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惡鬼大將軍帶著生前的執念,硬生生的沖入到了佛光當中,總算是接近了范浪。

硬接這位惡鬼大將軍的,是禪杖的砸擊。

范浪就像是輪舞巨錘,手中禪杖對著惡鬼大將軍當頭砸落,前端的九根金環嘩啦作響。

碰!

惡鬼大將軍的腦袋被砸的四分五裂,如來杖劍貫入他的身體,就像是一塊燒紅的烙鐵,將他的身體焚化。

范浪猛然一拉,將禪杖拉扯回來,身邊的惡鬼大將軍隨之破滅,化為了消散的陰風。

連領軍人物都被滅殺,何況是麾下的兵卒。

片刻之後,范浪將這支惡鬼大軍殲滅,賺了一大筆經驗值,數量倒是可觀!

現在的他,總算是看到了一線升級的曙光,攢夠了下一級五分之一的經驗值。

他接下來不斷滅殺惡鬼,走到哪裡殺到哪裡,孤身一人縱橫鬼域。

普通的惡鬼能給予的經驗值有限,那些鬼王才是大頭。鬼類飄忽不定,時隱時現,不是想找就能找到。

范浪找了一大圈,這才如願以償的找到了鬼王,而且一下子遇到了兩個!

這兩個鬼王懸浮當空,各有各的風采,一個身穿龍甲,手捧著玉璽,有帝王御駕親征的風采。一個身穿長衣,手握著竹劍,劍柄上飄蕩著幾片竹葉,顯得玉樹臨風。

范浪認得這兩個鬼王,眼前為之一亮。

「是林昊跟風流離,這次真是遇上『大魚』了!」

范浪心中驚喜。

數千年前,就是林昊跟風流離兩人的一戰,引發了一場天地浩劫,導致整個大陸災難頻頻!

引發這樣的災難,是一種罪過,但也證明了兩人的驚天實力,在那個遙遠的時代,他們兩個是神浩星上的最強者,實力甚至在梵剎之上。

時隔數千年,這兩位絕代強者,還沉浸在當年的往事中,重複著當年那滅世之戰。

「本王要一統天下,建立前所未有的大帝國,你卻擋在本王面前,要當我的絆腳石。」林昊手捧玉璽,聲音轟隆,威嚴霸氣。

「你的野心導致生靈塗炭,害死那麼多的人,我這個閑雲野鶴都看不下去了,無論如何也要阻止你。你的帝國版圖已經夠龐大,而且你已經達到了玄神境界的極限,眼看著就要突破至更高的『道域境』。到時候你不可能繼續留在神浩星,還是在臨走前多多積德吧!」風流離手握竹劍,出言指責。

「本王要做的事情,沒人能阻攔,就算我到了『道域境』,也一樣要一統神浩星,這是本王長久以來的夙願!」

「你野心勃勃,殘暴不仁,天不誅你,就由我來替天行道!」

兩名鬼王重複著生前的對話,一個是千古一帝,一個是蓋世豪俠。 這兩位絕代強者,在數千年前強強對決,跨越漫長的時間長河,今天再度交鋒。

只可惜物是人非,他們兩個都已經化作鬼王,早已不是活人。

有些糾葛,有些仇恨,會在死後延續下去,至死而不休。

林昊跟風流離兩人之間的情況,與范浪跟梵剎的情況有些相似之處,都是一位強者意欲吞併天下,然後另外一位強者出手阻攔。

不同的是,風流離只是單純的想要阻止林昊,並沒有別的目的。范浪除了要阻止梵剎之外,還要做跟梵剎相同的事情,一樣要去征戰天下,建立不世之功。

數千年前是一位梟雄遇上了一位英雄。

數千年後是兩個梟雄針鋒相對。

胸懷天下,才敢征戰天下。冷酷無情,才能屠戮蒼生。

這就是梟雄!

轟!

轟!

林昊跟風流離兩人雙雙爆發,釋放出衝天鬼氣,冰冷的陰風席捲八方。兩人越說越僵,重現了銘記於史冊的那一戰。

「風流離,粉碎你這塊絆腳石,本王的爭霸之路將會一馬平川!去死吧!」

林昊大喝一聲,催動手中玉璽,施展強大秘術,從玉璽之上飛出一頭頭長龍。

他生前的本領,在死後化作了另外一種形態,本該是活生生的長龍,變成了一身骨架的龍魂,發出幽藍色的咆哮,渾身燃燒鬼火。

風流離揮舞手中竹劍,武道意境影響周圍,形成了一片幽幽慘慘的竹林。他抖動竹劍,漫天竹葉紛飛,招式美麗飄逸,窮極劍法精妙。

兩位鬼王強者當空交戰,殺的驚天動地。

在很遠之外的地方,有兩個國家的軍隊盤踞,各自支持一方,在遠處觀戰,為兩位鬼王搖旗吶喊,聲音震動山河。

范浪做為旁觀者,沒有急著出手,而是耐著性子蟄伏在暗處觀戰。

遇到這兩位鬼王,會觸發一個特殊的事件,對於提升武道感悟很有幫助,很多玄神都會特意來觀看這兩位鬼王的戰鬥,這個機會可遇而不可求。

等觸發了這個事件之後,再動手斬鬼也不遲。

半空中,兩位鬼王激烈廝殺,各種手段層出不窮。他們生前動用的手段是「人道」,現在則變成了鬼道,很多攻擊變得虛無縹緲,好似夢幻泡影。

「風流離,你真是本王一生中最強的對手,能得到你這個對手,倒也不失為人生一大樂事。你的失敗,將會裝點本王的戰績,哈哈哈哈……」

林昊生前狂傲,死後仍是狂傲不減,說話之間,催動手中玉璽,九道龍魂環繞著他急速飛行,形成了一場龍魂風暴,摧毀了風流離的竹林。

漫天竹葉飛舞,風流離的唇角溢出了一絲鮮血。

這場巔峰對決,關乎著天下蒼生的安危,許勝不許敗。

風流離擦擦嘴角上的鮮血,還劍入鞘,身上的氣息平靜下來。

林昊揚揚眉毛,問道:「怎麼,你要認輸?」

「林昊,你可敢給我一刻鐘的時間?一刻鐘后,我們再戰!」風流離凌然道。

「你要休息?」

「不!我不是要休息,而是要用這一刻鐘的時間突破道域境!現在的我殺不死你,唯有突破道域境,才能將你擊殺。剛才的戰鬥,我有所感悟,已經水到渠成。這一刻鐘,你敢不敢給?」

如果以正常的思維,豈會給敵人這種臨時突破的機會,但是林昊並非常人,而是狂傲無邊的梟雄,不是常理能夠揣度。

「我林昊縱橫天下,不怕天,不怕地,不畏神佛,不懼妖魔,給你一刻鐘又有何妨?絕處才能逢生,本王同樣要衝擊道域境,而且要在你之前衝擊成功!你想超越我,就是痴人說夢!我要讓你死的心服口服,到黃泉世界里傳頌我的威名!這一刻鐘,本王賞你了!」

林昊手捧玉璽,說出霸道之言,既是給了敵人一刻鐘的時間,也是給了自己一刻鐘的時間,因為他本人也要突破道域境!

玄神境界需要借天淬體,道域境就不同了,依靠的主要是自己。

兩位鬼王強者盤腿坐在半空,開始參禪悟道,運轉各種功法,嘗試衝擊道域境。

觀看他們兩人蔘悟,能夠從中獲得很大的啟迪,見識到衝擊道域境的奧妙,獲得珍貴的武道感悟。

范浪睜大了眼睛,認真觀看兩位鬼王強者,還釋放出了意念,感受著天地之間的微妙變化。

現在上演的,全都是過去曾經發生過的事情,范浪自然知道最後的結局,後來這兩位強者雙雙突破,全都提升到了道域境!

在玄神以前,武道境界都是以玄字為開頭,後面多加一個後綴,依次排列。

從道域境開始,境界的稱呼有了變化,開始以某某境為名稱。以前修的是凡人的武道,以後修鍊的是神的武道!

隱婚厚愛:江少的神秘丑妻 玄神境界破碎虛空之後,只能進行短距離的宇宙流浪,從一顆星辰到達另一顆星辰之間的距離,對於玄神來說還太遙遠了。

而且宇宙當中各種各樣的風險,不是玄神所能承受的。

只有到了道域境,才能進行長距離的宇宙流浪,並有初步的自保能力。

范浪看著眼前這一場「撕逼」大戲,隨著時間的推移,兩名鬼雄強者以及周圍的天地,都有了巨大的變化。

這兩位的武道影響到了天地,身體周圍出現各種異象,天地就好像被切割開來,由他們各霸一方,有著涇渭分明的分界線。

林昊這邊浮現了一座恢弘的帝王宮殿,亭台樓閣,金碧輝煌,這是屬於他的道域。

風流離這邊則是出現了一片竹林,風吹竹葉,沙沙作響,形成綠色波浪。

兩人的道域各不相同。

所謂的道域,就是用武道創造的一片小天地,有著各種效果,在道域中戰鬥,能大大提升實力。

進行宇宙流浪的時候,也會需要道域,藉此來抵禦高速移動所帶來的衝擊。

凝聚道域,突破瓶頸!

還不到一刻鐘的時間,林昊便將道域凝聚成功,從半空中站了起來,放聲笑道:「風流離,我們再戰!」 兩位鬼雄強者一起參悟,林昊率先成功,凝聚出了屬於自己的道域,化作帝王宮殿,霸道非凡。他此時意氣風發,要跟風流離再戰。

風流離緩緩睜眼,平靜的望向對面的林昊,說道:「林昊,你剛才承諾給我一刻鐘的時間,現在怎麼又反悔了?距離一刻鐘,還有一些距離。」

「本王突破道域境,已經按耐不住要殺你了!」林昊咄咄逼人道。

「如果你要出爾反爾,那就動手吧。如果你是個一言九鼎的人,那就再等等!」

「你……好!這個激將法,本王領了,就再給你一點時間!這是本王賞賜給你的生命,你可要好好珍惜!」

林昊一揮手,在半空中製造一個日冕來計時,給了風流離半刻鐘的時間。

風流離心無旁騖,繼續參悟,彷彿忘卻了周圍的一切。

范浪在暗中觀看,有了許多武道感悟方面的收穫。風流離是個劍道強者,他的一舉一動,對范浪的劍道有著很大的啟迪。

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觀看這場重現歷史的強者之戰,有異曲同工之妙。

微風拂動,竹林沙沙作響,不斷有竹葉飄零落下,划動玄妙的軌跡,好似劍客在出劍。

范浪觀看此景,有所感悟。

【玩家的劍道感悟+1200。】

【玩家的劍道感悟+1300。】

時常有系統提示彈出,這種感悟積累的多了,可以創造出高級別的劍法,還能提升技能招式的威力,非常重要。

半刻鐘的臨界點上。

風流離豁然睜眼,眼中精光四射,洞穿蒼穹,照徹虛空。他周圍的竹林有所變化,有了質的飛躍,隨便一片竹葉,都跟利劍一樣鋒利。

他也創造出了自己的道域!

對面的林昊微微揚眉,霸氣道:「好!你不愧是我的對手,竟然能頂得住這樣的壓力,在這種情況下突破。你我都達到了道域境,比玄神更進一步,這一戰應該會更加盡興,神浩星都未必能承受得住。我已經迫不及待,出手吧!」

林昊高舉玉璽,給人一種帝王主宰天下之感,率土之濱都是他的,所有人都要向他臣服。

「我這一生,從來不在乎所謂的勝負,最喜歡瀟瀟洒灑,輕輕鬆鬆,唯獨這一戰,我——不能輸!」

風流離揮舞竹劍,悍然出招,牽動剛剛成型的道域,漫天竹葉飛舞,形成綠色海洋。

道域不是一蹴而就的,像是這種剛誕生的道域,其實還很不穩定,就好比是剛打好地基的房屋。

在這種情況下,交戰雙方哪顧得上許多,只能強行運轉道域。

這種貿然之舉,給災難埋下了禍根。

「來得好!」林昊催動宮殿道域,迎向了自己畢生最強的宿敵。

轟隆隆!!!

兩人的道域碰撞到了一起,彼此入侵,彼此傾軋,在邊緣處連接到了一起。

到了道域境,戰鬥往往要在兩方面進行抗衡,一來要用道域抗衡,二來自身也要出手進攻,任何一方面佔據優勢,都能左右最後的勝負。

兩位鬼雄強者重現了當年的滅世之戰,因為他們都已經死了,攻擊的性質發生了轉變,威能大不如從前,否則古大陸豈不是又要被毀滅一遍。

范浪一直觀看到現在,覺得自己是時候出手了。

曾經有人消滅過這兩位鬼雄,但是他們的怨念實在太深,被消滅之後,過一段時間又會重新凝聚。

范浪要利用如來杖劍把他們兩個斬殺超度,徹底結束這場至死不休的恩怨。

刷!

一道金光衝天而起,斬在了兩位鬼雄強者之間,打斷了他們的戰鬥。

如果沒人介入,兩位鬼雄就會像演戲一樣,讓往事重演一遍。有人介入的話,情況就不同了。

「是誰這麼大膽?」林昊退後一段距離,厲聲喝問,望向了飛來的范浪。

「你們很早以前就已經死了,現在都成了惡鬼,塵歸塵,土歸土,我來超度你們。要是你們對武道仍有執念,就在來世繼續修鍊吧!」

范浪張開劍印龍翼,一路飛到高空,手中翻轉如來杖劍,使其化為了利劍形態。

「死了……本王死了?」

一語點醒夢中人。

林昊這才意識到了自身的變化,看了看自己的手掌,這隻手沒有任何溫度,看上去略顯透明,環繞著陰森森的鬼氣。

「不對,本王怎麼能死,我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完成,還沒有統一神浩星,還沒有去宇宙闖蕩,我不能死,不能死啊!」林昊爆發出強烈的執念,或者說強烈的怨念,身上的鬼氣變得更加深重,周圍的道域蒙上了一層陰影,變成了一座森羅殿。

另一邊的風流離同樣醒悟到了自己是鬼,所處的竹林陰風大作,席捲著變黑的竹葉。

兩位鬼王強者都選擇了對范浪出手,展開強勢攻擊。

他們的道域並沒有生前那麼強大,卻也非同一般,比大多數玄神的攻擊還要強悍。

范浪面對夾擊,全力催動手中的如來杖劍,這是此戰最大的倚仗。

金光照耀之下,兩個道域都蒙上了一層金光,迅速消融化解,面積飛速減小。

范浪身隨劍走,化作一道閃爍的金光,強行破開道域,衝到了林昊面前,出劍斬了過去。

林昊揮出玉璽硬抗,周身纏繞骸骨龍魂,與范浪的攻擊撞在了一起,引發猛烈碰撞。

這是活人與死人的交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