”

“沒有,沒有……”張嵐連忙擺着手,說道:“我只是想幫你查一查……”

“查什麼查?我告訴你,這和你一點關係都沒有,你知道麼?”山舞君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只不過,這個山舞君倒是挺小心的,每一次說話的時候,都會特意的換一個位置,所以說,我想偷襲他的話,都拿不準他在什麼地方。

“哎呀,這是何苦的?”這個時候,唐雪突然走到了我的身邊,看着我臉上的血說道:“你看看,這弄得多不好,怎麼還見血了?江曉啊,我勸你一句,你還是把那個人說出來吧!否則的話,山舞君要是要了你的命,我也救不了你啊?”

看着唐雪一臉的壞樣,我有些生氣的說道:“老子當初就不應該救你。救過你之後,你是三番五次的害我,我當時真的是瞎了眼了。”

“咯咯……”突然,唐雪笑了起來,然後才說道:“小子,說句不好聽的話,我又沒叫你救我? 帝女策:鳳卧江山 是你自己要救我的,現在又來怪我,這真的怪我麼?”

我看着唐雪,心裏無比的難受,這就像是在街上扶了摔倒的人一樣,對方會說,不是你碰倒的,你爲什麼要扶?

遇到這樣的事情,這樣的人,除了認倒黴之外,我實在是想不出什麼好辦法對付。

“怎麼了?被我說得啞口無言了?以後幫別人之前,你要想好了,到底該不該救別人。”唐雪毫無表情的說道,不過,我看着她的時候,真的感覺她好像一點人性都沒有。

“唐雪,不要和他廢話了。我的忍耐已經到限度了,我再給他最後一次機會,如果再不說的話,我就要了他的命。”山舞君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唐雪聽了山舞君的話,然後看着我搖了搖頭,說道:“江曉,我想救你。可是你一點都不配合,我都已經說了,只要你說出那個黑衣人在哪,我們就放了你。可是你太不配合我了。那麼我只有看看熱鬧了……”

唐雪說着話,就退了回去。

此時,我感覺到了一股真正的危險襲來,那種感覺像是一座山一樣的壓着我,讓人有種窒息的感覺……

不過,我卻咬了咬牙,準備和這個東洋人鬥到底,因爲我的身邊,還有張嵐,如果沒有她的話,也就算了,可是她在我身邊,我就應該像個男人一樣的去保護她。

“噗!”

山舞君又動手了,這一次就不是酒瓶之類的東西了,而是一把匕首,直接紮在了我的手面上,頓時我就被痛的渾身冒汗,可是我並沒有叫出來,因爲我怕張嵐會緊張,而且,我突然發現了山舞君有一個破綻。

“江曉……”這一次,張嵐的眼睛裏,都已經流出眼淚了,只見她一臉的擔心模樣,就要給我包紮。

我看了看她,連忙的縮回了手,然後就搖了搖頭,緊接着,我趴在她的耳邊,小聲的說道:“跑臥室去,我要和這小子拼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