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彭總既然能和張揚說上話,工程應該沒什麼問題,可人員這一塊你想過沒有?固定人員肯定要發基本工資,吃住都要有安排,流動人員不好控制,還容易丟市場,以後怎麼發展可有具體點的想法?”這個郭龍倒是個懂行的。

“活有了還怕人麼?只要有足夠的工程,錢再給的合理,你覺得我需要在人員上操心麼?再說了今天叫各位來難道只是喝杯酒麼?”彭贏顯得信心十足。郭龍看了一眼老憨,沒再說話。

“各位兄弟,現在這狀況說遠了也沒太大意義,眼前的事解決了以後就好說了。我跟彭兄弟溝通過,拿回管理權不用各位出頭,以後大夥照應着把活幹好,等咱們做大了,誰再搶咱飯碗,就看各位表現了。”老憨還是比較老道。大家互相看了一眼,端起了酒杯。

……

麻子再接管了向陽後,司機小國就被安排到火車站管理裝卸勞務,用麻子的話說好好鍛鍊下,總是開車也沒啥大發展。小國心裏清楚,是換了輛好車,對他的技術不是很放心而已。不過這個工作也很不錯,麻子收20個點,剩下的歸他自己。手底下25個人,每天平均人工費就有1萬左右,去了麻子的,自己還能剩1000多元,比上班掙得多好多,不過這兩天情況有點不對,走了幾個人,剩下的昨晚打招呼說再這麼抽佣金今天就停工不幹了。

辦公室不算太大,小國叫了幾個平時給公司做黑活的混混,打算來個殺一儆百,就看看今天這幫苦哈哈能折騰出多大浪花來,但令他意外的是到了交接班時間,夜班和白班都沒有來點卯。就在他準備打電話問明情況的時候,進來了兩個人,一個個子不高,看上去放蕩不羈,似乎還有點瘸;另一個穿着校服,戴個眼鏡就是一學生,但這個學生手裏拎着兩根半米多長的鐵棍子。 彭贏一步步走到辦公桌前,看都沒看那幾個擼胳膊挽袖子的混混,拿出一沓複印件扔到桌子上。

“這個是公司三證、公司章程和勞務合同複印件,我是這公司的法人,從今天起,這裏我說了算,你可以走了。”

“你他媽從哪冒出來的?閆禿子是我們向陽的人,他不幹了這公司就該歸向陽,把你這些破紙片子拿走,哪涼快哪呆着去!”小國差點沒氣樂了。

“是我沒說清楚還是你太笨?看看公司章程,禿子把公司轉讓給我了,我是這的老闆,你屁股底下的凳子是我的!”

“我要就是坐在這不走你又能如何?”小國這些年跟着麻子走南闖北倒也見過一些大場面,自己人多還真沒吧這倆人放在眼裏,一邊慢條斯理撕着桌子上的複印件,一邊挑釁的看着彭贏。

“兩條路你們選,一是報警,咱老老實實的按法律程序辦,慢點,但我等得起;二是咱私下解決,我把你扔出去,你自己選。”彭贏微笑着說。

小國先是愣了一下,他心裏有點忐忑,因爲他不認識彭贏,也不知道彭贏的來路。

“哥們是在哪裏混的?”

“青崗中學彭贏。”

一瞬,小國內心是極其掙扎的,麻子把這塊肥肉交給他,他真的不想丟了,也怕麻子嫌他沒能力。但彭贏哥倆廢了禿子的事他是知道的,今天看清形勢只來了其中一個,那個戴眼鏡弱弱的學生肯定不是個戰士。糾結了一下還是狠下心來,打過輸了至少對麻子還有個交代,贏了有向陽在背後撐着自己也沒啥可怕的,大不了換個地方繼續混。

“哥幾個看到沒?這青岡地界上混口飯是越來越難了,給我把他倆清出去,出多大事我向陽擔着!動手!”最後這句話喊得都有些跑音了。

四個小混混吃慣了打架的飯,平時接活也就人多欺負個人少,嚇唬嚇唬對方打兩下就完事,所以也不含糊,從牆邊各拎起一根火車站常規武器——稿把就衝了過來。這時一直沒被人重視弱弱的王磊卻猛地竄了出來,速度快的超乎想象,第一個混混稿把剛舉起來就被一鐵棍抽到小腹上,痙攣般的疼痛讓他瞬間失去戰鬥力,彎腰下蹲,緊接着後背又捱了重重一棍子,便直接臉朝下五體投地。第二個稍一愣神的功夫,被小眼鏡一棍子敲到他手裏的稿把上,虎口巨震,稿把竟然脫手了,這貨反應倒也迅速,狼狽後退,把另外兩個剛往外衝的又撞回去了,三人回到起點便失去了繼續打鬥的勇氣。這裏誰都不傻,王磊的棍子都甩出風聲了,再打下去這幾個人都得趴下,本就充充場子混倆零花錢,還不至於那麼拼命,好在那學生沒繼續打過來,三個壯漢擠在一起面對一個戴眼鏡的小中學生愣是不敢動手,場面有些滑稽和尷尬。

彭贏很牛逼的點了根菸,歪頭看了看幾個尷尬的混混,便把目光收回到小國身上,也不說話就那麼盯着他看,地上的那個掙扎着想爬起來,王磊隨手一棍子,伴隨一聲慘嚎那貨便重新趴在地上。過一會兒又打算往起爬,王磊就又是一棍子,接着又一聲慘嚎。大家都沒有說話,就像是電影重放,四棍子之後,地上這個終於放棄了起來的打算。

小國的身體很配合的伴隨着哀嚎而激鬥,捱揍的是混混,刺激的是他那柔弱的小心靈,四聲哀嚎之後,小國徹底崩潰了,強忍着顫抖慢慢站起身來,小心的退到那三人之後,對着彭贏做了個請的手勢。彭贏裂開嘴笑了,隨後說了句滾。四個傢伙趕緊扶起地上那個裝死的灰溜溜的跑出了辦公室。

“蒼蠅哥,咱沒白練,真他媽過癮!”王磊忍不住興奮地喊。

“說好的配合呢?讓你拿兩根棍子是爲你玩左右連擊?”彭贏繃着臉。

“這不條件反射麼,誰想到他們這麼不經打,要是打不過早叫你幫忙了!”王磊有些委屈的辯解。

“嘿嘿,逗你玩呢,表現不錯,像我彭贏的小舅子,可惜練了這麼久沒有用武之地。”彭贏摟住王磊的肩膀得便宜賣乖。

“嗯嗯,東哥的辦法真的很管用,打起來又快又狠,可惜這幫人太差勁,再打一會兒就更過癮了!”

“老憨她們也該過來了,穩重點。”彭贏轉到辦公桌後,穩穩地坐下來,不過五分鐘,老憨一羣人走了進來。

彭贏坐在辦公桌後面,王磊站在旁邊,待人員到齊了之後,彭贏給老憨使了個眼色,老憨會意繞過桌子站到彭贏身後,其他五個人也沒有猶豫,跟老憨站在了一起。其實這些人在交接班的時候就知道彭贏要來收回辦公室,於是大家就在外面等着看熱鬧,本以爲會有一場大戲,結果看到只有彭贏兩個人來的時候就有些失望了,想象大場面不會有了,二十分鐘內衆人只聽到五聲哀嚎,甚至沒聽到打鬥的聲音,接着便看到小國幾個人扶着一個狼狽的從辦公室跑了出來,勝負明瞭,青崗中學兩兄弟名不虛傳。

“從今天起這個公司就是我彭贏的了,以後大傢伙跟着我混飯吃,工作上的事我不懂,我也不多參與,以後佣金只抽10%,年終拿出一個月的佣金給大傢伙發獎金,願意跟着我乾的就踏踏實實的幹活,不願意的現在就可以結賬走人,有想結賬的麼?”見沒人回答彭贏繼續。

“我不會總在這裏,大家以前咋幹以後照樣,我不在的時候這個位子老憨你來坐,碰到事能解決的就不用叫我,不能解決的咱商量着來,還有別的事情想問的麼?”

過了五分鐘沒有任何人提出異議,畢竟彭贏給出的條件比小國要好的太多了,再說老憨他們幾個元老級人物都站在彭贏身後已經很說明問題了,這個飯碗還能端,而且比以前更滿了。

“老憨,今天的佣金請大家吃飯,開工——”

…… 相對於彭贏那邊的轟轟烈烈李東的日子便顯得平靜而愜意,說是保安實際就是司機的工作,劉梓華偶爾跑過來和他聊聊天,李東的心境平和了許多。在發了兩個帖子後,李東知道了麻子借勢上位的事情,這是沒有預料到的,不過不要緊,這種敏感新聞手裏還有很多,發現了這些東西的威力,這段時間他一直在考慮怎樣好好利用手裏的東西,千萬別浪費了。

到向陽實業工作已經一個多月了,除了偶爾的幾次給劉萬剛開車出去談買賣就沒有任何其他工作,過分的清閒反倒讓李東不適應,今天上午沒什麼事,李東準備去麻子的辦事處轉轉,王小斌那50多萬還沒有解決,心裏總是惦記着。剛要換衣服,打拳擊的胖子進來了,這小子身材高大配上一套保安服倒也顯得精神抖擻。

“李哥,我要再和你打一場,上次輸的不明不白,我不服!”

“邵華,你比我大,別管我叫哥,今天我沒時間,也沒興趣,這有茶你自己喝一杯,我還有事先走了。”李東對這個叫邵華的胖子到不反感,只是覺得這小子挺耿直,沒什麼心機。

“李哥,誰拳頭硬誰是哥,你上次贏了我,在我打敗你之前你就是我哥,今天咱倆必須要打一場,我都和同事們說好了,無論輸贏這都是最後一次,你贏了叫你一輩子大哥,以後我再也不煩你。你要是輸了,就別和小華出去吃飯了行麼?”胖子憨呼呼的不像是挑戰,更多是祈求。

李東終於弄明白邵華的來意了,這小子一直對劉梓華有好感,幾次約人家出去吃飯都被婉拒,反倒是李東和她出去過一次,這使得他感覺劉梓華喜歡李東,這讓他很不爽,以他那不太轉彎的想法劉梓華喜歡強者,自己被李東打敗過,他幼稚的人爲只要打敗李東自然會贏得劉梓華的青睞。

“邵華,我真的沒時間,我認輸還不行嗎,以後我管你叫哥這總成了吧!”李東很無奈。

“哥,不打不行了,部門都傳開了,怪我嘴快。”

胖子低着頭像是做錯事的孩子,李東納悶的看着胖子。

“前天晚上和同時聚餐有點喝多了就和同時吹噓說我那天是不小心着了你的道,要是動真格的不定結果是啥樣,同事們就說我吹,我就誇下海口,一定能打敗你,他們都押小賭局了,連劉梓華都壓了半個月工資,我騎虎難下了。”

“邵華,我不會和你打的,我走了。”

李東氣樂了,剛要出門卻從外面進來一羣保安,快到下班時間了這羣傢伙都跑到這裏來湊熱鬧,而劉梓華居然也在裏面。

重生嫡妃:皇叔,等一下 “你們在這等一會兒,我和他有點話說”劉梓華拉着李東來到走廊裏,見四下無人,小聲對李東說:“你必須和他打一場。”

“給我個理由。”

“你現在的身份還是公司保安,但你感覺到沒有你比別人待遇要好很多,工作也清閒很多,雖然是董事長直接安排的,但是有很多人都不服氣,特別是安保部的老人,連部長都沒你清閒,所以這幫傢伙就攛掇邵華這個沒心眼的想讓你出醜。”

“邵華打不過我,他們還鬧騰個什麼勁兒?”李東不解。

“那看跟誰打,這段時間安保部有幾個高手和邵華交過手,沒得什麼便宜,邵華科班出身絕對算是能打的,這羣人認爲上次打敗了純屬意外,沒看好你,所以你必須和胖子打一場爲自己正名,更重要的是我押了5000塊在你這,1賠5,本姑娘看中一個包包很久了,就算你送我的好不好!”最後這句話竟然帶有撒嬌的味道。

“爲了包運動下吧。”李東之所以答應並不是爲了名利,劉梓華對他還是很照顧的,李東有個原則就是對他好的人他必須對人家好,反過來故意找茬的他也不在乎打打臉。

“耶!”劉梓華歡呼一聲邊跑回去安排比賽,地點定在公司負一層健身房,那裏有個專業的拳擊賽臺,是給安保部專門鍛鍊用的,更多的時候是讓這幫壯小夥發泄多餘精力的設施。不過李東又加了一條,接受所有人挑戰。

下午4點,公司健身房。

比賽的事情在公司已經傳遍了,這種比賽在公司私下舉行了很多次,當然範圍僅限於安保部這羣小夥子。安保部將近40人,負責公司辦公樓、職工住宅和停車場的安保工作。部長張榮峯,本身是退役特種兵,擅長格鬥,部隊所學基本是生死搏擊的套路,所以很少見他出手。安保部分四個小隊,每個小隊都有一名小隊長帶領,由於董事長劉王剛對安保工作十分重視,各個小隊長也都身手不凡,年輕人氣盛,有什麼矛盾就以比賽來解決,劉董很支持,用他的話說男人就要有個爺們的樣子,經常打打比賽也有助於保持旺盛的精神和體力,至於押個小賭局,怡情而已。

今天的局面有點大,其他部門也有不少人跑來看熱鬧,劉梓華忙着記錄押注,見過兩人的身材對比之後,很多人都壓在了胖子身上,這讓劉梓華興奮不已,流暢偷偷的掐了她一下後,自己也押了李東,姐倆笑的壞壞的。

就在大家準備開始的時候,劉董和上次面試的中山裝意外的出現了,其他部門見這架勢便想偷偷溜走,畢竟還沒到下班時間,結果劉董沒非但沒有生氣,反倒是安排了幾個人到各部門叫人過來,說是明天週六,今天提前下班,都過來放鬆放鬆,晚上各部門分別安排聚餐,單位買單。劉董的決定引來一陣歡呼。健身房很寬敞,但二百多號人聚齊了便顯得有些緊促,很多人對比賽其實並不感興趣,之所以來都是給劉董面子,見劉董都押了500塊,其他人便紛紛押注,劉梓華姐倆笑的更開心了。 待人員差不多齊了的時候劉董示意可以開始了,因爲老總到來,一切都變得正式起來,爲了增強比賽的趣味性,安保部特意指派了一個學過拳擊的小保安做裁判,胖子首先上臺,今天胖子準備的十分充分,帶了拳套,大運動拳擊短褲,專業運動鞋,光着上身還叫人幫忙在眉骨上塗了凡士林,看上去就是一職業選手。劉梓華被推舉做主持人,劉梓華倒也不怯場,上臺有模有樣的主持起來。

“爲了更好的激勵安保部員工不孜孜以求、不斷進取的精神,增強員工的凝聚力,經過公司領導層同意,特舉辦此次技能比賽,比賽要求參賽者不可攜帶任何器械,單純以搏擊定勝負,不可過度傷人,勝負由裁判判定,也可由參賽者認輸退場,下面我簡單介紹一下參賽者情況。”反正只是公司內部比着玩的,劉梓華說的倒還順暢。

“第一位上場選手爲安保部邵華,邵華身高1.87,體重102公斤,臂展,嗯——大概2.05,曾是市拳擊隊隊長,最好成績獲得省青年杯拳擊大賽冠軍!”介紹到這裏還沒有押注的人紛紛趕去押邵華,劉梓華抻着脖子看人羣涌過去嘴角上揚。

“下面有請被挑戰者李東上場!”

李東很無奈的走上場,說實話他不喜歡這種場合,也沒想到會有這麼多人來,特別是劉萬剛也來胡鬧,事情到這個地步也由不得他願不願意了,李東穿了件黑背心,制服褲子軍工鞋,裸露的胳膊肌肉盡顯,顯得十分精神幹練。

“李東今天應拳擊冠軍挑戰進行友誼切磋,本着公平的原則,我再向大家介紹一下李東,李東,男,28歲,青岡市人,於一月前入職我公司,現職位爲公司保安,身高1.78,體重大概70公斤,臂展1.80,最好成績曾打敗過邵華!”劉梓華故意拖延時間,眼見押的差不多了才喊出最後一句,場下頓時亂了起來,說什麼的都有,不過沒機會了,已經宣佈比賽開始了。

胖子全神貫注,剛剛準備攻擊,李東示意暫停,並對劉梓華說了什麼,劉梓華轉身出去不一會兒借了一副拳擊手套並認真的給李東綁好,這一舉動胖子看在眼裏委屈在心中,同時更激發了他要打敗李東的鬥志。

比賽正式開始,胖子比較主動,靈活的左刺拳連續對李東進行試探性進攻,李東一改往日一招制敵的風格,竟然也學着胖子的姿勢舉雙臂防守,兩人一攻一防,倒也像模像樣。打着打着胖子感覺有點不對了,雖然對方防守姿勢和腳法都不夠流暢甚至有些彆扭,可自己的進攻卻總是被格擋,每出一拳好像都在對方的意料之中,而且對方力量及其強大,自己只是圍着對方進攻,每次重拳都如同打到鐵板上,出拳越重胳臂反傳回來的力量越大,總感覺自己像是打鐵的小錘,叮叮噹噹了半天毫無進展,胖子有些急了,圍着李東刺拳、下勾拳、擺拳、組合拳,一套下來愣是沒突破防守,反倒把自己累得氣喘吁吁,裁判見此情景較爲專業的宣佈第一場結束,雙方休息。

胖子坐在拳臺一角呼哧呼哧的恢復體力,劉梓華跑到靠着圍繩百無聊賴李東旁邊。

“打這麼久累麼?你可要打贏啊,輸了本姑娘的今年的零花錢可就全沒了,要不要我替你按按摩?”

“行了別鬧,你就等着收錢吧,胖子人不錯,這麼多人我的給他點面子。”李東微笑着回答。

“就知道你人不錯,剛纔劉董押了胖子5000塊,說是給你湊個車錢,要是打贏了我算了算差不多夠買臺小車了”劉梓華一邊笑一邊掰着手指頭算計着。

第二場。

胖子憋得滿滿的火氣上場就是一頓組合拳,剛剛劉梓華他們兩個說說笑笑的樣子他都看在了眼裏,心裏這叫一個鬱悶,所有的不滿都發泄在拳頭上。李東這一場也改變了戰術,不是一味的防守,偶爾來個刺拳,讓胖子鬱悶的是自己無論怎樣進攻都得不到有效點,反倒是李東,每一拳都打在他臉上,不重,但就是防不住,太快了。慢慢的場上的角色轉換了過來,李東變成了進攻者,刺拳、勾拳、組合拳,拳拳到肉,胖子疲於防守,被動挨打,好在李東沒下重手,可這雨打芭蕉似的畫風給人的感覺就不那麼美好了。

“我認輸!不打了。”胖子主動放棄了。

內行看門道,安保部幾個身手好的都看出了李東根本不會拳擊,但經過第一場的比鬥後,完全是現學現賣,竟然打的胖子毫無還手之力。外行看熱鬧,很多不懂得有些不願意了,大家大多押了錢在胖子身上,兩人打來打去的沒見誰倒地或是受傷咋就認輸了?頓時就變得鬧哄哄的,說倆人打假拳,這時安保部的部長張榮峯示意一個小隊長上去試試,小夥應聲而起。

“都別吵了,邵華確實不是對手,李東,咱倆再來一場咋樣?你要贏了我小隊長的位子讓給你,要是輸了就和兄弟們一起住宿舍你看可好?”

李東不由得苦笑,看來自己的待遇還真如劉梓華所說讓很多人不滿意了,不過面子是自己掙回來的,不是別人給出來的,隨即笑笑點頭應戰。

小隊長是練跆拳道出身,曾和邵華比試過,新來的嘛,總要試試成色,小隊長贏了少華,因爲邵華只是拳擊而人家是會用腿的,在點數上邵華輸得很慘。有人的地方就有紛爭,幾個小隊長和部長關係十分的好,爲了穩固各自的位置,大家彼此都很關照,李東來的這段時間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滿,既不參加安保部日常工作,而且除了工資其他待遇比部長還要好,於是就整出了今天這個比賽,其目的就是要滅了李東,讓老闆看看誰纔是值得老闆花錢的人。 第二場比賽就沒有那麼正式了,這回純屬個人恩怨性質,別人不清楚,劉梓華心裏明白得很,這是安保部再給李東下馬威,劉董對李東莫名的器重就連劉梓華也搞不清是爲了什麼,不過這都不重要,站在自己待發展的男友的角度,劉梓華無論如何都是傾向於李東的,更何況她對李東的實力是充分認可,愛情有時是盲目的,在劉梓華眼中李東就是神祕憂鬱的隱世高手,作爲自己將來的的男人就應該是天下無敵。

公司選拔保安人員的門檻很高,能成爲小隊長自然實力不凡,肖軍見識了第一場比賽對李東有了初步的瞭解,速度、反應都是一流的,但從力量和技術上都沒見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作爲跆拳道黑帶,他有信心在短時間內解決這個對手。

李東的想法就相對簡單了,自己還打算在這裏工作一段時間,不想把人都得罪了,不過這個小隊長是必須要收拾掉的,這傢伙那句話已經很明顯的表示出了對劉董安排的不滿,這場實際是打給劉董的,肖軍和胖子不同,李東和他不熟,沒必要給他留什麼面子。

比賽開始,肖軍充分的表現出了對對手的輕視,自顧自得秀了個下劈,踢個側踢,嫌不過癮在甩兩個手刀。李東就那麼看着他在那秀招式。肖軍貌似無腦的表演過程中不斷地向李東靠近,猛然間一個迴旋踢直取李東側臉,標準的偷襲。令人沒想到的是看上去毫無防備的李東一個簡單的左擋輕鬆化解這一擊,趁肖軍立足未穩的時候,突然前衝一直拳正中肖軍面門,隨即轉身看都沒有多看這個對手一眼,回到了拳臺邊上。肖軍晃了兩晃隨即倒地。

一拳KO.

“好!”劉梓華興奮地叫好,在沉寂的人羣中顯得很突兀。張榮峯眉頭緊鎖,他是老行伍出身,大小陣仗經歷過很多,有着豐富的實戰經驗,剛剛那一拳看似簡單,實際速度和力量把握的剛剛好,藉助人體自身慣性,以恰好的力道擊中面門,不會產生過分傷害卻足以使對方失去戰鬥力,這比一拳將擊飛要難得多,單憑力量控制這一點自己就不如人家。其他幾個小隊長還沒從震驚中回過神,肖軍的實力他們是瞭解的,大家都切磋過,除了部長,還沒人能贏了他,這也是肖軍第一個上場的原因,可誰也沒想到只是一個回合就被KO,一時間還很難接受這個現實。

“還有人想繼續挑戰麼?李東,多上幾個人你不介意吧?”劉董不怕事大,意猶未盡的問。

李東無奈一笑,這劉董是在給自己挖坑呢,剛剛肖軍的話劉董聽出來了,既然大家質疑劉董的眼光,那就不妨用實力打打他們的臉,不過這時候已經騎虎難下了,只能做了個隨意的手勢。

劉董這麼說了其他幾個小隊長也就沒辦法繼續沉浸在“震驚”中了,他們清楚,自己實力不如肖軍,這個時候上場無異於自取其辱,可事情發展成這個樣子只能硬着頭皮往上頂了,已經敗了兩個,就算輸了也不是很丟人,何況三個一起上誰能說沒有一點機會。

場上四人站定的時候場下的氣氛就有些凝重了,大家多多少少的都看過幾場安保部的比賽,一對一見得多了,一對三還是第一次,很多人都不認識李東,不過從剛剛的談話中多少明白了一些,那就是李東是劉董的人,這場比賽是給李東樹立威信,他們不知道的是事實恰恰相反。劉梓華也有些緊張,她不懂所謂的搏擊技術,一對一她對李東有信心十足,可現在的場面看起來就有些嚇人了,三對一,這架怎麼打?心裏默默祈禱,千萬要贏、千萬不要受傷、若是贏了本姑娘答應做你女朋友……

三人有些緊張,以前彼此並沒有配合過,所以站位也不是很講究,三人呈弧形站到了李東對面,各擺姿勢如臨大敵,反觀李東表情輕鬆,雙手下垂沒有任何防衛,僵持了近一分鐘後李東竟然忍不住向前邁了一步,三人整齊劃一的集體後退,怎麼看都讓人感覺彆扭。就在觀衆們詫異的時候李東暴起前衝,衆人只覺眼前一花,三人中的一個便仰面倒地了,而李東又迅速退回原位,依舊是兩手下垂,要不是看到地上躺着一個給人的感覺是李東根本就沒動過。其他兩個小隊長根本沒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兩人對視一眼,不由得後背冒汗。

李東笑眯眯的看了一眼左邊這個,這人立馬肌肉緊繃精神高度集中,彷彿被獅子盯上的角羚,完全忘了這是比賽,忘記了什麼是進攻。

“兩人一起上,左右進攻,儘量避開正面!”張榮峯坐不住了,這個場面他實在不想看下去了,贏的機會是沒有了,但至少別輸的這麼丟人。

場上的兩人終於緩過神來,與其在這忍受折磨還不如速戰速決,這麼玩太摧殘心靈了,兩人放棄所有防守,瘋魔般的向李東發起了進攻,李東這時極大程度上保持了剋制,格擋、閃躲,在兩人暴風驟雨般的進攻中進退自如,時不時的反擊一拳,輕飄飄沒一點力道。3分鐘過去後,兩個小隊長感受到了邵華的無奈,無論怎樣進攻都被人或是簡單的格擋,或是輕鬆躲過,反倒是自己臉上不知捱了多少拳頭。邵華卻是興奮了起來,他看到李東拳擊的姿勢和步伐越來越順暢,動作越來越標準,簡直就是一拳擊的奇才,而這兩個進攻的小隊長就是陪練的靶子而已,一瞬間對李東的各種不滿全部轉化敬仰,引用韋小寶的話“如滔滔之江水連綿不絕!”

劉梓華滿眼小星星,場上的那個男人實在是太帥了,太完美了,這一刻她心裏已經決定此生非他不嫁。

“停了吧,算是平手,安保部表現很好,公司需要這種向上的精神,安保部所有員工上漲一級工資,回頭大家把押注的錢抓緊給小華付了,晚上聚餐祝大家吃得開心!”劉董很合適宜的中斷了比賽,和中山裝滿意的走了。李東和兩個小隊長握了握手,走下拳臺。

“師傅——你收下我吧!”邵華的一聲嚎叫嚇了李東一跳。

…… 胖子是誠心實意的想拜李東爲師,他只看到李東揮灑自如技術風格,卻忽略了個人素質等其他方面的原因,這個喜歡拳擊的小子被李東徹底征服,要不是劉梓華跑過來一雙杏眼瞪得他心慌,李東恐怕不答應都不行。

“走,別跟着傻小子糾纏,他一根筋,回辦公室好好算算賬,今天發財了!”劉梓華興奮而又驕傲的挽着李東往外走,遠處的劉暢不由得皺起了眉頭,在她看來小華這丫頭算是徹底淪陷了。

“除去沒帶現金記賬的,今天到帳13萬多一點,劉暢還贏了好幾萬,不行今天晚上得讓她請客,零頭我留下了,給你10萬整,好好攢着娶媳婦用。”在辦公司算了一陣子後劉梓華終於弄清楚了賬目,但說完這句話臉竟然不自覺的紅了。

“咱倆對半分吧,要不是你我一份也掙不到。”得到這個數字李東有點意外,上市公司的待遇就是好,一個小小的賭局竟然收了十幾萬的現金,還不包括其他押在他身上人的收入,其實也不算意外,單單劉梓華和劉董就贏了5萬。

“我年薪將近20萬,還不算家裏給的零花錢,你一個月就那麼點工資,以後還要買房子、賣車子,用錢的地方太多,這種機會以後不會有了,大家都知道你的實力了,就怨劉董,要不是他咱還有機會多掙點。”劉梓華像個小媳婦似的算計着。

“誰在背後說老總的壞話小心我去告密!”劉暢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門口。

“姐,今天你沒少贏錢,咱都是一條戰線上的,你可不能出賣我,晚上咱出去吃大餐吧,順道把那個包包買了。”

“今天肯定不行,怎麼說我也是部門經理,部門聚餐怎麼能不參加?你今天也要跟我去,李東他們部門也要聚餐的,李東你也去參加吧,多聚聚熟悉一下大夥,終究是要經常在一起的,聯絡下感情不是壞事。”流暢說的似乎很有道理。

“姐,跟他們吃飯有什麼意思,咱三個一起多好,還能逛街,今天我請客還不行麼!”劉梓哈不情願的說。

“你也是有工作的人,要搞好部門之間的關係,今天就按我說的做,要逛街哪天我陪你去。”

“對,我也應該和安保部的人好好溝通下,這樣的機會也不多,交流下感情免得以後再找我麻煩。”李東趕忙打圓場。

“那好吧,你先把錢存起來,安保部那羣傢伙都是酒鬼,你留點心眼,別喝多了”劉梓華不太情願又不放心的對李東叮囑。劉暢看到這種情況不由得搖搖頭。

公司餐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