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怎麼,服軟了?服軟了就跟我走吧。”依舊是一種欠抽的語氣趾高氣揚的對天樞說道。

天樞也真的是懶得再跟她鬥嘴了,有氣無力的說道:“跟你去也行,你總要告訴我去哪裏吧?總不能你說去哪兒我就走吧,咱倆又不認識。”

老女人估計也是打累了,態度稍微緩和了一些,張嘴緩緩說道:“我們門主想見你,派我們四個來找你,務必要把你帶回去。”

“你們門主?”天樞現在才知道是雪山門的門主請自己。

“沒錯,是我們門主。”老女人又重複了一遍。

“你們門主認識我嗎?”

“這我就不知道了,怎麼樣?現在可以跟我們走一趟了吧。”

“哎,好吧。”天樞其實心裏也很想知道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雪山門門主找自己到底要幹嗎?

“請吧。”老女人退後了一步,給天樞讓出了一條路。

沒辦法,誰讓自己寡不敵衆啊。

姚飛確確實實知道自己實力全失後,一晚上跟烙餅似地,躺在大牀上翻來覆去的睡不着覺。

折騰折騰也快天亮了,姚飛索性也不再睡了,起身衝了個澡,簡單的洗漱了一下,下了樓。

方宏遠和方凱已經起來了,倆人正雙雙在廚房裏忙活了起來。

姚飛眼框不知道被什麼給浸溼了,一種難以割捨的感覺在心中蔓延,愈演愈烈。

他知道方宏遠早上從來不下廚房,更不必說方凱了。

世界有愛真好!

不知道怎麼開口打斷這溫馨的場景,姚飛輕悄悄的走上了二樓自己的房間, 又躺回了大牀上,盯着天花板,想着來L市的點點滴滴,自己真的很幸運。很幸福。

過了很長時間後,約莫着時間也差不多了,姚飛走下了樓。

“小飛,下來了,來,趕快洗手吃飯吧。”方宏遠看見姚飛走下了樓,連忙熱情的招呼道。

“好的,方叔叔。”姚飛應者,進了盥洗室洗手。

早餐豐盛而簡單,小籠包、豆漿、麪包、黃油、小米粥和牛奶雞蛋。

三人悶頭吃飯,沒人願意再提姚飛即將離開的事情。

吃完早飯,還是方宏遠率先提出了這個問題:“小飛,上樓收拾一下東西吧,我和小凱在外面等你。”

“恩!”姚飛悶悶的答了一聲後,走上了房。

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後,姚飛走下了樓。

方凱和方宏遠今天都請了一天假,專程來送姚飛。

緩緩的發動了車子駛向了南盟村……

姚飛沒有想到一場即將到來的爭鬥就要在南盟村展開……

(PS:這幾天家中有事,思路不大好,碼的字有些少,向各位說聲抱歉,等小豬緩過來後,一定給大家碼出更多更好的章節,謝謝大家。) 天樞跟着雪山門的四個女子走了都快大概一個小時了, 別說一個人影了,就連一個動物都沒見着。

QZ地區氣候本就惡略,現在更是天寒地凍的時候,這四名女子把天狼越往高山的深處帶,就越感覺的寒冷。

好在天樞內力還算比較渾厚,再加上穿的保暖禦寒的衣服,還不怎麼感覺冷,不過自己已經有點吃不消了。

在反觀自己身旁的四名女子,穿的薄薄的一層衣服不說,關鍵是她們臉上沒有一絲一毫的不適之感。這隻有一種可能了:她們四人的內力遠比自己深的多!

天樞覺得長時間呆在南盟村,自己真是有點兒坐井觀天了,殊不知有這麼多的高手隱藏在民間。

“到底還有多遠啊?”天樞實在受不了了,跟着這幾個女人繞了好幾百圈了,哪有什麼門派啊?自己要是單獨行走,非要迷路不可。

“快到了。”還是那個中年女人開口說道,真是惜字如金啊!

“更年期啊!”天樞憤憤不平的想着,既然到了這裏了,中途掉頭也不是個事兒啊!

這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尼瑪,;老子不認識回去的路啊!

天樞嘆了一口氣後,繼續擡腳跟着更年期老女人往前走。

方宏遠的車子上,姚飛、方凱、方宏遠都沒有說話,離別的傷感無聲的蔓延在車中。

恐怕三個人誰要一張嘴,誰的淚水就會不自主的滑落。

由於L市離南盟村並不是太遠,開車不到幾個小時就到了,不到中午,就到了南盟村的村口。

“方叔叔,小凱。”還是姚飛率先打破了沉默:“就送到這裏吧,我家離這兒也不遠了,你們別下車了,山裏的路不好走。”

“這樣……”方叔叔還沒說完,方凱就着急的搶過了話頭:“那怎麼行啊?姚飛,都送到這裏了,也不差那幾步路了!”

“是啊!”方宏遠連連應聲道。

“你們聽我說。”姚飛接着說道:“我們家離這還有好遠一大段路,車子別上去了,再說俗語說的好:送君千里,終有一別。咱們在一起的時間越長,分別的時間就越痛苦啊。”

“可……”方凱還想在說些什麼,姚飛就連連擺手,進行了否定。

看兩個孩子僵持不下,方宏遠終於張開了嘴:“哎,小凱,就聽姚飛的吧,咱們走吧,以後常打電話聯繫也就是了。”

看出了姚飛的堅決態度,方宏遠也沒有堅持下去。

“這……”方凱還是有些不大同意。

“行了,就這麼定了!”方宏遠一句話拍板定下了:“小凱,去對面雜貨店給我買包口香糖,早上吸菸了。”

“好吧。”方凱知道事情已經被敲定了,自己在提出異議也是無濟於事,沒辦法,只好邁了步子,走向雜貨店。

“小飛。”方宏遠看着方凱的背影逐漸遠離,就開口繼續說道:“關於我犧牲我自己全部實力的事情不要給別人說,你在這裏好好的,你爺爺要是回來我會第一時間通知你的,有什麼事情就給我打電話,叔叔一定盡力而爲!”

姚飛這才知道,方宏遠支開了方凱是爲了跟自己說這個。

“方叔叔,謝謝你了,我姚飛不是那種忘恩負義的人,等我恢復了實力,我就一定再回L市,把這個任務做完!”

“恩恩,叔叔相信你!”方宏遠堅定的說道。

“爸,給你。”說話間,方凱已經買完東西走了回來。

“那我們走吧。”方宏遠說出了這個三人都不願意聽到的字眼。

“好……好吧!”

“姚飛,好了就要回來看我!我方凱在L市等着你!”

“恩!”

說着倆人緊緊的抱在了一起……很緊……很緊…… 過了好久,姚飛和方凱才分開,方凱狠狠的吸了下鼻子,大力的拍了拍姚飛的肩膀:“保重,兄弟!我會回來看你的!”

“恩!保重,等我好了就回去。”姚飛也覺得鼻子酸酸的,眼眶微微有些發熱。但自己卻忍住了沒有掉淚。

方宏遠看着離別的氣氛搞的越來越悲傷,連忙出聲說道:“好了,我相信小飛肯定會恢復實力的,到時候你們一定會在相聚的。”

姚飛和方凱雙雙對視了一眼,都從彼此的眼中看出了堅定和不捨。

只要人活着,總會有希望的;只要人有希望,終究是會活下去的。

“再見吧,小飛。保重好自己。”方宏遠怕在耽擱一會兒,方凱心情就會變得更加糟糕了。

“恩恩,叔叔,小凱,你們趕快回去吧,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別看姚飛臉皮厚、大大咧咧的。他也最害怕這種分別的戲了。

“走吧?”方宏遠拉起方凱的手,作勢往車上拉。

“保重!”方凱輕輕的說完了這兩個字,沒有回頭,跟着方宏遠上了汽車。

“記住叔叔的話。”方宏遠說完了這句話,也上了車,沒有在回頭。

車子緩緩發動了……

姚飛在原地看着這輛黑色轎車離自己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保重!”

可惜這簡簡單單的兩個字除了姚飛外,並沒有其他人聽見。

其實以前家裏的老頭子也經常出去,但從來不告訴姚飛自己究竟去了哪裏?反正少則三五天、多則七八個月。姚飛的自理能力是非常強的。所以對現在老頭子不在家,自己一人當政的情況是熟悉的不能在熟悉了。

往村裏走去,映入眼簾的還是村口王大爺家的小超市。王大爺正翹着二郎腿,躺在椅子上閉目養神呢。愜意的很。

姚飛想自己回來應該要和王大爺打聲招呼吧,畢竟自己以前在村子裏經常來這裏讀書,自己關鍵時刻打敗趙永康的五禽掌也是從王大爺家裏學的。人要懂得感恩啊!

其實姚飛還想順道看一眼蘭花在沒在家?

“王大爺,好悠閒哦。”姚飛張口衝着正在小憩的王大爺喊道。

“是小飛子啊?”王大爺把臉上用來遮擋陽光的扇子給拿了下來,眯起了眼睛,看見了姚飛。

“恩,是我。”姚飛邊說邊往王大爺的小賣部走去,他一直納悶叫自己小飛或者姚飛不就行了嗎?爲什麼還要多加一個“子”字。

聽着……聽着像太監……

看出了來人真是姚飛,王大爺挺直了身子,正色說道:“聽你爺爺說,你小子不是去城裏上學了嗎?怎麼中途回來了?”

“額……出了點兒意外。我爺爺又出遠門了嗎?”姚飛不想再讓王大爺刨根問底,於是趕忙轉移了話題。

“恩,這老頭子,天天神神叨叨的,誰知道他天天琢磨什麼呢。”

看來不光是姚飛習慣了老頭子的神龍見首不見尾,就連王大爺都能感受的到。

“那我先回家了,晚上我上山打點野味給你送來。”

“好小子,回頭我拿瓶好酒,咱爺倆好好喝上一杯。”王大爺非常豪爽的說道。

“行!那蘭花……?”姚飛還沒說完,王大爺就拿着手上的扇子給了他一個爆殼。

王大爺壞壞的笑着:“早就知道你臭小子沒安好心,我家蘭花住校,晚上不回家。”

腹黑沈少的掌上寶 “額……”

“怎麼?”王大爺看出了姚飛的失望,明知故問道。

“啊,沒事。我先回去了,晚上我再來。”像姚飛這麼屌絲的人,怎麼會承認自己齷齪的心靈。

“等會小子。”就在姚飛邁腿要走的時候,王大爺喊住了他。

姚飛不解的回頭問道:“怎麼了?”

“這幾天不大太平啊,有好幾撥奇奇怪怪的人在咱們村頭晃悠,打聽一個叫姚飛的人。”

“什麼?”本來還有些精神鬆懈的姚飛神經瞬間又緊繃了起來。

“找我幹嗎?”姚飛趕忙坐下問道。

“不大清楚啊,不過他們來着不善啊,而且武功不低。”

“是嗎?”姚飛看見王大爺的表情瞬間凝重了起來,不由得也緊張起來。別的不敢說,王大爺看人的眼裏還是相當準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