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心錨的作用有正有負,用於刺激人們心靈的事物也多種多樣。

蘇盛晨設置的心錨就是他自己,在【負面心錨】的影響下,每當刀哥見到蘇盛晨的時候,心錨就會被激發,潛意識開始影響刀哥的行動,產生不可抗拒的順從和臣服。

無疑的,這是一個神技,只不過蘇盛晨並不打算過多使用,太過陰暗的技能會扭曲一個人的心靈,我們稱之爲黑化。

更何況,【負面心錨】的價格並不是固定的,刀哥僅僅是個小嘍囉就這麼貴,要是一國元首或者全球鉅富,所需要的男神點是蘇盛晨想都不敢想的天文數字。

“走吧,帶回去。”老警察點點頭,有什麼事情還是等回警局再處理吧。

“等、等一下。”

一個微弱的聲音響起。

兩個警察皺着眉頭打量着刀哥,這個滾刀肉不是要在這裏作妖吧。但是接下來刀哥的話卻讓他們大跌眼鏡:

“是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來這裏了,你們不用管了。”

刀哥真的慫了!

剛纔沒當着警察求饒也就算了,這時候還認慫,那就是真正的慫了。

“刀哥······”後面躺着的小弟剛想不滿的宣泄一下,就被刀哥遞來的一個兇狠眼神嚇回去了。

算了,慫就慫吧,你高興就好。

······

最終事情解決的出奇順利,由於刀哥的“配合”,這場鬥毆就這麼不了了之了,唯一的賠償就是陸航弄碎的啤酒。

“我說,你們這麼看我幹啥?”回去的路上,蘇盛晨實在受不了被衆人當成熊貓的感覺,無奈說道。

“老二,你說今天是怎麼回事兒?那個混混頭子這麼不經打?”陸航皺起眉頭。

“正常,國家現在打黑除惡,以前的黑道大佬都洗白了,他們這些小魚小蝦的沒什麼本事,局子要進的多了會有麻煩的。”湯無際解釋道。

蘇盛晨樂得湯無際給他圓上了話,省的自己不好解釋。

“你們說,會不會是因爲二哥的王霸之氣震懾到那個宵小之輩?”孫杰道。

“切~”

衆人不屑。

蘇盛晨不爽,強行忍住。

算了,你們高興就好。

······

此時,兩個視頻已經在網上火了。

蘇盛晨憑藉顏值與才氣,前一段時間着實在網上狠狠的火了一把,只是這一段時間略顯低調沒鬧出什麼大新聞來。

但是蘇盛晨明顯屬於那種不爆則以,一爆驚人的類型。

#國民學長表白,你失戀了嗎?#排名全網熱搜第四。

#國民學長夜鬥黑惡勢力#排名全網熱搜第五。

《一笑傾城》作爲蘇盛晨表白情歌,受到了廣大網友的熱烈追捧,一時間,翻唱小視頻層出不窮,不少嗅覺靈敏的男同胞更是果斷的表白,《一笑傾城》響遍全國各大學校。

葉苓語藉着蘇盛晨的名氣竟然也走進了人們的視野,廣大網友,尤其是女同胞們,都咬牙切齒的想要看看到底是哪個小蹄子搶走了自己老公的心!

當葉苓語的劍舞視頻亮相後,全網沉默。

然後————

“啊啊啊!這個女生太帥了!我快受不了了!”

“女王啊,請盡情蹂躪您的奴僕吧!”

“哼!就這種男人婆有什麼資格被我男神看中?”

衆說紛紜,就在吵得最熱烈的時候,晚上圍觀的一個人,把自己錄製的視頻發到了網上。

視頻裏,蘇盛晨和葉苓語情侶搭檔,毫髮無損的幹掉了八個攜帶武器的混混,蘇盛晨在視頻中表現出和平時溫和儒雅截然不同的一面。

果決、霸道、毫不留情。

以一敵六,如虎入羊羣!

另一邊,葉苓語雖然只有兩個對手,但是看着人家姑娘的身手,不少大老爺們沉默了,看着自己發福的大肚腩,再看看走兩步就打顫虛的不行的大腿。

差距這麼大的嗎?

熱度還在不斷上升,蘇盛晨和葉苓語這對CP也被越來越多的人認可。 “葉子,你真的不跟我回去嗎?”蘇盛晨故意用一種可憐兮兮的語氣抱着葉苓語的胳膊搖啊搖。

距離那天上熱搜也有兩三天了,熱度很快就被小鮮肉們給擠下去了。鬆了一口氣的蘇盛晨和葉苓語在這幾天感情直線升溫。

葉苓語受不了“小魚兒”這種**的叫法,叫苓語又沒什麼特點,於是蘇盛晨的稱呼就變成了“葉子”。

“哎呀晨哥,你別鬧好不好?咱們這才幾天啊。”葉苓語無視撒嬌賣萌的無恥蘇,堅定的拒絕。

“那好吧,咱們國慶這七天算是見不到面了。”蘇盛晨也只是逗逗她,聞言略有遺憾的聳聳肩。

“嗯,那我送你。”

“成。”

······

高鐵站上,蘇盛晨看着依依不捨的葉苓語,臉上露出一抹壞笑:“葉子,要不要來個愛的親親?”

“哎呀你說什麼呢!誰要親你!”葉苓語鬧了個大紅臉。

表白那天自己腦子昏昏的,不知道怎麼回事就被眼前的不要臉男人奪去了初吻,害的自己被姐妹們嘲笑了很久,心裏還沒轉過彎來呢。

蘇盛晨也不着惱,哈哈一笑就上了車。

高鐵啓動,葉苓語遠遠的看着車內的蘇盛晨衝他揮了揮手,眼眶不自覺的紅了起來······

此時,高鐵上。

蘇盛晨也有點不捨,自己和葉苓語正是甜甜蜜蜜沒羞沒臊的時候,這假期來的忒不是時候,還有老爸老媽,這麼慌着叫我回去幹嘛?

是不是賣了妹妹讓我過去分贓?

“叮鈴鈴~”

喲,真是巧,老媽的電話。

“喂,媽?”

“回來了嗎?”董梅在電話那頭問道。

蘇盛晨無奈笑笑:“媽你想啥呢?這才天亮發車,得幾個小時才能回去。”

“哦哦,我知道了,對了,那姑娘你帶回來了沒?”董梅的聲音突然壓低,隱隱帶着幾分興奮。

“沒有······等一會兒!”蘇盛晨頭皮一麻:“媽你咋知道的?”

“哼哼,臭小子,你媽我才四十多,還沒跟社會脫節呢,你小子鬧出這麼大的動靜還想瞞過我不成?”董梅有點得意。

“······”蘇盛晨啞口無言。

“視頻媽也看了,你小子的眼光挺好啊,那姑娘長得漂亮!當我兒媳婦那絕對是······”董梅還在幻想,蘇盛晨趕緊打斷:

“媽,你都知道了,那爸他?”

“哦,你爸啊,他早知道了,聽說是沒收學生手機,在手機上看到的。”

“那爸怎麼說?”蘇盛晨有些忐忑,高中三年都是從自家老爸手裏熬過來的,對於自己的感情問題方面那叫一個嚴防死守啊,蘇盛晨甚至都習慣光棍了。

搞得蘇盛晨大一的時候,全校這麼多女同學愣是找不到女朋友!

“你爸啊,聽說樂呵呵的,能有什麼事兒?”董梅不甚在意的說道:“你爸以前是嚴了點,那時候你才上高中,現在管你幹嗎?”

“呼~”蘇盛晨鬆了一口氣,有感覺有點惆悵。

總感覺現在光明正大沒有之前做賊的時候那麼爽。

呸呸呸!蘇盛晨你就是賤的!

和葉苓語聊了幾句,蘇盛晨查看了一下郵遞,很好,給兩個妹妹的禮物都已經到地方了,等到自己回去就能直接取。

意識潛入系統,蘇盛晨查看了一下最近的收入,幾首歌給自己帶來兩萬多男神點,小說還要更多一點。

很好很好,哥現在也是手中寬裕的小康羣衆了。

心情大好之下,蘇盛晨索性用了一個軟件凹槽安裝了一個自己眼饞了很久的軟件。

“系統,察覺到我強烈的需求了嗎?”蘇盛晨在心中默唸,自從系統綁定以來,他發現安裝軟件有兩種方式,第一種是簡單粗暴的男神點兌換,第二種是系統檢測到“強烈需求”後免費安裝。

比如他的【心理健康】與【情感先生】都是免費安裝的,蘇盛晨自然不會放棄這個佔便宜的機會。

“系統檢測到宿主的渴望,是否要支付10000男神點兌換【淘寶】?”系統裝聽不懂。

“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你難道沒有覺出我很渴望嗎?”

“那就兌換啊。”

“說的也是,那我就······靠,差點被你繞進去,我的意思是說,你難道不免費嗎?”蘇盛晨死皮賴臉。

“宿主說什麼傻話,作爲男神,太傻可是會影響整體魅力的。”

蘇盛晨不想說話了,鬱悶的選擇兌換。

“10000男神點————軟件【淘寶】安裝完畢。”系統的聲音陡然變得歡快起來,這個見錢眼開的狗系統!

打開【淘寶】,蘇盛晨的心情沒有因爲琳琅滿目的商品而好到哪裏去,因爲狗系統表示,自己必須支付一筆男神點用於板塊的開闢。

麻蛋!老子不買了還不行嗎!

意識迴歸現實,蘇盛晨疲憊的仰到背椅上歇口氣。

這時候終於沒人打擾他了,系統估計樂呵呵的數男神點了,葉苓語剛說了讓他休息一會兒,三隻牲口的消息不管也罷,小白辦了託運,不在車廂裏。

悠閒地讓人想睡一覺。

要不,眯一會兒?

······

蘇盛晨不知道自己眯了多長時間,只知道自己一睜眼,高鐵依舊在快速平穩行駛,只不過————爲什麼我面前的乘客都變成了妹子?

剛纔的格子衫禿頂男、花衫大媽、小背心大爺去哪兒了?

看到蘇盛晨醒來,剛纔還在小聲嘀嘀咕咕嘻嘻哈哈的女孩們頓時老實了,一個個坐的像是三好小學生一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