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很快這亞聖就凍結成了一個冰人,從半空中墜入了雪層中!

「咔嚓!」

在這亞聖墜入雪層的同時,一隻大腳已踩了上來。

亞聖的身軀在低溫凍結之下其脆無比,這一腳踩下去竟發出瓦片碎裂之聲,想必這亞聖的身軀已化為了粉末。

這已經是隕落的第六位亞聖了……

而踩碎這名亞聖的赫然是一尊高大的冰雕魔像!

豪門聯盟的情況比那個女人預測的還要糟糕。

他們剛剛闖入這個世界時,尚且還是風平浪靜。

在東方純鈞的帶領下,他們向一個方向飛遁而去……

他們沒能遁出多遠,就碰到了這件屹立在冰原上的冰雕魔像。

這冰雕魔像的身上感受不到絲毫的能量波動,也沒有氣勢可言,看上去就是一尊普普通通的冰雕而已。

一名聖人甚至靠近這冰雕魔像觀摩。

沒想到這聖人剛剛靠近,那冰雕魔像的口中忽然噴吐出一道白色的寒氣!

那聖人瞬息就凍結了,然後這冰雕魔像順勢一巴掌拍上去。

「嚓……」

這聖人直接化為了冰渣碎片。

誰都沒想到會出現這樣一幕,就來東方純鈞都沒能預見!

這名聖人在豪門聯盟中也算是中游的存在了,竟是一巴掌就被拍碎滅殺,的確驚呆了所有人。

隨後這冰雕魔像一邊發出咆哮聲,就開始追殺聯盟諸人……

一些聖人,亞聖們開始反擊這冰雕魔像。

可無論他們運用什麼手段,熊熊烈火也好,雷霆一擊也罷,只要靠近這冰雕魔像的同時,能量就會變得停滯,遲緩,從而消散!

就在這反擊的過程中,便有兩名聖人,四名亞聖被凍結后碾碎。

意識到這冰雕魔像不可硬碰后,豪門聯盟諸人開始逃遁。

而在追殺的時候,又死掉了一名聖人……

不過大圓滿真神倒是安然無恙,畢竟大圓滿真神自知實力不濟,多數時候都盡量不給添麻煩,所以第一時間選擇了遠遁,跑在了最前面。 前方的眾人聽到那一道「咔嚓」聲,心臟皆是一顫。

李家的這名亞聖實力也算是亞聖中即為厲害的,何況他修鍊的雛火神道,正是克制這冰寒之氣。

可那降臨的火獄竟也無法抵擋絲毫……

「嗷!」

「咚咚咚咚……」

這冰雕魔像發出一聲咆哮,邁開步伐在雪原上狂追。

大多數人都是驚慌失措的亂竄,沒有任何方向可言。

就在這時,眾人耳邊忽然傳來東方純鈞的聲音。

「大家不要慌,這東西靈智不高,朝左邊走!」

東方純鈞的聲音灌入眾人耳中,隱隱有一種溫和的情緒在裡面,在這冰天雪地里被追殺之際忽然聽到這種聲音,頓時如沐春風一般。

雖說大家知道,這也是「大統治術」的伎倆。

在平常的時候,大家恐怕會非常反感,畢竟大統治術能蠱惑人心,誰也不願意當精神上的奴隸。

可此刻眾人心中一暖,一個個也打起了精神。

空中的暴雪飛舞,這些「雪粒」奇大無比,幾乎將前方的視線完全遮擋……

但他們朝著左前方望過去,還是隱隱約約看到了兩座大雪山!

「嗖嗖嗖嗖……」

所有的人第一時間調轉方向,朝著左前方飛馳而去。

爆寵萌寶:財神娘親要逆天 「啊」

就在這時候,眾人便聽到身後再度傳來一道慘叫聲。

「是秦家的亞聖……」

「不管了,快走!慢一點大家都要死在這裡!」

「……」

若是換一個環境,東方純鈞尚且會思索破解之道。

他作為豪門聯盟之首,勢必要一馬當先擋在前面……

可這座冰雕魔像的力量太詭異了,完全超出了他的認知!

東方純鈞也試圖攻擊這冰雕魔像,結果和其他的聖人一樣,毫無效果。

更讓東方純鈞想不明白的是,這些手段打在冰雕魔像身上后,其中的能量似乎都開始急速衰減,乃至於消失。

這個過程讓他百思不得其解。

因為冰雕魔像本身沒有吸收這些能量,那麼最大的問題還是出在那寒氣上。

不過現在還是走為上計,他自然要引導大家跑路!

東方純鈞也不知道能否擺脫掉這冰雕魔像,但若能逃到雪山之中,總能掣肘一下這冰雕魔像的行動。

「嗖嗖嗖……」

眾人爭先恐後的飛遁,不消一盞茶的時間已遁到了雪山的一側。

剛剛到達此地,有眼尖的大圓滿真神便大叫道:「看,哪裡有屍體,好多屍體……」

「屍體?」

東方純鈞的目光微微一凝。

果然……

雪山的一側山坳之中,綿延不斷皆是一具具橫七豎八的屍體。

這些屍體的衣著都是一模一樣,死狀各不相同。

所有的屍體都被一層透明的冰層覆蓋,這一路上密密麻麻的鑲嵌在冰層下方,竟似變成了一條道路!

忽然出現的詭異屍體,讓眾人停下了腳步。

「咚咚咚……」

但後面傳來冰雕魔像的腳步聲,再度提醒他們,死神還在後面追逐……

「那座巨大的冰雕跟上來了!」

「快逃!別管這些屍體了!」

「等等,那魔像好像進不來雪山中?」

很快就有人發現這冰雕魔像靠近這大雪山時,開始放慢了腳步。

等到冰雕魔像走到了大雪山跟前後,竟是來回踱步,原地轉了幾圈后,居然返回雪原上!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包括東方純鈞都鬆了一口氣。

雖然不知道這冰雕魔像為什麼會離開,但衝到雪山之中,無疑是正確的選擇!

眾人稍作休整后,目光再度凝聚到冰層中的屍體上,忽然出現這麼多屍體,的確讓他們感到十分詭異。

東方純凈從半空中降下來,落在了山坳中的冰層上方,透過冰層打量下方這些屍體的臉孔。

這般打量之下,東方純鈞的目光微微一閃,露出一絲驚疑不定之色。

「這些屍體……全都長得一模一樣!」

唐侖,牧海極等人也圍攏過來,他們降下來望了一眼,也發現了這般詭異的情況。

無論是容貌,還是衣著,確確實實都是一個人……

而這一路上的冰層中,全都是此人的屍體,密密麻麻恐怕有數萬具之多!

「這個人有些面熟……」

牧海極目光凝視了許久,眉毛驟然揚了起來,「我想起來了!此人乃羅家之人!那個修鍊斬情神道的後輩!」

陳皇弈劍在豪門浮島上逗留的時間並不長,可給人的印象還是極為深刻的,畢竟當初只有他修鍊斬情神道,牧海極曾有過一面之緣!

「此人……斬情神道?」

牧海極這麼一說,東方純鈞就另有聯想。

在冰宮之中就有人救下那女子,而那人也是施展斬情神道的亞聖,實力之強讓人側目。

最終這位忽然出現的亞聖被聖人們聯手滅殺。

那時大家沉浸在黑暗中看不清楚容貌,但神識查探之下,卻能記住對方所有特徵。

於是東方純鈞閉上眼睛,釋放出一縷神識,浸入冰層之中。

當他的神識掠過這些屍體的臉后,東方純鈞復又睜開眼睛說道:「就是冰宮中被你們殺掉的那位亞聖。」

「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多?」唐侖露出一副匪夷所思之色。

牧海極眯著眼睛說道:「只有一個解釋。」

東方純鈞也點了點頭,「是的,複製,那個女人的能力……」

他仰望著前方,這些屍體一路鋪陳而去,便在這雪山上鋪出了一條路徑,一隻朝著雪山上方延伸而去,看上去又詭異又壯觀。

「她複製這麼多的目的何在?」不遠處的方十刑開口問道。

東方純鈞面露困惑之色,只能猜測道:「也許是和我們的目的一樣,想要通過這些複製體的幫助,拿下這件真魔之軀吧?」

「不管了,我們先上去再說,總能找到答案!」唐侖說道。

隨後一眾人等便順著這些屍體形成的道路,朝雪山之上遁去。

……

「咚,咚,咚……」

追殺聖人們的那座冰雕魔像返回的速度很慢。

它一步步的挪過雪原,在厚厚的積雪上留下一個個碩大的腳印。

等到冰雕魔像走遠后,其中一個巨大腳印的中央忽然塌陷下去,出現了一個黑乎乎的圓洞。

「嗖!」

一道道身影從這圓洞中依次飛射出來。

那女人漂浮在半空之中,凝視著西南向,也是說道:「那群聖人們現在應該開始爬山了,我們也要加快速度了!」 「山?這個世界中還有大山?」羅征凝望著西南方向問道。

「自然是有的,」她淡淡的回答道:「其實我們只是位於這個世界的邊緣罷了。」

他們化為即為渺小的人兒,又有無窮的狂風暴雪阻礙,自然無法窺得整個世界的全貌。

但這女人無數次進入這個世界,自然要比他們任何人都熟悉……

她對羅征倒是沒有絲毫的遮掩,彷彿完全將他當做自己人一般,便是繼續說道:「雖然沒有得到驗證,但也八九不離十了,其實我們就在真魔之軀的棺材之中。」

「我們就在棺材里?」羅征心中一驚,和陳皇弈劍兩人面面相覷。

甚至其他聖人們的複製體,臉上也有些疑惑之色……

這些聖人們的複製體是有自己思維的,他們甚至與原先的聖人一樣聰明,不過因為絕對臣服於那個女人,即使再多困惑也不會主動問出口。

「嗯,如果你們有仔細觀察,能否記得棺材的四個角落中有什麼?」女人忽然問道。

陳皇弈劍想了想,隨即搖了搖頭。

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棺中少女的身上,這棺材角落有什麼完全沒有瞧見。

羅征的眉毛微微揚起,隨即說道:「符文,或者說類似於一種特殊的神紋,但這神紋彷彿勾勒出一個巨人的形狀……」說到這裡,他的目光一閃,「這些符文造就了追殺東方純鈞他們的那東西?」

女人面露微笑,盯著羅征說道:「什麼都能被你猜出來。」

在進入棺材后,所有人都會隨機出現在某一個角落。@^^$

如果沒有安撫那個小女孩的屍體,棺材邊緣的符文就會被激活,構築出一個巨大的冰雕魔像追殺。

「可僅僅只是一座雕像,就能追殺那麼多聖人?」

羅征的臉上還有些疑惑之色。

雖說深淵魔域中危險重重,可那些聖人都是神域的頂尖人物,幾乎每個人都擁有強大的殺手鐧和神秘的保命手段。

這個女人的實力足夠強大,但若是不依靠那些複製體,恐怕也不可能是眾聖的對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