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想到這裡,莫默說:「那既然不能抵債,我還是送給你好了,反正這個六芒百轉表你戴著也挺好看的,我欠你的錢我再慢慢還上。」

「慢慢還上?你家裡不是很有錢么?」張夢有點不解了。

「我什麼時候說過我家裡有錢了?」莫默也蒙了。

張夢忽然感覺自己的猜測好像落空了,此時有點心痛,說:「你家裡沒錢你身上帶這麼多錢幹嘛?」

「我身上也沒錢了呀,怎麼帶那麼多錢了?」莫默此時都不知道張夢是什麼意思了。

張夢自知說漏了嘴,也沒辦法告訴人家她拿了人家兩顆靈珠,價值連城,可以換無數個饅頭,可是剩下的八十八個靈珠怎麼要回來呢?

想來想去,張夢說:「那你不回家了?」

莫默有點哭笑不得,說:「我倒是想回,但是我無家可回啊。」

張夢怕再說到莫默的什麼傷心事,剛才問他父親是不是死了的時候,這傢伙都變的那麼激動。和氣生財,可不能再去惹他了,一旦給他惹毛了,那八十八個靈珠豈不是變成打白條了,不,連字據都沒有了,空口無憑。

張夢靈機一動,說:「那你欠我的錢什麼時候還給我啊,你看這一天把我累的,晚上還沒有地方睡覺,我賺的可都是辛苦錢,你若是不把錢還給我,神靈可都是看著的?」

張夢本以為把神靈搬出來,也算是嚇唬嚇唬莫默了,可是莫默根本就不相信什麼神靈,此時,在萬載玄參的眼中,他已經是神一樣的存在了。不過,那隻能算是曾經。

「哦,我現在身上再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了,這換下的衣服就在這裡,不信你自己翻翻吧?」莫默朝他換下來的臟衣服努了努嘴。

張夢怕莫默搞什麼鬼,於是也不客氣的拿起莫默那沾滿血污的臟衣服摸索了起來,摸了半天,也沒摸到什麼東西,不過她自幼還是有那麼一點見識的,莫默的這件衣服雖然是髒的不成樣子了,但是材質看起來倒是還不錯。

「你這個騙子,你不說到時候把錢還給我么,你身上都沒有錢了,你又無家可歸,那你怎麼還?」張夢氣急敗壞的說,她最討厭的就是別人欠她錢了。

莫默也搞不懂這姑娘怎麼會因為這點錢糾纏不清,思來想去,那只有一個可能,就是這姑娘肯定想借著錢的引子,不想離開自己。

想到這裡,莫默不禁偷偷的笑了起來,這個笑,看起來有點猥瑣。

「你笑什麼,欠錢不還,有什麼好笑?」張夢被莫默笑的有點發毛,心裡確信這小子是想抵賴。

「笑笑都不行,你再別跟我提錢這事了行不行,我慢慢還給你不就行了嗎,若是還不上,我去你家當個苦力還不行嗎?」莫默心想,反正你想賴著我不走,不如乾脆我送上門算了。

張夢暗暗合計,這傢伙的家裡肯定還是有錢的,只要把這小子拴在家裡,他早晚得把錢還上,沒準這小子也跟自己一樣,是離家出走呢。

雖然心裡這麼想,但是自己現在也不能回去,那就暫且跟這個臭傢伙混在一起搭個伴算了,終歸有個男人在身邊,自己還能安全一點。

「當苦力也可以,但是你當苦力可是沒有酬勞的哦?」張夢認真的說。

「那有什麼所謂,欠你錢嘛,慢慢抵吧,反正我現在也沒有什麼事做。」莫默心中暗笑,心中確信,這姑娘是對他有意思的。

兩人就這麼有一搭無一搭的聊著天,後來聊著聊著,莫默就假裝睡著了,張夢這一天也有些乏累了,自然而然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就睡了。

「臭蘿蔔,這個老頭當真給我們下毒了么?」莫默跟萬載玄參交流。

「小的敢拍著胸脯保證,絕對不會錯的,您身上的毒我已經給您解了,這種稀鬆平常的毒藥,根本就是小兒科,不過你身邊的那個妞,就不知道怎麼樣了。」 天價寵兒:天價寵兒:霸道總裁寵妻記 萬載玄參堅定的說。

「別廢話,你哪有什麼胸脯。說點真格的,你能給張夢解毒么,我怕一會老頭會有所行動。」莫默曾經畢竟是一方霸主,就算是此時身殘不能自如,但是那多年在生死邊緣鍛煉的感覺,還是不會改變的。

「這種麻醉藥很容易解毒,不過老大您身邊沒有那種解毒的草藥,我也是無能為力,不過……」

「不過什麼,別吞吞吐吐。」莫默眉頭一皺,說道。

「但是小的倒是也有個辦法,就是嘿嘿嘿,有點不好意思說。」萬載玄參竟然扭捏了起來。

「我去你二大爺的,能不能痛快點,信不信我現在就掐死你。」莫默怒道。

「我說我說,」萬載玄參趕緊做投降狀,「只要老大您現在把自己的鮮血滴到她的嘴裡或者把口水弄到她的嘴裡,她就沒事了,這個,當然啦,您若是想百尺竿頭更進一步,這個這個,趁此機會,把她辦了也不是不行。」

莫默當然知道海蘿蔔說的「把她辦了」是什麼意思,又好氣又好笑的對著萬載玄參叫道:「你特嗎的還是萬載玄參么,你絕對就是一個花心大蘿蔔啊,用臭蘿蔔都形容不了你了。」

萬載玄參,自然是無言以對了,他也沒說錯什麼,若是想解了張夢的毒,也只能這樣了。

在這性命攸關的時候,莫默自然也不會去在意那麼多,所以便緩緩的起身走到了張夢身邊。

張夢此時鼻息均勻,神態安詳,一副稚嫩無比的小臉上,透露出一股惹人暗戀的模樣。

「唉,這小丫頭睡著的時候,也沒有那麼聒噪了,也不像個小財迷了,倒真有點像自己的鄰家小妹。」莫默暗想。

邊想便把臉朝著張夢湊了過去,他自然不會把自己的鮮血滴到張夢的嘴中。一是他不太想弄傷自己,二是他覺得讓張夢喝自己的血太噁心,還不如讓她喝自己的口水好了。

於是莫默也不管那麼多,毅然決然的就把張夢的櫻桃小嘴淹沒在自己的嘴中,然後用舌尖輕輕的開啟了張夢的朱唇,張夢輕吟一聲,似乎被打擾了夢中的清修,臉頰稍稍的往邊上偏了一偏,但是卻也沒有掙脫莫默的控制。

接吻的時候,有口水在所難免,莫默倒也不用刻意的製造,心中有點悸動,但是也不敢太過粗魯。怕是把張夢弄醒了,就是跳進瑤光之海也說不清了。

靈魂空間內的萬載玄參看的兩眼冒光,一邊嘚嘚瑟瑟的手舞足蹈,一邊在莫默的靈魂空間里喊著:「老大加油,老大加油,很快就快好了,偶也,偶買噶……」

莫默也是一臉的無語啊,此情此景配合著萬載玄參xiaohun的吶喊,還真是欲罷不能,心情跌宕起伏啊!

「閉嘴!」莫默的臉抽搐了一下,似乎恨不得一拳把萬載玄參打成齏粉。

可是莫默就這麼一激動,好像咬到了張夢的嘴唇,本來有些神志不清的張夢,忽然之間就睜開了眼睛,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就算在這深夜,都顯得那麼熠熠生輝! 莫默嚇了一大跳,趕忙挪開自己有些貪婪的嘴巴,還鬼使神差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然後手舞足蹈的似乎想要表達什麼,但是又良久沒有說話,只是焦急的盯著張夢,一臉的無辜。

張夢本來想直接推開莫默,但是仔細感受一下,自己的後背都驚出一身的冷汗,因為她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動不了了!

「啊!啊!」張夢忽然尖叫,「變態!臭流氓!你這個忘恩負義的狗東西!」

莫默現在是百口莫辯,一時也不知道幹什麼好,就一邊捂住了張夢的嘴巴,一邊小聲說:「不是你想的這樣,你聽我解釋。」

張夢在這個時候,怎麼會聽莫默解釋,心中的驚懼蒙蔽了一切,她只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一切都說明了,莫默要對她圖謀不軌。

於是就算莫默捂住了她的嘴巴,也沒有耽誤她瘋狂的吼叫,雖然身體不能怎麼動彈,但是卻也勉強能使出一點力氣來掙扎。

就在這兩人稀里糊塗的對峙上的時候,本來都已經打算下手的老翁也是鬱悶了。

說來這個事情也巧,莫默起來給張夢解毒的時候,正好是老翁想偷偷潛過來的時候,他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想看看這兩兄妹身上有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然後拿了值錢的東西就偷偷溜走。

可是誰能想到,他剛剛躡手躡腳的走到了莫默二人的門外。還沒有推開門,就聽見張夢的一陣尖叫,這一聲尖叫可把老翁給嚇壞了,差點都把手上的柴刀扔在了地上。若不是自己見多識廣,在這江湖上混跡了一段時間,估計剛才那一下會被嚇死都不好說。

老翁本來就對自己出手這件事猶猶豫豫,此時被這麼一嚇,也就有點退縮了,畢竟屋裡的兩個人都醒了,也不知道自己的毒是管用還是不管用,自己的修為也不怎麼樣,想來想去,就沒有趟這個渾水。於是小心翼翼的又回了自己的房間,才敢喘上一口大氣。

可是這一幕,莫默和張夢是不知道的,。此時兩個人像兩隻野狗一樣互相瞪著對方,哪還顧得上那麼多。

「張夢,你聽我解釋,你先別喊,事情真不是你想的那樣。」莫默壓低聲音竭力勸說,「我長話短說,今天晚上我們喝的水中有毒,就是能讓你不能行動自如的毒,我怕對方有所圖謀,所以我就給你解毒了。」

莫默一邊用手捂住張夢的嘴,一邊說著。

「你先答應我別喊叫,我才能鬆開手,我慢慢解釋給你聽,好不好,你要相信我,這件事情絕對沒有你想想的那麼不堪。」

張夢將信將疑的看了看莫默,等了半天,點了點頭。

莫默總算鬆了一口氣,然後朝門口望了一眼,因為他猜到剛才老翁已經來過這裡,剛才張夢的聲音那麼大,老翁如果過來了,在邏輯上更說的通一些,但是此時老翁沒有進來詢問情況,更說明了老翁的欲蓋彌彰,但是莫默已經斷定,老翁肯定是不會來了。

「簡單的說,老翁早已覬覦我們的錢財,雖然我們沒有什麼錢財,但是從我們一進門,老翁就已經對我們有所防備,先是讓我們喝這種能夠麻痹身體的水,然後給我敷藥的時候,還給我格外用了脫力的葯,但是我的身體有很強的抗藥性,所以,我就沒事,而我心中清楚,你肯定有事。」莫默毫不猶豫的解釋了一通。

張夢似乎聽出來一點門道,雖然她現在仍然不太相信,但是似乎眼前也沒有什麼更好的辦法,難道還能殺了莫默不成。

「因為我的體液幾乎可以解百毒,所以剛才我才對你做出那樣的事情,實在抱歉。」莫默的態度倒是很誠懇,「如果你不相信我的體液有解百毒的功能,你在這稍微休息半個時辰就知道了,你身上的麻痹感,會慢慢的消失。」

張夢也是修習星魂之人,有修鍊系統的人,對自身的情況自然是一清二楚,自己的感受了一下,好像莫默說也不是謊言,因為她確實也發現自己的身體情況在好轉,所心中的驚恐和疑慮也就這麼消失了。

「哦,我知道了。」兩人安靜了一會,張夢竟然不知道說點什麼,只是簡單的應了一聲,這一聲裡面包含的情緒錯綜複雜,就連莫默的頭皮都有點發麻。

既然沒有什麼事了,莫默便不安的回到了床上,也不知道躺了多久,才慢慢的睡著。

而張夢,呵呵,被人奪取初吻感覺,真是有種啞巴吃黃連的感覺。

……

封神帝國其實是一個後來成立的帝國,這個帝國毗鄰其他五大勢力,在落漠大陸上,地處中間。

封神帝國有一個都城,叫封神城,這座城裡有無數個被稱為神的人,當然這裡的神,並不是真的神,而是被帝國封的神。

封神帝國的成立,是因為貿易和修鍊體系的交流所賜,因為各個帝國相距大多比較遠,但是唯獨封神帝國在他們中間,所以封神帝國就變成了一個最具商業價值的帝國。

在這個帝國中,有各個帝國和城池的人,他們崇尚的都是神,但是卻有著不一樣的修鍊體系。

封神帝國皇室的傳統修鍊體系是武術,武術比起其他幾個帝國的修鍊系統,似乎有一些不佔優勢,於是封神帝國的皇帝為了吸引外來的人才壯大自己的帝國,便設立了一個封神榜。

封神榜是一個非常有趣的榜,屹立在封神城的城中心,每天有許多許多的人圍攏在封神榜的面前,仰慕那些已經被封神的人。

那麼封神榜到底是幹什麼的呢,為什麼要有那麼多人去看這個封神榜呢?

事實是這樣的,封神榜上有各種不一樣的榜單,榜單的分類達到了數千種,比如排在最前面的榜單有:巫師榜、道術榜、星魂榜、神獸榜、神器榜、靈丹榜、靈符榜、寶石榜……廚師榜、體重榜、巧匠榜、鐵匠幫……財富榜,等等等等,這個榜單上,只有想不到的,就沒有找不到的。

每一個分類的榜單上都有一百個人,這一百個人是有俸祿的,排在分類榜上的第一名,封神帝國每個月白白給他十個大珍珠,以此類推,排在第十名的一個月可以拿到帝國一個大珍珠的俸祿,第十一名到第二十名,拿九十個中珍珠的俸祿,也是以此類推,第九十名到一百名每個月可以拿到十個中珍珠。

像張夢的父親在封神廚師榜上排第六,他每個月就拿四個大珍珠,加上張夢的父親在封神學院任職老師,所以一個月還能格外拿到六個大珍珠的酬勞。

在封神帝國,一個當家的,每個月可以賺到十個大珍珠,那可是了不得的事情,至少也可以躋身於上流社會了,所以,張夢自稱小姐,也不算為過。

早晨莫默還沒有睡醒,正在美夢中徜徉,就被張夢一巴掌拍了起來。

其實張夢早就想把他拍起來了,因為自己想心事想的一夜沒睡,而這個臭男人卻睡的死心塌地,她看著來氣。現在等到天亮才拍醒他,已經算是大慈大悲了。

莫默一咕嚕翻了個身,緊接著悶哼一聲,傷口雖然好了不少,但是還是有點疼。

「你搞什麼鬼!」莫默都不知道自己多久沒有美美的睡上一覺了,昨天白天睡著睡著被這個姑娘給弄醒了,今天在這睡著睡著又被她給弄醒了。

「你倒是睡的舒服,老娘一晚上都沒睡好!」張夢嚷嚷著,看著架勢就像是債主討債的架勢。

莫默低眉順眼的說:「誰讓你不睡了,這床上又不是沒有地方了,你躺上來不就好了?」

「你!」張夢氣的說不出話來。

「你什麼你,我都不嫌棄你,你還嫌棄我,躺上來又不會死!」莫默得理不饒人。

「誰要跟你這個臭流氓躺在一起,再說了……你那麼愛放屁。」張夢翻了個白眼,想起昨晚的事,有點臉紅,此時拿出莫默愛放屁這件事情當借口,更有說服力。

「我放屁是因為吃了不幹凈的東西,你以為我天生就屁多麼?」提起屁的事,莫默也是滿肚子火氣,這種丟人的事情,最好是沒有第二個人知道。

「哼,你若真是屁多,倒是可以去封神榜看看有沒有放屁榜,你的屁絕對可以榜上有名,到時候上了榜,也好拿點俸祿趕緊還錢!」張夢也抓住話柄不放。

說到這裡,莫默倒是有點興趣了,說:「封神榜上還有放屁榜?」

「封神榜上沒有找不到的,只有想不到的,不管你幹什麼能拿到名次,都可以得到俸祿。」張夢昨晚沒有睡,她可是知道莫默一晚上都沒放屁的,莫默想指著放屁被封神,在她眼裡,那簡直就是荒謬。

莫默一聽,心裡有主意了,說:「那你趕緊帶我去封神帝國看看封神榜吧?」

「幹嘛,你真要去評估你放屁的功力?」張夢瞪大個眼睛,好像聽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話。

「是啊,我得還你錢嘛,先拿個屁神的稱號也不錯。」莫默認真的說。

「你確定?」

「確定啊。」

「那我們走吧?」

「我靠,我的身子還沒養好呢!」

「哦,我忘記了。」張夢失望的說。

「我說你這個人怎麼這樣啊,一提到錢,你就跟打了雞血一樣。」莫默不禁覺得有些好笑。

張夢嗔怒道:「你身上就那麼點傷,就不能走路,你還是不是個男人了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