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張百年說道,“那是藤精,斬不絕,道行再高也會被他們耗的真氣散盡,最後道消氣亡。”

難怪,加託輕易的解決了樹妖,而藤精當時的確是廢了我們不少精力。

接着張百年說道,“我們繼續前行吧”

翻過了一座座迷你小山,這些山就跟田墩似的,走了幾分鐘,可是我們依舊在大山裏,這時有人說道我們進入了迷陣。

其實我都還沒發覺,看來人多真的是力量大。

關鍵是這些人放眼任何一人在中國,都是一派大師,值得任何人尊敬的大能。

wωω☢тт kǎn☢c○

這時張百年直接飛身而起,踩在空中漂浮的泥塊上,他緩緩道,“此地就是迷陣的中心,這裏配合了八卦陣,空中的泥土也是按照八卦佈置。”

說着他落下來,隨即冷冷一笑,“諸位當心了,東漢之前道教不成,八卦陣也未出,而伏羲和文王先後天八卦,只是易算,不成陣法,所以很有可能是後世之人相助。”

張百年說着,我們覺得都很認同,看來這地宮早就被人進進出出很多次了。

可是張百年話音剛落一會兒,周圍的空間頓然一蕩,這時一道巨大的聲音傳來,“哈哈哈,我退彼此出不出,爾等果然來到了這裏,好,我就將你們一網打盡。”

我們聽到聲音統統朝着周圍看去。

可是周圍什麼都沒有,除了漂浮的泥土,其他的皆是一片空空如也。

見此,所有人不禁靠攏了。

這時張百年說道,“這聲音是殭屍王的”

說着周圍的人嚴肅起來,這時張百年問我道,“楊小友,不知你是否修煉果斬鬼飛刀”

“斬鬼飛刀”

我一愣,反問道,“現在需要用斬鬼飛刀嗎”

“準備着。”

張百年道。

可是,我不會啊~好搜搜籃色,即可最快閱讀後面章節 “麻道人斬殺殭屍王的飛刀祕術沒有交給你嗎?”

張百年愣住了。

頓時我明白,那可不是什麼斬鬼飛刀,而是麻門四大祕術之一的黃氣飛刀。

施展咒語,凝聚真氣和精血結成飛刀,可以斬下厲害鬼物的頭顱,這招可以對付厲害的鬼神。

不過,這和摩柯劍汲取我體內真氣一樣,有副作用的。

“現在需要嗎?”

我緩緩問道。

張百年說道,“殭屍王水火不侵,已經是半步天位的道行,實力非常強盛,可以以一敵十,垢喉必須你的飛刀才能斬下頭顱,貧道的叄味真火不足以燒掉他,飛屍以上這點叄味真火根本不夠用的。”

黃氣飛刀那麼吊?

我驚異一陣。

突然大地晃動,這時我們全部靠攏。

這時遠處的一片渾濁空氣中,傳來幾道腳步聲,同時我們看到那些腳步聲每次響動,地上就會飛起一塊塊泥土爲其墊腳。

然後我看到三團黑物,懸空而來。

見此張百年皺眉,“小友,我等壓陣,你祭出飛刀,斬殺他們!”

“好!” 媚行天下:妖妃蠱君心 見此我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

張百年吩咐所有人都注意了。

所有人一聽,然後站開。

接着,三團黑物懸在不遠處。

大戰一觸即發。

而我漸漸地的站在所有人身後。

三團黑物之中,有人笑道,“原來我出來,你們那麼緊張?”

“垢喉,你今天的死期到了。”

張百年狠狠說道。

可是三團黑物漸漸顯出身形,接着一個身形佝僂,穿着破爛不堪衣物,臉上模糊,五官扭曲的東西,這就是垢喉嗎?

“哈哈哈哈……你們佛道兩路,你有你們的張良計,而我有我的過牆梯。”

佝僂的東西大笑,這時他的身後出現了兩個人。

一位身披黑袍,飄飄然,如同鬼魅。

而另外一人,長髮遮眼,但是他身形高大,身體佈滿了紋路,還纏着一些符咒似的布條。

“諸位!上!”

張百年見此大喝一聲。

頓時二十多人跳飛起來,朝着三個黑物殺過去。

只見哪兒黑袍鬼魅,步伐詭異,如同一道影子似的殺進了人羣,頓時三五人被打的砸在地上。

而那個長髮遮眼的怪物,身形矯健,在人羣中打的一些人沒有還手之力。

人羣裏有捏着手印施展道術的,而且舞動法器抵擋着。

大多數人擋不住他們兩人的攻擊。

但是,張百年、乾雲子、齊龍、玄辛,還有一個道士,輕易的擋住了那兩個怪物的攻擊,而其他人,三眉道人、牛刑道人,被黑袍鬼魅和長髮怪物,逼的沒有還手之力。

而我看着空中懸浮的佝僂,他現在看着戰場,似乎有些着迷,見此我想是不是該動用黃氣飛刀了。

可是這時候張百年大喝一聲,手裏突然冒出一道火苗,火苗圍着他的身體旋轉一圈後,竟然猛的拉長,好似一條火蛇,而乾雲子此刻直接隱身不見,齊龍和玄辛,一人周身真氣勃發,一人腳下出現了太極圖紋。

這些都是他們的祕術吧!

而還有兩個和尚佛法精深,雖然不能再上風站穩,但是自保一點問題都沒有。

啪。

這時我看到兩個人被打飛了出來。

那兩人是法明和了塵。

只見黑袍鬼魅要殺了那兩人,見此我手裏摩柯劍縮進身體,金屬翅膀直接冒出來,我其實過去法明,我接住了法明,可是了塵看着我哭喪着臉叫我救他。

於是我將他們救了回來,法明看着我有些恍惚,“你的翅膀?是?”

了塵也看了看。

隨即他手裏的長劍朝着我就刺過來,我特麼就愣住了,了塵偷襲我!

可是這時遠處,黑影鬼魅,手裏一道黑氣如同一道箭般的飛出。

我一看,躲開,只見那黑色箭直接將了塵給洞穿了。

見此法明連忙合十,阿彌陀佛。

我看着死去的了塵有些愣了,同時看向了黑袍鬼魅,這時的黑袍鬼魅看着我,沒有動作,片刻後他飛進了人羣。

見此我看着法明,“法明,你離開這裏吧,這裏有那些大地位高手在,你就被參合了,你到了岸上,告訴給道友們,我們在湖底和敵人膠着在一起了。”

大戰再是進行着,我一直找機會,可是這時戰場發生了轉變,黑影鬼魅給齊龍和玄辛壓制住。

而那個長髮怪物被張百年、乾雲子、加託,光鑑,給圍攻。

而剩下的人,輕鬆了下來,他們見沒有人可打了,於是將目光停留在了空中,於是三眉牛刑直接率先飛出,朝着佝僂殺去。

可是佝僂根本不還手,他們的法器攻擊在佝僂身上,佝僂根本沒有任何傷害,反而剛剛的直響着,這就是殭屍王麼?

三眉牛刑等人見沒有辦法,退下來。

這時佝僂大喝一聲,“就這麼掉能耐,還想對付我!”

說着佝僂身體一陣,刷刷刷。

一串串鐵鏈從他的腳下蹬出,朝着地上直接飛過去,三眉等人躲開,鐵鏈就砸進了地面。

這時黑影鬼魅和長髮怪物直接閃開,這時佝僂一使勁,鐵鏈將地面就翻了起來。

張百年等人見此直接閃開。

甜妻還小,總裁需嬌寵 可是還有一些人沒能逃脫直接被翻進了地裏。

然後雙方再是大戰,可是佝僂一出手,戰局發生了逆轉,敵人完全佔據了上風,張百年給黑影鬼魅偷襲了幾招,但是因爲叄味真火的存在,他沒有出現外傷,只是皮外傷。

而其他人就不好說了,被打的鼻青臉腫的,見此我加入了佔據。

我的翅膀撲撲響動,我扔出了幾招爆炎符,隨即什麼雷火符,雷火符,然後還結成了符陣。

我的本事讓他們眼睛一亮,然後紛紛以我爲中心,施展道術,什麼雷擊術、烈火術,甚至飛鏢暗器協助我。

可是對敵人來說,根本無濟於事,我的符陣很快成了擺設。

最後一些人直接逃命了走了。

戰場就剩下幾人。

漸漸地,我們都收手了,我們不是敵人的對手,張百年收了不小的內傷,看着我,眼中顯露了一些期待,“小友,我們協助你,你快快施展斬鬼飛刀吧。” 我點點頭。

於是我們準備再次動手。

可是這時,遠處傳來了一到聲音,“還沒有結束麼?真相是該說出來的時候了。”

一個女子的聲音。

這時候,黑袍影子扯去了他的黑袍,頓時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了,白色頭髮,穿着道袍。

我一聽頓時眼睛放大了。

頓時,三眉、乾雲子、牛刑都是身體一抖。

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黑袍人竟然是我的師爺爺!

我聲音一顫,“師爺爺!你!居然是你!”

師爺爺看着我緩緩發笑。

而這時長髮怪物也看着我,“楊道靈!”

我看着長髮怪物,他的模樣清晰起來,竟然是文天啓!

我愣住了。

這時辛玄愣住,“教主!”

文天啓隨即道,“玄辛,聽令,從今天起,衆閣教全部對陰間宣戰!”

“什麼!教主,您,您要挑起陰陽大戰!”辛玄愣住。

陰陽大戰!

我本來還沒搞清楚眼前的情況,於是我問道,“文天啓,師爺爺,你們,你們什麼情況?”

這時三眉道人狠狠道,“馬正純,你沒死?那六年前爲何你要盜取八寶神宮祕寶!”

牛刑對此也很不解,顫聲道,“老馬,你,你真的是老馬嗎?”

張百年也是濛濛的,看着師爺爺問道,“你就是馬真人,你們爲何和殭屍王同流合污?”

“同流合污?不~”

師爺爺笑了笑,“貧道並非什麼馬真人,貧道是馬王爺的靈。”

馬王爺!

我愣住,“黑袍人,師爺爺,你是黑袍人!”

“對。道靈。”師爺爺看着我笑了笑,“我將身體火化,只是假象,其實我的身體被八部天龍燒殘,只有火解還能讓靈魂繼承所有道行,這樣才能暗中保護你平安。”

原來如此!

師爺爺一直護着我。

這時乾雲子問道,“馬真人,你說,那祕寶是何物?”

“何物?”

師爺爺笑了一笑,“乾雲子,當時你也是想拿走祕寶的,你不清楚那祕寶是何物嗎?”

“這!”

突然,三眉,牛刑看着乾雲子,乾雲子愣住。

然後師爺爺看着牛刑,“老牛,你和我交情不錯,你離開吧,今天所有人都休想離開這裏。”

師爺爺說着,看着張百年等人。

張百年有些着急了,“你們!”

可是張百年和我的關係不錯,於是我看着師爺爺,“師爺爺,你要做什麼?你和文天啓怎麼走到一起的,爲什麼你們出現在這裏?”

“道靈,文天啓一年前從海底回來,修煉成了百鬼戰體,陰帥都莫敵,他的目的是進攻冥界,而我也是輔助明主歸位,結束地府由始至終的亂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