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想到厲竟越身上的傷,還有藏起來的那張臉后,他們立刻就想明白所有事情了,看黃衛傑的眼神像是在看一坨S。

知人知面不知心!

這種渣滓,就該被人道毀滅!

只可惜,厲竟越並不願意和他們多做糾纏,在黃文東被開除后,他就離開了。而且他身邊的那個漂亮的大小姐還幫他轉學了,動作非常快。

雖然不知道倆人是什麼關係,但能夠跳出黃家這個大坑,已經很不容易了。

只希望他以後能夠過得輕鬆幸福。

黃衛傑說了這麼多,卻發現大家看他的眼神反而更加鄙夷,不由得訕訕住了嘴。

他找校長懇求,希望能讓黃文東繼續在學校上學,但被拒絕了。

他還想說什麼,校長皮笑肉不笑道:「其實你該慶幸厲竟越同學沒想將事情鬧得更大,不然的話,這個時候咱們該在警察局見面了。」

這話讓黃衛傑閉上了嘴巴,狼狽地帶著黃文東離開了學校。

回到家裡,他終於忍不住了,一巴掌甩了過去,「蠢貨!」

黃文東一百八十斤的體型,在身材適中的父親面前,全然沒有半點反抗之力。

他捂著臉,縮著脖子,不敢說話。

想起老師們的眼神,黃衛傑更加生氣了,沖著黃文東拳打腳踢。

打了半天後,他才氣喘吁吁地停了下來,「這幾天你給我安分一點,別再給我惹事!不然我饒不過你!」

黃文東全然沒有在厲竟越面前的囂張和兇狠,只能怯怯點頭。

黃衛傑冷哼一聲,開始整理自己的衣服。

突然,他的手機響了一下,他掏出來一看,頓時白了臉!

——他買的那隻股票跌停了! 看著上面的數據,黃衛傑的心跳都要停擺了。

明明前兩天情況這麼好,怎麼今天就變成這樣了?!

天降豪婿 他投入的幾十萬瞬間被套牢了!

最重要的是,這幾十萬不是他自己的,而是他挪用公款的!

他本來是想著,先用這些錢買了這支看起來前景美好的股票,等錢到手后,再還給公司。這樣一來就萬無一失了。

可現在他的計劃被打亂了!

一時間,他面無血色。

突然,手機又響了。

看著屏幕上閃爍的名字,他的臉刷的一下白了。

最後他還是咬著牙接起了電話,「老、老闆?」

「黃衛傑你這王八蛋給我滾回來!」

那頭傳來老闆的咆哮。

黃衛傑呼吸困難,「老闆你這是……」

「你TM自己做了什麼自己知道,趕緊給我滾回來,不然老子報警了!」

這話讓黃衛傑臉色慘白,完蛋了,老闆知道了!

可是,他怎麼會知道的呢?!

這也太快了吧?!

不行,他不能坐以待斃!

想到這裡,他立刻掏出手機,撥出了一個號碼。

「我要五十萬!」他直接說道。

那頭明顯在嘲笑他的不知所謂。

他咬牙,「只要給我五十萬,要我做什麼都可以!而且,我和他住在一起這麼久,我最了解他的弱點!如果你不願意的話,我就將真相告訴他!大不了同歸於盡!」

那邊明顯被威脅住了,只能咬牙同意了。

掛下電話后,手機里很快收到了轉賬信息。

有了這五十萬后,黃衛傑才鬆了一口氣。

只要能夠補回這些漏洞,事情就有了轉圜的餘地。

看著父親匆忙離去的背影,黃文東的眼神有點麻木,又有點懼怕。

門砰地關上了,他忍不住抖了抖。

好半天後,他才慢慢坐了下來。

想起今天發生的一切,他氣得咬牙切齒。

從小在黃衛傑的高壓下成長,黃文東已經失去了反抗的勇氣,哪怕他長得更壯碩。

就跟從小被綁在樹樁上的小象一樣,哪怕長大了,也會覺得那顆樹樁難以掙脫。

但是,和黃衛傑如出一轍的暴戾性格讓他忍不住對外發泄自己心中的暴虐,厲竟越就是被發泄的對象。

所以黃文東沒想到,厲竟越會突然反抗自己!而且還造成了這麼嚴重的後果!

雖然他也不想讀書,但是,被開除又是另一碼事!

想到今天吃的癟,黃文東恨得臉都扭曲了。

在他心中惡毒怨恨的時候,他的手機響了。

「黃文東。」

聽到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黃文東差點沒跳起來,「厲竟越!是你?!你TM敢打電話過來?!」

電話那頭的聲音雲淡風輕的,卻說著最讓人抓狂的話,「為什麼不敢?像你這種沒有卵蛋的孬種,有什麼可怕的?」

「厲竟越!」黃文東氣得眼睛都紅了,「你他.媽在說誰呢!?」

「我說的就是你啊。你不止欺軟怕硬,而且還蠢到聽不懂人話,真是可悲。」厲竟越的聲音輕飄飄的。

「厲竟越!」黃文東氣得胸口急劇起伏,臉都漲紅了。

「難道不是嗎?黃衛傑明明比你矮小比你弱,卻還是把你當狗一樣打罵……真是好玩。」 被厲竟越的話氣得呼吸困難,黃文東突然冷笑一聲,「你說的這麼好聽,你不也被他虐待嗎?那你敢反抗嗎?」

厲竟越在黃家住了五年,除了前三年,後面兩年經常被打罵。

黃衛傑在外人面前表現得特別溫和紳士,但真實性格極其暴虐。他也是從小被打家暴慣了的孩子,長大后,卻成為了自己最討厭的人。

當初厲竟越的母親還活著的時候,黃衛傑倒沒太過分,最多甩一巴掌。

厲竟越的母親去世后,他就變本加厲了,各種手段層出不窮。

黃衛傑怕厲竟越變強壯後會反抗,所以提供的伙食非常寒酸。而且他在外人面前很會裝模作樣,能說會道,對厲竟越也噓寒問暖的,絕對不讓別人看出裡頭的問題。

與此同時,被打的黃文東在學校欺負厲竟越出氣。

兩頭被欺負,加上求助無門,厲竟越的性格越來越孤僻,更是將自己藏得緊緊的。

和厲竟越相處這麼多年,黃文東知道他的遭遇。現在被嘲諷,他也忍不住冷笑。

五十步有資格笑一百步嗎?

但這扎心的話對厲竟越造成不了傷害,反而讓他笑了,笑聲裡帶著虛無縹緲的陰冷,「不管之前如何,我現在不是已經離開了嗎?但你還得被他繼續打罵呢。哦對,你現在還被開除了,不知道有沒有學校願意收你?我覺得,你之後可能都要在家裡待著了。我很期待哪天收到你被他打死的好消息哦。」

這話讓黃文東脊背的汗毛都豎了起來,呼吸也更加急促了。

「你……」

沒等他繼續說話,那頭就掛了電話。

他想要重新打回去,卻發現號碼不見了!

這讓他心頭髮冷,這特么不是什麼靈異事件吧?!

黃文東心神不寧地在房間里轉圈。厲竟越的話還是對他造成了非常大的影響。

以黃衛傑的性格,厲竟越說的事情是非常有可能發生的!

黃文東打轉了好一會,手機突然震了一下,嚇了他一跳。

他抓起手機,剛好看到瀏覽器彈出來的標題——「兒子為一千塊毆打老父親,這是道德的淪喪還是人性的缺失!」

這個關鍵詞讓黃文東心頭一跳,不由自主點進了鏈接。

新聞里的兒子動輒對父親拳腳相加,因為面子問題,父親沒有對外報警。到了近日,事態嚴重了,事情才暴露了。

下面還有一張打了馬賽克的照片。

黃文東的呼吸都急促了,因為這對父子的體型和他們父子倆非常相近!除此之外,兩方很多情況都很類似!

這個新聞也給他提供了全新的思路!

他怎麼就忘了呢? 惹火天價妻 黃衛傑和別人不同,他可是極好面子的人,就算遭遇了這些事情,也絕對不會說出去!——就跟以前不會求助的他一樣!

等黃衛傑醉醺醺地從外頭回來,罵罵咧咧地要動手的時候,黃文東抄起了角落實木的椅子,狠狠地砸在了父親的背上!

幾分鐘后,看著憤怒的黃衛傑倒在地上,只能罵罵咧咧,再也無力反抗,黃文東笑容急促又痛快——他好像找到解決辦法了! 有了那五十萬后,事情就好解決了。

雖然老闆十分生氣黃衛傑挪用公款,但是,黃衛傑把錢補上了,加上還握著老闆的一些不能說的秘密,最後自己還主動辭職,連當月的工資都不要了……最後,事情總算過去了。

雖然事情解決了,但黃衛傑損失了五十萬!

這五十萬本該是他自己的!現在卻只能用來填補漏洞。

這不,損失了一大筆的黃衛傑非常生氣,跑去借酒消愁。喝得醉醺醺后,回到家裡又想跟以往一樣打兒子出氣。

但他沒想到,這一次他踢到鐵板了!

原本在他面前任打任罵的兒子突然反抗了!

到了這個時候,黃衛傑才發現,他以為可以掌握在手心的兒子,已經長得比他高大壯了,而且力氣還比他大!

當黃衛傑躺在地上的時候,還滿心茫然。

——到底哪裡出錯了?

才兩天時間,怯懦陰沉的厲竟越突然掙脫了他的掌控,親兒子也突然爆發?!

等黃衛傑醒來后,看著面前的兒子,頓時勃然大怒!

「你這畜生!」

他咆哮著想要衝上去打黃文東,卻被躲過了。同時,黃文東還衝他猙獰一笑,然後捏起拳頭狠狠地砸向了他的肚子!

「啊!」

黃衛傑慘叫一聲,差點沒暈過去。

這一刻,他終於體會到了厲竟越和黃文東以前的感受了。

但是,已經遲了!

接下來的日子,黃衛傑感受到了什麼叫地獄般的生活!

黃文東也沒綁著他,但也沒讓他好過。

每天醒來,還沒洗臉呢,就被黃文東打一頓。

中午飯前,又被打一頓。

晚上睡覺前,又打一頓。

黃文東好像要找回以前的仇,一天照三頓打他,技巧越來越純熟。

黃衛傑反抗,卻被打得更慘!

最可怕的是,黃文東還學會了他的招數,經常在外人面前裝可憐,回來后,又對他進行全方位的打擊!

這裡不得不提到黃衛傑以前做的事情。

以前黃衛傑為了不讓別人發現自己家暴,家裡的隔音做得特別好。之後,他又經常在外人面前說兩個兒子太難教育了,大兒子性格暴躁,小兒子性格陰沉有自殘傾向,他這個當父親的,只能多多包容。

他當時絕對想不到,這些話在今天化作利刃,狠狠地扎進了他的身體!

小區里誰都知道,他的兩個兒子性格不好,但因為有他的教育,他們是不會主動攻擊別人。

到了現在,黃衛傑就算出去說被兒子打,也沒幾個人會相信!

畢竟誰會相信,之前一直友善乖巧的兒子會突然對老父親動手呢?而且,他當初為了在別人面前樹立起自己的威嚴,把自己說的非常牛逼,現在要是訴苦的話,豈不是人設全崩了?

而且,他也怕自己以前的事情被暴露出來,形象盡毀。

所以,他只能忍了,忍受著兒子每天的毆打,偶爾反抗,然後被打得更厲害。

倆人都是無業人員,有很多時間互相折磨。

這些消息傳到厲竟越的耳里時,他露出一絲嘲諷又涼薄的笑容。

放心吧,這不過是剛開始而已!

「小越,過來擦藥了。」

明千煙的聲音響起,厲竟越立刻收起了之前的笑容,再次恢復乖巧無辜。 明千煙拿著一個罐子進來,裡頭裝著她自製的祛疤膏。

之前看到厲竟越身上的傷痕,她十分心疼。 太古神獄 這麼漂亮的一張臉,身體也該是沒有瑕疵的啊!

如果只是一點點不小心留下來的疤痕,那也就算了。可他身上的疤痕太多了!

重生之霸妻歸來 明千煙實在是忍不住了,便決定自製藥膏。

怎麼說她以前也是藥師,在這方面還是很有信心的。

只是她沒想到,回來后第一次製作的是祛疤膏。不過她有信心,市面上賣的祛疤膏,絕對沒有她自己做的效果好!

雖然家裡沒有材料,但她是誰?一聲令下,幾個小時后所有材料都到齊了,而且還在家裡收拾出了一個小型的實驗室。

「來,衣服脫了。」明千煙一邊擰開罐子,一邊說道。

過了一會,沒見厲竟越有動靜,她不由得疑惑抬頭。

等看到他微紅的臉后,頓時笑了,「這有什麼好害羞的?又不是做什麼壞事。」

她催促,「趕緊的,擦完后我還得回去學習呢!」

她可是個好學生呢!——雖然現在還是個學渣,但阻擋不了她愛學習的一顆心!

厲竟越猶豫了一下,還是脫掉了上衣。

少年的身軀線條流暢,皮膚如白瓷一般漂亮,上面的幾個疤痕非常突兀。

明千煙看著他單薄的身軀,不由得搖頭,「你得多吃點東西!太瘦了!」

這麼瘦,身體也不好。

看著明千煙毫無雜質的眼神,厲竟越嘴角微微動了一下。

「這可是我自己製作的祛疤膏,效果絕對好到爆!」明千煙用手指挑起一點藥膏,一邊說道。

「你自己製作的?」厲竟越驚訝地看著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