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情報是軍事手段中最重要的手段之一。根據資料,這個情報組織主體是宗階成員,頭領是尊階一級。這樣的陣容不是很強大,僅作為一塊磨刀石的資格還是夠的。

幾日後無法把天、昏、地、暗、柳明寒、祖蘭帶回來。

「一、二、三、四、、十。」錦澤看著他們查起數來。

祖蘭跟熊法對視一眼后,來到錦澤的跟前:「錦澤弟弟,有沒有想姐姐呀?」錦澤本來就跟熊法不對付,現在嘴上更不留情:「你看到那邊的那隻花了嗎。你跟她一樣一樣。」

「弟弟真會說話,姐姐真的像一枝花嗎?」祖蘭很開心的問錦澤。

「不是,我是說你的智商!」錦澤說完就走,祖蘭有一點尷尬。並不氣餒,她跟上錦澤,拿出九頭蛇玉佩。

楚閑溟把他們帶到自己的書房,坐在首位每個人面前一瓶水:「渴的話,就喝水!今天我跟大家說件事,我們要去圍剿一個機構。怎麼圍剿雖然不重要。

重要的是無法和柳明寒的工作。教育,狠狠地說服教育!三問三審的教育。」

等他說完。

天問:「為什麼這麼麻煩,咱們把他們都殺死不好嗎?」他的其餘三個兄弟點頭。大家也好奇這個問題,在這個世界兩方交戰,幾乎沒有人會「教育」

「我也說不太好,就是一個道理,把一切存在的力量,都變成自己的力量。在這種方面不要在乎一個人,兩個人被馴服后叛變,要看到大的方面,我們把敵人變成自己的人。懂?」

無法點頭,柳明寒也略微點頭,昏這個通天覺主直接打起瞌睡。地和暗看到無法的表現后,慢一拍的反應:「嗯嗯!!嗯嗯!!」兩個人點頭,表示恍然大悟。

「無法和柳明寒你們二位好好準備,其餘人跟我出發,熊法居中調節,替我們探查周圍的情況,還有你們每一次的任務不允許對外人說!知不知道?」楚閑溟問道。

「是,知道!」眾人回答。一次小小的戰爭傷不到國家的主體。陀那國是一個由多個民族混合的國家,特點民風彪悍,國家有韌性。這裡的由韌性是東方民族共同的特點。

對於修鍊之人感覺不到四季的變化。只有偏遠的地區植物葉子才會全落。意義上的冬天到來。北方的龍幽國只幾種植物能挺住冬天的酷冷,保持著綠色。

寒風一陣,熊法牽著祖蘭的手更緊一些。兩個人是有心有意。

眾人踏入陀那國的地界,一種文化的風就第一個出現。

這裡的路邊路牌上是陀那國根據上古文字演化出的。最讓人敬佩的是他們的文字才僅僅幾百年就完全自己創造出來。雖然這不是嚴格意義上的創造,足能堪稱很厲害,

文字雖然不一樣,大家可以用大陸的普通話交流。楚閑溟吩咐他們分批進城,熊法在小隊間拿通訊玉牌聯絡。

小隊分散開的距離適中,既能隱蔽又能方便聯繫。錦澤被楚閑溟抱著,他很不喜歡被楚閑溟抱著:「大混蛋。不要抱我,我會喊的。」錦澤被楚閑溟從後面抱著前胸,來到他最不願意去的茶館。

「你就是不知足,茶只有我們有,出去喝的茶都是下品!不抱你,你就自己跑去那條蛇街!你呀,真不知道烏龜怎麼這麼愛蛇!」楚閑溟抱著他給他講道理。

「臭混蛋,放開我,放開我,我樂意,要你管我!!」他不斷試圖掙開楚閑溟的臂膀。

「咯咯咯!!!哈哈哈!!!」熟悉且悅耳的聲音在耳旁響起。錦澤動了動鼻子,嗅一嗅味道:「是言雪姐姐,嘿嘿!!」聽到他的話,楚閑溟下意識把手鬆開。

錦澤落到地上,跑到一旁的雪地里鏟起一捧雪:「言雪姐姐,你真美麗像我手裡的雪一樣純潔!嘿嘿!!」

司徒言雪驚訝不已,很想知道他是怎麼知道自己有那個東西的。緊身的束腰白綾,嫩如蔥白的手指,輕點錦澤的頭。楚閑溟看著臉上她還是存留著病態的嬌柔美。

「不要點我的頭,把玉佩給我!」錦澤擋住她的手,嚷嚷道。司徒言雪笑容如花,睫毛細長:「我知道你。我跟你的年齡比例完全不一樣,我給你想要的,你也要給我,我想要的!」

這就讓楚閑溟聽得糊塗,他想自己雖然是魂命師不假,怎麼就沒有預知未來的能力呢?便問道:「能不能告訴我?」

司徒言雪和錦澤對視交流都沒有管他,把他涼在一邊。司徒言雪把一個九頭蛇的玉佩拿出來,錦澤把他的帽子送給司徒言雪。

如此場面給楚閑溟唬弄得一愣一愣的。大大的問號寫在臉上。

錦澤接過玉佩后小聲道:「我知道你喜歡大混蛋,小心!他還是處!哈哈哈!!!」後面的笑聲非常大。司徒言雪拿著他的帽子搖搖頭:「以後你要認我做大姐!」

她意味深長的笑容換來的是、、

錦澤走回到楚閑溟身邊。楚閑溟問:「你跟她說什麼啦?」

「我對她說你有女朋友,還是我介紹的,哈,哈,哈。」錦澤一個字,一個字的念出這句話。

「啊!是這麼回事!」楚閑溟感嘆!楚閑溟的第一直覺是不會懷疑人的。回到茶館樓上。

熊法來到一個魔寵市場,市場里都是一些不入流的魔獸,一階的魔獸算是最上乘的。他到現在心神很緊張,整個人的的身心全部投入到將領的指揮學里。

茶館里、、、錦澤躺在兩個並排的椅子上,手裡拿著一個九頭蛇樣子的玉佩,整體渾厚的造型,沒有蛇頭蛇尾的稜稜角角,它也活靈活現的展現出來。

錦澤眼睛看著亮晶晶的玉佩,滿眼充滿著喜歡。楚閑溟因為錦澤的關係給司徒言雪點一壺茶。命運力在茶壺裡種下一顆種子。使用循衍決里的「運作」啟動。

「思義叔叔,我的母親剛才和我說話了呢。嘿嘿!!」司徒言雪道。

「是!自從主母康復之後,我們的黨也發展的越來越好。」思義很恭敬的在一旁配合著說道。

楚閑溟在偷偷的看著她,女人對於偷看自己的男士都有超強的第六感。

思義在她的身邊也在偷偷打量著楚閑溟,小聲對她道:「他做我們的乘龍快婿,似乎一個命運種子還不夠。」他剛剛說完,催動壺裡的命運種子發芽,成長。隨後化於無形。

楚閑溟奇怪,自己的種子明明運作成功,為什麼會消失不見?他分析是她身後的男人搞得鬼。錦澤搖搖晃晃他心愛的玉佩。司徒言雪玩弄著錦澤的小帽子。

兩日後,熊法用玉牌發來消息:「情報站的站長王先出現!已經指派天、昏跟蹤他。」

圍剿一個情報站,最好的手段是把他們全部抓獲,還要有詳細的資料對應他們每一個人。

不出意外楚閑溟不用親自動手,無法帶著他們就能把其一窩端。

一會、、、

熊法發來消息:「跟蹤失敗!地,暗繼續探查!」楚閑溟帶著錦澤去蛇街。

錦澤是跟著楚閑溟以後,才知道自己喜歡蛇的,什麼樣的蛇他都喜歡,以前不喜歡的現在也都喜歡了。蛇街有著各種各樣的寵物蛇,錦澤東瞅瞅,西看看。

照顧他的楚閑溟現在有一絲直覺那就是,他感覺司徒言雪也在這裡。就是不知道該怎麼尋找到她。

「錦澤,你言雪姐姐來了嗎?」楚閑溟問錦澤,錦澤正抱著一條蟒蛇玩呢。

聽到楚閑溟的問話,錦澤鬆開金黃色的大蟒蛇:「不知道,我要買下這條大蟒蛇,我想要它做我的寵物!」

正沒有頭緒的楚閑溟,覺得利用錦澤是好的機會,就對錦澤說道:「小小年紀就知道玩,不行,玩物喪志,我看誰敢給你買,我就把他給踢出黯慕堂。」

聽到這話,錦澤怒火中燒:「我才不要你管,我想玩什麼就玩什麼,」說完就要走,楚閑溟就要利用他的不開心呢,怎麼能放他走,把他抱起來放在椅子上,不讓他走。

「你給我坐好,不許亂跑!」被楚閑溟說的錦澤,委屈巴巴,眼淚凝聚不落,差一點掉下來!

心裡咒罵:「大混蛋,臭混蛋,不讓我玩蛇,我就不讓你談戀愛,我才不告訴你司徒言雪喜歡你呢!哼!」

楚閑溟拿過凳子,一坐坐上兩個小時,在此期間錦澤不斷的亂動,可就是沒有走下凳子。一個時辰后,一個人來到錦澤的面前:「這位少爺,品相不凡定是需要一條雙琴蟒呀!來,拿去當你的寵物吧!」

人要是撒謊,比誰都違心,錦澤就是一隻烏龜成精,儘管是可愛那麼一些,可是品相不凡實在無從談起。楚閑溟肯定他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楚閑溟端坐起來,眼睛微閉,似是要睡覺。錦澤害怕楚閑溟說自己,小眼睛斜著看楚閑溟,發現他正在犯困小憩。

趕緊小聲道:「快給我,不然一會大壞蛋就醒了,我就不能得到小黃!」那個人把一個小儲物袋交給他后,趕快走開。錦澤得到自己心愛的寵物后,心滿意足不在鬧騰。

等他走遠,楚閑溟睜開眼睛囑咐錦澤道:「你跟你的小蛇好好玩,我去辦點事情。」

天曉宗、、、

楚作業突破鞏固成功后,就像三長老楚作懷發出邀請,也來這裡突破。兩人的關係不錯,是維持整個國家周轉的紐帶。楚作懷得到消息后就出發。

楚閑溟一直跟著那個人來到,一個粉色的主體酒店裡后,他站在轉角的街道旁,查看了幾分鐘后,才進入酒店。

來到前台:「小姐您好!我要住店,也要進入泳池游泳。」

「好的,先生!」前台小姐很快辦理完房卡,楚閑溟運轉循衍決,命運力快速查看天地的大道痕迹。預知到王先和司徒言雪有關係。楚閑溟跳起入水,游完幾圈后,起身發現一個房間里有他們兩個人的身影。

他沒有冒進,熊法指揮著,地、暗找到情報站大體的位置后,請示楚閑溟是否發動攻擊。

楚閑溟下令攻擊。天、昏、地、暗衝進站內大打出手,無人能敵。

無法和柳明寒故意放跑幾個人后,他們來到這家酒店,急急忙忙告訴王先,情報站遭受到襲擊后。

「仙女,您還不出手嗎?再不出手我們在陀那國的情報站可就要被毀於一旦!」王先跪在地上請求司徒言雪出手。

擁有靈耳的楚閑溟,聽覺敏銳,收到他們說的內容后。決定等他們走出去再動手?

突然王先發現楚閑溟:「仙女,那個小子,就在外面。您快快幫我把他趕走啊!」王先有一絲哀求的語氣說道。

「你先去會會他,我隨後就到可以嗎?」像風鈴一樣的聲音悅耳,又像一個命令,催促著他。

王先得令首先摸摸自己儲物袋中的破靈弩!這是他底氣的存在。在他走出。

思義在一旁和藹的聲音到來:「您真的要這樣做?」

「在這個世界奴隸就是奴隸,我們才是龍幽永遠的主人,所有的土地和奴隸都是我個人的財產!」王先滿腦子的不平衡想法開始出現。

楚閑溟坐在一個躺椅上,右手放在做大腿的膝蓋上。王先由一個氣勢平淡的的人,變成一個點燃的火藥桶。楚閑溟察覺到后,眼睛定定的看著與他後面的方向。

楚閑溟的下丹田在王先生眼中越來越清晰,心裡對自己所說的話就更真實。

「楚閑溟我替龍幽國先解決了你!」心裡說完,一把破靈弩在手中出現。

「嗖!」一支弓箭沿著準確的軌道射向楚閑溟。

「千變萬化!」楚閑溟的靈幻魔藤化成千隻觸手。直接把他包成了一個粽子。酒店裡的人被嚇得驚慌失措!四處奔逃。

驚慌的聲音傳來。

「救命啊!殺人啦!」

「仙界的人。是仙界的人!」

「啊!!!我不要死!」

眾人四散奔走,楚閑溟看著那個房間里。大家早就離得他遠遠的,雖然楚閑溟怎麼傷及無辜,可是誰都怕仙界的人發起瘋來。那指不定死多少人。

堅毅,冷峻的眼神透過房間看著司徒言雪,其實他關注的是思義。開始在心裡嘀咕:「長輩不出手,九君你的威力到底有多大?我來試一試!」

「菱絞,看看我的威力吧!」楚閑溟心裡喊到。在房間在形成一顆鑽石的虛影,楚閑溟自己的手上的虛影更加簡化凝實。

「先生您會出手嗎?」楚閑溟大聲問道。思義現在司徒言雪的一旁只點頭不說話。

「破碎吧,骯髒的肉體!」楚閑溟手中的鑽石破碎!司徒言雪的右手中也出現了一個水晶球,她口中咒語似乎能讓人聽到,細聽又聽不到!

水晶球中幾道白光出現,她的四周立時出現了兩個傀儡人。楚閑溟看到傀儡不錯,就是防禦的重點錯了,同樣是玩命運的,她好像有點瞧不起楚閑溟的功法。

「運氣」楚閑溟把運氣釋放出,來提高司徒言雪對傀儡的控制錯誤率。命運靈力如果一直不用,自身把功法運轉得當,會達到百分百的命中率。

就是說楚閑溟只要使用,司徒言雪的傀儡下場就是破碎。正在操控傀儡人抵抗空間破碎的司徒言雪,感覺到水晶球里的精神力被,傀儡人吸收的越來越快,她就趕緊用自己的精神力進行補充。

就這一點的沒能預料的意外就是楚閑溟要的,鑽石的碎裂只是一個小小的前奏,化成粉末才是最終的狀態。

一日後、、、

唐眾開會坐在首位,九君坐在左垂首,楚作業、楚作懷站在一旁。

「法因黨的人,楚閑溟都能傷害到,現在她們正興師問罪呢!九君你看怎麼辦?」唐眾問。

「小輩間的戰鬥,我們最好不要插手的好!」九君有一些無所謂的回答。

唐眾補充道:「法因黨和魂宗是一個地位,我們都不能惹,必須有一個給他頂罪!他們兩個宗門我們必須安頓好,您也清楚宗主的意思!」

。 「小子,又是你!你還真是喜歡多管閑事啊!」

看到陳天龍,其中一個身材瘦長的聖殿子弟緩緩眯起眼睛,森然道:「你還記不記得,在檢票口的時候,你曾經罵過我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