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張青雲愣了一下,城市建設規劃和城鎮體系規劃的事他確實知道,而且,規戈小局已經有了相關的草案,但是那個草案張青雲不是太滿意,所以在上次系統會議的時候就廢除了。

至於新的城市展規戎小和城鎮體系規劃草案,目前規劃局還在緊鑼密鼓的整理中,這個時候拿到班子會上彙報能說的話可不多啊。不過聽車小偉話的意思,這個議程恐怕早就已經定下來了。而且他把話扣得很死,口口聲聲說的就是去年布置的任務,張青雲想開口說這事還不成都沒說服力,所以他沒多猶豫。便道:

「行吧!我通知萬政治,讓他親自來做這個彙報。」

車小偉的意思他明白,他和張青雲兩人既然在城建的問題上分歧很大,自然最後是要到市委常委會上決一勝負……而今天存政府班子會上,他就要來個預演,要讓大家都看看市規劃局目前的狀況。

如果市規小局有了草案,他自然能控制大家對這個東西橫挑鼻子豎挑眼,最終外面會傳市規局的草案在政府內部都通不過,張青雲還怎麼拿這個東西去常委會?

如果沒有草案,去年布置的任務,搞到現在連個草案都沒做出來,車小偉以此來解題揮,自然是可以讓張青雲的顏面掃地,同時也是為常委會上將來的較量營造外部氛圍。

從目前的情形來看,張青雲要想在常委會上獲得多數票的支持還是挺有難度的。至少車小偉、韓克窮外加鞏漢森和黃耀這四個人就指定要投反對票。

另外,車小偉趁紅山茶出事的時機,他在常委會上已經有了一定的根基,而張青雲一點根基都沒有。在這種情況下,誰佔優勢誰佔劣勢就可想而知了。

車小偉在明顯優勢的情況下,現在還想在政府這邊先動作,顯然是不滿足於取勝。更重要的他可能是要借這次機會徹底教刮一下張青雲,凡百示後來者,告訴別人他車小偉的權威可不是那麼好調整噸

在政府常委會議上,車小偉和張青雲兩人有說有笑進會議室的場面看上去是如此的詭異,乃至有幾個副市長都停下了攀談,用一種審視加木然的眼神注視著兩個大佬的舉動。

而臨時被叫過來彙報工作的萬政治則躲在後面,張大嘴巴看著這種情況,心中不知道如何表達自己的情緒。

今天會議先是討論《港城市人民政府關於對政府工作部門(單位佯度工作實施目標管理考核的通知等等文件,另外就是討論城市建設規劃和城鎮建設體系規劃的相關事宜。

前面的討論得很快,大家很快就達成了共識。但是在最後討論城市建設規戈和城鎮體系規劃的時候,基本是沒有什麼人言。討論這個問題之前是由萬政治先彙報。

萬政治彙報得很巧妙,他並沒有按照傳統的路子拿什麼草案。而只是講城市規戈的思路。他隨身攜帶的有港城規劃全圖,是規劃局技術人員做出來的立體三維電子圖紙。

電腦演示,然後通過投影儀放出來,他所說的東西就顯得非常的簡單明了。他的彙報分幾個部分,第一個部分就是講以前在城建方面的問題,由於是內部會議,他幾乎是把白果、浮海這幾年背地裡搞的那些違規、違法、違背中央、省、市指示精神的各項事情全部揭露了出來,而且生動的說出了這樣搞城市展的危害。

把這個問題講清楚、講透了,接下來他才講城市交通規劃、城市展規戈、城市環境規戈小等等內容,他不愧是專家型幹部,講的東西水準很高,同時又深入淺出,明明很專業的東西,但是講出來大家都能聽懂,非常的有說服力。

他最後道:「在坐的各位領導,我們以前在城市規劃和建設方面走了不少的彎路,也走了不少的錯路。當時是因為那個特殊的歷史時期沒有辦法,因為我們的經濟底子薄、低,我們政府一切的中心工作都必須圍繞著經濟建設這個中心。

當時為了經濟建設,損魯城市的環境,踐踏城市規利都是可以理解的,也是被大家廣泛認同的。

但是現在我們經濟展取得了不錯的成績了,在這個時候我們是否應該反思過去那種急功近利的展思路了?我們是否要看幾年後、或者幾十年後甚至更遠的事情呢?這是我個人的看法。

好了,這就是我的工作彙報,謝謝各位領導能認真聽這麼久。」

「啪!」不知誰先拍了一下手,接著零星的響起掌聲,緊接著幻燈片一關,會議室的燈火全亮后掌聲全沒了,一個個就端坐在位子上,誰都沒有說話的意思,大家臉上的神情都像老僧入定般古井不波。

車小偉皺了皺眉頭,臉上神色有些不自然。眼神極其複雜的看了萬政治一眼,作為市長,他手下市直局數十個,城市規劃局的萬政治以前他還真沒有太多的印象。

了解萬政治他也是近期的事,但是今天他才知道自己對此人的了解還是很欠缺。今天的工作彙報,完全就是萬政治表演的舞台,不像是在彙報,反倒是像在做學術演講。城豐規戈小本是枯燥的東西,偏偏這個人能講得如此生動而妙趣橫生,更重要的是他能講得讓所有人都覺得港城以前走的彎路太多了,應該要撥亂反正走到正路上來。

這種感覺讓車小偉心裡很有氣,但是他知道這個時候不能火。他更知道的是自己可能出了一個昏招,今天安排這次彙報簡直就是一大敗筆。

早就知道張青雲在硬條件上無法和自己相比,他就肯定是搞宣傳、搞盅惑人心那一套,車小偉事先只是想給張青雲一個措手不及,可沒想到這個萬政治竟然也有不弱於張青雲的能力,硬是讓他把工作彙報整成了演講會。

「專家型幹部!」車小偉心中冒出了這個名詞,他以前在省委組織部工作過,他清楚的記得提出這個概念的時候,他是有份的。當時他對專家型幹部是如此的推崇。現在萬政治就是成功的專家型幹部的代表,不過此時的車小偉心中可沒有喜悅,有的只是酸甜苦辣咸,數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花開兩朵各表一邊,當我們的李曉峰同學還在為列

寧同志的高超手腕而嘆服的時候,圖爾庫的碼頭上,詹姆斯.邦德守候已久。對於此次的行動他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

為了一網打盡布爾什維克,他不光調來了俄國站駐紮在圖爾庫的全部人手,還直接收買了海關和碼頭上的俄國警察。只要布爾什維克的人帶著霍華德出現,那絕對是被抓現行。甚至他已經派人暗地裡接觸了幾家比較大報社,絕對會在第一時間進行全方位的報道。

對007先生來說,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不過李曉峰可不認為自己是什麼東風,他就算是風也是颱風、颶風或者風暴,反正絕對不會是成人之美的東風。

實際上我們的仙人心裡確實是在醞釀一場風暴,不過那是被好心的埃里克森煩的。

「安德烈,你一定要注意,這個圖爾庫的海關和碼頭上的警察都不是好鳥,你千萬千萬方機靈一點……」埃里克森一邊說一邊掏出了十克朗的紙幣夾進了護照,「看見沒有,學著點。這幫孫子拿了錢就不會刁難你了!」

看著某人沒骨氣的作風,李曉峰實在無語,哥當天兵的時候都不屑給神仙行賄,你丫竟然讓我給幾個小癟三塞錢,你這是幫我還是罵我?

李曉峰面無表情的說道:「我是一分錢都不會給的!」

沒想到埃里克森還急了,拉著他不斷教育道:「你小子怎麼死心眼呢!在這個社會上想要混得好,你就得機靈一點,別捨不得小錢……閻王好過小鬼難纏啊!而且這也沒有幾個錢,就當是小費了!」

李曉峰愈發的不耐煩了:「我說了不給就不給!」

「你怎麼這麼倔強呢!」埃里克森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你這麼摳門,怎麼做生意?怎麼交朋友?怎麼在社會上混得開?」

看著埃里克森叨叨補個不停,大有說出十萬個為什麼的打算。李曉峰恨不得直接給這廝大頭查下扔海里,如果不是看在這貨是一番好意,他說不定真這麼幹了。

「少羅嗦!」李曉峰直接揭開了謎底,「等會有人來接我們,不需要鳥這些小鬼!」

「原來如此!」埃里克森點點頭,望了望走在前面的列

寧等大佬,感嘆道:「原來布爾什維克也有點勢力,我還以為就是一群窮鬼瞎胡鬧呢!」

美人咒 「你給我閉嘴!」李曉峰捂住了這貨的臭嘴,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尼瑪,你不會說話就不要瞎咧咧,再胡說八道我撕了你這張嘴!」

埃里克森也知道自己說錯了話,趕緊自我封閉了嘴巴,好在周圍的布爾什維克雖然人多,但一個個都被踏上祖國土地的激情影響,完全沒有人注意他。

當然,也不是完全沒有人注意他,至少我們的詹姆斯.邦德先生就牢牢的鎖定了埃里克森,實際上某人想不引起注意都難,他那副打扮和尊榮放在人堆都是燈泡,還是一千瓦的那種強光燈,除非是瞎子才看不到。

007先生當然不是睜眼瞎,相反他的眼光十分的敏銳,第一時間就撲捉到了埃里克森和某仙人的身影,發現了這兩人之後,007先生也鬆了口氣。說真的,詹姆斯.邦德很擔心這兩人不出現,如果他們不出現,這齣戲還真沒法唱下去。

007先生暗自向身邊的幾個手下做了一個手勢,不留痕迹的指了指埃里克森,示意開始行動。立刻,一個原本顯得漫不經心的穿著英國陸軍軍服的男子站了起來,斯條慢理的踱著步子走到海關檢查員的身邊,低聲耳語了幾句,馬上此人輕輕的點了點頭。

李曉峰和埃里克森靜靜的站在隊伍等待海關的檢查,兩個粗枝大葉的傢伙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已經被毒蛇盯上,這種弔兒郎當的態度讓不遠處的詹姆斯.邦德十分震驚!

他實在想不通李曉峰和「霍華德」為什麼會那麼親密,這不像是賊和警察該有的關係。你見過貓和老鼠一家親?這不是扯淡么!尤其是眼尖的他發現埃里克森口罩和大墨鏡下面鼻青臉腫的事實之後,更是覺得不可思議。你丫都被打成了豬頭,還討好打你的人,你丫這不是犯賤嗎?

詹姆斯.邦德覺得不對勁,很不對勁,覺得「霍華德」已經完全腦殘了,他首先想到的就是「霍華德」已經變節了,但是馬上他就把這個可笑的念頭丟到了九霄雲外。俄國站誰都有可能變節,但是「霍華德」是絕不可能地!

為什麼?因為「霍華德」投靠布爾什維克沒有一點好處啊!布爾什維克如今要啥沒啥,而「霍華德」在軍情六處是前途無量,他當陸軍大臣的叔叔罩著,他腦萎縮了才回去投靠布爾什維克。

如果「霍華德」沒有變節,那麼詹姆斯.邦德只能得出第二個結論,「霍華德」如今已經被徹底的催眠了,這個可憐蟲恐怕還不知道他跟敵人言談甚歡。

想到這,007先生不禁有些快意,他可是一點都不喜歡「霍華德」,如今能看到對方栽一個大跟斗,就算是被解救回來也不可能繼續留在軍情六處,也就是說他的站長寶座堅不可摧,007先生興奮得幾乎要拍手稱快。

鎮定!鎮定!

詹姆斯邦德克制著心頭的狂喜,看著「霍華德」一步一步的接近海關的檢查員,一顆心蹦蹦直跳,恨不得上前推一把慢吞吞的「霍華德」才好。

可憐的007先生從始至終就沒想過,此「霍華德」非彼霍華德,迎接他的不光是一場空歡喜,更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大茶几。

埃里克森慢吞吞的將夾著錢的護照遞給了檢查員,甚至努力的從自己傷痕纍纍的醜臉上擠出了一絲討好的笑容。

這讓李曉峰有些好笑又有些佩服,好笑的是這貨的賤樣,佩服的是這貨在人際關係上確實有點長處,埃里克森並沒有因為他說有人接應,就省下了那十克朗。

因小見大,僅僅從這一舉動上,李曉峰就能推導出埃里克森的為人,實際上以他諾貝爾家大少爺的身份,沒有人敢刁難他,至少小小的海關檢查員是絕對不敢炸刺的。但他偏偏選擇一種近乎於有**份的方式行賄過關。

從心理學上講,這種人謹小慎微,絕不會犯致命的錯誤,而且因為不在乎臉面,又顯得八面玲瓏,也就是說埃里克森是一個激靈謹慎還很油滑的傢伙,這樣的人別說有一個大家族支撐,就算沒有,白手起家混商場也能取得不小的成就。

李曉峰這才發現,自己恐怕是被埃里克森的面具給欺騙了,這小子絕對沒有外表上看去的那麼紈絝,那麼不靠譜,他的一些很荒唐的行為恐怕是一種偽裝。

想一想,在彼得格勒,當他同梅德韋傑夫起了衝突之後,這廝就借口泡妞消失得乾乾淨淨,直到一切風平浪靜,他才重新冒出來。僅從這一件事就能看出這小子很有心計,很謹慎,也很會偽裝。

一念至此,李曉峰不禁又想起了這貨被打的事,難道他真的緊緊是因為怕未來的老婆才落荒而逃嗎?以他諾貝爾家大少爺的勢力,想要在瑞典藏起來避風頭一點都不難,就算要落荒跑路,他也有的是門道,何必巴巴的上來求自己?

李曉峰第一時間就得出了結論,埃里克森絕對懷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才接近自己的。但是他到底圖的是什麼呢?李曉峰還真想不出來。不過現實可沒有留給他多少思考的時間了,海關檢查員接過護照裝模作樣的「檢查」了一翻,收起那十克朗的鈔票,立刻就露出了真面目:

「先生,你的護照有點問題,跟我們走一趟吧!」

埃里克森原本看見對方收了錢,以為萬事大吉,誰想到對方說變臉就變臉,頓時幽怨的看了身後的李曉峰一眼,意思大概是說你把哥害慘了!

李曉峰也有些小奇怪,瑞典海關看過沒問題,怎麼到了俄國反而穿幫了。不過穿幫了就穿幫了,他正好搞不清埃里克森的來意,讓這貨蹲監獄也算是一種解脫。所以只是對可憐的埃里克森聳了聳肩,表示愛莫能助。

誰知道他沒表示還好,有表示之後把他自個也給帶進去了,海關檢查員指著他的鼻子說道:「還有你,你也跟這位先生一起走一趟吧!」

李曉峰頓時火了,老子的護照你都沒看,就讓我走一趟,你丫以為自己是誰?

「為什麼?」李曉峰冷冷的問道。

那賊眉鼠眼的檢查員理直氣壯的說道:「少廢話!讓你去你就去!」

如果這時候李曉峰還不知道事情不對,那就白瞎了這雙好眼睛了,恐怕這是有人沖著他跟埃里克森來的,不然這麼多曾經是政治犯的布爾什維克都沒事,怎麼偏偏找他跟埃里克森。於情於理這都說不通!

李曉峰知道他得罪過的人可不少,唯一奇怪的是,不知道這是那一股勢力找茬,一時間他陷入了沉思…… 來了!港城的春天是非常美的。閏淵別野所在位掣,和春天來個親密接觸。

今天是周六,天氣非常的棒,盛春將至前的太陽恰好可以做其光浴,不過今天的閏淵卻沒有這個閒情逸緻,早上起來吃了早飯,他就指揮人來調整房間格局。

閏淵是很傳統的那類人。他信馬克思主義,但是相比馬克思主義來說,他似乎更信風水和命運。一年有四季,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閏淵每年都會重新布置房間的格局。在此之前,他會沐浴齋戒兩天,然後精心的規劃,還會在腦中形成風水局的架構,最後才是行動。所以前前後後他差不多需要一周的時間,而這一周的時間他是不能上班的。

一個堂堂的市委書記,竟然信這一套,如果傳出去肯定是一個驚天大新聞。所以閏淵在干這事時是非常保密而謹慎的,請假編造的借口當然是病休,而在這個過程中市裡的大小事務當然都是車小偉在主持。

周六下午,忙活了一天,閨淵站在別墅院子的正中,一襲唐裝打扮,手上拿著一個羅盤,認真的在法視著羅盤的動靜。

良久,他嘴角露出一絲微笑,顯然他對幾天努力的成果很滿意;其實他有時候想想,還真弄不準這些風水的東西有多少真假,但是他總是樂此不疲,與其說是信仰,還不如說他要尋求一種內心的平衡。

去年的一年對閣淵來說中就難以平衡,一年快結束了,攤上了紅山茶那樣一介。倒霉鬼,她倒霉倒也算了,偏偏自己也跟著惹了一身騷。去年的狼狽,閏淵至今還廢骨銘心,所以這一次他沐浴齋戒特別虔誠,當然也是想弄個好彩頭。

本來幾年前,閏淵當時就對紅山茶不感冒,女流之輩,終究是智短。

而且容易自我膨脹,紅山茶到後面就是太自我膨脹,太把自己當盤菜了。

在整叮)港城囂張跋扈,放開了膽子在貪,閏淵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在後面幸虧和她有了一定程度上的疏遠,不然後果真就太不堪設想了。不過即使如此,閏淵也是損失巨大,港城這塊地方他再也難一言九鼎了,而且他心中清楚,自己要恢復昔日的威望幾乎成了不可能的事,這就是他心中難以平衡的根源。

「書記」。秘書集賀從正門走進來,他一身西裝筆挺,手上拿著文件夾,行色匆匆。

「什麼事情啊?。閏淵皺眉道,作為一個很傳統的人,他向來對胸有成竹的境界很嚮往,所以他不喜歡那種急匆匆很毛躁的人,像現在的王賀就很令人反感。

王賀沒有在意書記臉上的神情,走近后他輕聲對閏淵道:「車市長來了,就在門口!剛才敲門來著,被我找了一個借口沒有開門,您看」

「為什麼不開門?」閏淵道,好心情一下就煙消雲散了,他剛才心中就在思忖去年的得失,心中想的就是車小偉。沒想到想到此人,此人就來了,他心中哪裡能好得了?

其實一直以來閏淵就很看不起車小偉。照說車小偉的年齡和閨淵相差並不大,可此人就喜歡把自己裝點得很時尚,這一點最讓人反感,動輒就是新思路、新思維,開口閉口就是國外的先進經驗,西方國家的傳統辦法等等。

其實嘴巴裡面說這些東西,行動上根本是另外一回事情,現在張青雲真正的年輕派一過來,兩相比較,很容易就讓車小偉的尾巴露出來了。如果車小偉真是所謂的專家,哪裡可能在城市規劃思路上和張青雲有那麼大的分歧?

再說,閏淵如此傳統的人都能看到的問題,在幾年前就提出搞黃陳新城開。怎麼到現在了車小偉還理解不到黃陵新城的必要性?

不是理解不到,是利益使然。車小偉現在眼睛就盯住換屆上,工作的方方面面都以短期效應為中心。目標要在經濟數據上趕川西雙慶市,進一步以此來確立港城經濟展大市的地位。

所以從這個角度上來說。閏淵認為自己比車小偉確實要真實很多,同時對港城的百姓和社會各界也要負責人很多。車小偉這樣的幹部怎麼能夠取代自己成為掌管港城這一方的牛耳人物?每次想到這個問題,閏淵心中就會對車小偉很厭惡。

王賀不知道書記在想什麼,只覺閏淵的臉色很難看,他猶豫了片匆才道:「書記,您看這他指了指鬧淵手中的羅盤,實話實說,如果讓外人看到那個東西確實太尷尬了。

,辛了一聲,道!「你就不會把他帶到偏廳井喝茶嗎,來」。說完這句話,閏淵轉身上樓去更衣了。

王賀傻傻的站在後面懵,偏廳是什麼地方?別墅中沒有偏廳,在閏淵家大家說的偏廳就是進門后的一個小*平房,最早那裡是車房,後來改造后那裡是傭人住的地方,現在那裡空著。

鬧淵讓王賀把車小偉帶到那裡上茶,明顯是瞎說,他可能就是要故意瞎說來泄心中的火氣吧,王賀心中如此想。

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閏淵的那點小秘密車小偉是瞭若指掌。堂堂的黨的幹部,竟然迷信風水那一套,實在是可笑到了極點。可是這樣的幹部竟然能夠成為港城的一把手,車小偉覺得這絕對是組織上巨大的失誤。

一進門,車小偉就感覺到了別墅的布置又變了,閏淵信的風水就是如此的怪,照說陽宅風水應該是讓居住的人舒服的。可是閏淵搞的一些布置只能讓人感到心裡不舒心,當然,興許也是心情使然,車小偉對閏淵確實是難言好感。

鬧淵上樓后再次來客廳已經換掉了唐裝,換上了一件新式的中止裝,看上去很嚴肅莊重。車小偉看到他馬上站起來道:「今天我一來就看見書記家面目一新,看來您的身子骨兒大有好轉了。」

閏淵淡淡的笑了笑,似是矜持,又像是高興,擺擺手道:「這兩天我身子骨兒不硬朗,老車啊,你我年紀差不多,可是說到身體,你確實比我好很多啊!對了,我也知道你是無事不登三寶殿的,今天來我這裡定然是有什麼事情吧?什麼事情不能等到星期一呢?。

「閏書記,今天您說錯了,我還真沒什麼事兒。只是今早起來,掐指一算,就覺得書記您這一方討人喜歡,下午忙完我就過來看看您,沒打擾您養病就好!」車小偉哈哈笑道。

鬧淵臉上青氣浮動又隱去,他信封建迷信,可是卻很忌諱別人在他面前提著一茬,車小偉說的什麼掐指一算,怎麼看怎麼感覺是在暗諷閏淵。

如果是以前,車小偉縱然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如此肆意妄為。可是現在車小偉已經是屢屢用這種態度對閏淵說話了。

「閏,我們經濟建設、穩定展的擔子重。畢竟我們港城現存是國內知名城市,等於是放在放大鏡下面,旮旮旯旯都被人瞧得很清楚。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搞經濟展只輪按照黨中央和省委的指示精神來辦,不可能像其他的地方那樣亂鋪攤子、亂搞投資,只能一步步靠抓實際往前走,難度不小啊。」車小偉道,嘴巴中說不是為工作而來,一開口談的內容就是工作。

鬧淵瞅了車小偉一眼,沒有做聲,其時恰好有人送茶過來,他端起茶來喝了一口。車小偉見他沒做聲,也沉默了一下,端起茶來,臉色變了變又放下了。

他寧願嘴巴干著,也不習慣喝茶,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不是秘密。但是閏淵這裡這個問題從來都是被忽略了。

「閏現在黃阻新城的項目在市裡炒得很熱,這個項目是您最早提出來的。

老實說這個項目是個高瞻遠矚的項目。我也很看好其前途。

但是目前我認為搞這個項目的時機不對,有人在下面造謠,說我車小偉急功近利,只注重眼前的經濟利益,不注重長遠展,等等,有些話很難聽。

這些我都不在乎,但是黃隨新城這個項目,我們在港城是吹上了天。可是在外面人家怎麼看?我就聽說在陵水那邊就有人認為我們在搞政績工程。當然,這些都是胡說八道,我們港城敢想敢幹,但從來就不屑搞什麼政績工程。但是瓜田李下啊,黃陵新城建設,幾十平方公里土地一聲令下就一馬平」等於是將一個地方毀了重建,外人不知道真相,只憑想象,這小車小偉洋洋洒洒說了一大段。

鬧淵臉色極其難看,現在的華東省不平靜,閏淵自從傷了元氣,在省委裡面受到的排擠就厲害,而這其中拿黃隨新城說事的人就不少,說的話恰恰和車小偉的話大同小異。

當然,車小偉還沒有資格和閏淵如此叫板,他今天來的根本目的是警告閏淵不要在他和張青雲之爭中弄錯了隊伍,那樣對誰都沒有好處。 因為仇人實在是不少,一時之間李曉峰也想不出個所以然,實際上他也沒怎麼想,所謂的沉思也不過是一愣神,也就是幾毫秒的事兒。在如此「長」的時間裡沒有想出答案,某人也就不打算想了,反正知道了對方是來找茬的就夠了,對於敢向他找茬的人,某仙人一向是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李曉峰頓時冷笑了一聲:「讓我跟你走,你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是什麼東西!」..

長得很奴才很猥瑣的海關檢查員頓時傻了,良久才反應過來,頓時大怒道:「混蛋,你說什麼!」一邊說他一邊氣勢洶洶的沖了出來,揮舞著拳頭一副我是惡人我怕誰的樣子。

李曉峰會被這種戰鬥力只有一位數的渣渣嚇住?當然不可能,敢沖他張牙舞爪,孫子,你活膩了吧!

李曉峰想都沒想,隨便伸出手一把就將猥瑣的海關提了起來,啪啪啪幾個打耳光抽了過去,送給了這孫子滿頭的金星。

「你……你敢打我!!」猥瑣男擠出了幾滴眼淚,像足了受虐的小媳婦,當然他馬上就開始尋求支援了:「來人啊!打人啦!兄弟們,快來幫忙啊!」

其實他完全沒有必要叫得這麼大聲,007先生的一幫子手下早就在邊上等著,呼啦一下全都圍了上來。其中幾個比較機靈下手又比較狠的二話不說,抽出警棍,沖著李曉峰就是一下,一時間,實木警棍帶著風聲砸了過來。

李曉峰丟開猥瑣男身子一動,就閃過了這一頓棍棒相加,抬手就是一個脆生生的耳光扇了過去,「啪」地一聲,那特工像陀螺一般滴溜溜的打了兩個轉,才穩住了身形。接著拳打腳踢,瞬間就放翻了動手的幾個特工,頓時就鎮住了場子!

「你敢襲警!」

被打的幾個特工雖然傷得不重,但是心裡的火氣是騰騰,從來都只有他們打人的,什麼時候吃過這種虧,立刻就給李曉峰安了個罪名。

「襲警?」李曉峰很不屑的哼了一聲,指著被對方的鼻子問道:「你算哪門子的警察!我只看見了一群暴徒意圖不軌!」

扣帽子強加罪名誰不會,如果不是這個年代還沒有恐怖分子,李曉峰不好搞發明創造。不然這幾個特工非得被他關到關塔那摩去不可。

不過這幾個特工也不善茬,手腳上沒佔到便宜,反而被對方羅織了罪名,趕緊掏出自己的證件,牛逼哄哄的一擺,囂張道:「這是我們的證件!為什麼無辜毆打海關人員,說你襲警那是輕的!我們懷疑你是德國間諜,聰明的就放老實一點,跟我們走一趟吧!」

雖然這幾個特工只是拿著自己的證件晃了晃,但是眼尖的李曉峰立刻就發現了裡面的貓膩,頓時冷笑一聲:「打這個混蛋是因為他不長眼,對於不長眼的狗東西,老子想打就打!在俄國的土地上,什麼時候輪到你們這些英國龜孫子猖狂了。拿著本英國陸軍發的檢查證就敢到俄國抓人!還敢污衊我是間諜?哼哼,跟你們走,你們這些外國佬什麼時候有執法權了!識相的就給老子快滾!」

幾個間諜大吃一驚,在俄國他們猖狂慣了,基本上只要亮出自己的證件就無往不利,哪怕是俄國的官員都要賣他們面子。久而久之,他們早就忘記了,就憑著他們手裡的這個本本,確實沒有執法權,想在俄國抓人,那才是真的違法!

不過事到如今,他們也只能硬著頭皮硬上,又扯出了一張新的虎皮做大旗:「你最好放老實一點,我們的權力是協約國司令部授予的,有權利檢查一切可疑人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