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很濃。

很刺鼻。

茶多魚都咳嗽起來了:「這是噴了一噸的香水嗎?你丫是不是有狐臭!至於嗎!」

「好吧!」

「男人就是有忍耐力啊!」

「這種味道都能承受。」

捂著鼻子的茶多魚打算繼續欣賞一下,就當是看戲了:「繼續你們的表演吧。」

然後。

女人腳下一崴,身子直接就倒向葉川。

茶多魚使勁翻了一個白眼:「真狗血,下面應該扮可憐,裝疼,尋求幫助了。」

果然。

就跟導演好的戲一樣,按照劇本絲毫不差的進行,葉川這種小男生平日看著穩重,在這種桃色誘惑下,腦子估計早就秀逗了。

女人可憐兮兮的又說了幾句什麼,還指了指自己的腳踝,身子骨卻像是條水蛇一般,整個人都癱軟下來,整個身子都依在了葉川懷裡。

茶多魚都想給對方鼓掌了。

「厲害。」

「佩服。」

「長見識了啊。」

「崴腳能把腰都崴軟了,您的身子是麵條做的嗎?」

兩個人似乎在推辭著什麼,女人推了兩下,然後就很坦然的坐到了葉川的摩托車後座上。這到是讓茶多魚有些意料之外,標準的流程不是應該多推辭幾遍嗎?這就上來了?

「很急嘛!」

「再急也要把工作做完吧!」

葉川的摩托車已經啟動。

茶多魚終於看不下去了,這兒還有個活人呢,你丫就這麼走了,姑奶奶腿兒著回家啊。

從街道的陰影中跑過去,茶多魚沒好氣的喊道:「停車。」

指指摩托車的鑰匙:「熄火。」

又指指後座上的女人:「下來。」

茶多魚的出現似乎讓女人很吃驚,雙手直接環抱住葉川的脖子,雙腿更是夾緊車子,看樣子是不準備輕易撒手下車了。

葉川下意識的停車,但是沒熄火:「你回來啦,怎麼樣?有收穫嗎?如果沒發現的話,你再去附近看看,咱們調查局收到的舉報只有一個大致的範圍,不準確,你得好好找找。」

茶多魚冷笑一聲:「那你呢?」

葉川臉頰微紅,露出小男生特有的緊張:「我,我有點事兒,一會兒就回來。」

茶多魚繼續冷笑:「你在工作,你的任務是什麼,自己心裡沒數嗎?」

停頓了一下,茶多魚補充了一句:「還有,你剛才是怎麼稱呼我的? 重生纔不是救世主 你應該稱呼我第一調查員大人!」

葉川一愣,似乎有些生氣:「沒人規定調查員的工作時間,我想什麼時候工作都行。至於稱呼,我比你都大一歲的好不好,如果按我爸這輩兒算,咱倆平輩分,誰都別壓著誰。」

茶多魚也是呵呵了:「就為了女人?」

趙公子 葉川胸膛一挺。

無言的抗爭。

摩托車後座上的女人,很配合的把臉貼在葉川的後背上,手上的力氣加大了一些,胸前更是緊緊的貼著葉川的後背。

女人的優勢發揮的是淋漓盡致啊。

不過。

也太牛了吧。

總有那麼幾個高富帥不長眼 幾個動作就把葉川迷住了?

男人都是依靠下半身思考問題的嗎?

茶多魚是女生,真心琢磨不透這個問題,如果後座上的是只鬼,那也好辦了,一巴掌扇飛再說,可人家不是啊!

鬼神面具沒有預警。

好吧。

反正自從知道羅剎啟動了復甦計劃,這鬼神面具的功效算是驟降,基本上快要成擺設了,一切都只能靠自己的理解跟直覺。

「阿嚏!」

可能是香水味實在太嗆鼻,茶多魚連續打了三個噴嚏,腰都打酸了,然後在彎腰的過程中,透過半空中的細微飛沫,竟然看到女人貼著葉川的眼瞳,閃過一抹淡淡的綠。

一閃而過。

就跟幻覺似的。

轉過頭看看身後,厲害啊,白西服,不見了。

聲東擊西,暗度陳倉,花樣玩兒的挺溜兒啊,羅剎都學會兵法了?

打完噴嚏,茶多魚直起身,這次沒有再與葉川爭,而是一把跨坐到小摩托上:「走吧,一起走。」

女人又摟了摟葉川的脖子,把臉頰還朝他的肩膀上蹭了蹭。

葉川開始反對:「摩托太小,坐不下三個人。」

茶多魚:「我很瘦。」

葉川:「動力不夠。」

茶多魚:「我很輕。」

葉川:「你……」

茶多魚:「我很想打人。」

葉川:「……」 把天空與大地連接在一起的是什麼?

如幕的雨滴。

……

黑色的小摩托慢悠悠的行駛在榕城的街道上。

前方是無盡的黑夜。

茶多魚坐在最後,將女人擠在中間。

「阿姨,怎麼稱呼?」茶多魚仰頭問女人。

「阿姨?我才二十三!你應該喊我姐姐!」女人沒有回頭,只是繼續摟著葉川的脖子輕聲回答。

「我十八。」茶多魚很驕傲的說,然後繼續問,「阿姨,怎麼稱呼?」

「蔚藍。」

「你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嗎?」茶多魚問。

雖然緊緊的挨著蔚藍,但是茶多魚一直都保持著極高的警惕,讓她看到了那雙綠瞳,這個女人就被高度懷疑了,會不會也是羅剎的門徒呢?

可她這麼做的意義又是什麼呢?

如此的示弱。

裝扮成楚楚可憐的女人,博取男生的關愛,就算是把葉川這樣的人騙走,未免有些大費周章了吧。

一拳能解決的事情,為什麼要這麼麻煩呢,多此一舉嘛。

既然想不通,茶多魚就準備自己尋找答案,一張靜心符咒被她悄悄畫出來:「據說鬼的心思怨念很大,最怕靜心之氣了,就算不是鬼,心中有鬼也會害怕的,不知道對不對?」

這個叫蔚藍的女人,似乎沒有想到茶多魚會一聲不吭的朝自己身後貼符,渾身一顫,肩膀劇烈的抖動了一下。

盛世醫妃,冷王求放過 「別亂動,坐好。」黑色小摩托晃了晃,葉川抱怨了一句。

「我沒動,是她動了。」茶多魚說。

「那你也坐好。」葉川說。

「跟我沒關係。」茶多魚說。

「肯定是你擠到蔚藍小姐了。」葉川說。

「鬼迷心竅,色慾蒙心。」茶多魚點評。

「真不會說話,難怪找不到男朋友。」葉川戳茶多魚痛處。

「那你的女朋友呢,小處男。」茶多魚懟過去,然後第二張靜心符咒啪地一聲貼在蔚藍后心上。

小摩托又晃了晃。

「別鬧了。」葉川喝斥道。

「你管不著。」茶多魚才不會在乎葉川的喝斥。

然後第三張靜心符咒就拍了出去。

蔚藍下意識的喊了一聲:「疼!」

葉川趕緊詢問:「蔚藍小姐,你沒事兒吧,是我開車顛到你了嗎?」

茶多魚笑著嘲諷:「不到四十邁的車速,也能顛到人?你在逗我玩兒呢?這個蔚藍阿姨是豆腐做的嗎?麻煩您說清楚一點,哪兒疼?」

說完話,茶多魚第四張靜心符咒就貼了過去,她原本的猜測就是靜心符咒可能會對那些修鍊羅剎功法的門徒有些克制,看來奏效了。

茶多魚還有一句話沒說:「我讓你裝可憐,你不是喜歡裝嗎?我到要看看,你能忍到什麼時候,一張不夠就兩張,兩張不行就三張……讓我猜猜,你這種墮落的心臟需要多少張符咒才能安靜下來,回歸正途。

小摩托晃的越來越厲害。

葉川的抱怨也越來越大,如果有選擇的話,他一百個希望茶多魚趕緊下去,自己遇到一個有感覺的女孩,容易嗎。

邂逅。

美麗的邂逅啊。

全都被茶多魚給破壞了,半點氣氛都沒了。

蔚藍摟著葉川的手緊了緊,湊到他的耳邊說:「我的心口好痛,你能開快一點嗎,我想早點到達目的地,拜託了。」

拜託了三個字是用撒嬌的語氣說出來的,差點噁心到茶多魚。

可,就是這差點噁心到茶多魚的三個字,直接讓葉川腎上腺素飆升,小摩托的速度直接就提了上來。

茶多魚完全不理解,這到底是為什麼呢?然後,她的表情漸漸平靜下來,你不是要去一個地方,那好,我到要見識見識,你準備做什麼。

停止貼符咒。

茶多魚開始閉目養神。

突然,自己的胸前被蹭了蹭,渾身汗毛直立:「幹什麼!」

蔚藍第一次扭過頭,詭異的朝茶多魚笑了笑,用只有她倆能看到的唇語說道:「別停啊,繼續貼啊,說實話,疼是有點疼,但是很舒服,有些上癮呢。」

蔚藍的水蛇腰扭動了兩下,似乎是在挑釁:「我親愛的鬼神大人,您的膽量真的好大啊,現在下車還來得及,不然一會兒可不要後悔啊。黃泉路上很冷的,你穿的衣服太少了。不要怪你的這位少年夥伴,他的定力真的很差,幾句話就被控制了,需要好好修行啊。」

茶多魚看到了蔚藍的唇語。

雙拳直接就攥緊了。

好囂張的門徒,竟然開門見山的跟自己對話,她是有多自信啊。太自信,很容易被打臉的。

被羅剎門徒蠱惑的葉川騎著自己的小摩托,載著兩位美女,一路開到了安健橋邊,將摩托車停在了榕城光明婦幼產院門口。

剛剛停穩。

茶多魚就發現自己身體里的鬼神面具開始亮起刺眼的紅色,非常濃烈的警報,前方有鬼,很多隻鬼。

夜裡的產院,亮著燈,但是卻安安靜靜,不時會有幾個人從城市裡聚集過來。整座醫院氣氛壓抑的厲害,茶多魚只是站在門口就覺得壓力倍增。

「想不想進去看看你們鬼神守護的人類?」蔚藍很熟悉的走進大門,隨手去旁邊的更衣室換了一身白大衣,胸牌上是她的照片跟名字,科室是產科。

茶多魚咽了一口唾沫。

騎虎難下。

鬼神哪裡有在鬼怪面前恐懼的說法。

緊跟著蔚藍的腳步,茶多魚開始了自己夜遊產院的旅程,一邊走蔚藍一邊給茶多魚介紹這家醫院,葉川也跟在身後。

「大家都說產院是所有醫院中,最喜慶最舒適心情最好的醫院,因為來這裡的人都是喜事兒,生小孩嘛,怎樣都是高興的。」蔚藍指著牆上的一些宣傳圖片介紹,「我們醫院大概有二十多年的歷史,每年接生的嬰兒成千上萬,在省內都是很知名的。」

「可是,每年依然會有一些嬰兒胎死腹中,但因為我們醫院的技術水平高,一些疑難雜症的孕媽媽還是會上門求醫。」

「有些嬰兒安全出生,有些嬰兒不幸離世。」

「安全出生的不用管,那些離世的嬰兒呢?你覺得會怎麼處理?他們到底是離世了,還是沒有離世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