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從預選賽,到三輪淘汰賽,再到決賽,藍楓一次又一次刷新他們的認知,在他們的心底,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不過,他們更佩服藍楓的是,藍楓的耐心與隱忍,一直到最後時刻,藍楓才展露真正的能力,絕地反擊,並且造成前所未有的震撼。

而這種隱忍,也是讓得一些對藍楓不太友好的人,心底莫名地湧起一股寒意。

聽得兩位同伴的恭維,藍楓笑著搖了搖頭,轉移話題道:「你們猜猜,這次闖進決賽的參賽者,能獲得什麼獎勵?」

作為北州域三大頂級賽事之一,煉器師青年賽的獎勵,可是讓得許多人眼熱。

當然,獎勵雖然豐厚,但並不是每一個參賽者都能夠獲得,想要獲得獎勵,便須得闖進決賽,否則,便與獎勵無緣。並且,決賽的排名越高,獎勵便是越加豐厚。作為這一屆煉器師青年賽的冠軍,藍楓即將獲得的獎勵,更是值得期待。

「獎勵?」

范增才想了想,隨即又頹然放棄,搖頭道:「算了吧,我可猜不到。」

每一屆煉器師青年賽發放的獎勵都不同,他又不能未卜先知,自然不可能猜到答案。

「不過,雖然猜不到獎勵是什麼,但可以肯定,無論是什麼獎勵,都虧待不了我們。」范增才話音一轉,臉上露出一抹期待,「煉器師公會一向財大氣粗,自然不會吝嗇這點小錢。」

聞言,藍楓與詩欣語皆是暗暗期待起來,經歷了那麼多艱難險阻,現在,是時候收穫勝利的果實了。

片刻之後,一道蒼老的身影,從廣場石梯緩緩掠入半空,朝著廣場中央飛去。

「小傢伙們,在發放獎勵之前,老夫先要祝賀你們,恭喜你們經歷磨難,最終取得輝煌成績!」當老者的身影重新落地,已經出現在廣場中央,他環視了一圈四周的參賽者,臉龐露出一抹欣慰而慈祥的笑容,溫和的聲音緩緩從他嘴裡傳出。

此刻,所有人都尊敬地看著老者,靜靜地聽著。

儘管很多人都不曾見過這位老者,但在瞧見他胸前掛著的那一枚六星煉器宗師徽章,以及聯繫到他所說的一番話之後,都是立即猜到了這位老者的身份。

北州域碩果僅存的老牌六星煉器宗師之一,北州域煉器師公會會長—畢囸。

對絕大多數的參賽者而言,這位老者,無疑是傳奇一般的存在,是北州域煉器師一脈的一面旗幟。

哪怕是出身於偏僻的漢王朝地域的藍楓等人,也是對這位老者的名字,如雷貫耳。

寂靜的廣場,再次響起畢囸的蒼老聲音:「由於此屆煉器師青年賽湧現出許多天才,並且有一位參賽者締造了一項前所未有的記錄,因此,我決定,此屆煉器師青年賽的獎勵,按照最高檔次發放!」

煉器師青年賽的獎勵,共分三檔,根據每一屆參賽者的整體素質,選擇發放相應檔次的獎勵。

而這一屆煉器師青年賽,基本達到了發放第二檔次獎勵的要求,再加上出現了一個堪稱妖孽的天才「木風」,畢囸當下便極為痛快地選擇提檔發放獎勵,也就是第一檔次。

聽得畢囸所言,廣場中所有的參賽者,哪怕是遭受了沉重打擊的山野子,都是忍不住露出一抹驚喜,要知道,每個檔次的獎勵,相差甚遠,第一檔次的獎勵,對任何人而言,都是難以拒絕的誘惑。

只是……

按照畢囸的說法,眾人能夠獲得第一檔次的獎勵,似乎還得感謝藍楓,正因為藍楓在比賽中締造了一個近乎奇迹的記錄,才促使畢囸下定決心,提檔發送獎勵。

PS:謝謝書友「開心465417」打賞8元紅包!謝謝書友「Leo_laputa」打賞8元紅包!晚一點還有一更,不過要等到十二點過後了,建議大家明天再看。 順手幫藍楓掙足了人情之後,畢囸笑呵呵說道:「好了,不說廢話了,接下來,開始發放獎勵。」

畢囸的話音剛落,廣場內所有的參賽者,都是眼睛一亮,滿是期待地盯著畢囸。

等待了這麼久,終於等到了最激動人心的時刻。

只見畢囸將目光移向了藍楓,微笑道:「按照慣例,先給本屆煉器師青年賽的冠軍頒發獎勵。由於是第一檔次的獎勵,因此一共三份,這第一份,乃是火爐。」

一邊說著,畢囸一邊揮了一下衣袖,只見其手掌拂過之處,一個散發著古老氣息的火爐憑空出現在他的身前。

在眾人好奇的目光中,畢囸不急不緩地解釋道:「也許大家已經猜到了,不錯,這個火爐,乃是珍貴無比的王器火爐,它的名字,想必不少人都聽過,那便是……山海爐!」

聽得火爐的名字,場中不少人都抽了一口冷氣:「居然是山海爐。」

山海爐,頂尖級的王器火爐,在青州大陸火爐排行榜上,名列第一百二十一,而且,它的歷任主人,都是赫赫有名的煉器師,眾人之所以記得山海爐的名字,也是因為它的上一任主人是北州域煉器師公會的上一任會長。

從某方面而言,山海爐不僅代表著王器火爐,也承載著一份榮耀。

「煉器師公會當真是好大的手筆,居然將山海爐都拿了出來。」

「天,王器火爐,那可是無數煉器師夢寐以求的寶貝吶!」

「單是這一個火爐,價值便不可估量,若是我能得到它,就算別人拿三紋王器來換,我也絕對不會答應!王器火爐,可比三紋王器還珍貴許多!」

「第一份獎勵,便如此珍貴了,其餘兩份,怕也不差。嘖嘖,這一屆煉器師青年賽的冠軍,獎勵真是讓人心動啊!」

隨著震驚的議論聲響起,眾人看向藍楓的目光,頓時充滿了羨慕。

那可是王器火爐啊!

這一刻,就連古青岩、煙雨玘等人,看向那散發著古老氣息的火爐的目光,都是充滿了熾熱與渴望。

對於任何一個煉器師而言,王器火爐都是充滿著致命的吸引力!

它的魅力,哪怕是古青岩等諸多天才,都是無法抗拒!

何況,這王器火爐還是北州域煉器師公會上一任會長留下來的,不僅擁有著實用價值,而且還被賦予了特殊的意義。

得到它,便等於是獲得了無上的榮耀!

「居然是王器火爐,真是太好了!」藍楓心裡也十分激動,但腦袋卻無比的清醒,並沒有因為王器火爐的出現而失態。

瞧著藍楓沉穩的模樣,畢囸越發欣賞藍楓了,他向藍楓投去一抹讚賞的目光,然後手掌一翻,再度從儲物手鐲中取出一件東西,面帶著溫和的笑容,緩緩說道:「這第二份獎勵,乃是千年前的一位七星匠聖所記錄的煉器經驗手札,其中包括了那位前輩的煉器心得與感悟,以及對各種煉器材料的分析。」

「轟!」

這一刻,不光是場內的諸多參賽者紅了眼,就連場外的諸多煉器師,乃至扶火炎等六星煉器宗師,都是睜大了眼睛,眸子里閃爍著熾熱。

越是高等級的煉器師,越是渴望得到那一個手札。

因為,那手札之中,也許隱藏著晉級七星匠聖的秘密!

如果說山海爐只對六星之下的煉器師擁有著極大的吸引力,那麼那一本手札,便是對六星煉器宗師,都是擁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七星匠聖的煉器經驗手札?」藍楓也是被這手札的名頭嚇住了,「煉器師青年賽的獎勵,實在太強了。」

瞧著藍楓臉龐露出一抹難以掩飾的震驚,畢囸心頭不由得生出一絲得意,費了這麼大的勁,終於還是將這小子鎮住了。

醫妃發家史 不過,畢囸很快又暗暗搖頭,自己這是怎麼了,居然與一個年輕人較勁。

想及此,畢囸臉色的表情再度嚴肅起來,他將手札換到左手,然後意念一動,將最後一份獎勵,從儲物手鐲中取了出來,托在手心:「這第三份獎勵,便是此物,諸位不妨猜一猜,它究竟是什麼東西。」

那是一塊灰色的石頭,表面看去,平平無奇,然而就是這一塊灰色石頭,竟然散發著一股懾人的威勢。

「那是……灰濛石,神器材料灰濛石!」廣場內外匯聚了無數的煉器師,其中不乏見識廣博之輩,很快,便有人認出了這一塊石頭,並喊出了它的名字。

所有人都是精神一振,又是一份價值不亞於王器火爐的獎勵!

「山海爐,七星匠聖煉器經驗手札,灰濛石……」煉器師公會拿出的獎勵,讓得許多人都眼紅不已,呼吸也是變得粗重起來。

就連扶火炎等幾位六星煉器宗師,此刻的目光中,都是充滿了熾熱。

畢囸彷彿沒有察覺到四周眾人的目光般,對著藍楓微笑道:「來吧,木風,接受你應得的獎勵。」

「可惡,可惡啊!」山野子嫉妒得快發狂了,眼睛通紅,像是輸得傾家蕩產的賭徒。

可惜沒有人會去在意他,一個蹩腳的小丑。

沉默了片刻,在畢囸鼓勵、欣賞的目光中,藍楓緩緩抬頭,深深吸了一口氣,道:「前輩,在接受獎勵之前,晚輩還有一事,要如實相告。」

「終於忍不住了嗎?」透明老者忽然露出一抹笑容,他知道,藍楓為了這一刻,已經等待了許久。

聽得藍楓所言,畢囸有些意外,疑惑地點頭:「好,你說吧。」

廣場四周的觀眾,也是有些疑惑地看著藍楓,這傢伙莫不是發瘋了,近在眼前的獎勵,居然不急著接受,反而自己搞出意外。

藍楓環視了一圈,目光緩緩掃過四周,然後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解除了支撐膨脹術的元力。

下一刻,那一張成熟得有些過分的國字臉,一陣蠕動,他那壯碩的體格,也是緩緩縮小。

短短數息,藍楓便是在數十萬人的眼皮子底下,從原本的中年模樣,變成了一個俊朗的青年,那一張成熟得有些過分的臉龐,此刻卻是走向了另一個極端,年輕得有些過分!

「藍……藍楓!」就在藍楓恢復原本模樣的瞬間,一道結結巴巴的驚呼聲,猛地從一旁傳來,只見詩欣語震驚地看著藍楓,那張精緻的俏臉上,滿是不可置信。

一石激起千層浪。

詩欣語的驚呼,就像是點燃炸藥的火焰,瞬間便讓得鋪天蓋地的人海炸開了鍋。

「什麼,他就是那個藍楓?」

「藍楓是誰?我記得好像從哪兒聽過這名字……」

「天,木風居然是藍楓!不可思議,簡直不可思議!」

「那豈不是說,他只有……只有二十一歲?」

「咕嚕……二十一歲的五星煉器大師。」

當意識到藍楓的年齡時,上一刻還沸騰熱鬧的人群,下一刻便是瞬間靜了下來,整個廣場,鴉雀無聲。

所有人都被鎮住了,或者說,被藍楓的年齡嚇著了。

好半晌,廣場四周方才響起一陣陣抽冷氣的聲音:「嘶……」

無視了周圍投來的震驚、敬畏的目光,藍楓緩緩地吐了一口氣,卸去了那一層厚厚的偽裝,他的心裡,莫名地感到一陣輕鬆,他看向身前擺出一副震驚表情的老者,年輕而俊朗的臉龐上,露出一抹歉意的笑容:「抱歉,晚輩真正的名字叫藍楓,木風只是晚輩的一個化名。之所以喬裝打扮,用木風的身份來參加比賽,是為了躲避仇家的追殺,希望前輩原諒!」

他的態度很坦誠,對於自己的處境,以及易容的原因,也是沒有絲毫隱瞞。

「木風,藍楓……呵呵。」畢囸臉龐露出一抹苦笑,搖頭道:「我原本還在納悶,漢王朝那般貧瘠的土地,居然一連誕生了兩個了不得的煉器天才,沒想到藍楓與木風,都是你一人。」

甩了甩頭,畢囸收斂了情緒,平靜道:「罷了,無論你是木風還是藍楓,這獎勵,都是你應得的,趕緊收起來吧。」

沒等藍楓開口,一道聲音便是突兀響起:「不行,獎勵不能發給他。他的身份是假的,沒資格接受獎勵!」

聞言,畢囸微微皺了下眉頭,目光移向身後,只見山野子神色猙獰,臉若癲狂,眼球布滿了血絲,模樣無比嚇人。

總裁大人,我有了! 其身旁不遠之處的古青岩、煙雨玘等人,則是眼觀鼻鼻觀心,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這幾位鼎鼎有名的天才,已經被藍楓打擊得沒有了半點脾氣,尤其是在瞧見藍楓如此年輕的模樣之後,心中那僅有的一點不甘,也是頃刻間煙消雲散,再也興不起絲毫追趕的心思。

「他的身份雖然是假的,但他的成績卻作不得假。」畢囸淡淡地注視著山野子,毋庸置疑地道:「藍楓的獎勵,如數發放,誰若不服,不妨當場與藍楓比一比,若是能勝過藍楓,我可以做主,將其獎勵轉發於你!當然,僅限於三十歲以內的煉器師……」

「跟他比?」山野子呼吸一滯,旋即用力地握著拳頭,臉色難看地垂下頭。

他已經丟過一次臉了,可不想再丟一次。

哪怕他再嫉恨藍楓,也不得不承認,六星煉器宗師之下,整個青州大陸,怕也找不出能勝過藍楓的煉器師,最強五星煉器大師的稱號,可不是白叫的。 抬頭望了藍楓一眼,山野子無力地垂下頭,前者展露的煉器能力,讓得他感到絕望。

「現在還有誰不服嗎?」斜瞥了山野子一眼,畢囸暗暗搖了搖頭,然後環視了四周一圈,淡淡道:「若是沒人說話,我便將獎勵發放給木……藍楓了。」

周圍靜悄悄的,沒人出聲。

等了幾個呼吸后,畢囸轉過身,正對著藍楓,臉上浮起一抹笑容:「雖然過程有些波折,但這獎勵仍舊屬於你。」

聞言,藍楓走上前,接過畢囸遞來的手札與灰濛石,將三份獎勵一併小心翼翼地收入儲物指環,然後感激地道:「謝謝前輩。」

搖了搖頭,畢囸笑道:「我只是做了該做之事,當不得你的感謝。」

頓了頓,畢囸的目光移向古青岩:「冠軍的獎勵發放完畢,接下來,該輪到你了,小傢伙,過來接受你的獎勵吧。」

……

這一屆煉器師青年賽的獎勵極為豐厚,就連排名第三的煙雨玘,所獲得的獎勵,都不比上一屆煉器師青年賽冠軍所獲得的獎勵差。

凡是闖進決賽的參賽者,每一個都是滿載而歸,臉龐露出心滿意足的笑容。

當所有的獎勵發放完畢,畢囸目光掃過場中每一個參賽者,面帶著笑容說道:「我宣布,此屆煉器師青年賽圓滿結束!」

隨著畢囸的話音落下,廣場四周頓時響起陣陣的喝彩。

「藍楓。」

「藍楓。」

「藍楓。」

無數人高喊著藍楓的名字,熾熱的目光中,夾雜著崇拜與敬畏,猶如狂熱的宗教徒般。

曾經備受矚目的古青岩、山野子、蚩堯,如今卻是成為了最好的陪襯。

藍楓,成為了北州域年輕輩的第一煉器天才,他的名字,註定名揚整個北州域,甚至流傳到更遠的地方,而這一屆煉器師青年賽,也是註定在歷史上留下濃重的一筆,供無數的後來者瞻仰。

隨著比賽結束,觀眾陸續離去,廣場中的參賽者,也是緩緩走出廣場,返回各自的隊伍。

當藍楓走出廣場通道的時候,早已在通道外等待的各方勢力,迅速地靠了上來。

「你好,藍楓,我是篝寶閣駐北州域分閣主,我們篝寶閣誠摯地邀請你加入,只要你加入,我們願意每年免費給你提供三千份以上的靈器材料,以及數量不等的王器材料,你煉製出的任何武器,我們都只取三成!」

「藍楓先生,我是苦行宗的,我們苦行宗同樣願意每年免費給你提供三千份靈器材料,而且,你煉製出的武器,我們只需收取兩成。」

「我們歡喜宗可以許諾北州域分宗主之位,藍楓先生,只要你點頭,歡喜宗駐北州域分宗主之位便是你的了。」

「藍楓先生,請相信我們的誠意……」

被一群人熱情地圍在中央,聽著他們開出的豐厚條件,藍楓忍不住暗暗咋舌:「煉器師青年賽冠軍,居然這麼吃香!」篝寶閣、苦行宗、歡喜宗,乃至藍楓曾經接觸過的流雲宗,這些可都是青州大陸的一流勢力,每一個都是在青州大陸擁有著強大的影響力,而現在,這些曾經高高在上的勢力,竟然圍在他的四周,爭相拉攏他。

到得此刻,藍楓方才發現,自己小瞧了煉器師青年賽冠軍的影響力。

抑或,他小瞧了自己對各方勢力的吸引力。

就在這時,人群外傳來一道和善的笑聲:「藍楓,我們萬器閣一級學院誠摯邀請你加入。只要你願意,任何不過分的條件,你都可以提,我們萬器閣一級學院會儘力滿足你的願望。」

這一道聲音剛一響起,圍在藍楓四周的人群,便是立即靜了下來,有些忌憚地看向身後,並且極為識趣地讓出一條通道。

只見一個氣質儒雅中年面帶著爽朗的笑容,穿過人群,走到藍楓身前,微笑注視著藍楓。

「萬器閣一級學院能辦到的,我們劍神山莊也能辦到。」沒等藍楓開口,人群後方再度傳來一道聲音,一個耳鬢霜白、氣質凌厲的老者緩緩走來,那一張威嚴的臉龐,罕見地露出一抹溫和的笑容。

「還有我們星海湖。」另一個方向也是傳來一道聲音,說話的是一個身著襤褸青衣的中年,他的氣息不如老者那般凌厲,也不如第一位中年那般儒雅,而是夾著一股磅礴之勢,絲毫不落下風。

「神級強者。」

漂浮在藍楓身旁的透明老者,面色凝重地道:「這三個說話的傢伙,全都是神級初期強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