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得到了肖恩的肯定回答后,格魯.托馬斯教習長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而後笑罵道:「好小子,看來你很有信心啊。不過…」還未說完格魯.托馬斯教習長已經持劍撲了上來。

肖恩同時警覺,右手持劍,一劍就向著格魯.托馬斯教習長胸口刺去。格魯.托馬斯教習長一邊用木劍架住肖恩的直刺一邊笑著說道:「記住,行不行要打過才知道…」

「教習長說的是,那我就不客氣了。」肖恩笑著回道,而後表情變得嚴肅。肖恩知道格魯.托馬斯教習長是個難得的好對手,他也可以藉此機會驗證下他的真正實力。

兩人都不在說話,開始認真交戰。只見此時兩人的動作越來越快,木劍上蘊藏著的力量也越來越強。格魯.托馬斯教習長一開始就沒有太意外,剛才當肖恩站到他面前時,他就感覺到肖恩與上次交手時的不同。這是有著豐富戰鬥經驗的戰士的直覺,這種直覺就曾經在戰場上屢次救過他的命。

雙方自交手后格魯教習長就不斷的對著肖恩施壓,以至於肖恩不得不全力以赴。很快雙方交手就超過了百回合,格魯.托馬斯教習長也幾乎是全力以對,其結果是肖恩依舊不落下風。這結果終於引起了格魯.托馬斯教習長的震驚。

一個不到15歲的見習騎士,這是一個能震驚整個帝國的超級天才。就格魯.托馬斯教習長所知,近百年來帝國歷史上就沒有人能在這個年齡晉級見習騎士。想想自己少年時就被學院教習們稱為騎士天才,一直刻苦努力也直到22歲才成功晉級見習騎士。

格魯.托馬斯教習長想到這裡立刻就退後幾步脫離戰鬥,肖恩也疑惑的停下了手中的木劍。

「你晉級見習騎士了?」格魯.托馬斯教習長看到肖恩停下手后,有些震驚的問道。

肖恩聽到格魯.托馬斯教習長的問話后,才意識到剛才在與格魯.托馬斯教習長對戰時他不知不覺的使用了全力。這顯然不是肖恩希望看到的,這使他有點懊惱。

「是的,托馬斯教習長大人。就在前幾天。」不過肖恩還是立刻回答道,只是最後他還試圖掩飾下晉級的真正時間。

「真是不可思議,太不可思議了。」格魯.托馬斯教習長聽到肖恩肯定的回答后,有些失神的呢喃道。過了好一會兒他的神色才恢復正常,接著笑著恭喜道:「祝賀你肖恩,祝賀你晉級成為見習騎士。你的天賦真是讓我震驚,最後你知道成為見習騎士都意味著什麼嗎?」

「謝謝您的祝賀,更感謝您一直以來對我的指導。」肖恩首先感謝了格魯.托馬斯教習長,而後接著問道:「我確實不是太了解,希望您能夠為我說明。」肖恩說完后看著格魯.托馬斯教習長,他知道既然教導場開口問了,就一定會給他講解。

格魯.托馬斯教習長笑著拍了拍肖恩的肩膀,直接對肖恩笑道:「肖恩啊,見習騎士雖然只是一種修行境界的稱謂。但這是超凡的起點,你還年輕未來還有著無限的可能啊。」說完好像想到了什麼,頓了頓後接著說道:「而且你是貴族出身,如果你現在進入帝國軍隊內就會被直接授予上尉軍銜。這會大大降低你的危險,讓你走的更遠…」

「你想想看,一個前途無量的貴族軍官哪怕沒有繼承權。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你一定會受到上流社會的歡迎。」格魯.托馬斯教習長說完后對著肖恩露出親切的笑容。

其實肖恩也已經想明白隨著他的晉陞,他的地位必然會得到巨大的提升,就好像現在他與格魯.托馬斯教習長的交談。雖然他依舊使用敬語但那不過是因為對方是他的老師而已,如果換一個同樣地位的人肖恩完全不用表現的那麼恭敬。

「教習長大人說的我都明白,只是我現在還太年輕。需要再等幾年…」肖恩故意用省略的稱呼,這就顯得肖恩和格魯.托馬斯教習長很是親近。

果然格魯.托馬斯教習長聽到肖恩親近的語氣很是高興,哈哈笑著說道:「不必擔心,你的成績非常好,學院可以推薦天才學員提前進入警備部隊成為學員軍官。」

「您能夠幫我詳細的解釋下嗎?我不是很明白…」肖恩聽到格魯.托馬斯教習長的話,立刻問道,肖恩知道在任何世界都有熬資歷的問題。帝國軍隊也不例外,只要不是立刻上戰場。他不介意提前進入軍隊中,先混幾年資歷等待晉陞的機會。

「哈哈,肖恩你不問我也會說的。 https://tw.95zongcai.com/zc/24985/ 學員軍官只要每年在軍隊內待上3個月時間,主要是讓一些天才學員提前學習軍隊中的戰陣等知識。」格魯.托馬斯教習長很滿意肖恩的態度,笑著說道。隨後接著介紹道:「學員軍官會被統一授予少尉軍銜,同樣也有著少尉軍官的福利。等你畢業后就會重新授予軍銜,這些資歷都會被考慮在內。只要運氣不是太差,20歲成為少校軍官也不是不可能。」格魯.托馬斯教習長非常看好肖恩,他這是打算提前投資了。

「肖恩,這個周日空出時間。我帶你去拜訪警備隊的默克爾中校,我和默克爾可是老朋友了。你進了警備隊后也要讓他照顧下你。」格魯.托馬斯教習長決定道。

「教習長大人,感謝您的幫助。周日我會空出時間的,只是…默克爾中校有什麼愛好嗎。」肖恩欣然接受了格魯.托馬斯教習長的決定,笑著回答道。

格魯.托馬斯教習長擺了擺手,示意肖恩不用帶上禮物去拜訪。隨後兩人又商議了一些細節,很快就到了下課時間。肖恩與格魯.托馬斯教習長告別後離開訓練場。

原本學院推薦的學員軍官哪怕成績再優秀也會在學員16歲以後。這是因為學員在經過了4年的學院學習后,已經養成了基本的社會價值觀。在最後2年的時間內學院會給予學員一定的自主性,讓學員自由安排自己在學院中的生活。這同樣也隱含著測試學員的目的。

肖恩自穿越后就表現出極高的騎士天賦而他的性格也顯得很是早熟,這讓他一直深受教習們的欣賞。肖恩有著成人的靈魂自然與其它看著有些幼稚的同齡學員不同,如今他順利晉級見習騎士。這讓原本就非常欣賞他的教習長立刻加大了提攜他的力度。

轉眼時間就到11月13日,周日。早餐后肖恩牽著他的黑馬等在學院門口,這是他與格魯.托馬斯教習長之前約定好的。只是肖恩提前來到了約定地點等待,以示他的尊重。

自上一次劍術課後,肖恩他就尋了個與吉姆和本單獨訓練的機會。坦誠了他晉級見習騎士的事實,並為他故意對兩位好友的隱瞞而道歉。

吉姆與本自然是大為驚訝,面對好友的真誠道歉,很快就原諒了肖恩。在他們看來肖恩僅僅是「晚了幾天」告訴他們他晉陞的事實,可能還有不願打擊他們訓練熱情的幾分意思在內。經過一番恭喜后,吉姆和本反而對新型訓練器材的效果充滿信心。

肖恩藉此機會悄悄的用他強化了的感知,感知了吉姆與本的屬性數據。

吉姆:力量1.385體質1.377敏捷1.362,本:力量1.024體質1.102敏捷1.002

很快肖恩就看到格魯.托馬斯教習長騎馬來到學院們口,兩人一番寒暄后。格魯.托馬斯教習長就帶著肖恩一起前往警備隊拜訪默克爾中校。

兩人騎馬來到警備軍營們口,向門口的站崗衛兵通報后就進入軍營內。首先印入肖恩眼帘的是一片巨大的操場,操場上正有著大量士兵在操練著戰陣也有個別士兵在鍛煉著劍術。只聽到一陣陣「呼」「哈」聲傳來,環繞著大操場的是士兵們的兩層宿舍樓。

肖恩與格魯.托馬斯教習長一起騎馬越過操場和宿舍樓后,就來到一個小型操場。在這周邊分佈著數棟兩層建築,他們想要拜訪的默克爾中校的辦公室就在這其中。

格魯.托馬斯教習長帶著肖恩來到其中一棟建築的門前,門口有一個20多歲的青年等候著。看到格魯.托馬斯教習長到來立刻上前行禮,說道:「托馬斯教習長大人,歡迎您。我是默克爾大人的勤務官傑森上士。」隨後轉向肖恩的方向說道:「這位大人,同樣也歡迎您。」

「默克爾大人已經在辦公室內等候兩位大人,請兩位大人隨我來。」傑森上士在行禮后立刻說道。隨後叫來一個士兵命令他照看好肖恩兩人的馬匹。

格魯.托馬斯教習長和肖恩把馬匹的韁繩交給那個傑森上士喚來的士兵后,就隨著傑森上士一起走進了面前的兩層小樓內。 默克爾中校的辦公室內顯得很是簡單樸素。進門就能看到默克爾中校坐在原木色的辦公桌后,桌上放著筆墨和幾卷羊皮紙卷;幾把同色的椅子則擺在桌前,似乎是會客之用;靠牆的地方立著個大書架,書架上除了書外還堆放著大量的羊皮紙卷。

默克爾中校看到肖恩兩人到來,立刻起身笑著歡迎。他先是像老朋友見面一樣于格魯.托馬斯教習長互相擁抱,同時兩人嘴裡還笑著說著「老朋友,好久不見」「哈哈,老朋友。想死你了」等話。一邊雙方還互相大力的拍打著對方的後背。

一陣「啪啪」的巨大連續響聲,那力量之大都讓肖恩,誤以為兩人有殺父之仇、奪妻之恨般,雙雙借著互相擁抱的機會,都想要怕死對方。

很快雙方就結束了「力量式」的問候,肖恩臉色古怪的上前見禮道:「默克爾大人,您好。我是肖恩.溫切斯特,曾經在霍頓男爵的宴會上有幸見過您一面。您可以叫我肖恩…」

默克爾中校看著肖恩露出疑惑的表情,隨後聽到肖恩的話后才恍然大悟般露出笑容。說道:「你好,肖恩。很高興再次見到你。」說完還疑惑的看向格魯.托馬斯教習長。

格魯.托馬斯教習長哈哈笑道:「老朋友,今天是來找你幫忙的。」說完指著肖恩介紹道:「我的學生肖恩,溫切斯特子爵的次子。還不到15歲,就已經晉陞為見習騎士了。」

聽了格魯.托馬斯教習長的介紹后,默克爾中校果然露出了震驚的表情。若不是他知道他的老朋友絕不會在這種事上和他開玩笑,他都以為格魯.托馬斯今天是來故意消遣他。

格魯.托馬斯教習長看到默克爾中校露出震驚的表情后,得意的笑道:「我想讓肖恩進入警備隊鍛煉鍛煉,你知道的…雖然他的年紀差了點,但他是見習騎士了,想必可以破例…」

格魯.托馬斯教習長說明了今天來找默克爾中校的目的后,就欣賞起默克爾中校震驚的看著肖恩的表情。但很快默克爾中校就收起了震驚的表情,有些不確定的問道:「我的老朋友,你不是在開玩笑吧。」對著格魯.托馬斯露出一副你敢說是我就咬死你的表情。

「這當然是真的,今天來就是為了肖恩的事情。以後他進了軍營還要你多多關照他。」格魯.托馬斯教習長肯定的回答后,同時說明了想要對方照顧的心思。

默克爾中校立刻明白了老朋友的意圖,笑著對肖恩道:「恭喜你肖恩,你真是讓我驚訝。我還是第一次聽說有人能在你這個年紀晉陞呢,肖恩你可把我嚇到了…」恭喜了幾句肖恩后,默克爾中校又對著格魯.托馬斯恭喜道:「也恭喜你我的老朋友,你有了個天才學生。」

頓了頓后默克爾中校收斂笑意,嚴肅道:「帝國軍隊歡迎所有騎士修行者加入軍隊。」隨後又笑著對肖恩說道:「我代表臨水城警備部隊提前歡迎肖恩你的加入。」

聽到默克爾中校的話,肖恩心中一定,也笑著說道:「感謝您的肯定,我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地方。希望以後能得到大人你的指導。」說完還對默克爾中校鞠躬。

默克爾中校滿意的看著肖恩,突然意識到他還沒請格魯.托馬斯和肖恩坐下。這是非常失禮的行為,幸好來拜訪的是他的老朋友。他隨即就請格魯.托馬斯和肖恩一起就坐,開口笑道:「看我,都讓肖恩給嚇到了。讓客人站著說話,真是失禮了。」

3人各自分賓主坐下后,默克爾中校對著格魯.托馬斯教習長問道:「老朋友,跟我說說你和肖恩是怎麼打算的,我也好提前做好安排。」

之前來的路上格魯.托馬斯教習長已經和肖恩商量好了,於是直接說道:「明年吧。明年2月初讓肖恩來軍營訓練2個月,然後再回學院學習。學期末再讓肖恩來軍營訓練1個月,這就滿3個月的訓練時間了。這樣肖恩也方便。」說完看了看肖恩。

肖恩聽了也立刻說道:「默克爾大人,格魯教習長大人已經代表學院和我就推薦學員軍官的事商議過了。我也認為這樣安排,時間上的很符合我的實際情況。」

默克爾中校聽完後點了點頭,他知道像肖恩這樣的學員軍官只是為了提前熟悉軍隊的情況。除了每年硬性規定的那3個月外並沒有其他的要求。

「既然你們都決定了,那我就照這樣安排下去。」默克爾中校對著格魯.托馬斯教習長說完,又轉而對肖恩說道:「肖恩啊,明年2月份你直接來找我報道,我會交代下去的。另外,如果有合適的任務,你願意參加嗎?」說完還看了一眼格魯.托馬斯教習長。

格魯.托馬斯教習長也看著肖恩,肖恩皺眉想了想,就說道:「如果有合適的任務,我願意參加。」肖恩已經明白所謂「合適的任務」就是幾乎是無危險的任務的意思。

格魯.托馬斯教習長和默克爾中校聽到肖恩的回答后都滿意的點點頭,知道肖恩明白了他們的意思。默克爾中校就說道:「那有了合適的任務,我就通知格魯。讓他通知你準備…」說完看了格魯.托馬斯教習長一眼。格魯.托馬斯教習長笑著點點頭,示意他會留心。

然後對著肖恩說道:「肖恩,有些事總是要經歷的。而且你參加任務就會有軍功,對你未來也是有好處的。」默克爾中校聽到后也贊同的點頭。

肖恩知道在軍隊內就要習慣看到死人,他對著格魯.托馬斯教習長重重的點頭。

正事說完后3人就更換了話題,主要是格魯.托馬斯教習長與默克爾中校兩人不斷調侃著對方以前在戰場上的糗事。肖恩只能偶爾插一句,但這也讓肖恩的心情放鬆了下來。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就到了午餐時間。兩人在默克爾中校的邀請下在軍營共進了午餐,午餐后兩人這才與默克爾中校告辭離開。

騎馬行走在返回學院的路上,格魯.托馬斯教習長對肖恩說道:「肖恩,還有一個星期學院就放假了。我聽其他教習說你的各項成績都達到了優秀。」

「今天謝謝您了,我會一直記得您的幫助。」肖恩笑著回答道,隨後又說道:「都是優秀嗎?那還真是一個讓人高興的消息。」肖恩暗示著他是個知恩圖報的人。對於個課程的成績,他並不擔心。他自穿越後記憶力大幅提升,之前半年他都會在晚上花幾個小時看書。

聽到肖恩的話,格魯.托馬斯教習長哈哈笑了會。而後道:「你啊,我還是很了解你的。」

肖恩和格魯.托馬斯教習長兩人在馬上哈哈大笑后,由隨意聊了幾句后,兩人就回到了貴族學院。格魯.托馬斯教習長又開口對肖恩交代了幾句,之後肖恩就向格魯.托馬斯教習長告辭離開。

兩人分別後,肖恩獨自走在學院內;他不由的心想:現在自身的實力還是太弱,不過只要再有個1、2年的時間;我就可以晉級正式騎士,到那時想必就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危險。想到這裡肖恩那紫色的瞳孔中不由得閃出莫名的光芒。

肖恩自來到這個世界后,一直沒有忘記自己前世的初衷;這個世界雖然各階級規則相對穩定,但也不排除有看不順眼或者就是找你麻煩的那種的腦殘貴族二代或三代;而帝國軍隊在整個帝國內都是一大實力派系,肖恩加入后自然得到了一張護身符;畢竟無緣無故的就針對帝國軍官,那會讓其他人兔死狐悲,在互相抱團后勢必毀滅所有不守規則的存在。

當然如果真有這種二代、三代的話,那肖恩就只能亡命天涯了;然後等到對方家族的頂樑柱倒塌,而後就可以笑看對方家破人亡了。在肖恩看來無論在前世還是這個世界,不遵守規則和底線的存在;除非一直保持強大,否則一旦稍有虛弱,就立刻會被其他勢力共同毀滅;這幾乎沒有什麼懸念,沒有人會喜歡和放心隨意破壞規則的存在。

肖恩搖了搖頭,驅散腦中那越走越遠的雜念。還是返回寢室稍作休息后,再完成今天的騎士修行;滴水穿石、聚沙成塔,只有不斷的積累才能讓自己更快的提升實力。

之後肖恩在宿舍內稍作休息后,就立刻提著他的騎士劍去後山空地修行。一個多小時后肖恩就結束了本次修行,經這次修行后肖恩的屬性變為。

力量:2.271體質:2.279敏捷:2.440

時間悠悠而過,轉眼過了一個星期。今天是11月20日,周日下午。

肖恩和吉姆在學院門口與本互道珍重后,就與霍頓家族派來迎接他們的馬車一起趕往霍頓家族別墅。在這之前的一天肖恩果然收到了全優的學年成績。

而肖恩被學院推薦為學員軍官的事,也已經告訴了吉姆和本。這讓吉姆和本都嫉妒異常,叫囂著讓肖恩請客吃飯。還揚言如不照辦就與他劃清界限,讓肖恩哭笑不得。

種種原因后,今日的午餐告別宴,就在肖恩等人去過的高檔餐廳內舉行。無論是鮮魚料理還是其他的食物都非常美味,這從吉姆和本的臉上就能輕易的發現。讓肖恩有種交友不慎的感覺。哪怕是在幾個小時后的現在,肖恩依舊感覺有點氣憤難平。 肖恩和吉姆兩人回到了霍頓家族的別墅中,兩人帶回的行李自然有僕人們負責搬運整理。再將騎乘的馬匹交給僕人照顧后,兩人就直接進入別墅主樓。

萊克斯.霍頓男爵與安吉麗娜男爵夫人都在家中等著肖恩與吉姆。看到兩人雙雙推門進來,安吉麗娜男爵夫人立刻露出了笑容;率先起身迎了上來,同時也笑著說道:「我可憐的小肖恩和小吉姆終於回家了,快來讓我看看你們是不是瘦了。」萊克斯.霍頓男爵則繼續坐在沙發上,嘴角扯動了一下,對著肖恩和吉姆點了點頭。

肖恩和吉姆看著安吉麗娜男爵夫人熱情的舉動,不由得露出了苦笑的表情;他們只得硬著頭皮上前向著男爵和男爵夫人行禮問好。

此時激動的安吉麗娜男爵夫人已經來到了肖恩和吉姆兩人的面前,她笑著看看肖恩又對著吉姆瞅瞅。同時嘴裡小聲的嘀咕著什麼,給肖恩的感覺好像有什麼很不滿意的樣子。肖恩趕緊打岔的說道:「親愛的安吉麗娜舅媽,我們去那邊坐下說吧。」

肖恩的及時打岔很明顯發揮出了作用。安吉麗娜男爵夫人不疑有他,歡快的就順著肖恩和吉姆兩人的攙扶。3人來到萊克斯.霍頓男爵的身邊,之後順勢圍坐在沙發上。

之後肖恩和吉姆分別對男爵和男爵夫人彙報了這一年在學院中的學習情況,男爵和男爵夫人也語氣溫和的關心了肖恩和吉姆的成績和生活情況。當得知肖恩和吉姆的成績都很是出色后,兩人都微笑著誇獎了兩人,特別是對肖恩取得的優秀成績,更是用略顯誇張的形式紛紛對著肖恩和吉姆兩人,表示自己的欣慰之情。

一番很是政治化而又平淡無奇直想讓人入睡的交流后,這樣無聊的話題就算是結束了。

這裡沒有但是。幾人隨意的聊著,直到吉姆提起肖恩被學院推薦為學員軍官,隨後又暴露了肖恩晉級成為見習騎士后,原本放鬆的斜靠在沙發上的萊克斯.霍頓男爵突然坐直了身體。用異常震驚的語氣對著肖恩問道:「你晉級見習騎士了?」而後立刻接著問道:「學院推薦你進入警備隊實習了?」兩句疑問都使用了非常急促的語氣,可想而知此刻男爵大人的心情是如何的激動。

安吉麗娜男爵夫人雖然沒有開口,但這顯然只是她沒有萊克斯.霍頓男爵的反應速度快。從她抓著吉姆的手上突然浮現出的青筋,就能看出她的心情也是異常激動的。

「是的,舅舅。我確實已經晉級成為見習騎士了。之後這也得到了格魯.托馬斯教習長的確認。」肖恩笑著回答后,甚至提出了格魯.托馬斯教習長已經確定他晉級的事。

果然男爵和男爵夫人聽到格魯.托馬斯教習長親自確認后,立刻就放下了還有些不確定的心。

隨後肖恩繼續笑著說道:「格魯.托馬斯教習長向學院推薦了我,並親自帶著我去拜見了警備隊的默克爾中校大人。之後他們當著我的面把推薦的事定了下來,並約定在明年的2月份,讓我進入警備隊軍營實習。」

萊克斯.霍頓男爵聽到肖恩的話后,立刻笑著連說了幾個好字。而後又激動的對肖恩說道:「我親愛的孩子,你真是了不起。我想我的妹妹、你的母親在聽到這樣的好消息后,也會為你感到高興和自豪。」

在肖恩對萊克斯.霍頓男爵和安吉麗娜男爵夫人詳細解說了學院推薦學員軍官的詳情后,萊克斯.霍頓男爵非常高興。他立刻吩咐站在他身後的文森特管家準備豐盛的晚餐。

而後萊克斯.霍頓男爵又對肖恩詢問了默克爾中校的態度,當聽到肖恩描述著默克爾中校的善意暗示后。更是拉著肖恩的手,發出爽朗的笑聲。

此後萊克斯.霍頓男爵向肖恩詳細的介紹了警備隊內各個實權人物的出身和愛好,提醒肖恩需要注意的人和物。而安吉麗娜男爵夫人則是不斷的要求肖恩保證一定要照顧好自己。這讓肖恩感覺痛並快樂著,而對於吉姆來說就只剩下痛了。

因為肖恩的光輝,吉姆就相對顯得很是暗淡。這讓萊克斯.霍頓男爵與安吉麗娜男爵夫人都有些失望的感覺。在與肖恩反覆交代時,就會時不時的冒出幾句督促吉姆的話。

肖恩對於吉姆和本在中午時狠狠的敲了他一頓有些不爽,對於吉姆不時投射過來的求救眼神選擇了視而不見。這讓吉姆恨得咬牙切齒,但他又無可奈何,只能疲於應付自己的父母。

不知不覺間時間就接近了晚餐時間,而外出遊玩的表哥路斯特.霍頓也在這時回到了家中。幾人見面后自然又是一番寒暄,安吉麗娜男爵夫人就對路斯特.霍頓興奮的笑道:「路斯特我的兒子,你一定想不到。肖恩他晉級見習騎士了,很快他就會成為一個軍官了。」

路斯特.霍頓聽到自己的母親的話后表情獃滯了下,不過很快他就面露不可思議的張大嘴巴。扭頭看著肖恩:「哦..哦..哦…肖恩表弟,媽媽說的是真的嗎…」看到肖恩點頭后,接著說道:「真是難以置信,你才15歲…哈哈,恭喜你表弟。」說完還不由分說的抱住了肖恩。

肖恩以前與表哥路斯特.霍頓的關係並不是很親近,他們雖然是親人。但帝國的貴族繼承製度使路斯特.霍頓只會重視與他一樣擁有繼承權的貴族子弟。而像肖恩這樣的只會在表面保持客氣以體現自身的貴族風度。但當肖恩擁有成就后,表哥路斯特.霍頓立刻就改變了之前的態度。這是一個成熟貴族所必需要正確擁有的交往規則。

「路斯特表哥,謝謝。無論如何我們都是親人…」肖恩也同樣擁抱了路斯特.霍頓表哥。在這個世界有著階級來代表著每個人的身份地位,唯一能夠突破階級限制的只有超凡力量。肖恩經過近幾天來的遭遇,他已經明白隨著他晉級見習騎士,同時他的社會地位也得到了提高。

「哈哈,肖恩表弟。你真是太了不起,以後有時間我們一起去逛逛?我想我的那些朋友一定會願意與你交往…」路斯特.霍頓聽到肖恩的話哈哈笑著說道。他也是個聰明人,自然聽懂了肖恩的意思。肖恩並不會因為他以前的輕視態度而與他結下心結。

任何世界只要有著階級的存在就充斥著大量前倨後恭的人。落魄時受盡白眼,成功時奉承討好。這就是人性啊,而為此去結仇在肖恩看來實在是沒有必要的事。

「這是當然。想必表哥的朋友們都是些難得一見的年輕俊傑…」肖恩笑著給出了肯定而又積極的回復。

看到肖恩和自己的繼承人之間談笑風生,相談甚歡的樣子。萊克斯.霍頓男爵也非常滿意兩人的表現,在人生的旅途中想要獲得成功;努力是一個方面,而能夠隨時隨地的調整心態也是成功的必備條件之一。眼前的肖恩和路斯特.霍頓顯然已經明白了這個道理。

安吉麗娜男爵夫人同樣很是高興,她倒並沒有自己丈夫的想法。但她是個非常注重親情的存在,看到原本不太合得來的大兒子與侄子之間相處融洽,彼此又熱情的聊著天。

注意到時間差不到到了晚餐時間,於是她就高興的對兒子和侄子說道:「你們兩個是表兄弟,自然應該互相幫助。不過以後有的是時間,先去準備準備,晚餐時間到了。」

幾人自然立刻就答應下來,於是一邊說笑著一邊往餐廳的方向前進。美味可口的晚餐,熱烈親切的氛圍。整個晚餐時間都洋溢著歡快的氣氛。

晚餐后肖恩向萊克斯.霍頓男爵和安吉麗娜男爵夫人確定了自己的行程,他預備在第二天就起身返回自己的家族。雖然這使得萊克斯.霍頓男爵夫婦心中有些遺憾,但考慮到肖恩他已經有大半年時間,沒有見到自己的父母。萊克斯.霍頓男爵夫婦只得帶著不舍的心情,同意了肖恩的決定。

而肖恩家族派來護衛肖恩的那一小隊騎兵,也早在3天前就抵達了霍頓男爵的別墅。現在正在別墅內,只需要派人前去通知其明日做好起行準備。

正事結束后肖恩就告辭離開。他尋了間訓練室,開始每天必做的騎士修行。待到結束后肖恩的屬性變為,力量:2.285體質:2.293敏捷:2.4575

第二天,11月21日,周一清晨。肖恩清早起床鍛煉,意外也必然的遇到了吉姆。

想來是吉姆經過昨天的事後受到了打擊,他稚嫩的心開始向著成熟的方向發展。肖恩笑著給吉姆以鼓勵,而後兩人一起完成了早鍛煉。

等肖恩鍛煉結束后。男爵府的女僕們已經幫肖恩收拾好了行禮,連同男爵給自己父母的信件和準備的禮物一起搬進了馬車內。同時在馬車邊也已經有著十幾個騎兵整裝待發

之後肖恩與男爵一家一起共進了早餐,在餐后他就正式向男爵一家告辭離開。

肖恩並沒有選擇乘坐馬車,而是騎上了他的黑馬。他把騎士劍掛在腰間,身上披上連帽毛皮厚披風。把強弓和箭壺掛在戰馬的一側,準備好一切后才翻身上馬。

肖恩在戰馬上向男爵一家揮手告別後,帶領著小隊騎兵和馬車一起向家族領地進發。 臨水城離肖恩的家族領地,直線距離大約有200多公里,騎馬則需要3天左右的時間。眾人啟程后,護衛很快就將肖恩和馬車保護在中間;而肖恩這次選擇騎馬返回,這是為了鍛煉他的馬術。

肖恩過完年後,很快就會進入警備隊中任職;提前適應下,長時間騎馬也是很有必要的。這時護衛騎兵隊長傑克來到肖恩的身邊表情有些不太自然,但語氣卻恭敬的說道:「肖恩少爺,我們今天的行程是要在傍晚前,趕到距離臨水城東80公里的尼奧鎮…」

肖恩皺了皺眉,他清楚傑克隊長之所以這麼說,是想要暗示他回到馬車上。這些護衛騎兵隸屬於肖恩家族的領主護衛隊。現在能夠決定傑克隊長命運的是肖恩的父親,至於以後則是他的哥哥。

無論現在還是未來肖恩都沒有權利處置這些騎兵。而傑克隊長僅僅只想要完成保護肖恩回到領地的任務,並不想要節外生枝。所有對於肖恩的決定,隱隱有著不滿。畢竟騎上一天的馬是非常疲憊的,更何況他也不知道肖恩的騎術水平。

「傑克隊長,請你放心。我會跟上大家的。」肖恩語氣平淡的回答道。

傑克隊長只能隱晦的發表不滿的意見,畢竟現在的肖恩還是家族中的少爺。見肖恩依舊堅持己見,也就只能放棄勸說。想當然的以為在經過幸苦的長途跋涉后,「嬌弱的」肖恩少爺就會自覺的回到舒服的馬車上。

很快馬隊就出了臨水城東城門。在主幹道上來往著眾多的商隊與平民,看到肖恩一夥騎兵騎馬經過;紛紛迅速的讓出了主路,避免發生衝突而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在主路邊則是整齊的塊狀農田,當前時節統一種植著冬小麥。其中還有著一個個零零散散的農夫,穿著灰黑色的亞麻衣物在農田內忙著照看著麥田。

很快肖恩等騎兵就越過城門前繁忙的路段,戰馬開始提速。兩個多小時后騎隊順利的抵達沿途一個供旅人補給休息的村莊,肖恩等人進入村莊尋了旅舍休息進食。

下午繼續趕路,騎隊同樣一路順利的在黃昏前抵達尼奧鎮。然後在鎮內的旅舍住下。

多羅遜河北岸的南部地區經過帝國長年的開發,已經顯現出繁華。這裡星羅棋布的分佈著一個個小鎮和村莊,只是連接這些村鎮的全都是泥路,這讓第一次連續騎馬奔行一天的肖恩感覺很是幸苦。不過就算如此他今天的表現任舊讓傑克隊長和他率領的騎兵們感到意外。

肖恩在小鎮旅舍內吃過晚餐后,就獨自離開,尋了處無人的空地完成他每天必做的騎士修行。結束后他就回到旅舍,吩咐旅舍老闆為他準備熱水。洗完澡后肖恩就早早睡下。

第二天清晨肖恩等人繼續出發,騎隊一路同樣沒有發生任何意外的,在黃昏前抵達預定目標的的北岸鎮。北岸鎮南面緊鄰多羅遜河,是多羅遜河下游最主要的渡口之一。肖恩等人的騎隊就預定要在北岸鎮度過多羅遜河,進入南荒地區。而後繼續向東大約大半天的時間就能到達家族城堡所在地的藍堡鎮。

出行的第三天早晨,肖恩一行在享用了早餐后就立刻啟程出發。肖恩雖然這兩天都顯得很是幸苦,但憑藉他的體質在得到還算充足的休息后並沒有讓他身體感覺特別疲憊。

北岸鎮有專門修建的渡口碼頭,這裡也有大量的平民從事捕魚、載人等工作。肖恩的馬隊包下了3艘負責擺渡的漁船,這才足夠把肖恩等人一次性全部運送過了多羅遜河。

多羅遜河西起落日山脈,橫穿西大陸綿延上千公里,向東注入地中海。是整個西大陸流域最廣,水量最大的河流。適宜的氣候與充沛的水量造就了多羅遜河沿岸土地肥沃、灌溉便利,本該是魚米之鄉。只是每年雨季多羅遜河都會大肆泛濫,沖毀多羅遜河中、上游的大片農田,又因地廣人稀地域內多是罪犯和盜匪橫行。故此才有了現在的南荒地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