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想到這裏,本來滿肚子不高興的蕭語雪臉上終於浮現了笑容。

“好了,我們趕快回行走家族吧,出去了幾個月,大家要擔心了!”葉若羽笑道。

此時行走家族中可以說是熱鬧非凡,因爲琴女回來了,一個個的都“嫂子”、“師孃”的叫個不停,那股勁,別提多高興了,葉若羽看着他們的樣子一陣鬱悶,這比自己還激動啊?

葉若羽的母親盛傾城此次也顯得格外的熱情,拉着琴女不停的四處轉悠,一邊給她介紹行走家族的情況,一邊說着最近鬼莽地境發生的趣事。

葉若羽離開的幾個月,行走家族又招收了不少弟子,這些弟子修爲都不是太高,而且從來沒聽說過琴女的存在,現在一個個的都被琴女的美貌吸引,美女嘛,即使沒有特別的想法,也會忍不住都看幾眼。

這種情形讓葉若羽更加鬱悶,他們都沒有過來拜見老大,就全部被琴女吸引了,自己這個老大的面子還不如琴女呢!

一邊的蕭語雪看着葉若羽鬱悶的樣子,笑了笑走到他身邊調笑道“鬱悶了吧?這就是美女的魅力,誰叫你長的那麼醜的!”

她這話成功的贏得了葉若羽狠狠的一瞪眼,然後就被葉若羽拉到一邊喝酒去了。

一整天,衆人瘋了整整一整天,葉若羽這四年來也沒有今天這樣歡快,看着衆人高興的樣子,最後他也忍不住了,放下老大的架子,加入了打鬧的行列中。

晚上,瘋鬧終於停歇,整個家族左右的高層都在大廳中,當然,葉若羽、琴女、蕭語雪也在。

琴女跟葉若羽的關係大家都明白,她不管到哪都是會受到兄弟們尊敬的,而蕭語雪,這麼長時間來,大家都已經將她當作了行走家族、行走山寨的二把手,不僅僅是她跟葉若羽的關係,還有她的處事能力,她現在在山寨跟家族中的地位,已經超過了龐湛。

“大家都瘋了一整天,現在改做正事了吧!老二,說說家族中的情況!”葉若羽笑着對龐湛問道。

對於家族中的情況,龐湛老早就想向葉若羽彙報的,不過在白天那種輕鬆的氛圍下說這樣嚴肅的問題有點不應該,所以就等到葉若羽來問他了。

根據龐湛的介紹,家族中現在共有首腦人物三十五名,大部分都是新近人士,這是葉若羽要求的,家族勢力他想在一定程度上脫離山寨勢力,而這種脫離只是表面的,畢竟家族的發展跟山寨的發展存在很大的不同。

家族的生意現在也是蒸蒸日上,在藥材方面一直處於壟斷地位,賭場、鬥場兩方面的成長也非常迅速,這其中發展最好的要數情報販賣了,主要原因就是近段時間五大家族中的高手急劇增多,這引起了不少家族勢力的擔憂,他們都非常渴望得到更進一步的情報。

當然還有一些其他的小生意也發展的不錯,比喻首飾、衣物什麼的,只是他們跟前面說的幾樣相比,還存在非常大的差距,一個新起來的家族想要在一個新的商業領域獨佔鰲頭那是很不容易的,葉若羽依靠的也就是高手方面的優勢。

最後就是高手的增長了,這段時間高手的增長也非常迅猛,藍色等級的高手已經增長到了兩千多位,而且還有數千位已經達到青色等級的高手正等着葉若羽的丹藥,整個鬼莽地境中人,這段時間似乎都受到了五大家族的打擊,修煉異常刻苦,導致高手急劇增多。

鳳凰已經到了紫色越中級的頂峯,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要突破,她現在主要領導涅槃情報組織,姬千瀧也達到了紫色初級,這段時間她一直在黑暗深淵中訓練,整個人看起來都成長了不少,鳳凰也將舞姬天下殺手組織交給她管理了。

而以前那些山寨的首領大部分都達到了藍色越初級以上,藍顏更是在短短時間達到了藍色中級境界,將身邊的陸恆子都比了下去,只要她在得到一顆七品孕馨丹,她的實力在整個鬼莽地境中來說,都是比較靠前的。

至於葉若羽的那些弟子,像黑熊、張志宏幾人已經達到了藍色高級境界,最差的王虎三兄弟也達到了藍色初級境界,當然,他們幾個還沒有得到葉若羽的孕馨丹。

其中進步最快的是蘇婉盈,她果然是修煉的天才,短短的幾個月,她的實力大幅度增長,現在已經達到了紫色初級,這讓龐湛等人一陣暗歎。

葉若羽將這些仔細的記錄下來,接着他發現,現在自己還需要煉製六品孕馨丹五千多顆,七品孕馨丹一千多顆,這讓他大喊吃不消,這可是幾個月的數量,雖然在古佛界中他呆了幾個月時間,但那段時間,他都在陪琴女,一顆丹藥都沒有煉製。

終於,葉若羽還是明白了一句話,紅顏禍水啊,不過即使是禍水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願意往下跳,至少葉若羽願意。

搖了搖頭,一陣感嘆自己命苦之後,葉若羽繼續問道:“最近五大家族的高手產增加量怎樣?”

“五大家族高手增加量比我們少不了多少,不過據涅槃彙報,這些高手大多數都是依靠一種我們沒有見過的祕法強行提升修爲,像其中藍色初級高手的真正實力還不如我們在黑暗深淵中訓練了幾個月的青色高級高手的實力!”龐湛想了一會答道。

葉若羽點了點頭,這是他能夠預想到的,境界在高,沒有任何實戰經驗,依舊只是花瓶,在黑暗深淵中訓練過後的高手,他們都是一次次經歷生死考驗,然後活下來的真正高手,他們的實戰經驗完全可以彌補修爲上的不足。

其實前往黑暗深淵中修煉,葉若羽跟精靈一族的族長有過合約——不準精靈一族放水!

所以每次進入黑暗深淵都會有一批高手死去,他們無法在惡劣的環境下生存,註定是要被淘汰的,這並不是葉若羽心狠,強者生存本來就是鬼莽地境中的生存法則。

“其餘的家族勢力呢?”葉若羽想了一會問道。

龐湛聽到這個問題笑了笑說道:“其餘的家族勢力現在比較恐慌,爭先恐後的在我們之力買取關於五大家族的情報,五大家族給他們的壓力太大了!”

葉若羽點了點頭,臉上邪邪的笑容也浮現出來,“我們的人有沒有打進五大家族內部的?”葉若羽問道,對於這一點,其實葉若羽能夠知道答案,在家族勢力跟山寨勢力的競爭中,肯定有影藏的暗線。

果然,龐湛認真的點了點頭,嚴肅的說道:“總共有二十多位,不過他們地位都不高,而且現在的處境也越來越危險,五大家族似乎是發現了什麼,這段時間在不停的捕捉這些暗線,我們的人已經犧牲了三位,其餘家族的暗線犧牲得更多!”

葉若羽點了點頭,認真的想了一會道:“在增加一些情報人員進入!”

頓了頓,葉若羽繼續道:“這些事情就說道這裏吧,老二、千瀧、瑾兒、婉盈你們到我房間來一下!”

葉若羽的房間中,琴女、蕭語雪、龐湛、姬千瀧、蘇婉盈、鳳凰正在葉若羽的房間中隨意聊天,葉若羽正在一旁佈置着禁制,接下來要說的事情纔是真正的機密,家族中新近的新人首領不少,難免會存在別的家族暗線,這些葉若羽不得不防。

“好了!”葉若羽呼一口氣,他現在佈置的這個禁制是跟萬劫宗中大長老學的,完全屬於佛宗中的東西,其實葉若羽在佛宗中不是完全顧着玩,他知道魔界的是對頭是佛宗,他們的修煉方法似乎是相互剋制的。

所以,葉若羽在大長老那裏學到了佛宗的不少攻擊手法,這些攻擊手法都非常不錯,不僅對修煉方式沒有太大的限制,而且威力還隨着境界的提高一步步的增強,這些也是萬劫宗的絕對寶物,要不是圓寂大師當初的叮囑,就算是大長老也有點捨不得。

其實葉若羽對大長老還真有很大好感的,他在葉若羽的心中才是真正的佛,那些功法都是萬劫宗的鎮宗之寶,他如果不願意拿出來,葉若羽也不能勉強,但他不僅沒有怨言,還讓葉若羽隨意瀏覽,而且准許葉若羽傳給自己的弟子,這份胸襟葉若羽自問達不到。

“現在說說正事,我明天就開始閉關,先將孕馨丹煉到足夠的數目,你們幾個要爲攻擊五大家族做好準備!”葉若羽對着龐湛等人說道。 頓了頓,葉若羽繼續道:“首先要做的就是將潛伏在五大家族中屬於我們的人馬撤回來,現在他們在裏邊的作用已經不大了,接着你們用最快速度傳出消息,說我們在五大家族中的臥底傳來消息,五大家族已經強大到無法抵禦的地步!”

蕭語雪聽了葉若羽的話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這是典型的借刀殺人,不管在什麼地方,只要有一處勢力強大得可怕,那麼其餘的勢力很可能就會聯手製約。

“可別的勢力不是傻子,他們幹嘛相信我們?”龐湛也明白葉若羽的意思,不過他還是有些擔心,除了行走家族之外,在懸浮大陸的哪一個家族不是成立了成千上萬年?他們的首領都是一些成了精的人物,不會輕易被別人利用的。

葉若羽笑了笑道:“我們不是還有涅槃嘛,到時候消息傳播出去,肯定會有很多人去涅槃中買情報,想看看這是不是真的,到時候涅槃隨便透漏一點點就可以了,這樣不僅僅能起到證實作用,還可以賺一筆呢!對了,價格不要太低!”葉若羽笑道。

“嗯,還有一點,現在千萬不要放出去我們準備攻打五大家族的消息,不然肯定有不少家族在一邊看戲,他們巴不得我們兩敗俱傷呢!”葉若羽想了想說道。

“可對付五大家族僅僅依靠行走家族跟行走山寨的實力還有些勉強,我們要將這些家族勢力拉到我們這邊才行!”蕭語雪說出了心裏的想法。

葉若羽點了點頭,蕭語雪說的正是他做這些的目的,“咱們先讓懸浮大陸亂一亂,接下來的事情纔是最重要的,首先我要閉關煉製丹藥,出關之後,我每個人都會分配神器,然後聯合董老大等等的一些山寨勢力,那些原本準備看戲的家族勢力,看到我們家族跟山寨的聯軍勢力超過五大家族的時候,自然會有一些牆頭草站在我們這邊!”

頓了頓,葉若羽繼續道:“我閉關的這段時間,瑾兒、美女師姐你們帶着紫尾白貂馬上出發前去幽靈草海中,爭取說服更多的山寨勢力,讓他們提供高手幫忙,當然,好處是會給他們一些的人,比喻孕馨丹或者神器!這期間一定要注意安全,你們千萬不要分開!”

蕭語雪跟鳳凰笑了笑表示明白,以他們兩人達到紫色高級的實力,在鬼莽地境中根本沒人能夠傷到她們,就算是藏身於五大家族的那位魔界高手出馬,她們也能在紫尾白貂變態的防禦下保住性命。

“接下來,我們將賭場、鬥場、行走藥行的人員全部換成藍色等級以上的高手,隨時準備出手!”葉若羽想了一會道,他這樣做還有一點原因,那就是儘可能的保護底層人員的安全,他們纔是山寨跟家族發展的根本。

龐湛等人聽了葉若羽的話連忙下去安排了,蕭語雪、蘇婉盈、瑾兒幾人都各自去忙自己的事情了,他們離開之前,葉若羽每人給了一件高級防禦神器,他們幾個都是葉若羽最親近的人,他不想在這次行動中,他們會受到傷害。

現在葉若羽的房間中,又只剩下琴女了,屬於他們兩人的世界,一般只會出現在晚上。

“終於要結束了!”葉若羽看着窗外的星空,嘆了口氣說道。

琴女笑了笑,走到他身邊,從身後抱着葉若羽,溫柔的說道:“是要結束了,這一路走來經歷了太多的事情,總感覺我們不是爲自己而活的!”

葉若羽點了點頭,摸了摸琴女的臉笑道:“開始是爲了逃避追殺,然後是爲了避免跟五大家族的爭鬥,接着是爲了解除你的封印,然後是幫忙化解佛界中兩大勢力的矛盾,最後就是爲了鬼莽地境的和平,這些都不是我們自願的,這幾年果然還是白活了!”

“也不是,至少你一直都明白自己活下去的意義,而我也找到了自己存在的目的!”琴女溫柔的說道。

“什麼目的?”葉若羽好奇的問道,他從來沒想過這件事,也沒想過琴女會想。

“陪你歸隱唄,當初可是有約定的,這次事情結束之後,咱們就遠離一切紛擾,我不喜歡這個爾虞我詐的世界!”琴女看着葉若羽,堅定的說道。

葉若羽點了點頭,臉上邪笑的說道:“可是我喜歡爾虞我詐,你不覺得這樣的生活很精彩嗎?再說滅掉了五大家族之後,我就是鬼莽地境的第一人,這樣的榮耀我可要好好的享受一番!”

琴女聽了葉若羽的話,很認真的想了一會,接着說道:“經過無數次的努力才達到這個地步,是應該享受一番,不然太對不起陪我們一起打天下的兄弟了!”

說完之後,琴女跟葉若羽對視一眼,兩人都咯咯的笑了起來。

“對了若羽,你說這件事情結束之後,美女族長,還有你那個小妾姬千瀧怎麼辦?”琴女突然想到了這個問題,開口問道。

葉若羽之前也想過,說實話,這倒真將他給難住了,美女族長,自己對她似乎開始有一種特殊的感情,跟對琴女的感覺很相似,只是沒有對琴女的濃烈,葉若羽知道這是愛情,果然,感情是可以培養的,這句話一點都沒錯。

不過對於姬千瀧,葉若羽感覺自己跟她似乎處於兩個世界,她或許喜歡着自己,可自己對她一點點感覺都沒有,這就有點麻煩了。

反正跟琴女歸隱是肯定的,自己也想帶着美女師姐,不過這一點是要徵求她的意見,讓她自己決定好一點,至於姬千瀧,自己對她沒有感覺,可她不管怎樣說都是自己明媒正娶的小妾,如果歸隱了,把她留在這裏,沒有任何親人,總有點說不過去。

琴女看着葉若羽的表情,知道他爲難了,笑了笑之後溫柔道:“既然還沒有答案,那就繼續等吧,說不定明白你就知道答案了!”

“爲什麼是明天?”葉若羽不解的問。

“因爲明天是新的一天!”琴女笑了笑答道。

很弱智的回答,不過卻包涵着對世間的一切希望,明天,是新的一天,是一個結束,也是一個開始!

第二天,葉若羽很早就醒來了,此時琴女正睡在他的胸膛上,臉上有着淡淡的微笑,修長的手指扶着葉若羽的脖頸,長長的秀髮散落在身後,在牀上形成了一個黑色的瀑布。

葉若羽看着身邊的琴女笑了笑,這份平靜就是自己的希望,每天的打打殺殺,讓自己感到厭倦。

也許是葉若羽心情的起伏,讓他的呼吸加速,也可能是不小心動了一下,靠在他身上的琴女被他驚醒。

“把你弄醒了,還睡會吧!”葉若羽看着睡眼朦朧的琴女,笑了笑說道。

琴女懶散的“唔”了一聲,像一隻撒嬌的小貓,看着她的樣子,葉若羽腦海中再次浮現出以前的一個觀點,她是妖精,真正的妖精,葉若羽無法抗住的妖精。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傳來,將剛剛再次睡着的琴女驚醒。

“若羽,出來,有人找你!”門外蕭語雪的聲音傳來,從她的語氣中透露出絲絲的欣喜,這讓葉若羽一陣奇怪,自己的美女師姐可是很冷靜的,而且她從來沒有在自己睡覺的時間吵醒自己,這次怎麼反常了?

“你再睡會,我出去看看!”葉若羽對着已經睜眼的琴女說道。

琴女搖了搖頭,打了個哈欠,接着從葉若羽身上爬了起來,像是沒有睡醒的說道:“算了,還是一起出去看看吧,能讓族長大人如此高興的事情可是很少出現呢!”

葉若羽盯着琴女看了片刻,笑了笑。

琴女也發現了葉若羽在看自己,摸了摸自己的臉疑惑的問道:“有什麼不對勁嗎?”

葉若羽搖了搖頭,道:“沒有,我突然感覺你睡眼惺忪的樣子也很吸引人!特別是身後有些散亂的頭髮!”

琴女自嘲的笑了笑道:“只能吸引到你,好了好了,別貧嘴,出去看看吧!”說着他便將葉若羽向牀下推去。

打開房門,葉若羽跟琴女走了出來,葉若羽只是一件淡青色的長衫披在身上,琴女也沒有梳妝,連身後的秀髮都是隨意的披着。

此時蕭語雪正站在房門外,看着葉若羽跟琴女出來,話都沒說,直接將他們兩人拉着向大廳衝去。

大廳中,龐湛、鳳凰幾人已經在那裏等候,在他們身邊,還有一個葉若羽從來沒見過的威武男子,男子身上有一種葉若羽熟悉的氣息,不過葉若羽確定自己絕對沒見過這人,而且這股熟悉的氣息,葉若羽也記不起在哪裏遇到過,可能是時間太長。

葉若羽將男子打量了一番,對着蕭語雪說道:“美女師姐,我們琴女還沒有洗漱就被你拉來了,就是爲了看他?”

葉若羽這話說出來,衆人才注意道,葉若羽連衣服都沒穿好,而一邊的琴女來頭髮都沒來得及梳理。 在一陣嬉笑中,葉若羽終於將自己打理整齊,琴女睡眼惺忪的樣子也減少了不少。

“若羽,知道眼前的人是誰嗎?”蕭語雪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容,連忙問葉若羽道。

聽蕭語雪的口氣,自己應該認識這男子纔對,可就是想不起來在哪裏見過,再次圍着男子走了一圈之後,葉若羽抓了抓腦後雜亂的頭髮,若有所思的說道:“氣息感覺很熟悉,我們應該見過面,不過他的面孔很陌生!”

那威武的男子聽了葉若羽的話裂開嘴巴“嘿嘿”的笑了兩聲,接着他身形一動,頓時一條長達數百尺的黑色巨龍出現在葉若羽面前。

巨龍在內廳中不停的盤旋,身上黑得發亮的鱗片上有點點藍色的光芒閃現,一雙幽藍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葉若羽,一股說不出味道的氣勢鋪天蓋地的向葉若羽傳來。

就在巨龍展示本體的瞬間,被葉若羽收入體內的魔幻音琴上突然又大量的紫色氣體飄出,將葉若羽等人完全包裹,這是用來抵禦毒物的氣體。

葉若羽看了看眼前的巨龍,又看了看衆人身上紫色的氣體,有些不相信的對着巨龍道:“你是幾年前在冰天雪地中,我們遇到的那條幽冥魔龍?”

聽到葉若羽認出了自己,幽冥魔龍似乎很高興,對天一聲龍吟之後,龐大的龍身消失不見,接着威嚴的男子出現在葉若羽面前,“我就是之前的那條幽冥魔龍,這次過來之感謝你的不殺之恩!”

葉若羽此時還是感覺腦袋有點不夠用,沒想到幾年前跟自己打了一架的幽冥魔龍,現在找上門來感謝自己的不殺之恩,這倒是爲所未聞。

“怪不得,你這魁梧的身材,只有龍族纔會幻化出來,我早就該想到了,對了,你在哪裏得到的離合丹?”葉若羽看着幽冥魔龍一陣驚歎的問道。

而葉若羽的話剛剛說完,幽冥魔龍便露出了迷茫的神色,片刻之後,他疑惑的問道:“離合丹?這是什麼?”

這話一說出來,在場所有的人都大跌眼鏡,怎麼從剛剛到現在,這傢伙給衆人的感覺就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呢?

“額,沒有離合丹你是怎樣幻化成人形的?”葉若羽無奈的問道。

此時幽冥魔龍才明白,原來這離合丹是幫忙靈獸幻化人形,怪不得他剛剛會那樣問自己,“額,那個…我們龍族不需要藉助丹藥化成人形,只要修爲足夠便可以了!”

“修爲足夠?那是具體是什麼修爲?”蕭語雪此時好奇的問道。

葉若羽白了蕭語雪一眼,低聲道:“當初我們遇見他的時候,他就相當於藍色高級境界,現在你都到了紫色等級的頂峯,你說按照龍族的天賦,他除了是淨魂境界還能是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