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從蘇九娘進門伊始,秋南雖面上十分和善,但因眉眼間總是帶着些許疏離。

此刻,聽到蘇九娘說起喬秉淵,竟若高山冰雪遇朝陽而消融,眸球明亮,淡若清荷的臉上也帶起了絲絲暖意。

「我與秉淵確實是認識的,但他不知我如今的身份。」秋南話語未盡,卻也並沒有再繼續言說。

只這輕輕一句,整個人便像陷入了一些往事一般,再次安靜了下來。

這明顯有所隱瞞的關係,讓蘇九娘莫名覺得有些躁鬱,斷眉處不禁微皺。

但這秋南雖是穆王安插的眼線,可每個死士都有自己的秘密,她們之間也只是協作關係,蘇九娘對他們之間的探尋明顯並非任務相關,已然越界。

秋南不說,蘇九娘也再無權過問。

步到樓下,周晚意早已挑好了自己喜歡的布料,正在跟小二溝通着什麼,見蘇九娘下樓,也趕緊湊了過來,只是面色上竟有些羞怯。

「我…我想尋個舒適的料子,給秉淵哥哥做身衣服,到時,你幫我送給他可好?」

周晚意說的十分小聲,顯然知道自己的做法不妥,但看向蘇九娘的眼中仍含了些許期盼。

「……」

「你這也太過分了吧。」蘇九娘還未說出什麼,一旁的小青早就忍不住了,這會兒見蘇九娘下樓,立時便回懟了過去。

「我家夫人雖然允許你傾慕公子,但你這做的也太明目張膽了些。」

小青向來嘴下不饒人,哪怕現如今知道蘇九娘與周晚意已然交好,也絲毫沒有給周晚意留面子的意思。

「我…那我自己做了送還不行嗎?收與不收,自是秉淵哥哥說了算。」周晚意本就知道不妥,如今被小青直說在臉面上,更是臉紅的不行。

「聽哥哥說,這戎族近年來發展迅速,秉淵哥哥此戰定是十分艱難,我既不能陪在他身邊,只希望能為他做點什麼。」

「好。」聽着周晚意的話語,蘇九娘倒是豁然許多。

有人願意給他做衣服,也是好的,倒是省了她自己親自動手。

「不過騰珂雖比之前壯大不少,也不是什麼不可攻克之輩,你當相信喬秉淵才是。」

戎族近兩年之所以強大,全賴涼國暗中扶持,這個中聯絡,蘇九娘最為清楚,故而對於戎族單獨與喬秉淵的對抗,她當下並沒有多少擔憂。

只是蘇九娘卻不知,在她未看到處,暗藏的腥風血雨早已開始籌謀。

「我自然是信秉淵哥哥肯定能大敗騰珂,你看我挑的這個料子好不好?」周晚意趕緊附和,把自己挑的幾款料子拿給蘇九娘一同品鑒。

這番作為,看的小青白眼連翻了好幾個才算作罷。

兩人挑選半日,總算把幾種料子敲定,看着一邊的周晚意抬手伸腰,終是有些鬆懈,蘇九娘手觸著腿邊的藏藍料子,眸光閃動。

「明日我正好有空,你可需要我去周府幫你一道裁裁料子?」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徐家門口立刻變得乾乾淨淨,地面空蕩蕩,繼續接受小雨的洗禮。

陳老頭一撥人消失得那叫一個速度。

只有文秀蘭不甘心,跟在陳老太身邊幾次回首,眼神動人,似有千言萬語想跟陳向陽傾訴,又彷彿在等待陳向陽出言挽留。

隔著雨幕的李星星看得一清二楚。

真是不知羞恥!

慕強是人之常情,很多女人都喜歡比自己強大的男人,但做第三者就很讓人討厭了。

沖文秀蘭扮個大大的鬼臉,李星星跟陳向陽進門。

新式里弄的房子規格一致,前面小院是極小極小的,蓋個門樓就差不多了,所以他們在門外說話,裡面屋檐下的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陳向陽不是陳老頭和陳老太親生的?

稀奇了。

合上差點掉到地上的下巴,夏大娘忍不住地開口:「我說親家呀,你們在門口說得是真是假?我娘家在槐花村,距離你們大李子村不遠,從沒聽說你是抱養的呀!」

小兒子結婚前,她可是夥同娘家人打聽得一清二楚。

李秀紅也看向陳向陽。

老陳家是外來的,但陳向陽在大李子村出生的,比自己大四歲,算是父老鄉親們看著出生、長大的,雖然總有人說他和陳老頭長得不像,但沒人往不是親生的這方面想。

所以,是怎麼一回事?

見陳念恩起身給大家開小香檳,陳向陽迅速佔據他靠在李秀紅身邊的座位,拿起盤子里李秀紅沒吃完的羊肉串咬一口,在李秀紅想殺人的目光中道:「我不是抱養的,是爹從外面撿回來的,對我既有養育之恩,也有救命之恩。」

李秀紅疑惑道:「老陳家生的那個孩子呢?」

不管陳向陽是抱養還是撿來的,陳老太在當時生過孩子是事實,且是個男孩兒,是陳老太進門好幾年後生的第四胎。

前三個是女孩,生下來就死了。

被陳老太婆婆溺死在馬桶里,無一例外。

陳老太害她的星星,也是一脈相傳。

自己受過兩次喪女之痛,卻又把這份愚昧無知、心狠手辣發揚光大。

面對李秀紅心平氣和的好臉兒,陳向陽受寵若驚,自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夭折了。因當時處於寒冬臘月,冰天雪地,家家戶戶貓冬,沒人知道這件事,爹去埋那孩子的時候撿到我,他們就順其自然地讓我頂著他們兒子的名義生活下去。」

嬰兒夭折並不稀奇,就是現在,夭折率依然很高。

李星星好奇地問出大家心聲:「您是怎麼知道自己不是親生的?倒瞞得嚴嚴實實,老太婆兩口子顯然不知道你已經知道自己身世了。」

不然不會被嚇得一走了之,不願意麵對事實。

要知道,陳向陽一開始以兩條路相威脅他們都沒撤退。

陳向陽回答道:「小時候在溝里洗澡,遇見王婆,她對我手脖子上的一塊紅胎記感到很驚訝,說她不記得狗蛋有,我就起了疑心,仔細問過發現,我有的胎記,狗蛋沒有,狗蛋屁股上的青胎記,我卻沒有。」 就這樣,不久之後,谷幽蘭終於沒有食言,再一次給劉劍飛的賬戶之上,打上了三個月的薪水:兩萬四千元錢。這樣的話,劉劍飛的手中,加上上一次剩下的那三千多元,已經達到了兩萬七千多元了!

而遊戲之中的貨幣兌換體系已經開啟了,那就是,遊戲中的一金幣,等於一百人-民-幣。這樣的話,按照着這樣的換算規則,自己現在其實也就是擁有了兩百七十個金幣!

「靠,看人-民-幣還不算少,可是,一旦換算成為了金幣之後,居然才這麼一點點了!」劉劍飛顯得有些喪氣。而當他將自己手中的這些金幣,換算成為了娜塔莎的子彈的時候,不由得更加地驚愕了!哇靠,他娘的,十個金幣一發狙擊子彈,這樣說來,老子好不容易這才從那位谷領主那裏預支出來的這三個月的工資,居然僅僅只能夠兌換出二十七發狙擊子彈!他娘的,這哪裏是在打仗啊,這分明就是在打錢啊!劉劍飛不由得想罵人。

可是,當他四顧看了一眼之後,又只好將那一些罵人的話,全部都吞進了自己的肚子裏去了。因為,他看到那位谷領主,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走人了!看到了這裏之後,劉劍飛不由得無奈地搖了搖頭,然後,帶領着那三十礦工,向著礦場所在的方向走去。

――――――――――――――――――――――――――

半路之上,劉劍飛越琢磨越覺得不得勁!不對啊,我這可是為她賣命打仗啊,應該花她的錢才對啊!弄了半天,我預支了三個月的薪水,這原來是花我自己的錢,替她打仗!天下哪裏有這樣的道理!天下哪裏有這樣的道理啊!不行,這個,堅決不行!我得找她去理論理論去!

想到了這裏之後,劉劍飛在將那三十名礦工玩家引領到了礦場之後,便通過通訊器接通了跟谷幽蘭的視頻通話。而出現在了劉劍飛的眼前的,正是那一副可人的面龐,清新,雅緻,臉上仍然帶着那一種自信的微笑。

「怎麼,舞刀飛劍,又有什麼事情啊?我今天可是被你給算計了,哼!如果……」那一位谷幽蘭女士剛剛想繼續說下去的時候,劉劍飛沒有好氣地說道:「哼,怎麼,你是不是想說,如果不是看到我手下的那一位美女保鏢的面子的話,那麼,這后三個月的薪水,你是無論如何,也不會給我的,對不對啊?」

「呵呵,舞刀飛劍,你究竟想說什麼,就儘管說吧!呃,這個,我想,你這一回,總不會是再向我要錢來了吧?」谷幽蘭微眯著雙眼,頗有玩味地向著劉劍飛說道。

劉劍飛正色道:「我說谷領主,話說這可是我為你打仗啊!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給別人打仗,可是卻自己掏錢的道理呢?哦,我苦巴苦結的預支出來了三個月的薪水,可是,卻還不夠五百發的子彈錢!不行,不行!這代價太高了!弄不好的話,我還得連這條命都給搭上!這個,這個真的不行!」

谷幽蘭剛剛聽完之後,還不由得怔了那麼一下。直到最後他聽完了劉劍飛的這一番話之後,這才像是終於明白了,隨即,她便不由得哈哈的大笑起來,道:「你這個人,還真的很有意思,還真的很有意思啊!不過呢,你剛才所說的那些話,倒也並不是沒有道理。這樣吧,嗯,我既然已經答應再一次預付你三個月的薪水,那麼,這事就定下來了,我可不是朝三暮四的人啊!而至於子彈的費用嘛,這樣,正如你剛才所說的那樣,你這確實是為我而戰的!那麼,既然如此,我就再給你打上五萬元!

「不過,舞刀飛劍先生,我可提醒你啊,這可是純粹的彈藥費,你可不許隨意地給我侵佔使用了,必須要做到專款專用才行。反正,一個月我供你的彈藥費,就是五萬元!實在不夠了,你自己想辦法!這樣總行了吧?」

劉劍飛聽后,一想,五萬元人-民-幣,如果兌換成遊戲金幣的話,應該是500金幣。而這五百個金幣,其實並也不多啊,只能買五十發遠程狙擊子彈,一百六十七發近射子彈。可是,人家谷幽蘭已經把話說到了這個份兒上了,他劉劍飛自然也不好再說什麼了,錢不夠,那也就只能省著點用,反正,他是不會動用自己的工資去為她打仗的。對,就是這樣,就是死,也不能動用自己的工資,這可是一個原則性的問題。

――――――――――――――――――――――――――

於是,想到了這裏之後,劉劍飛呵呵一笑,道:「雖然說,這五萬塊錢,也就是只能夠購買五十發遠程狙擊子彈,不過,總起來說,谷領主也算是挺大度的了!好了,這件事情,就至此為止吧!您有事快去忙吧,我還得照看着那些礦工弟兄們呢!再見了您!」說着,劉劍飛便匆忙掛掉了通訊器。

而在這個時候,劉劍飛看到,那三十名礦工,此時都盤著腿兒,坐在那一片露天的礦場邊緣處,閑聊著呢!還不時的爆發出一陣陣的笑聲,看上去,顯得倒是十分的自在,一副肆無忌憚的樣子。看到了這裏之後,劉劍飛不由得眉頭一皺。是的,儘管,他也是很討厭管理,他這人的心軟,總覺得強迫別人去做他本來並不願意去做的事情,那簡直就是在犯罪,或者說是一種罪惡的行為。

可是現在,他既然是這樣的一個身份——礦工監理,而且,說實話中,人家谷領主對自己也算是挺不錯的,只要自己開口,幾乎沒有不答應的事情。現在,他已經預支了六個月的薪水了,再加上那五萬塊錢的彈藥專用費,他現在手頭上,已經擁有着七萬七千塊錢的資金了。而現在,距離着他剛剛上線,僅僅才過去了不到兩天的時間!

兩天的時間,他從一個負債纍纍的極品苦逼,居然一下子成為了手頭上掌握著七萬多塊錢現金的小爆發戶,儘管,他還有着五萬元的信-用卡沒有還上,不過,按照現在的這種趨勢發展下去,五萬塊錢,那簡直就是個屁啊!

不過,有道是在其位謀其政,端誰家的飯碗愛誰家管。這可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他現在既然負責這一些礦工們的監管工作,那麼,他也就應該有所表現才行,不然的話,谷幽蘭那邊,他可是交待不過去的。於是,想到了這裏之後,劉劍飛穩步向著那三十名礦工,走了過去。

―――――――――――――――――――――――――

採礦場的邊緣處,其實各種各樣的工具,都已經準備好了,像什麼礦石採集使用的鍬、鎬、鏟等等;另外,還有那一種最為原始的運輸工具——地排車。因為礦石採集場距離著礦石精鍊廠,還有着一段距離,因此,他們必須用地排車,將採集出來的礦石資源,運送到那一座不遠處的礦石精鍊廠里去。

跟單機紅警遊戲中的並不是很一樣。在這一款在線版的紅警遊戲之中,在遊戲初始階段,就算是礦石精鍊廠建造起來,卻並沒有自帶一輛採礦車。而只有作戰研究室也建造起來之後,才可以生產採礦車的。所以,在現在的這一種情況之下,所有的礦石採集,都必須依靠於人工。

當然了,這是說的盟軍陣營和蘇聯陣營的情況。而谷幽蘭所屬的尤里陣營,則又是另外的一個樣子。因為尤里陣營中的礦石採集,依靠的是可移動的奴隸礦廠,而這一種可移動的奴隸礦廠,最大的特點,那就是可以和隨意的移動位置,具有着相當的機動性和靈活性,快捷方便,着實是一種更加高效的礦石採集利器。

然而,它也有一些缺陷,而最大的缺陷那就是,它只能用人工進行礦石的採集!而這一點兒,則跟原版的單機紅警遊戲是完全一樣的。不過,跟蘇俄、盟軍陣營的礦石採集一樣,在遊戲開始階段的話,尤里陣營的礦石資源的採集,也是有所限制的,那就是,那種奴隸礦廠並不能夠自由移動。只有等到作戰研究室建造起來之後,它才可以隨意四處移動,哪兒的礦石資源最豐富,便可以到哪裏去進行採集。而在作戰實驗室建造起來之前,那一座可移動的奴隸礦廠,則只有老老實實地待在建造總廠的勢力範圍之內。

簡言之,在作戰研究室建造起來之後,無論是蘇俄陣營,還是盟軍陣營,還是尤里陣營,都是一個樣子的,那就是,在作戰研究室建造起來之前,那麼,可以肯定的是,都只有使用清一色的人工進行礦石的採集。這樣以來,也就導致遊戲初期,礦工這個職業十分的火爆,在轉職中心那裏,幾乎到處都可以看到招收礦工的廣告。

因為那一些領主們都知道,就像是在單機遊戲中一樣,不能夠採集到足夠的礦石資源的話,那麼,一切都是虛無。就算是你的領地之內,礦場密佈,而且,還都是一些富產的礦產資源,可是,你不能夠將其採集出來,也就不能夠轉化成為基地建設和戰力生產的必要資源,那麼,一切也就仍然等於零。

在這一款在線版的紅警遊戲裏面,這一點兒,也跟單機版的紅警遊戲不大一樣。在單機版的紅警2遊戲之中,一切建造和生產的需要的資源,全部都轉換成為了生產和建造資金。那樣的話,你只要有錢,我金幣,那麼,就一切OK了。

可是,在這一款在線版的紅警遊戲之中,卻並不是這樣子。金幣是必須的,同時,各種資源也是十分必要的。這其中包括,最為重要的石油資源,重金屬資源。這些資源,那可都是發展重工業所必需的。

而劉劍飛當初只所以選擇了尤里陣營的礦工職業,除了他一直以來,對於那一個尤里陣營情有獨鍾之外,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兒,那就是,他知道,在尤里陣營中做礦工,雖然薪水相比於蘇俄陣營和盟軍陣營里的礦工一少很多(按照着現在這一種遊戲初始階段的行情,蘇俄陣營和盟軍陣營里,礦工的月收入應該可以達到五千元每月的水平,而劉劍飛這裏,一般的礦工月收入只有兩千五百元左右。當然了,自己現在能夠拿到八千元每月,那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可是,尤里陣營里的礦工職業,卻永遠都不會失業,因為在尤里陣營里,礦石的採集,無論那種奴隸礦廠是固定的還是以後最終能夠移動起來,它自身卻並不能夠進行礦石採集,只能依靠礦工!而且,永遠都是這樣子。因此,尤里陣營里的礦工,也就不用擔心失業的問題。

由此可見,我們的這一位豬腳,在做事方面,還是有一些先見之明的。只是現在,看着那三十名不久之前,剛剛被谷幽蘭所雇傭來的那些礦工,都坐在那裏有說有笑的,就是不開始工作,儘管劉劍飛也並不想太難為他們,畢竟都不容易。可是,端人家的飯碗,就得做自己該做的事情。他這個礦工監管,怎麼能付之一笑坐視不管呢?

此時,劉劍飛已經走到了那些礦工的前面了,向著他們一抱拳,道:「各位,咱們是不是該開工了?我想,咱們來這裏可並不是為了聊天說笑的,是吧?」

聽他這麼一說,那一些人自然也就不再說笑了,都像是看怪物似的,看着劉劍飛。幸虧這傢伙臉皮比較厚,即便是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之下,也仍然能夠保持着鎮定的本色(裝出來的),道:「怎麼,我說的有什麼不對嗎?各位,我也是給領主打工的,其實我也不想管你們,可是,你們也要想一想,你們現在的這種樣子,一旦被領主知道了,可是會被解僱的啊!說實話,雖然說現在是遊戲初始階段,礦工這個職業很是搶手,可是,隨着時間的推移,盟軍陣營和蘇俄陣營里的礦工,將會被裁下來很多很多,到了那個時候,要想保住這個崗位,可就不是那麼容易了!競爭上崗,能者上,庸者下。而真的到了那個時候,個人的德行和綜合素質,肯定將會成為考量他的重要依據。」

劉劍飛的一席話,說的是有理有據,合情合理。於是,在聽了他的這一番話之後,那些礦工們在沉默了一會兒之後,終於,一個染成了紫紅色頭髮的瘦高個,率先站起了身來,然後向著其他的人說道:「好了,好了,都該幹什麼就幹什麼吧,沒有聽到人家都開始訓話了嗎?都別給自己找不自在,省得某人老是在耳邊聒噪。」

隨後,其他的那一些礦工們,這才紛紛地站起了身來,然後都拿起了工具,開始採集礦石。立刻之間,從那一片礦場之上,便傳來了丁丁當當的刺耳的聲音。

―――――――――――――――――――――――――

儘管,那個紫發青年人剛才的那一番話,說得讓劉劍飛有一些不舒服,含沙射影挾槍帶棒夾針帶刺的,可是,從大局考慮,劉劍飛還是忍下了這口氣。他知道,看來,那個紫發青年人應該是這一群礦工中的頭頭,而且,他有一種預感,早晚得跟這個傢伙有一次劇烈的碰撞。這樣一想,劉劍飛的眼裏,立刻激射出來的一道凶光!

這一片礦場,屬於重金屬礦場,是基地基本建設和最基本的作戰單位生產也需要的基礎性的資源。而隨着基地的不斷的發展,要想建造一些更為高級的軍事設施,生產出更為高級的作戰單位的,還需要石油資源和稀有金屬資源。

或許有人會問,現在就開始進行石油資源的採集不行嗎?當然可以,只是,問題是現在油礦的位置,現在根本就無法進行探測。因為那需要科技等級。

在這一款紅警在線遊戲之中,科技等級是需要在作戰實驗室裏面進行研究,之後才可以得到的。只有當領主基地內的作戰實驗室內的科技研究,積累出了足夠的科技點數之後,一些更高更強的能力,才會出現,其中就包括一些更為先進的軍事設施,一些更為先進的作戰武器,還有基地所特有的一些性能,比如說資源探測能力等等。

甚至,根據遊戲官方所公佈的信息,基地的科技點數在達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後,甚至還可以研發出來一些全新的作戰單位,就像是單機版的紅警MOD中的那樣的一些各種各樣的作戰單位一樣。而且,在這一方面,遊戲官網上面的一句話就是,「只有你做不到的,沒有你想不到的」!總之,只要你的基地能夠保持着一定的實力和水平的話,那麼,一切皆有可能。

。 天雷琳琳,天雷踉踉,禹懸轡糾結很久……半袖打底衫,兩廂臉譜,修行海海,經歷劫數重重,還不如不……蔌蔌搖了搖頭荑,力量至上,心思率乖繁縟,實力……禹懸轡通透一下子,握拳維維亟亟。

和牛之前,舊時……一個叫做祖宗的人,其實是年輕人,姓氏是祖宗,他有個癖好,好寫文章,寫的很好,不然的話也無法自拔無法出名,文章寫的如何自己總歸是知曉得,後來有一天,皇帝要祭祖,就要寫文章祭祀,太監推薦了祖宗,因為很有名,祖宗寫的也是很好,可皇帝知道了,怎麼會這麼好,失聲淤滯,是誰人如此,平素里下棋都無人是自己對手,多得是拍馬阿諛奉承的,將那人擒來,祖宗就開始跑路了,文人心思繁多,萬一入了牢獄之災,可不久離鬼門關很遠了,這下子只能跑了。

這個故事被有心人記載下來……起了一個很好的名字,皇帝篡位的事情也因此被揭發,各處傾亡,也是傾惘了,皇帝的位置不保了,祖宗走出來說,皇帝啊,咱是同病相憐啊!這個故事叫做祖輩離德,並且這個故事是禹懸轡一箱情願臆想杜撰出來……讀鑽牛角,這還是朱晦案湫出來最先說的,用來不知麵糊弄人的,簡稱瞎說八道。

我還說很久之前有個很秀的人,要風得風吆呼一聲山雨欲來的,有一天狐媚子前來,很秀的人迷惘在美人懷內,終於有一天上蒼降下帷幕,天雷滾滾而來,很秀的人掏出手機撥打了電話,電視里都這樣演繹的,掏電話搖人什麼的,很秀的人說,我也會。人間的人風雨去來忍不住要打要殺,可不敢歃羽很秀的人,因為他很聰慧,要風得風的,並且要雨得雨的,只好大石唾棄狐媚子,狐媚子很美很美,逃出那個病態要殺狐媚子家鄉……人家直奔很秀的人,這下子還是不太妥當,很秀的人招來橫禍,他很聰明,那些人盡死,兩人一起過起沒羞沒臊的日子,可是這次狐媚子要殺人,殺的人正是很秀的人,這人懊惱,因為除外有感情了,姑且……死去吧,狐媚子得手,他死去了,可是他很秀啊,又活了過來,去找了狐媚子,狐媚子要死了,被沉塘快死了,很秀的人熱淚盈眶,救下了她,兩人遊走江湖裡,風雨去了,直到有一天,很秀的人死了,被自己秀死了,他把自己關在籠子里,沒有食物,喝水都是很少,原來狐媚子病死了,他也秀死了。

並且還有一個瘸子,是這樣的,瘸子找了一個啞巴,畢竟老大不小了,該成家立業了,就找了一個啞巴,算是吃啞巴虧了,後來他們生了三個女兒,很想要一個兒子,瘸子求神拜佛,啞巴求神拜佛,終於生了一個兒子,可兒子不開眼,三個月沒張開眼睛,眼中流下了濃硫,瘸子和啞巴舔舐,終於開眼了,後來高高興興的一家子生活。

故事就是故事,故事要離奇,人要知足,就是如此。上天賜予的,就是賜予的,不給你的就是不給你的,拚命爭取死胡同一般,渾如不吝,這是對是錯,錯的大錯特錯,對的也很少,畢竟人間多得是,傳聞很多,實力很少,這就是說故事只在故事裡,人間的脈絡清晰,至少上蒼是這樣想的,一切眾生早有命數,早有關聯,取得不得運不得,奈何不得啊,這哪裡是故事,而是帷幕啊,早有點綴,早有脈象,絲毫不差,並不會因為離心離德而改變,引為借鑒。

善有善報,而又不報,受用為你做錯了別的事,不報你你錯了,乃至於錯了很多,這是你預料不到的,你在別人眼內很錯……

山藥變稠是道理,人間有雷是道理,黏稠的是人際關係,雷霆劈下是規則,你被雷劈了就跟山藥水黏糊糊一樣的道理,你一定錯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