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從現在開始,他就要特別小心一個宗派,斷天宗!

「對了,他這一次是為了找這把匕首的吧!」此刻,紀羽似乎又想起了些什麼。

他將殺死秦傲天的那把匕首取了出來,這可是大功臣,這有這把匕首,才能突破秦傲天的戰氣防禦,若不是它的話……他根本就不可能對抗得了秦傲天。

當然,若不是它的話……秦傲天也不可能會找上自己,自己也不會有這麼多的麻煩。

這得與失,總是這麼奇妙的就相結合了起來。

他還記得在天幽森林初次得到這把匕首的時候,根本就沒有太多的感覺,但此刻,手中拿著這把匕首的時候,他甚至能感覺到匕首上的能量波動。

或許是因為匕首已經認主了的緣故吧?

他想起了之前自己的血液完全融入匕首的情景,或許在那個時候,匕首便已經對他認主了。

他還記得之前匕首傳給他的一套戰技,虛空風暴。

他使用了一遍,但僅僅是做出了一個樣子,沒有什麼太強的攻擊力,當然,也可能是因為敵人太強,效果不明顯。

「你是叫長天刃吧?不過現在你身上已經有我的血了,就不要再叫什麼長天刃了,以後你就叫……飄血吧!」最後,紀羽定下了這個名字。

飄血!這把匕首都流有他紀羽的血,從此,它便是紀羽的一個秘密武器,而且從那個神秘的虛空風暴戰技來看,這把匕首,恐怕還有一些其他的秘密也說不定。

感覺得到飄血的顫抖,紀羽笑了笑:「看來你對這個名字也挺滿意的啊!」

飄血又顫抖了一下,最後,紀羽將飄血也給收了起來,皮皮此刻還沒有蘇醒過來,恐怕是消耗有些大了。

那個古怪的令牌散發出溫和的光芒,紀羽輕輕的撫摸了一下,天老的氣息非常的微弱,他知道,天老又陷入沉眠了。

「我必須要趕緊變強……否則再見到這種級別的敵人,還是沒有抵抗能力,幸運,不可能總是站在我這一邊的。」紀羽心中非常的明白,這一次,真的只是好運而已。

他想到了意念師公會,那麼多虎視眈眈的眼睛,他身上……可是還有著意念之池給他的獎勵的,還有許多人,想要他死,以得到那個東西!貓撲中文 ? 兩個人的獨角戲 (貓撲中文)天蒙蒙亮時,紀羽看了看自己的狀態,之前受的傷害已經完全恢復了,應該是不會被人看出來的,他這才放心的回去。

只不過此刻皮皮還是那種沉眠的狀態,身上的氣息並沒有減弱,應該是要時間恢復了。

「這小傢伙可不像普通的魔獸,我也不清楚它大概要多長時間恢復,應為這種魔獸一般都是很少受傷的。」懶貓同樣是看不出皮皮到底是怎麼回事,甚至它都有些驚訝。

「看來也只有這樣了,只是不好交代就是了……」紀羽無奈的點了點頭,若是林仙兒他們問皮皮怎麼回事,他還真的不好回答。

走一步是一步吧。

「無情心經已經到手了,補心丹的材料只有三個,還是不夠啊!」

順著來時的路,紀羽很快便來到了林家,在這裡他已經呆了很長的時間了,拍賣會結束了,不過他卻沒有聽到任何有關最後兩個拍賣品的消息,到底是誰拿到了千年玉參跟低階戰技呢?

「紀羽,你回來了啊!」

不知不覺,他已經走入了林家的大門,來到了大廳當中,一個甜美的聲音傳入他的耳中,他這才反應過來。

「恩,仙姐,我回來了。」紀羽微微一怔,旋即又問道:「拍賣會已經結束了?」

林仙兒白了紀羽一眼,「你看看現在是什麼時候了?你昨天走了沒多久之後就已經結束了,你說說,你去哪了?怎麼一個晚上都沒有回來?」

說著,林仙兒還走到紀羽周圍嗅了嗅,似乎在尋找什麼味道似的。

紀羽有些尷尬,便急忙轉移話題:「那……那最後兩個拍賣品呢?哪一個勢力得到了?不會是王家那些勢力把?」

說到這裡,林仙兒臉上的表情已經多少有些不自在了,她若有心事的看了一眼紀羽,欲言又止。

這點變化紀羽自然是看在眼中,他心中忽然升起了一種好奇,「怎麼回事?難道我說的是真的?」

林仙兒看了一眼紀羽,又微微嘆了口氣,後退了兩步,沒有多說什麼。

「仙姐,怎麼了?難道出什麼事了嗎?這難道是不能說的秘密?」紀羽有些糊塗了,為什麼林仙兒不願意告訴他?就算林家沒有得到,雖然會有些吃虧,但也不至於這麼愁眉苦臉把?

「唉!其實這件事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好,就是有些心煩意亂!」林仙兒嘆了口氣,最後緩緩說道。

微微看了一眼這寧靜的藍天,感受著太陽曬在自己身上的溫度,而後又看著身旁的女子,紀羽這才緩緩說道:「沒事,麻煩再大,也會有解決的辦法不是?」

「這一次的確是有點出乎我的意料了,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會出現這種結局。」林仙兒又嘆了口氣,緩緩說來。

「恩?難道……拿到玉參跟戰技的不是咱們西北的人?」紀羽一怔。

他忽然想到了那個來自斷天宗的秦傲天,他也不知道為什麼……難不成那種人都會在意這麼一點點小東西?

「確實如此!」林仙兒的回答讓紀羽吃了一驚。

「在拍賣會開展到最後的時候,他們竟然出現了……而且還是跟東方域的強者一同出現的。我們跟他們競爭,最後卻在財產上不敵他們,你說,這可笑不可笑?」

林仙兒有些自嘲的說道。

一個偌大的西北域,擁有著這麼多的大勢力,最後竟然在財勢上輸給了外來者。

當然,這其中多半是有什麼貓膩的,當紀羽聽到林仙兒這麼說的時候,心中便已經有一些底了。

「他們……就是那個半年之後要跟你們爭奪西北域掌控權的人吧?」紀羽沉聲問道。

林仙兒有些吃驚的看著紀羽,顯然她是驚訝紀羽竟然知道這些東西。

「別這麼看我,林老爺子跟我說過了。」紀羽解釋道。

「那……太上長老他老人家不是讓你……」林仙兒試探性的問道。

「沒錯,不過這是我自己想要參加的。」紀羽知道林仙兒問什麼,他很快便回答道。

「不行!這樣太危險了,面對這麼強大的敵人,不管是你還是我,恐怕都很難單獨面對!」林仙兒有些激動的說道。

「怎麼,對我沒信心?」紀羽悠悠一笑。

「不……不是,你是不知道他們怎麼回事,他們那裡,最弱的參加都有戰師二階的強者,以你現在的狀態,恐怕不但不會是他們的對手,反而還要被羞辱一頓。你……」

「仙姐,你覺得我現在表現出來的天資怎麼樣?」稍微向前走了兩步,最後停頓了下來,紀羽才緩緩回頭問道。

林仙兒不知道紀羽在想些什麼,只是微微的點了點頭:「逆天,我聽說你修鍊的時間很短,是實話你是我見過的最厲害的天才。不過也正是因為這樣,你的潛力無窮,沒有必要在這種時候上去,你應該知道吧,上去的那些真正的天才到最後都會被……」

「被人無聲無息的帶走是吧?」紀羽淡淡一笑,一臉認真的看向林仙兒:「可是仙姐,我現在已經沒得選擇了啊,我已經弄出這麼大的動靜了,你覺得還有幾個人不會注意我?」

林仙兒怔住了……紀羽說的沒有錯,這段時間紀羽做了太多讓人驚訝的事情,若是說沒有人不知道他的名字,就目前來說是不大現實的,而一旦這樣,那麼那些勢力又怎麼可能會不知道這麼簡答的就放過他呢?

「他們買千年玉參,恐怕就是為了讓加強自己的實力吧,一個千年玉參,應該可以製造出一個戰師四階左右的強者,這樣一來,他們的壓力又會增加不少。」

「這一場戰鬥,恐怕不會太簡單了,也許真的有可能被打敗也說不定啊。」林仙兒現在最頭疼的就是這一件事情,雖然說她是女孩子家,但對於生死存亡的問題,他的而見解卻飛鏟的深刻。

「算了吧,仙姐,你也不要再想這個了,天塌下來還有高個子頂著呢!這個世界不說,就這個西北域,必定也是有不少的藏龍卧虎之輩,到時一戰起來,自然也是會有其他的意外出現。」最後,紀羽兩手一攤,非常輕鬆的說道。

「希望如此吧……」林仙兒有些失神。

「對了,仙姐,金三胖那小子來了沒?我讓他買的材料呢?」忽然,紀羽便像是想起額什麼一般,順口問道。

他是讓金三胖去銀鉤賭場跟那群人聯繫,然後想辦法得到九陽蓮心等材料的,這貨應該是得到了才對的,只是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意外而已。

紀羽不想耽擱太多了,能儘快弄好便儘快弄好了,他已經發現自己的時間越來越緊了。

「哦!材料!我差點忘記了,那胖子將材料一扔下就跑了,不知道有什麼急事,你跟我來吧。」林仙兒此刻也想起來了。

紀羽跟林仙兒走了一段時間,來到了倉庫之中,最後呈現在自己面前的是小山一般的亂七八糟的東西。

其實也並不是說東西凌亂,裡面的東西都是按分類放好的,都是一些煉丹所用的材料,只不過讓紀羽無語的是,金三胖那貨買來的東西也這樣堆了起來,最上邊的那兩個材料,九陽蓮心,玉心參。

就像是垃圾一樣被丟在地面……看到這裡,紀羽便滿頭黑線,因為他發現這一堆「垃圾」上邊,還寫著一張字條:總計兩千萬金幣,紀羽結賬!

「這個死胖子!」紀羽恨恨的道。

「怎麼樣,這些就是你需要的材料吧,你現在能煉製丹藥?」林仙兒問道。

紀羽去將那九陽蓮心以及玉心參拿了起來,之後便道:「還不夠,補心丹的材料有好幾種,加上補心草,我們一共也只有三種材料,剩下的材料還沒有得到。」

「這樣啊……」林仙兒露出了幾分失望,原本以為太上長老可以很快就好了,原來並沒有自己想的這麼簡單。

「幻獸魔核跟萬獸血參這兩樣東西一直都沒有消息,不過早兩天我父親他派出去的人已經弄出一點眉目了。」林仙兒又說道。

起初紀羽也有些頭疼的,畢竟這些材料都是稀有的東西,尤其是幻獸魔核跟萬獸血參,他聽都沒有聽過,完全不知道從何下手,不過林仙兒的這句話,卻讓他吃了一驚:「在哪?」

「天幽歷練之地!」 薄少的心尖密愛 林仙兒神情有些凝重的道。

「那裡?」

「恩!歷練之地裡面有一種魔獸,叫幻獸,我們需要的也正是那個幻獸的魔核了,不過那幻獸大概不會太好對付,至於那個萬獸血參……」林仙兒說到這裡的時候,微微停頓了一下。

「我曾經在書上見過這種血參,來歷非常的不簡單,要得到它,比得到幻獸魔核的難度強上十倍不止!」林仙兒嚴肅的說道。

這一回,紀羽真的是驚呆了……按照林仙兒的話來說,這一次豈不是非常難?

「那你父親他?」紀羽想了想,旋即問道。

這可是他們家的事情,難不成林奇還真的什麼都不管?

說到這裡,林仙兒露出了幾分苦笑,有些無奈:「不能進去啊!」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林仙兒一臉無奈,紀羽有些狐疑。

「不能進?為什麼?這天幽歷練之地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進去的嗎?」

「不,不是這樣的,天幽歷練之地並不是像你想象的那樣那般的隨意進出。」林仙兒解釋道:「對於你們這種沒有任何勢力的人來說,天幽歷練之地的確是可以隨意進出,因為背後沒有勢力,修鍊起來會有困難,所以天幽歷練之地可以向這一類人開放,沒有什麼限制,只不過對於我們這些家族來說,卻是有限制的。」

「限制?什麼限制?不就是要將收穫上繳一些嗎?」紀羽有些好奇的問道。

「除了這個之外,對我們四大家族以及一些大的宗派勢力還是有一些其他的要求的,這是我們所有勢力經過協商之後出來的結果,每一個勢力要進入天幽歷練之地都是需要限制人數的,人數絕對不能超過規定,否則以後也不可能會再有機會進入歷練之地,而且,凡是修為在戰師七階之上的人,進入歷練之地都需要另外的檢查登記。」

聽著林仙兒說出這麼一堆東西,紀羽的第一反應就是呆……

「這麼複雜?這麼嚴格!」

「恩,這天幽歷練之地本身便是傳承下來的,並不是無窮無盡的,若是我們幾個大勢力獨霸的話會引起其他修士的不滿,所以我們才制定出這種規定。」

「那……讓你父親找一些低階的戰師強者不就行了嗎?」紀羽一怔,之後又說道。

不過看林仙兒臉上還是有些無奈。

她苦笑一聲,便道:「這就是我要跟你說的東西了,這天幽歷練之地,恐怕是要麻煩你幫忙了。」

「要我幫忙? 冷艷總裁的超級狂兵 為什麼?」

說實話紀羽的確是準備進入天幽歷練之地,這種好地方,不進白不進,說不定還能得到什麼好東西呢!

但他也不想給自己弄一些麻煩,進去找什麼東西,整天惦記著會讓他不能集中。

「幻獸,是二階的魔獸,我父親就算派戰師七階的強者進去也很難得到魔核。因為幻獸具有幻之力,容易迷惑人,而要想不被迷惑,也只有意念師才做得到了,而能夠信任的意念師,除了你還有誰呢?」林仙兒看著紀羽,微微一笑。

紀羽乾笑了一下……這麼說來的話……的確也只有他了,只有他幫忙才能捉到幻獸。

「你們也真夠看得起我的……幻獸可是二階魔獸,我怎麼是它的對手……」這是紀羽一直在糾結的問題了,二階的魔獸,他還真的不一定能夠解決,打敗或許還簡單,但殺死的話恐怕會有些麻煩,畢竟他不能用那種暴走的狀態,而且天老陷入沉眠了,這的確非常麻煩。

「你去肯定是沒有問題的,因為這幻獸跟其他的二階魔獸不同,幻獸他只會用精神攻擊敵人,給敵人製作出幻覺而後,再精神上絞殺敵人,若是一般人的話自然不會是幻獸的對手,不過你就一定能打敗幻獸了,你是意念師,而且還是問世級別的意念師,在精神方面已經可以跟幻獸對抗了,所以,也只有你是最有把握的了……」說到這裡,林仙兒已經是滿臉期待的看著紀羽了,畢竟要是紀羽不答應的話,她也沒有辦法強迫。

但問題是……紀羽他能不答應嗎?

看著林仙兒那滿臉期待的目光,他就知道,這個麻煩事躲不過去的了……

「唉!算了算了,反正一開始給出藥方的人也是我,我就好人做到底算了吧。」

這事……總不能讓他看著林老爺子一臉失望的表情吧,說實話林老爺子對他還真是挺好的,雖然說沒有給過他什麼實際的幫助……

「那好!我就知道你會答應的,到時我會跟你一起去的,相互之間也好有個照應,還有,笑天涯那傢伙也出現了,到時我們幾個先去天幽歷練之地好好的提升實力,然後再去站王大墓幹上一筆吧!」林仙兒此刻又是一臉豪邁的說道。

這個忽然的變化……讓紀羽都有點目瞪口呆。

「對了仙姐,那笑天涯……到底是什麼人呢?怎麼我總覺得自己像是看不透他一樣的?還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這麼神秘。」

林仙兒說起笑天涯的時候,也勾起了紀羽的另外一個疑惑,那就是笑天涯了……他印象當中,笑天涯只有一個劍士的形象,但他卻從來沒有見過這個劍士真正出手,而且還老是見不到人,林仙兒不說出來的話他都快要將這個人給忘記了。

「嘿嘿……你真的想要知道?」林仙兒雙眼微微一眯,嘿嘿一笑的看著紀羽。

「額……恩!仙姐,你就給我說說吧!畢竟我們是一路人,到時一起行動的時候知根知底總是會比較好的吧!」紀羽點了點頭,一臉討好的說道。

「額……這個嘛……其實……本俠女也不太清楚!」弄了半天,最後林仙兒這麼對紀羽說道。

頓時,紀羽整個人就垮了……不知道?

「仙姐?你……真不知道?你不會是在給我開玩笑吧?那傢伙一開始不是你拉來的嗎?怎麼你一點都不知道?那你怎麼就拉他來了呀?難道你就不怕拉了一個壞人過來?」紀羽有些無語了,這林仙兒做事未免也太隨便了吧?

「不不不,我可沒有隨便拉人呢!你不覺得他很厲害嗎?雖然他沒有出過手,也很少說話,不過他身上散發出的那種氣場就已經足夠表明,他的實力非常的不簡單!」林仙兒拍了拍胸脯,說道。

暈!紀羽此時已經是徹底無語了,實力不簡單……氣場……跟他是好人還是壞人有什麼關係?難道這就是那傳說中的什麼……胸大無腦?

「仙姐,你當初是怎麼認識笑天涯的,給我說說看。」紀羽可不像林仙兒,他習慣於從細節方面了解一個人的性格。

「他呀?說起來似乎也非常的奇怪,是他找上我的!」林仙兒想了想,之後說道。

「他?找上你?為什麼?難道你身上有什麼特別吸引他的地方?還是他看上你了?他有沒有跟你表白什麼的呀?」紀羽一怔,一連問了好幾個問題,讓林仙兒笑臉微紅。

「去你的!哪有你想的這麼複雜!」林仙兒嗔怒了一句,之後又慢慢回想道:「我記得……他出現在我面前之後,就跟我說了幾句話,說什麼……你身邊有我要找的人……什麼宿命什麼的,反正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我也弄不懂,不過看他的樣子倒不像是騙我的,最後我就讓他跟我一起啦!」

「額……這……」紀羽都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笑天涯主動找林仙兒,說什麼有要找的人?什麼宿命?

這笑天涯到底是什麼人?此刻,笑天涯給紀羽一種非常奇怪的印象,這個人,似乎有點不簡單。

「那金三胖又是什麼情況呢?該不會那胖子又跑到你身邊說什麼你是他命中注定的人吧?然後你就感動的收下他了?」此時紀羽就想知道……這林仙兒做事到底有多不靠譜!

「是不是想打呀你?在這胡說八道些什麼呢?我怎麼可能會看上那種死胖子的存在!」林仙兒翻了翻白眼,紀羽的話讓她很不高興。

「那……」

「金三胖那小子本來便是在天幽城打滾的,你應該也知道吧,他是東方域金家的人,不過因為他的身份比較特殊,所有酒被弄到這個地方來了,整天就這麼不務正業的遊盪著,有一天他見到了我,被我的氣質深深吸引了,然後便一直跟隨我了!」

紀羽這才發現……林仙兒說起大話來,眼睛絲毫都不會眨的。

他自然是不相信林仙兒誇大自己的話的,不過他也知道事實也是跟林仙兒說的差不多的。

「該不會就像是當初金三胖找我一樣吧……」紀羽喃喃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