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想到這裡。

兩姐妹的呼吸都微微急促起來。

「額……你們兩個怎麼了?」

楊浩忐忑的開口問道。

「咳咳。」

竹曼青清清嗓子,挺直了腰正色道:「是這樣的,經過我們白虎堂高層的商議,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決定要通知你。」

「那就是,楊浩,你正式成為我白虎堂的副堂主!」

女主只想在線當顏粉 竹曼青開口道:「從這一刻起,你也是我們白虎堂的高層了!」

「副堂主?」

楊浩眨眨眼睛,認真問道:「請問……咱們白虎堂,有哪些高層啊?」

「這還不知道?一眼就明白了呀。」

竹青青呆萌開口道:「姐姐是堂主,我是副堂主,現在,你也是副堂主啦,和我一個級別。」

噶!

「好……吧。」

楊浩嘴角一抽,敢情自己身為副堂主,還是光棍司令一個啊。

「楊浩。」

竹曼青突然開口,期待的盯著他的眼睛:「楊浩,你既然是地獄喪鐘的徒弟,那……那你,有沒有他的聯繫方式啊?」

「額……這個真沒有。」

楊浩無奈的攤開雙手:「一直都是他單線和我聯繫的,他那麼神秘,我怎麼可能有聯繫方式。」

「好吧。」

竹曼青嘆了一口氣,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

那可是地獄喪鐘啊,黑榜上的殺手之王,黑市裡面至今的懸賞榜,還掛著他的天價懸賞,這麼一個傳奇級別的大神,又怎麼會輕易將自己的聯繫方式告訴別人了?

甚至她還覺得,身為殺手之王,就理應這般神龍見首不見尾!

不知覺的。

竹曼青兩姐妹,又開始自行腦補起來。

「哇,姐姐,這錢是地獄喪鐘打過來,那我們是不是可以買好多好吃的啦!」

竹青青漂亮的大眼睛,滿是興奮。

「終於可以不用吃泡麵了,歐耶!我要吃鮑魚,要吃帝王蟹還有紅燒牛肉……」

說著說著。

重生之閻歡 咕嚕。

又是一道奇怪的聲音,從她的小肚子傳了出來。

楊浩直接就無語了,這妮子一說到吃的,簡直就跟打了雞血一樣激動!

「青青,今晚上姐姐就帶你去吃!」

竹曼青美眸里,洋溢著笑容。

她思索片刻后,又接著說道。

「我們白虎堂能有這般機遇,就一定要大力發展起來。」

「這樣,這些錢我存在白虎堂的賬戶,我來運營黑榜上的排名,楊浩,你來負責招收新成員,需要資金的話有權利直接調用金庫。」

竹曼青眼眸中,精光閃爍。

楊浩詫異的看了一眼這女人,有些驚訝。

他可是剛剛加入白虎堂沒多久了,可就算是這樣,竟然還是給了他這麼大的權利!

隨意調用金庫,還把招收新成員這樣重要的職權,交給自己,不可謂不對他重視。

「嘖嘖,這五千萬,花的不冤枉啊!」

楊浩內心感嘆道。

「對了楊浩,你師父雖然出名,可都是一些凶名,他的仇家也是不少!」

竹曼青慎重的說道:「所以短時間內,先不要把你師父這關係傳達出去,我怕會有人對你不利。」

「恩,我知道了。」

我只想做藥師啊 楊浩讚賞的看了一眼這個女人。

他廢了這麼大的勁,才融入這個白虎堂內,就是為了不讓其他人發現!

畢竟。

他這些年,在國外得罪的仇家,數都數不清啊,現在的白虎堂還很弱小,經不起什麼大風浪!

三人又詳細制定了一些計劃,楊浩這才告辭離開。

「楊浩,我們現在有錢了,晚上可以去吃大餐,你不去嗎?」

竹青青皺著可愛的小眉頭說道。

「呵呵,不用了,我呆會還有事呢。」

楊浩找了個借口,隨後就轉身離開了。

老屋內。

竹曼青和竹青青相視一眼,都看到對方眼眸內的激動。

「爺爺,我和妹妹,一定會將白虎堂壯大的,到時候,我們就有實力去解救你了!」

竹曼青內心堅定的想道。

……

楊浩出了老屋,剛剛坐進駕駛室內。

嗡嗡嗡。

一道急促的電話響了起來。

恩?

這是關堂的電話?

「喂,關堂,我是……」

楊浩笑著接通了電話,可是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急匆匆的打斷了。

「老大!出事了,熊子和峰少被打了!」

關堂焦急的說道。

聽得出來,他現在似乎也是受了傷,說話間氣喘吁吁的!

「怎麼回事?你現在在哪!」

楊浩眉頭一皺,語氣不自覺的也是冷了下來。

「老大,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啊,今天中午,我們本來還在休息,可是宿舍里,突然就湧進來幾個陌生人,指名點姓的說要教訓你!」

「我們氣不過,頂了幾句,然後就衝進來幾十個人,將我們的宿舍給砸了!」

關堂的聲音非常的氣氛。

「老大,熊子和峰少為了掩護我出來,已經被他們的人給綁走了!那個為首的人,叫囂要你親自去體育館賠罪,他說他叫王剛!」

王剛?

竟然是那頭蠢豬?

轟!

楊浩的內心,陡然湧上來一股暴戾。

「關堂,你現在去校門口等我,我馬上就到!」

冷哼一聲。

楊浩直接轟動油門,越野車咆哮著飆射出去。 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在楊浩極速行駛下,縮短到了半個小時。

嗡嗡嗡!

嗡嗡嗡!

軍用越野車的發動機,異常兇猛,隔著老遠都能聽到那咆哮的嘶吼。

吱嘎!

一個急剎車,在地面上留下四條黑色的划痕。

楊浩已經停在了江南大學的校門口,而關堂,則是鼻青臉腫的站在樹蔭下。

「老大!」

關堂驚喜的叫道,剛準備說什麼,卻是被楊浩打斷。

「先上車。」

楊浩陰沉的說道,語氣中蘊含著暴戾。

待到關堂上了車,楊浩這才了解了全部的事情,他的內心已然暴怒。

那個王剛真的是無法無天,仗著自己背後的勢力,竟然直接衝進了學生宿舍鬧事,還慫恿了體育部幾十個體育生一同前來!

熊子他們雖然兇悍,可也架不住人多啊,直接就被揍趴下了!

「關堂,我記得宿舍樓下不是有保安亭嗎?那些人來的時候,保安不管?」

楊浩沉聲說道。

「管個屁啊,都他媽都是一路貨色!」

關堂怒氣沖沖的低吼道:「我們宿舍被砸了,連熊子和峰少都被綁走,那些保安看見了都跟沒見一樣,我還看到為首的保安,跟哈巴狗一樣向王剛點頭示好!」

「很好!」

楊浩深邃的眸子里,陡然湧上一股陰冷:「他們現在在哪?」

「老大,他們都在體育館的地下倉庫里,那個地方是他們的大本營!」

關堂捏著拳頭,怒道:「他們說了,要老大你親自過去……過去磕頭賠罪」。

「磕頭賠罪?呵呵,好大的口氣。」

楊浩的嘴角微微翹起,勾勒出一枚陰森。

「關堂,把安全帶綁好,咱們可要給那幫龜孫子,來個精彩的見面禮啊。」

說完這話。

楊浩一腳油門轟到底,車輛發出一道巨大咆哮,瞬間飆射而去。

……

與此同時,倉庫內一大波人都聚集在此。

這些人個個都是身材魁梧,不少人拎著棒球棍,臉色兇殘。

他們都是體育部的人,有不務正業的學生,也有社會上的混混,都是被王剛利用職權,調進了江南大學領著工資的打手。

而王剛,則是手上纏著紗布,臉色陰沉的站在陳紹峰面前。

「小子,挺有骨氣的嘛?」

王剛陰笑著說道:「你只要把楊浩那狗逼叫過來,老子就讓你吃點苦頭怎麼樣?」

「呸,滾你媽的蛋!」

被綁著的陳紹峰,鼻青臉腫,但還是瞪著血紅的眼睛怒罵道:「你現在最好放了老子,不然老大來了,沒你好果子吃!」

「喲,這個時候還嘴硬?」

王剛嗤笑一聲,隨後臉色厲色閃逝,一腳就將陳紹峰踹到在地。

「敬酒不吃吃罰酒,李威,給我使勁揍!揍到這小子開口為止!」

一聲令下。

「好的大哥!」

一位身上紋著紋身是大漢,拎著棒球棍獰笑著走了出來。

他叫李威,本來是社會上的無業混混,被這王剛看中后,就調進了江南大學當了小弟,可謂是體育部的頭號打手!

「小子,我大哥的話你都不敢聽,不知道你聽不聽球棍的話了?」

李威滿目猙獰,掄著棒球棍就砸下去。

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