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恩,他怎麼說的,有其他什麼要求嗎?”軒轅楓也沒多廢話,直接直奔主題。

“他服從組織的安排,只是說盡量不要傷及胡家的人,並讓組織幫他轉告胡家來的人,說他在組織裏面,讓胡家的人別插手,至於加入組織的事情他會親自去家族遊說。”雲青山恭恭敬敬的把胡寒冰的話轉告給了軒轅楓。

“恩,這樣就好,走吧,他們應該也已經到達黑狼教了,等我們到了能量結界應該也好了。”軒轅楓招呼着雲青山向門外走去。

他們這次早就商量好的,所有人合力在黑狼教總壇下一個有色結界,把黑狼教總部裏面的事情全部對外界屏蔽,並且結界只有尊者階以上修爲的人才能進入,其餘人一例進不去,而想要出來的話,尊者八級一下的人基本沒任何希望強行破開結界。

這樣一來,不但能將其他世家的尊者引來,同樣還讓他們有進無出,至於黑狼教的門人,據這久的大廳,基本可以確定全是魚肉百姓的,寶來的人提前黑狼教基本都是咬牙切齒,所以軒轅楓根本不打算放過他們,直接滅了就是。

軒轅楓和雲青山剛出門,就看見了四個人從遠處走來,這街道上空空如也的,出現四個大活人但是分外顯眼,雖然距離尚遠,但是以他們兩人尊者階的修爲,眼力自然非同一般的,遠遠的瞥了一眼就看清了來人的樣子。

來的四人,三男一女,也可以說是兩老兩少,正是商量好來找軒轅楓等人的胡家四人,因爲他們怕軒轅楓等人離開得快,所以商量之後,隨便整理了一下就直接來了蓬萊樓,這纔會趕在了聯盟安排來打探底細的人前面。

也正因爲這樣,幾人纔剛好趕上了軒轅楓兩人,否則還真得撲個空,並且他們也算運氣,要不是中間出了胡寒冰這點插曲,那麼他們也鐵定得撲空。

“難道是專門來找我們的?”看着行來的四人,軒轅楓又看向雲青山。

“恩,應該是,否則沒別的解釋。”雲青山見軒轅楓詢問,然後答道。

“來報仇,還是幫黑狼教來打探消息,或者兩者皆有,又或者爲了別的什麼事情?”軒轅楓有點不解,不過不管是來幹什麼的,畢竟是來找他們的,並且他也想事先給胡家打個招呼,這正巧,所以兩人就沒急着走了。

“二位前輩請留步?”就在軒轅楓兩人做好決定的時候,遠處的胡玫馬上開口了。

“不知四位全來有何貴幹?”軒轅楓本來也沒打算走,聽到胡玫的話,也就直接問道。

“朋友別誤會,我們是帶我家這兩個孩子來給各位道歉的。”胡天陽怕軒轅楓誤會,所以先開口解釋了。

“道歉?”軒轅楓有些莫不明白,與雲青山對望一眼,雲青山顯然也是不明白,隨即兩人面面相覷,不過有一點還是聽明白了,這兩位也是胡家的人,兩人不知道這胡家唱得那一齣戲。

“公子,會不會…他們…會不會是收到了胡寒冰的提示?”雲青山有些不確定的看着軒轅楓,這是事他也實在有些搞不明白。

“不會吧!他們離得那麼遠,沒那沒快收到提示吧!就算是跟我們一樣用契約印記傳話,他們也不可能來那麼快吧!”軒轅楓詫異的看着越來越近的胡家四人,嘴裏跟雲青山說着。

“這個…他們…會不會有其他的更好的提示方法呢?”雲青山猶豫的問道。

“這…”軒轅楓也被問住了,因爲他突然想起了前世的移動電話,這個世界叫他這幾年瞭解,可是與外星有來往的,要說弄個什麼先進的交流器,那可也很有可能的。

“不管他,看情況再說,反正實力擺在這,不怕他們玩什麼花樣,不過也不能大意,別在陰溝裏翻船。”軒轅楓心中暗自想着,同時也對四人暗中戒備了起來。

“是的,朋友,兩個小孩子不懂事,剛纔衝撞了各位,還望見諒!”這時候,四人已經來到了軒轅楓身前幾十米的地方了。

“算了,小事而已,直接說你們來的目的吧!”軒轅楓擺了擺手,然後問道。

“目的?”胡天陽愣了一下,然後隨即又道:“朋友我想你誤會了,我們真的沒有別的目的,如果朋友不介意的話可以大家做一下,你看看怎麼樣?”

聽到胡天陽這話,軒轅楓不由得皺了皺眉頭,按理說,他們要是收到了胡寒冰的提示,那麼度軒轅楓的態度肯定比這好得多,這個胡寒冰肯定會交代,而如果沒接到提示的話,這態度有好得有點過火了。

這種不溫不火的樣子,實在讓軒轅楓費解,軒轅楓當然不可能想到,胡玫居然會有個稀奇古怪的寶物,知道了他們的一些底細,現在是想來結交他們的,否則也就不會奇怪了。

“這個…恐怕不行,我們還有事等着去做呢,有事的話可以直接說。”軒轅楓沒有去過多的考慮那想不明白的問題,而是把注意力放在了四人身上,不管四人有什麼目的,軒轅楓覺得只要他倆個小心一點,就應該不會出什麼問題。

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 “原來這樣子,那我等也就不打擾了,不過如果方便的話請留個聯繫地點,等各位把事情處理好了,我等再登門拜訪。”聽得軒轅楓有事,胡天陽順勢就要起了聯繫地址。

聽了這話,軒轅楓兩人都不由得皺起了眉頭,這也太不正常了,這胡家到底是唱的哪一齣,軒轅楓有點不明白了。

“難道…”軒轅楓靈光一閃,想打了一種可能:“難道這胡家跟黑狼教有什麼仇,那女子看見過季老哥的實力,所以想跟我們合作剷除黑狼教?”

想到這,軒轅楓越想越覺得很可能是這麼回事,否者根本解釋不通,於是那緊鎖的眉頭慢慢的舒展開了,並且嘴角露出了一絲不易察覺的笑。

“你們是寶林胡家的吧!”相通了之後,軒轅楓便問道。

“對,對,對,老夫胡天陽,正是寶林胡家的天上長老之一,難道前輩認識我胡家之人?”胡天陽不虧是老奸巨猾,每一句話都會找機會套取自己所想獲取的信息。

他們在黑狼教一直在猜測,軒轅楓等人是不是認識胡天成,現在聽軒轅楓的話,馬上就順勢問了出去,這樣讓軒轅楓聽了也沒什麼唐突的感覺,反而覺得他這樣問很正常。

“恩,我認識胡寒冰,他也是組織裏的人,不過在執行別的任務。”這次並不是軒轅楓回答的,而是他後側的雲青山回答的,並且軒轅楓可沒見過胡寒冰。

“啊!”四人聽了雲青山的話,不由得都驚呼了出來,畢竟他們一直以爲軒轅楓等人是認識胡天成的,弄了半天,卻是認識胡寒冰。

不過就算雲青山說不認識胡天成也不至於讓他們這麼吃驚,或者說雲青山認識他們胡家的其他人,他們同樣不會吃驚。

主要是胡寒冰使他們胡家唯一隱藏的一名尊者,外人基本都不知道他們家還有這麼一名尊者,就算他們本家也很少有人知道有胡寒冰這麼一名尊者,年輕弟子中更是都以爲胡寒冰多年前就死了,所以聽到雲青山認識的是胡寒冰他們在這麼驚訝

胡天陽和胡延邦是驚訝雲青山居然認識胡寒冰,並且還知道胡寒冰是寶林胡家的人,而胡玫和胡俊驚訝的是胡寒冰還活着。

“你說寒冰也是你們組織的成員?”驚訝過後,胡延邦馬上意識到了一個更嚴重的問題,於是看向了雲青山。

“對,半年前他被辟邪莽追殺,重傷之時我和組織裏的另一個朋友久了他,然後他就加入了我們組織,現在在進行別的任務,不過他任務很快就結束了,他說到時候會回去寶來。”雲青山淡淡的說道。

聽了雲青山的話,胡延邦等人不由得暗驚,按照胡玫所說的,軒轅楓他們組織這次來大寧的幾十人可都是尊者階的高手,而聽雲青山的意思是這些高手還只是他們組織的一部分,還有在執行其他任務的。

“這組織大地有多強大啊!這也太恐怖了吧!”幾人心中都不由得升起了這麼個想法。

“哦,這樣子啊!那真是多謝了,我在此帶胡家謝謝貴組織對寒冰的救命之恩!也歡迎各位到我寶林胡家做客。”胡延邦沒有想太久,連忙拱手向軒轅楓兩人說道。

“這個胡老就不必客氣了,我看你沒還是不要摻和這次黑狼教的事情了,儘快離開大寧吧,至於胡寒冰的話,他國家天就會回胡家。”雲青山依舊淡淡的道。

“好,好,好!這事我們我們胡家本來也不打算插手的,我們會盡快離開大寧會寶林去的。”聽了雲青山的話,胡天陽馬上表態了,心中暗想:“果然是衝着黑狼教來的。”

“那就好,我們這就先走了。”說完,軒轅楓和雲青山一拱手,瞬間就想着黑狼教所在的方向掠去。 看着消失在街頭的軒轅楓和雲青山兩人,胡家四人神色各異,胡延邦是一副眉頭緊鎖的樣子,而胡天陽卻是有些若有所思的想着什麼,胡玫卻是眼光閃爍的看着軒轅楓兩人離開的方向,至於胡俊更是眼神中透露出了祭祀崇拜的色彩。

“看了這次黑狼教麻煩大了!”最終還是胡天陽打破了沉寂,搖了搖頭說道。

“恩,這黑狼教也不知道怎麼就惹上了這等勢力,哎,還好我們沒有真正的跟黑狼教聯盟,不然這次恐怕就麻煩了!”聽了胡天陽的話,胡延邦也跟着感嘆了起來。

“我看這次人家恐怕是看在三爺的面子上纔沒跟我們胡家計較的,否則這次我們胡家恐怕多少也要受點牽連的。”胡天陽猶豫了一下說道。

“恩,應該是,不過…你說這寒冰怎麼胡加入這麼一個組織呢,還有,這到底是什麼樣一個組織,居然強大到這種程度?”胡延邦有些不解,實在是想不明白,胡寒冰爲什麼會加入這麼一個神祕的組織。

“額,這個不好說,不過剛纔那人不是說了,三爺過久就會會家族的,到時候問一下不就知道了。”胡天陽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不過他也沒去多想,正如它所說的,胡寒冰過久就會回寶林了,到時候直接問一下胡寒冰不就行了,現在何必去自尋煩惱去。

“恩,也是,到時候問一下寒冰,不過…”說道這,胡延邦有皺起了眉頭,然後又有點擔心的道:“天陽啊,你說我們胡家要不要向這神祕組織靠攏啊,現在這大陸的局勢,像我們這種家族勢力,沒一個強大的靠山又沒穩當的盟友可不太讓人放心啊!”

“這個…”聽了胡延邦的話,胡天陽也不知道怎麼回答了,正如胡延邦說的,現在的大陸局勢可是已經暗流涌動了,大戰爆發已經是註定的事情了,這是時間遲早的問題。

而如今的各勢力也都在尋找自己的靠山或者盟友,大家都明白,這種席捲整個大陸的動亂,誰也不可能真正的獨善其身的,如果在動亂來臨之前還沒有一個足夠強大的攻守同盟,那麼即將面臨的就只能是災難了。

也正因爲這麼個原因,胡家這次纔會來寶來,打算與黑狼教爲首的寶來國聯盟建立同盟關係,想要在即將來臨的大動亂中謀求一些好處。

如今,因爲軒轅楓他們北斗七星的突然出現,胡天陽就知道,胡家與黑狼教的聯盟自然不可能了,這不是他小看黑狼教的實力,主要還是北斗七星的實力實在過於恐怖了。

要不是胡玫很確定的說她真真切切的通過寶物感應到,北斗七星的幾十人全都是尊者的話,胡天陽都不敢相信,會有這麼一個牛叉的組織存在。

胡延邦既然確定了北斗七星的實力,那麼黑狼教的命運他自然也就可以預見了,同樣的胡家與黑狼教聯盟的事情自然也就泡湯了。

不過胡家是不是要與北斗七星靠攏,胡天陽還真不敢隨便拿主意,畢竟,北斗七星給他們的感覺太神祕了,甚至可以說是一無所知也不爲過,要他們與這名一個一無所知的組織靠攏,心裏實在是不怎麼踏實。

“叔公,要不還是等三爺回來之後,我們問問他的意見,看三爺怎麼想的,畢竟他是那組織內的人,對其的瞭解也比我們多得多,同時三爺對家族的情況也很清楚,其中利弊他應該比我們清楚。”猶豫了一下,胡天陽建議道。

“恩,你說的也對,對這事情寒冰應該更有發言權,就等他回來聽聽他的意見在說吧!”胡延邦點了點頭,覺得胡天陽的話不無道理。

“不過,天陽啊,你有沒有想過,萬一在寒冰回來之前局勢就變動了我們胡家不是就很被動了。”剛贊同了胡天陽的話,胡延邦突然有接着問道。

“這…”胡延邦這突如其來的一問,弄得胡天陽也是一愣,一下子不知道怎麼回答了。

不過胡延邦問的還在沒錯,他們只想着等胡寒冰回來,然後聽取一下胡寒冰的意見,但是現在這局勢可是非常的不穩定,誰不知道這什麼時候會出現變故,也許明天,也許後天,同樣也有可能明年或者後年,甚至更久,這是誰也說不準。

並且只知道胡寒冰不久後會回寶林老家,但是具體什麼時候,他們同樣的不知道,這樣一來這不確定因素就更多了,誰也不能保證不出什麼意外。

“那…叔公覺得我們胡家應該怎麼辦呢?”胡天陽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胡延邦的問題,於是直接向胡延邦反問起來。

“嗯?這個不好說,我看我們還是先胡寶林跟老爺子彙報一下情況吧,看看老爺子怎麼個說法,不過我們最好是多做幾手準備的好。”胡延邦考慮一了下,然後才道。

“恩,叔公說的不錯,我們得多做幾手準備,畢竟,這組織實在太神祕了,就算我們打算靠過去,人家接不接受還是個問題了,我看我們還得注意跟其他勢力的聯繫,要是將來不能靠上這大靠山,我們也不至於在這動亂中覆滅。”胡天陽慎重的點了點頭。

“也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樣的組織,這樣太恐怖了。”拿定主意之後,胡延邦不由得感嘆起來,他可是被這神祕組織的實力給驚住了。

“祖叔公,你說這會不會是十大門派的人啊!”聽到胡延邦的感慨,胡玫小心的問道。

聽了胡玫的問話,胡延邦無奈的笑着搖了搖頭,然後道:“應該不是十大門派的人,雖然我也不知道十大門派的具體實力究竟怎麼樣,同樣也不認十大門派裏面的什麼人,對他們瞭解也不多,但是我想這些人應該不會屬於十大門派的人。”

“問什麼呀?”胡玫好奇的問道,她實在不明白,胡延邦既然不瞭解十大門派的情況,也不認識十大門派的人,那怎麼又敢說那些人不是十大門派連忙出來的。

“呵呵,小玫啊,這個仔細分析一下你就能大概猜到了,首先十大門派中,獸神宗是由魔獸組成的,並且他們不會來陸地上,這樣就可以直接把他們排除在外了。”胡延邦慢慢的給胡玫分析了起來。

“至於天劍宗、玄陰宗、邪影宗、無情谷、萬毒谷這五個門派,他們根本就不再東大陸,而黑狼教有沒去過其他大陸,不太可能與他們結仇的,更主要的是,天劍宗的人有個特點每個人都是用劍的,無情不亂什麼地方出現都是一男一女的,一般都不會有特殊情況,除非是跟人廝殺,死了一人,這纔有可能單獨出現。”

說到這,胡延邦頓了頓接着道:“再說萬毒谷的人,那都是跟毒物打交道的,每個人身上都會帶着毒物的,至於邪影宗,他們的習慣是暗殺,基本不可能隨便拋頭露面的,還有就是玄陰宗,他們修煉的玄陰原力,只要一動手,周圍的氣溫就會感應到異常的冰冷,就算沒動手,他們周圍也會透出有些冰冷的氣息,而那些人明顯沒有這氣息。”胡延邦一邊解釋一邊微笑着看向胡玫。

“哦,這樣啊,祖叔公你真了不起,居然知道這麼多,不過你這才說了六個門派啊,那其他的呢?”胡玫聽了胡延邦的解釋,一雙水靈靈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轉着,然後向胡延邦追問了起來。

“呵呵,其他的,聖殿那肯定是不可能的,聖殿要收拾黑狼教的話,肯定會找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然後直接出動一批高手,根本不可能這樣不聲不響的來。至於玄天宮和蝴蝶谷的話應該都不可能,他們都是我們東大陸的門派,現如今這局勢,他們宜靜不宜動,很多眼睛也都盯着他們呢,要是他們有什麼異動,消息早就傳開了,不可能沒有一絲動靜的。”胡延邦依舊帶着幾許笑意給胡玫解釋着。

“哦,這樣子啊,那飄渺宮呢,祖叔公爲什麼能肯定那些人不是飄渺宮的人呢?”胡玫繼續追問起了胡延邦。

“這個…”胡延邦被這一問,有些猶豫了,然後皺起眉頭道:“其實這個我也不太確定,並且從他們的跡象表現來看,還很符合飄渺宮做事的風格,不過我總感覺又有些不對。”

“啊,這樣啊,那也就是說,他們很有可能是飄渺宮的人嘍。”突然,胡玫的眼睛有閃爍了起來,不知道他又在打什麼主意。

不過此時胡延邦和胡天陽都在沉思着,根本沒有注意胡玫的樣子,而胡俊也在那了低着頭,不知道想什麼,更不可能看到胡玫的樣子了。

“恩,這個想不管,等三爺回來,問一下不就找到了,不過應該不會是飄渺宮,應爲飄渺宮可不會隨便透露他們的成員名字的,就算是在家族裏一般也不會透露的。”胡天陽考慮了一下,然後說道。

“恩,先不管這些,我們還是先回寶林把這邊的事情更老爺子交待一下吧,看老爺子怎麼看的。”胡延邦一點了點頭。

“對,對,對,我們先回寶林再說。”胡天陽也連忙應聲,畢竟這神祕組織透着很多詭異的地方,得先回去聽聽老爺子的意思再做決定。

說完胡天陽就招呼着胡玫以及胡俊姐弟兩跟着胡延邦快速的離開了蓬萊樓,隨後又召集了胡家這次來寶來的其他人,馬不停蹄的趕回寶林去了。 黑狼教總部,正好坐落在距離大寧城不遠的一處山嶺中,在這片山嶺方圓數十里皆是黑狼教的地盤。

山嶺中央位置,有一個山谷有異於其他山谷,在這黑狼教地盤,到處皆是宮殿林立,繁花似錦,那山谷卻是一片安靜祥和,根本無宮殿房屋,有的只是一株株參天古樹,以及一片片鳥語花香。

這裏正是黑狼教的禁地,除了爲數的幾人之外,誰也不能進入此地,原因也很簡單,這裏是黑狼教太上長老們的修煉之地,所謂的太上長老自然就是黑狼教的幾位尊者了,而能進入這個地方的人,出了幾個尊者之外,就只有黑狼教的現任教主以及黑狼教的幾名神級巔峯的長老,其他人要是擅自鬧入,那將必死無疑。

在這山谷中,除了花草樹木之外,還有這一些山洞,以及石桌,此時,黑狼教這禁地之中,一張石桌面前,正有幾人眉頭緊鎖的圍在一起,不過卻誰也沒有出聲,好像都在沉思着什麼重大事情。

能坐着這裏的人,自然不是什麼等閒之輩,除了黑狼教的老教主夏天亮之外,還有好幾個人在此,不過從他們身上那隱隱散發出的威壓可以猜到,這些人可都有着尊者階以上的修爲,一共五人無一例外,全都是尊者修爲。

他們正是黑狼教其中的四位太上長老,以及寶來聯盟中一個跟黑狼教比較靠近的家族掌控者,至於黑狼教六位尊者中沒在這裏的兩位,自然是帶隊出去打探軒轅楓等人底細的金光和雲霞兩人了。

“夏長老,我看那些傢伙根本就不靠譜,一看見有狀況,馬上就有了其他心思,這樣下去將來肯定要壞事。”沉默良久,突然有人看着夏天亮說道。

“恩,那特使覺得應該怎麼辦,給他們點警告或者直接…”夏天亮聽了那人的話,有些不確定的看向那說話的人。

“現在時機還不是很成熟,還得再等等,要是一個控制不好,很容易出狀況的,那可就得不償失了,還是在緩一緩吧!”那說話的人考慮了一下,然後否定了夏天亮的想法。

“恩,是得等等,都準備了這麼多年了,也不急在這時,他們這些人就算蹦躂也蹦躂不出個什麼來,等時間成熟了直接用雷霆手段震住他們就是了,想必到時候他們也不會不識時務。”夏天亮點了點頭,表示同意了那人的說法。

說完這後,衆人又再次陷入了沉默,不過從頭到尾其他人都未發表過任何意見,就只有夏天亮與特使兩人再說話,通過兩人這幾句話,中間透露出了很多信息。

首先,從兩人的話裏可以聽出,真正能做主的並不是夏天亮這個黑狼教老教主,而是那個特使,這可是一個驚天祕密,黑狼教的太上皇夏天亮居然聽命於他人,這消息要是讓外人知道了,不知道要引起多大的震動。

其次,他們的話語中說到,他們在密謀一個大行動,從兩人的語氣可以聽出,他們所圖絕對不小。

還有,他們低計劃應該快完成了,並且他們看有些人不是很順眼,打算除掉,不過擔心影響大計,決定暫時隱忍。

夏天亮兩人的語氣中,透露着種種神祕,讓人琢磨不透,隨着夏天亮和特使的沉默,整個氣氛又變得壓抑起來。

“特使,今天這個事情你怎麼看,你覺得是巧合還是有人故意針對我們的計劃來的?”沉默了一會兒,夏天亮又再次向特使發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