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徐賢俊不管金英敏是什麼意思,很乾脆的拒絕,他先前只是想讓自己這個曾經公司的對手自由進出公司,好好噁心公司一下,但是看到金英敏的態度,徐賢俊突然沒有了這種惡趣味,跟小孩子過家家似的,無端的讓人看不起。

「呵呵,其實你可以做電影顧問,教他們演技或者幫着篩選劇本,當然,這是需要付給你報酬的,而且你要是看到好的角色,你甚至都可以偏向Krystal一點,把好劇本、好角色截下來給她。」

金英敏此時露出了他的心思,這才是他想要做的,甚至更加深入一點,他想利用徐賢俊在電影圈的人脈,把公司旗下的藝人比如權侑莉、徐賢等人帶去混個面熟,不求女一女二角色,女三女四都可以。

儘管他們有個smcc,但是這跟可不是一個體系的,人家有自己的演員。

雖然金英敏作為總瓢把子名義上能管着smCC,但也只是名義上罷了,殘羹冷炙可以向愛豆們偏移一些,但真的涉及到了重要角色,人家根本不鳥他。

此時徐賢俊送上門來,雖然以前有仇,但是現在已經化解了,而且還是個理事,不應該為公司出出力嗎?

徐賢俊看着金英敏,心中又是感嘆,怪不得人家能做上社長的位置,就這份取捨,他就比人家差了太遠。

「還是那句話,我沒有太多的時間……」

「如果是以西卡歸隊為前提呢?」

金英敏笑看着徐賢俊,一副吃定他的樣子。

徐賢俊語氣一滯,話說不下去了,金泰妍勸西卡的話是打在了傑西卡的七寸上,那麼金英敏的這個誘惑也是打在了徐賢俊的七寸上,讓徐賢俊說不出拒絕的話來。

雖然鄭秀妍離開少女時代以後發展的很好,甚至可以說是九人中發展最好的一個,但是面對少女時代這個承載了她最美好年華的團隊,她心中到底又有怎麼樣的感情?雖然她說過「Pastispast」,但是倘若有選擇,她又會做出什麼樣的選擇呢,依然還會說「pastispast」嗎?

徐賢俊沉默了好久,這才抬頭盯向金英敏:「社長nim,你說得是真的還是假的?不會拿我當猴耍,過幾年就一腳把我踢了吧?」

這一刻,徐賢俊的眼睛很亮,很亮,比徐賢的還亮。

「哈哈~」

金英敏卻是笑了,面對徐賢俊審視的目光絲毫沒有避讓:「徐賢俊xi,你是對自己沒有信心嗎?難道說幾年之後你在電影圈的地位還不如現在嗎?就算幾年之後你在電影圈的影響力只增加了一點點,那十幾、幾十年之後呢,我要是敢耍你,尤其是在西卡的這個問題上,我相信你會記着我一輩子的吧,也會記住公司一輩子的吧。」

徐賢俊堅定點頭:「社長知道這一點就好,我徐賢俊可是很記仇的,要是發現社長騙我,那麼公司要麼花大代價把我幹掉,要麼就是你們公司的藝人不要出現在電影圈。」

「放心,你看中的是傑西卡,我看中的是公司發展,對象雖然不同,但是感情應該能相互理解。」

金英敏也是滿臉正色,就像他說的那樣,鄭秀妍回歸少女時代的問題在他看來真的是不值一提,如果徐賢俊這個有運勢的年輕人依然如此旺盛下去的話,那麼公司自食其言又如何!相比得到的利益而言,不值一提。

「五年。」徐賢俊伸出右手,揮了揮:「五年時間,我可以幫着你們牽線搭橋,甚至還可以向你們這邊的藝人偏斜,至於教演技的話,我相信這一點你不是太看重,但是我也願意出力,算是聯繫公司和西卡努那的紐帶,有時間的話我會過來教一些小技巧,畢竟我是野路子出身,一些實用的小技巧可比書上的理論強多了。

我相信經過這五年的漫漫融合,等到西卡努娜回歸少女時代的時候,應該是水到渠成了。

你說的對,西卡努娜回歸少女時代在公司面前不值一提,但是在我心中卻是無比重要。所以你做好你的工作,我做好我的工作,咱們各取所需。」

徐賢俊說的極其認真,但是突然想到一個問題:「社長nim,五年之後你不會從這個位置上下來吧?」

職場上人走茶涼可是很正常的事情,別自己跟着老黃牛一樣幹了五年的活,這位一下來,新上任的社長卻又不提這茬了,那自己可真是殺人的心都有。

「哈哈,你放心。不說我會不會從這個位置上下來,只要賢俊你在電影圈的影響力一天大過一天,就算我下去了,上來了一個新的社長,他要是敢撕毀這個合約,那損失的可是公司的利益,到時候公司的股東可是會站在你這一邊的。」

金英敏暢快的大笑起來,看來這事成了,這讓他不由得有點得意,一個來找他公司事情的人,在他翻掌之間,就成了公司發展的助力,哈哈,暢快。 凜冬城,一座臨海的自由聯邦之城。

索恩默默行走在緊挨港口的下城區,向著目的地走去。

下城區屬於底層平民的居所,破落的石質和岩質屋頂的房屋林立,有些看起來搖搖欲墜,彷彿隨時都會坍塌。

一陣微風吹過,從光輝之海吹來的寒風和夾雜着魚蝦腥臭味兒的潮氣貪婪的瀰漫在這個落後的城區,讓行人忍不住緊了緊單薄的衣物。

居住在附近的平民大多數都是長時間承受城市勞力工作的普通人,以及一些陌生的外來者。

碼頭搬運工、水手、遠行的冒險者和商隊護衛等等。

凜冬城的陣營偏向於絕對中立,它並不排斥任何外來種族出入,當然前提是你不光明正大的鬧事。

街道上的居民和冒險者形形色色,各種不同的體型、樣貌、膚色和五顏六色的服飾表現了各個種族的獨有特色。

高大的龍裔邁著沉重的步伐,慌慌張張的穿過擁擠的人群。

不遠處的石屋陰影中一名狡詐的提夫林搓着手,嘴角帶着一絲邪笑,晃動着尾巴,眼中閃爍著不安份的目光。

一群侏儒圍在一起,對着一個激活后自主活動的精巧木頭玩具歡聲大笑,慶祝著付出后的成功。

憨笑的食人魔肩膀上扛着一隻剛剛狩獵的座狼,周身散發着惡臭穿過街道,眾人一臉嫌棄的紛紛避讓。

帶着灰色尖角帽的地精巫師雙手叉腰站在門口與背着籮筐拿着礦鎬的狗頭人術士在大聲爭吵,一群吃瓜群眾圍在那裏指指點點。

粗狂的矮人、小巧靈活的半身人、風塵僕僕的半精靈以及遠離陽光,雙手抱腿蹲在角落裏一臉落寂的卓爾精靈……

這座繁華的港口城市中,玩家的數量卻出奇的少,除了中途意外死掉的,大部分都集中在荒野中那貧窮落後的村鎮。

這是一個殘酷的異界,繁華的大城市中貴族間的勾心鬥角、邪神祭祀編織著陰謀、盜賊工會遍佈的地下網、殺手組織的死亡名單等等充斥在看似繁華的陰影角落。

玩家勢力在此很難有他們的立足之處,留在在這裏的,大多數都是在最底層掙扎求生而已。

在經過無數次血與火的教訓后,這些號稱是天選之子的玩家終於意識到了自己的渺小,不再去爭奪城市中這塊有限的蛋糕。

大部分玩家勢力都遠離大城市,去往偏僻的荒野村鎮,與那些邪惡的智慧種族爭奪有限的生存空間。

托瑞爾的世界中,也只有那裏才擁有他們這些自帶精英模板玩家嶄露頭角的機會。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遊戲開服一年後,所有玩家穿越到此已經又過去一年多了。

能適應的人大多都面對現實,適應不了的人也隨波逐流慢慢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他們就像滄海一栗,翻不起一點浪花。

有的人立下古老的誓言要凈化這個世界的一切邪惡、有的人只想為玩家們建立一座屬於自己的領地和庇護所,安度餘生。

同樣也有的人接受不了這個殘酷的現實,草草了結自己寶貴的生命、甚至還有的人為了獲得強大的力量,選擇邪惡的祭祀儀式,將靈魂出賣給深淵的惡魔、地獄的魔鬼……

人性…在這裏被展現的淋漓盡致。

……

索恩心中默念一句,頓時視網膜內浮現一排排淡藍色的數據:

姓名:索恩

種族:半精靈(木精靈血統)

背景:遠行者

屬性:體質14、力量15、敏捷20(+2)、智力12、感知17、魅力14

陣營:混亂善良

職業:10級民兵(max)/4級遊俠(0/20000)

生命值:46/46

經驗值:25035

修行點:10523

技能點:無

屬性點:無

種族特性:黑暗視覺、精靈血統、野性面具、敏銳感官

職業技能:潛行13、躲藏15、察覺14、翻滾15、嘲諷5、醫療7、專註11、法術辨識4、知識(自然)7、運動9、手藝(制箭)8

職業特性:擅長簡易和軍用武器、武器專攻(長劍)、武器專攻(長弓)、野性認同、動物夥伴

宿敵:類人生物(豺狼人、食人魔)

職業專長:追蹤(精通)、耐久、雙武器戰鬥、野外求生

普通專長:精準射擊、警覺、靈活移動、閃避、迅捷出手

個人專長:運動健將、頑強、翻滾攻擊

武術:

【漠風派】lv1(124/10000)

紅蓮之劍(強化技)、焰星(打擊技)、避火訣(架勢技)

【鋼魂派】lv1(36/10000)

明凈體(架勢技)

遊俠神術:一環(4/4)

獵人印記、糾纏術、抵抗能量傷害

看着自己的屬性欄,索恩心中有些酸楚,這就是他進入遊戲兩年刻苦訓練和修行的成果。

這個世界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好,兩年時間等級僅僅提升到4級,在玩家群體中已經屬於上游水準,

與那些苦逼的施法者職業相比的話,簡直不要太好。

因為大多數選擇巫師、德魯伊和牧師的玩家,由於需要掌握龐雜的知識體系,導致大部分還沒有成功就職,真實而又殘酷。

「是時候去做個了結了。」索恩嘆了一口氣,目光掃向遠方破敗的居民區。

……

嘎吱!

腐朽的房門彷彿隨後都會化作一堆無用的廢墟。

索恩輕輕將其推開,走了進去。

砰砰砰!

院落內依舊是熟悉的敲擊聲,索恩的目光望向一個對着石頭不停敲打的佝僂身影。

飽經滄桑的老人兩鬢斑白,佈滿皺紋的臉色暗淡無光,他枯槁的雙手分別拿着鐵鎚與鑿子對着眼前的石塊不停的敲擊,散發出陣陣火星。

但是石塊的輪廓卻依舊看不出到底是何模樣。

「酒帶來了嗎?」蒼老的聲音在索恩耳邊回蕩。

索恩立即將腰間的酒袋遞了過去道:「龍噬苦酒,一種十分特殊的黑啤酒。」

「龍噬苦酒啊,這種特殊的黑啤酒已經有近千年的歷史了吧,當初可是只有龍噬釀酒廠才能造出這種美酒。」

老人停下手中的動作,渾濁的雙眼中浮現出回憶的神色,佝僂的身體卻有顯得孤寂。

說完,便接過索恩手中的酒袋,感受着久違的熟悉感。

索恩站在原地不動,淡淡的看着眼前的老人一邊喝酒、一邊緬懷過去。

這是一位神秘莫測的老人,他掌握著來自卡拉圖大陸古老的九劍傳承。

而索恩在半年前來到凜冬城,有幸與老人結識,用對方的一句話便是:這一切都是緣分!

在經歷了各種驚險的考驗后,終於得到他的認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