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形成第三道防線。

原本他們就沒覺得,林皇能夠逃到這裡。

因此都很閑散。

直到他們有人反應過來,清點人數的時候,發現少了三人。

這三人到底是沒找見。

無獨有偶。

其他三支隊伍,都至少少了三人,最誇張的是有一支隊伍,在行動的時候,聚眾推牌。

牌還在,但是五個人全部不見了。

一點打鬥痕迹都沒有被找到。

但是他們不會覺得,這是平白無故消失的。

肯定是有人做的。

但又不是林皇。

畢竟林皇到最後是出現了,只不過他的身邊有一群人圍著,數量差不多上萬。

面對這樣的情形,他們自然是暫時放棄行動。

這件事最後就變得非常玄乎。

要說林皇提前知道了消息,那他這次本來就是有計劃,進行流士區當地的夜市節的。

因為他們是在林皇參與之下,所以全城很多人都參與了。

上萬人出現在林皇身邊也是說得過去的。

但自己守在邊境上的四隊人,為何每一隊都少了幾個?

經過仔細的分析,他們還是覺得,這件事真的跟林皇有莫大的關係。

要不然真就說不通是為何。

在這樣的場面下,他們進攻第一步就失敗了。

此時,卧底開始了表演時間。

他在懷疑,是不是他們內部出現了內鬼。

當然也不是懷疑開會的這幾個人。

他就是單純的覺得,他們在被人給監視。

眾人覺得他說的有道理,要不然無法解釋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於是他們又暫時放棄了暗殺林皇,轉而去抓那個所謂的卧底。

林皇這邊,則主動抓到了一個,懷疑卧底的人。

這個人還沒有將自己查到的事情跟別人說,就死在了林皇手中。

可悲的是,這名調查卧底的人剛死,他的女人,就被人家給搭上上了。

卧底就將一些隱晦的證據,故意陷害那名搭上人家妻子的人。

這樣等到他們查到的時候,連同女人一起處死。

在他們看來,這整件事合情合理。

就這樣卧底兵不血刃的,又幹掉兩個人。

其實死的這個,還跟他有競爭關係。

他做夢都要笑死。

……

葉寒暫時搞定流士區這邊,就回到了修真世界。

要是再不露臉,恐怕會引起別人的猜疑。

就算是想不到葉寒是流士區過來的人,也會聯想到葉寒是不是去了流士區。

因此他的出現給了這些殺手機會。

稍微有點經驗的人,自然是會觀望,讓別人先出手。

既然是動用這麼多人暗殺的人,又是冷家的女婿,應該是有點實力的。

那些本事一般的人,就讓他們先上,摸清楚底細先。

然而他們正在這邊等結果,那些先行一步的殺手,卻全部都不見了。

沒由來的不見了。

葉寒跟平日里一樣,喝喝茶,種種靈植,就像是個沒事人一樣。

就算是菜,也應該有點動靜才對。

就算沒有動靜,也應該讓葉寒警覺。

然而葉寒就像是從來沒有見到過,被人暗殺一樣,開開心心。

有人走上三路,就有人走下三路。

他們採取的是想要毒死葉寒的計策。

可惜,他們並不知道,葉寒來到修真世界的第一件事,就是學習如何解毒,如何用毒。

他想的是,自己剛開始修為不夠,用毒能夠稍微拉平自己的戰鬥力。

只不過一直沒有派上用場罷了。

對於他們下的這些毒,葉寒都消無聲息的給解決了。

就連冷家府上的家畜,都還活蹦亂跳的。

然而其中一個用毒的人,清楚的知道,他們是給一批家畜下過毒的。

但是這批家畜,除了定時被吃掉之外,就沒有誰再中毒過。

這讓他們細思極恐。

到底是為什麼?

為什麼葉寒還好好的活著。

在這個時候,先前失蹤的那幫人的組織,正在別人攻打。

一個都沒有被放過。

所有人全部都被另一批人給殺了。

他們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殺手。

這個結果讓他們目瞪口呆。

殺手被別人請的殺手給殺了……

這……。 【太離譜了吧!】

原來,這女子乃是清河崔氏嫡支一脈的崔昭容,曾經在燕郡與姜氏一族做過鄰居,也因此結識了幼年姜虞。

崔昭容因為小時候和男娃娃一樣匪,又愛舞刀弄槍,所以生得格外強壯。

甚至還有點胖。

但是她一直喜歡黏着面相好看的雅痞的姜虞,還有瞧著有點憨傻,總是流着兩行鼻涕,給她買糖吃的狗蛋兒。

後來崔季舒前來,帶着族人遷回清河祖地,姜虞就再也沒有見過小肥妹,久而久之自然也就忘記了這麼一號人物。

直到剛剛姜老的提醒。

「定修哥,許久不見,別來無恙。」崔昭容見到姜虞的一剎,清冷的臉上多了一份欣喜。她盈盈一拜,聲音好聽到姜虞骨頭都要酥了。

【卧槽御姐啊,我愛了我愛了!】

高孝瓘:「……」

你這是見一個美女愛一個吧。

「崔妹妹不必多禮。」姜虞咧嘴一笑,眼神順着男人本性往下望去。

【目測一米七三,不是飛機場。】

【好傢夥,我記得當年老爺子給我訂了個娃娃親,就是她對吧。】

【御姐?拿來吧你!】

高孝瓘眯了眯眼睛。

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更何況這二五仔。

算了,先用美人穩住他,不讓他去想着背叛大齊的事兒,倒也不錯。

只是……希望這二五仔不要不務正業,一直想那些黃色廢料啊。

他默默嘆了一口氣,和姜虞按著身份順序入坐右側。

「定修哥,這位是……」崔昭容看到高孝瓘,對他和姜虞三分相像的容貌驚艷了一瞬,淡定斂回神色,看向姜虞。

「哦哦,他是蘭陵王。」姜虞立刻屁顛屁顛地介紹起來。

【未來的戰神大佬,後期大齊唯一的武將支柱。】

【可惜高緯不識貨,覺得大佬功高震主,嘖嘖。】

高孝瓘:「……」

我已經知道自己的結局了,就不用一而再再而三強調了吧。

而且,命運掌握在我自己手中,命運既定,我也能給它掰過去。

「原是蘭陵王,民女見過王爺,王爺金安。」崔昭容微微一笑,俯首作揖一拜。

蘭陵王?好像聽過這名號,但是不熟。

還是她家定修哥近來名聲鵲起啊,都被稱為大齊聖人了。

崔昭容內心湧起一股自豪。

不愧是她相中的小夫君。

「阿昭啊,近些年隨老太爺南征北伐,武功可有長進啦?」姜老和藹地看着坐在自己身側的崔昭容,笑眯眯問道。

「家父說阿昭有所長進,可以一敵百,昭容以為誇大了。」崔昭容回以一笑。

姜虞聽着他們的談話,心頭暗暗詫異。

【崔妹妹居然是個女將軍!】

【牛哇牛哇。】

高孝瓘:「……」

上次有一個女將軍向你求親,你嫌人家平胸百般推辭,今天換了崔家姑娘,你就誇她誇上天了。

大型雙標現場?

「此番同周軍交戰,昭容隨河南王大破周軍,本打算一道凱旋歸朝,只是路過燕郡,想起許久未見姜伯伯和姜爺爺,便順道過來拜問一番。」這邊,崔昭容微微一笑,道出自己的來意。

「我大哥何在?」高孝瓘下意識問道。

「王爺已經去鄴城了,他同民女說定修哥也在此,可同他一道回京復命。」

姜老和吃瓜的姜明遠頓時瞭然。

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懂了懂了。

姜老給了姜虞一點盤纏,便直接將他還有高孝瓘客客氣氣地請了出去。

美名其曰,帶着崔昭容一起回京復命。

沒個三年五載,不把親成了就別回來。

姜虞當然應下了。

御姐誒,不拿白不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