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很快那邊回復:快到樓下了。

何瀟瀟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旁邊楊文哲表面彬彬有禮,心裡卻是冷笑不已,「先讓你笑一會,回頭有你哭的時候。」

畢業即分手的例子楊文哲看得不要太多,所以他絲毫不擔心那個所謂的男朋友,甚至在猜測,他們還能堅持幾個月?

一個月?兩個月?畢業季……

****

「叮~」

電梯門開了,遠遠的一個相貌平平的男生快步朝電梯走來,臉上洋溢著笑容,「微臣護駕來遲,還望陛下恕罪。」

「啊……」

何瀟瀟驚叫著若燕子般沖了出去,忍著羞澀撲到了來人身上,雙/腿緊緊盤在他的腰部,兩手摟著他的脖子,嘴裡嬌嗔道:「都怪你,害得我跟母后大人被劫持到了這裡。」

韓義托著她的屁-股笑說:「是是是!都是我的錯。」

「那你說,怎麼辦?」何瀟瀟搖著他的脖子問。

「從今天晚上開始,24小時內微臣隨叫隨到。」

「嗯嗯嗯!」何瀟瀟笑得眼睛都眯起來了,點頭如搗蒜。

膩歪了一下,何瀟瀟順著滑了下來,不好意思的說:「我媽還在上面呢,要不要叫她啊?」韓義來了,她的膽子自然也壯了起來。

其實何瀟瀟從小到大都是一個很迷糊的女孩,再加上爸媽的溺愛,造就了她沒心沒肺的性格之外還捎帶上了一身的公主病。

高中之前一切有她爸媽為她解決,等到了大學以後她可著實受了一番苦。不過好在遇到了韓義,讓她又能沒心沒肺的活著。

穿越之錦繡農家 這樣的成長經歷讓何瀟瀟並沒有應付人情世故的能力。

就像她跟室友吵的天翻地覆,過後還能當什麼事也沒發生;就像她公開表白失敗,傷心了一段時間后還是毫不氣餒;就像今天的事情,除了生硬的拒絕外,想不到其他溫婉的手段。

韓義了解她性格,所以心裡感覺很愧疚,拉起她的手笑說:「不用叫,咱們一塊上去吃不就行了。」

「聽你的。」何瀟瀟笑著點點頭,跟著韓義往打開的電梯走。

旁邊的楊文哲一直笑眯眯的看著不說話,直到兩人膩歪完了才跟上去笑眯眯的問:「瀟瀟,這位是誰啊?」

楊文哲的口吻極其自然,聽上去好像跟何瀟瀟認識很久了一樣。

韓義連何瀟瀟好朋友什麼時候來都知道,哪能不知道楊文哲就是個路人甲?對於他故意挑事的話語充耳不聞,盯著電梯跳動的數字看。

1、2、3、4……

叮!

「晚上好!歡迎光臨……」

看著兩人一路說說笑笑朝前面走,後面的楊文哲肺都快氣炸了,可是為了保持紳士風度,他還不得不表現的很淡定。

「嗎得,先讓你們得意一會。」楊文哲咬著牙暗自到。

……

「媽~」

東南角繁枝綠葉後面,何媽媽正有些坐立不安,本來帶女兒過來吃飯是假、相親是真,現在女兒走了,這個飯自然也吃不下去了。

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沒想到了女兒竟然又回來了。

剛鬆了口氣,等到看清女兒身邊的人時、又變得尷尬了起來,心裡暗自氣惱,「這個死丫頭,不談就不談嘛,幹嘛把小韓帶過來讓媽媽難堪?」

「……小韓來啦。」何媽媽硬著頭皮招呼到。

韓義哪能讓母后大人下不來台?笑說:「我正尋思晚上帶阿姨過來吃呢,沒想到您已經找好地方了。」

一句話說完,轉而朝周醫生伸手道:「阿姨您好,我叫韓義!」

相比於楊文哲的陽光自信,韓義的握手禮更加的成熟穩重,那種帶有壓迫性的氣質令這位二院的科室主任周醫生不由站了起來,和他握了握手。

「瀟瀟坐!」

「阿姨您也坐!」

「服務員,菜單!」

韓義幫何瀟瀟拉開藤草編織的椅子,之後又招呼何媽媽、周醫生、點菜,全程有條不紊,那種見慣大場面的風度讓何媽媽忍不住暗自點頭。

后加入的楊文哲面帶笑容的看著,心裡卻暗自冷笑,「跟我裝逼是吧?」

這家鬧中取靜的原生態餐廳,不僅看著漂亮,價格更漂亮,隨便一份素小炒就是幾百塊,要是來兩客干鮑、點一瓶紅酒,沒個一兩萬是別想走出去的。

反正他跟他們也不熟,既然有免費的冤大頭,不宰白不宰。

韓義點了五六個菜,之後把菜單遞給了周醫生,「你們看看還要點什麼?」

楊文哲接了過去,老實不客氣的點到:「山藥煲鵝掌,海皇聚燴翅,木瓜燉雪蛤,清蒸江白條,竹林土雞煲……嗯,就這些吧!」

韓義眼睛微微眯了眯,隨後問何媽媽:「阿姨,您喝點什麼?」

何媽媽替韓義心疼錢,趕緊說:「有湯呢,不用飲料。」

楊文哲再次笑道:「來瓶紅酒吧!這家的柏菲口感挺不錯的。」

何瀟瀟剛要發火,被韓義偷偷拉住了,笑道:「行,再來一瓶柏菲。」

「好的,請稍等。」

……

一頓飯吃的不尷不尬,畢竟有兩個算得上外人的人在,有些話也不怎麼好說。

等吃完后,服務員拿著賬單過來了。

「先生您好,一共34376元,給您抹掉零頭,算34300,請問是刷卡還是現金?」

何媽媽驚問道:「怎麼這麼貴啊?」

服務員笑道:「因為你們點了一瓶柏菲,這是來自法國五大名庄之一的白馬酒庄頂級紅酒,標價28888。」

「啊……」何媽媽看了眼桌上胖嘟嘟酒瓶子,怎麼也沒想到居然這麼貴。

對面的周醫生有些尷尬,而楊文哲則一副「不關我事」的表情,坐在那裡無動於衷。

韓義拿過賬單,用筆在上面一圈,說:「AA制,這是我們的賬單。」說完掏出了一張信用卡遞了過去。

服務員顯然沒遇到過這種情況,站在那裡傻乎乎的不動彈。

「去啊!」韓義催促到。

「啊……噢……」服務員回過神,拿著信用卡走了。

此時一桌人全傻傻的看著韓義,特別是楊文哲母子倆,他們是怎麼也沒想到韓義居然能說出AA制這種話來,難道他不覺得丟人嗎?

回過神來的楊文哲,急赤白臉道:「不是…那個…那個……」

他本想說韓義請客的,可想來想去韓義好像沒說過要請客,心裡頓時一萬頭羊駝呼嘯而過。 「啊哈哈哈……」

一等進了電梯,何瀟瀟便爆笑開來,眼淚就差笑了出來。

「你看楊文哲那個臉色,跟吃了一坨翔般,真是笑死我了。」

站在旁邊的何媽媽也是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看看一臉自若的韓義,想說點什麼,嘴動了動卻什麼也沒說出來。

韓義就摸摸鼻子嘿嘿笑。

他倒不是心疼那幾萬塊錢,主要是不想被人當冤大頭宰。

錢花了,背後還要被人罵煞筆,那是傻子才幹的事情。至於丟人?以他今時今日的心態,還會在乎別人的眼光嗎?

何瀟瀟笑完了才想起來讓她媽媽為難了,站起來抱著她的胳膊嘻嘻笑:「反正跟那個周醫生也不熟悉,實在不想見的話,明天講座就不參加了唄。」

何媽媽還是不說話。雖然人家做的不對,但說好請客的,最後卻讓人家自掏腰包,也實在是太那啥了。

知母莫若女,何瀟瀟一看她媽的臉色就知道她在想什麼,就不屑道:「咱們跟他非親非故的,他點幾萬塊一瓶的紅酒,不是明著想坑韓義嘛!」

「那也不能……」

何媽媽剛想說話,電梯已經開了。

出了電梯,韓義笑道:「阿姨,我送您去酒店。」

何媽媽就說:「不用麻煩了,等下我自己找個賓館住下就行了。」

韓義說:「錢已經給了,退也退不了。」

說話間已經來到了馬路邊。

這邊挨著體院館,夜晚的街道上車水馬龍,倒映著前方的流光溢彩,形成了一條斑斕的彩帶,耀的人眼都睜不開。

還不等何瀟瀟伸手攔計程車,一輛高大威猛的賓士越野車已經停在了三人跟前,韓義拉開後車門說:「上車。」

何瀟瀟看到了開車的趙洪武,奇怪道:「你什麼時候換車啦?」

「呵呵,過年的時候。」

何媽媽則是有些吃驚,她就算再不懂車,也知道面前這輛車比周醫生開的賓士貴多了。

遲遲疑疑上了車。

豪華的內飾,舒適的座椅,以及熟悉的駕駛員,讓何媽媽一時有些搞不懂女兒這個男朋友到底是做什麼的了?

他明明說自己老家在黔省大山裡,家庭條件不好,兄弟姐妹三四個,怎麼開得起這麼貴的汽車,雇得起駕駛員的?

就在何媽媽疑惑著的時候,車子一路朝東南方開,過了雞鳴寺,過了九華山,但卻並沒有往紫金園校區開去,好像去的是……鐘山風景區?

還真是,車子過了富貴山隧道后直接拐進了鐘山風景區,然後一直朝風景區內開。

何媽媽有些不安,但又不好意思問韓義去哪裡,就示意旁邊的女兒問。

「我們去哪裡啊?」

韓義扭頭說:「東郊國賓館。」

「啊……」

驚了一聲,何媽媽趕緊說:「不用不用,太破費了,就找個普通的賓館住一宿就行了。」

韓義眨眨眼說:「可是錢已經付了啊,想退也退不了,你們就將就對付一晚上;要是不喜歡的話明天咱們再退。」

何瀟瀟就嘻嘻笑道:「是啊,媽,您就將就一晚上唄!」

何媽媽就拍了她一下,「你是存心氣我呢?」

「嘻嘻……」何瀟瀟就粘上去撒嬌了。

……

晚上8點20分,他們來到東郊國賓館。

韓義訂的房間在國賓館西邊的紫熙樓,出了酒店大門左拐步行10分鐘就可以到達中山陵大牌坊下,右拐5分鐘就可以到達明孝陵景區大門口,地理位置非常優越。

國賓館,光一個「國」字就已經夠高大上了;外部建築中西合璧,帶著濃郁的歷史人文氣息;走入大廳后,迎面一副巨大的潑墨山水畫掛在總台後面的牆壁上,給人以一種震撼的視覺效果。

大堂經理非常熱情,帶著他們去了高級房,並一路給他們講解關於國賓館的歷史歲月以及曾經入住過的政要名人。

從服務員口中他們才知道,原來電視劇《人民的名義》也在這裡取的景。

6樓608,609,610,就是他們入住的房間。

房間就一個字,大!

內部裝飾屬於西式,以白色為主基調,飾以黃色線角,整體看上去典雅而不失莊嚴;而在客廳頂頭,一個超大的露台隨著房門開啟,吹來一陣陣夾雜花香的清涼夜風,讓人為之心曠神怡。

來到露台邊極目遠眺,遠處是星星點點的夜空,墨綠色的森林隨著晚風如海浪般層層疊疊,看上去雄奇瑰麗。

回過頭再去想那家原生態飯店,兩者根本沒有什麼可比性。

從進入賓館后,何媽媽跟何瀟瀟便好奇的四處打量。

巨大的大廳,巨大的山水畫,超大的房間,超大的露台,反正什麼都是大;至於環境什麼的不用說了,怎一個「好」字了得。

何瀟瀟就感覺特別開心。不是說來國賓館開心,而是韓義的用心,說明他在乎她,所以肯花心思討好她媽媽,這一點尤其重要。

「你告訴我,他到底是幹什麼的啊?又是賓士又是國賓館的。」

等韓義走後何媽媽就拉著她女兒問了起來,至於飯店的那點不愉快早就拋諸腦後了。

何瀟瀟就嘻嘻笑:「我不是說了嘛,開公司的啊。」

「到底開的什麼公司啊?」

何瀟瀟撓頭,她不知道要不要說?

因為她不知道那個公司是不是韓義的,他在裡面又扮演著怎樣的角色?萬一現在說了,回頭又不是,她媽媽還不得認為他們合起伙來騙她啊?

「就是賣數碼產品啊。手機、電腦之類的。」

看著女兒那副迷糊的樣子,何媽媽就知道她也是一知半解,忍不住用手戳她的腦袋,「你噢,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呢!」

「他才捨不得賣我呢!」何瀟瀟羞喜到。

看著女兒臉上那副情根深種的樣兒,何媽媽才後知後覺的發現,女兒真得已經長大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