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想通了這些,雪刀撓撓頭,感激的笑道:「一時高興過頭,倒把這給忘了,還好休哥你提醒了我……嗯,這本秘籍,既然是休哥想要,那就不用談什麼錢了,本來桃山這三S的評價,也是你帶我們打出來的。」

「對對,我同意雪刀說的,這本秘籍,休哥你拿去就是。」 重生之帶娃修仙 風劍在一旁附和,按理來說這本秘籍他是有份的,他紫盒子開出的刀可是給了雪刀,明顯是意識到了這一點,他才會立即站出來表態。

二人這番話,倒讓顧寒頗為觸動,他知道,自己在桃山副本中的表現給他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之所以毫不猶豫的把秘籍送過來,歸根結底還是想交好自己,畢竟遊戲中能有一個高手朋友,比一本高級秘籍的價值可大上太多了。

「你們的好意我領了,但這本秘籍我不能要。」顧寒略作斟酌便做出了決定,他淡淡笑道:「我這人雖然本事不大,原則卻還有一些,不習慣別欠人東西,所以這本秘籍還是先留在你們那吧,等過一段時間我有了錢,會來拿的。」

這一段話,顧寒說得十分平淡,但那不容置疑的決心卻清晰表達出來,雪刀風劍對視一眼,知道強求不了,只得答應下來。

看著雪刀將秘籍收好,顧寒略顯不舍的收回目光,他很希望能拿到這本秘籍,這一點無需隱藏,至於其中原因,倒不太好對幾人明說。

遊戲中,指法分為兩種,一種近身施展一種隔空發射。

近身的便是那大力金剛指、點穴手法等,《破空指》則屬於後者。

相較於前者來說,後者頗為罕見,就算有,也基本有價無市,因為市面上一些原本存在的,會很快被玩家搶購一空。

顧寒一窮二白,自然不可能搶得過。

另外,此類指法一般都有一個較大的缺陷,就是頗為耗費法力,而且武功等級越高所需法力越多,顧寒估計,即便是將一門高級內功心法修習到圓滿,最多也只能用上十幾次。

不過這些對顧寒來說並不十分重要,要想成為一個頂尖高手,除了強悍的近戰能力外,一定的遠程輔助手段也是必備的,關鍵時刻出其不意一招斃命,才是他最想要的效果,而並非什麼遠程風箏的套路。

顧寒原本是打算買一本暗器秘籍來修鍊,雖然出手的隱蔽性會稍差,而且練習起來還會耗費大量材料,但誰讓指法秘籍可遇而不可求呢!

所幸現在,他只需儘快籌措銀兩,便能換到這本剛好需求的秘籍。

一路上,眾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當然大多時候是雪刀、風劍、梨渦三人在問,顧寒在答,而原本最鬧騰的淺笑,卻是選擇了沉默,這當然並非她本心所願,只是雪刀他們說的那些事情無一不跟戰鬥有關,這些她並不很懂,想插話也沒處插,聽了半響甚覺無趣,最後索性不聽了,拿出信息晶盤無聊擺弄著。

幾人邊走邊聊,不久后,便遠遠見到長元城高大的城門,周遭的人流也多了起來,其中大部分和他們一樣,是剛過完桃山副本準備進城的玩家,也有一些穿著宗門服飾的玩家從城內出來,川流不息,十分熱鬧。 長元城地處炎州,州府所在,其背景實際便是現實中的星城,而之所以叫炎州而非荊州,則要從遊戲中整個華夏區的地理背景說起。

華夏區所在共有五處勢力,分別是大雍、西域、南疆、東海及草原,其中大雍便是大雍帝國,下轄十七州兩百餘個郡。

據遊戲資料介紹,大雍帝國在百餘年前僅有十三州,是為中州、涼州、幽州、冀州、并州、兗州、徐州、青州、豫州、揚州、荊州、益州、交州。

十七州是版圖擴大後分化而出,其中并州西北部,與草原交界的部分地區劃為蒙州;荊州南部及交州南北部的一部分稱為炎州;益州南部則改為通州;益州西北,也就是與南疆交界的廣大區域,是為雲州。

顧寒是在星城登入遊戲,所以離開出生小鎮后才會直接降臨在長元城附近,若是山南省其他城市登入遊戲,自然便是離各個郡城較近。

進到城裡,雪刀、風劍、梨渦三人談興不減,似是沒有一點兒告辭離開的意思,淺笑則自顧自玩著信息晶盤,顧寒瞄了一眼,好像在看什麼直播。

「怎麼,你們都不打算去做入門任務了?」

顧寒尋了個閑聊的間隙問了一句,他有些奇怪,淺笑是生活玩家,不急著拜入宗門倒在情理之中,其餘這三貨,倒有跟著自己先將長元城逛一圈的架勢。

果然,風劍笑著道:「休哥你啥時候去做?咱們一起,成么?」

顧寒搖頭道:「我選的宗門不一定適合你們發展,而且我這人習慣獨來獨往,就算在同一師門,你們也不一定能經常見到我。」

見三人臉色都有些不自然,顧寒明白他們會錯了意,只得繼續解釋道:「這遊戲里,頂尖宗門往往都只在一種武學上極為出彩,你們基本功不夠紮實,如果全憑喜好亂選宗門,那多半是兩頭不討好,什麼都學了,又什麼都不精。依我看,雪刀最好去以刀法為主的門派,風劍去劍法門派,梨渦適合女性玩家為主的宗門,至於淺笑,煉丹煉器制符等輔助宗門,都可以。」

這番話頗為在理,四人均是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顧寒見此,趁熱打鐵道:「我知道你們心裡想些什麼,說實在話,如果咱們同處一個宗門,唯一的好處就是能常常見面,方便我在各個方面給些指點,相信這也是你們所希望的,但在長期發展上來說,這並不可取,你們記住,選擇宗門,最重要的是是否與自身契合,有沒有足夠並且感興趣的東西能夠學。再說你們不都有我的聯繫方式嗎?有什麼不懂的給我留言就行。」

顧寒這一番苦口婆心,總算是說服了雪刀、風劍、梨渦三人,淺笑似乎也聽了進去,她想了想,順勢問道:「這麼說,你心裡是不是早有打算了?你想去什麼類型的宗門?」

此話一出,雪刀三人炙熱的目光又投了過來。

「具體哪個宗門還沒定,但應該是煉體一類。」顧寒答。

「煉體?休哥你不去劍宗嗎?」風劍驚。

「不去,我劍道上的領悟足夠,缺的是保命手段。」

顧寒說得很平淡,但在雪刀三人看來,這無疑是一種強大自信的表現,至少,這些話絕不是那些普通玩家敢於隨口說出的。

「好吧,休哥,你這麼一說我懂了,這宗門選擇還真得好好重視,就是有個事我一直弄不太明白……」雪刀欲言又止,望了顧寒一眼,見其沒有絲毫不耐,反而抬了抬下巴,示意自己說下去,他心下一喜,連忙理好措辭道:「我一直在想,像我們這種稱不上高手,但也脫離了菜鳥的玩家,到底是該往那些超級宗門擠?還是找個合適自己的中小門派安心發展?」

雪刀這話一出,風劍和梨渦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顯得心有戚戚,眼神也同時投了過來,似是都期望著顧寒能給出一個好的答案。

顧寒略作沉思,正色道:「其實要我說,這玩遊戲和現實中做人一樣,首在自知,頂級宗門有絕世神功,有各種夢寐以求的修鍊資源,這我們都知道,但能不能爭取到手用於自身,這才是關鍵。我能給你們的建議是,別小看天下英雄,畢竟這是一個十幾億人同時在玩的跨時代遊戲,能從中脫穎而出的人,絕不會是光憑運氣;當然也無需妄自菲薄,在遊戲里,決定個人實力的因素有很多,好比訓練規劃、武學天賦、對遊戲的理解、運氣的好壞、大局的謀划及細節的處理,這些都是,但其中最重要的,始終不過『用心』二字。」

不出顧寒所料,這用心二字一出,四人均是面色古怪,淺笑甚至翻著白眼,一臉的不以為然,顧寒也不介意,笑著繼續道:「我知道這有點扯,但道理就是這樣,能極於情者自能極於道,這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是如此,只要用心,只要願意付出別人十倍百倍的努力,只要堅持不懈,總會有所收穫。」

說到這兒,他看著雪刀:「所以,這個問題其實你不該問我,更應該問問自己內心,如果你真想成為遊戲圈中大名鼎鼎的人物,又是否做好了相應付出的準備?」

雪刀僅是思考了一瞬便欲用力點頭,顧寒連忙止住他。

「別急著表態,我說的這些付出,絕對比你想象的要複雜很多,也不是光靠努力就行,我知道,你也許做好了十年苦練無人問,一朝成名天下知的打算,但是你又是否做好了二十年甚至三十年都花開無果的準備?在這期間閑言碎語是少不了的,也許還會生活困苦,會眾叛親離,甚至老無所依孤獨死去,這些代價,你是否都敢承受?」

這一次,雪刀果然猶疑了,吶吶的問:「這麼嚴重嗎?」

一旁的風劍也附和道:「是啊,休哥,如果真是這樣,那就算天下無敵了,又有什麼意義?

顧寒嘴角浮出一抹苦笑,輕嘆著道:「所以才說,高手是寂寞的。」

…………

耐心解釋完后,顧寒提出告辭。

四人雖是有些不舍,卻也沒有強留。

等到顧寒的身影消失在街道盡頭,四人才收回遠眺的目光,其中風劍不確定的道:「你們說休哥是不是認真的?咱們跟他交情這麼淺,有什麼不懂的,他真會抽空指點?」

「說不準。」梨渦搖頭道:「高手一般都很忙,練功、做任務、四處尋寶,如果我們跟他在一個門派里也許還好點,經常見面,有什麼事也不好直接拒絕,現在就難說了……。」

風劍認同點頭,轉向雪刀道:「你剛才真應該再多堅持一會,如果休哥收了那本秘籍,這事就簡單了。」

「兄弟,是你想得太簡單了。」雪刀正色道:「你不會真以為一本高級秘籍能栓住這麼一個大高手吧?像休哥那種水平的,哪個大公會不是年薪幾百萬的搶著要?能在乎咱們這點好處?反正我是不覺得休哥是那種兩面三刀的人,他要真不願意幫我們,剛才就不會說那麼多,退一步說,如果他真是那種人,咱們別說跟他待在一個門派,就是一個公會也沒用。」

風劍和梨渦同時沉默,雪刀這話一針見血。

「我還是不明白,你們幹嘛非得討好他?又是送秘籍又是要進一個門派的?」淺笑很疑惑。

雪刀失笑道:「你剛進遊戲圈子,還是生活玩家,不明白是對的,就拿你的廚師職業來說吧,當你到了晉陞的最後一步,想盡辦法都弄不到食材的時候,你大概就會知道休哥那種高手意味著什麼了!」

淺笑想起那些虎骨虎肉,恍然懂了,脫口道:「那我不是也得討好他?」

三人齊齊點頭,一副你才知道的神情。

「你們都說他是高手,到底高到什麼程度?」淺笑好奇。

「估計和咱們學校的『夜長風』還有山南大學的『左丘無木』差不多吧,就算差一些,也差得不遠。」風劍打了個比方。

「不是吧?你們不是說,那倆人是整個山南省最厲害的高手之一嗎?」淺笑大吃一驚,很明顯她認為,顧寒再怎麼也不該厲害到那種程度。

「整個山南省說不上,但在學生這個群體中,他們倆的確算是實力超群。」雪刀解釋一句。

「他這麼厲害啊?為什麼我一點都看不出來。」淺笑驚訝。

三人再次無語,別人一騎絕塵的時候,你坐在副本門口吃燒烤,能看出來才怪了。 “切——”在電腦中看到聽到翼峯刑隊與蘭蒂斯隊對話的朱衛東不屑道,“蘭蒂斯隊到底有什麼來頭?”說着,朱衛東查看着電腦中這支隊伍的資料,資料上很詳細,但毫無疑問那是假的,也是冒用的身份,可是滴水不漏,在這支隊伍報名之後,他便遣人四處去調查,可沒有查出任何頭緒來,返回的情報都證實着他們的背景是真實的。

兩個慕尼黑大學的學生,有這麼好的身手?來無影去無蹤不說,殺人於無形,自己派出監視和追蹤的狙擊手,潛行高手遠隔百米外就被發現,要不跟丟,要不就是莫名其妙死了。

最重要的是,他們怎麼知道自己安排翼峯刑隊到溼婆族的禁地是爲了對付藥金,連帶挖出那個當年的祕密,從而讓他們兩派之間的戰爭全面展開。

先聽聽蘭蒂斯隊到底知道多少蠱獵場的祕密!朱衛東點起一支雪茄。

天坑中,翼峯刑隊的五人聽着夜火對蠱獵場的解釋,顧懷翼也是一臉驚訝,沒有想到還有這麼多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蠱獵場委員會由四人組成,三個委員,一個執行委員,這只是表面,在委員會身後還有一個真正的控制全局的影子委員會,至於影子委員會有多少人,都是什麼身份,不要說外界,連委員會的四人都不清楚,也沒有人查得出來。

“表面上委員會的三人都是金三角、銀三角、金星月三大毒源地區最大毒梟的代表。金三角的委員代表着鄭國淵,也就是顧懷翼的外公。”夜火擡手指着顧懷翼,“這一點你肯定知道,但你有沒有告訴給你的隊員,那就不得而知了。”夜火說完咧嘴笑了笑。

其他人都看着顧懷翼,雖然都知道他外公的身份,但卻不知道委員中有鄭國淵的代表。唐術刑擔心夜火將矛盾故意轉嫁到顧懷翼身上,立即撒謊道:“這件事顧瘋子告訴過我,我忘記跟你們說了。”

夜火笑笑道:“銀三角的委員代表着哥倫比亞地區頭號毒梟斯特林.阿加西,這個人才是哥倫比亞真正的毒品皇帝,從前美國人所抓的僅僅只是表面上的頭目,至於金星月地區的代表嘛,沒有真正的頭目,代表也是那個地區各個組織推選出來的人,因爲那裏是三大毒源地區秩序最差的。”

夜火說完,恩雅擡手將抹茶直接扔向對面,不偏不差直接落在阿米的手中,隨後接過夜火的話說:“至於影子委員會,誰也不知道有幾個人,由什麼人組成,十年中,但凡追查影子委員會的人全都死了,沒有一個人活着,就連委員會和執行委員都不知道影子委員會的組成,和人員所在的位置。”

“還有尚都……”夜火看了一眼恩雅,得到恩雅的肯定之後,又扭頭看着翼峯刑隊的衆人說,“尚都的準確位置是在地下,面積之大,超出正常人的想象。”

尚都是在地下?難怪,這麼多年衛星看不到,誰也查不出來,進出比登天都難。不過誰能挖出那麼大的面積來?

夜火看出了翼峯刑隊臉上掛着的疑問,解釋道:“那是一處遺蹟,至於是什麼遺蹟,我們不方便現在就告知,需要你們自己親眼去看!”

媽蛋的!這次真的脫不了身了。唐術刑心中清楚,蘭蒂斯隊的身份太複雜了,複雜到知道很多大國情報部門都查不到的事情,而且還知道尚都的位置,還有尚都的背景,他們是來自哪股勢力?自己已經和古科學部、八方、藥金,甚至是鄭國淵這個大毒梟掛上了關係,再加上蘭蒂斯隊,毫無疑問,他們已經被捲入了一個巨大的陰謀之中。

“我答應你們!”顧懷翼並未與其他人商量,直接點頭同意了蘭蒂斯隊的條件,這讓姬軻峯十分不爽,正要與顧懷翼理論,卻被唐術刑攔了下來。

唐術刑朝他輕輕甩頭,低聲道:“我們從走進蠱獵場開始,就註定與這些事情脫不了干係了。”

“他這是節外生枝!”姬軻峯怒道。

唐術刑指着外面的天坑:“不靠蘭蒂斯隊的幫助,我們怎麼活着走出去?回去會被蠕蟲淹死,被植物殺死,走進天坑會被全身刺得全是窟窿,你告訴我,該怎麼做?”

“趁人之危!”姬軻峯咬牙看着蘭蒂斯隊的兩人,知道如今和對方合作是唯一的辦法,雖然合作會帶來更多的威脅。

顧懷翼不理會姬軻峯的指責,又道:“你們先救我們出去。”

“不用我們救,你們只管呆在那。”夜火說完,轉身離開,恩雅站在那與阿米對視了許久之後,也帶着微笑離開了。

唐術刑看着恩雅臉上那種笑容,又比劃了下,知道她的眼神是看着阿米的,立即湊到阿米的耳邊低聲道:“慘了,那女的是個拉拉。”

“啊?”阿米回頭皺眉看着唐術刑。

“刑二,別胡說!”姬軻峯有些微怒。

唐術刑看着蘭蒂斯隊先前所站的位置:“信不信由你們,百分之百她是拉拉,我看人一向很準,她有一雙‘百合眼’啊!”唐術刑說完,發現姬軻峯和阿米看他的眼神都不對,立即把話題跳開,“話說回來,他們說不用救我們,是什麼意思?”

“我知道什麼意思了……”面朝洞穴之中的賀晨雪說道,“蟲子來了!鋪天蓋地的!”

衆人立即轉身,看着從洞穴之中涌出的無數蠕蟲,像是肉色的潮水一樣滾了出來。顧懷翼立即緊貼着洞壁道:“學我,緊貼着洞壁,不要動,不要張嘴巴,找東西把耳朵眼和鼻孔堵住,以免它們見洞就鑽!”

“哦!好!”唐術刑說着拿出紙開始塞鼻孔啥的,還作勢準備脫褲子。

“喂,你幹什麼!”站在唐術刑旁邊的賀晨雪指着他脫褲子的手。

唐術刑摸着屁股說:“不是有洞都得堵上嗎?屁股也有洞啊!”

“你沒穿褲子啊!你這個白癡!”賀晨雪踩着唐術刑的腳背,唐術刑“哎喲”地叫着,其他人也紛紛開始堵着鼻孔、耳朵眼,隨後緊貼着洞壁,看着涌來的蟲潮。

同一時間,地下堡壘中的辦公室內,朱衛東揹着手來回走着,腦子中全是先前蘭蒂斯隊的話,他們說鑽石在尚都是怎麼回事?自己怎麼不知道?他們到底是什麼來頭?而且蘭蒂斯隊和翼峯刑隊的人都心知肚明,自己看得到,聽得到他們的對話,也不掩飾,這是故意給自己設下的圈套嗎?

朱衛東現在腦子中的疑問比唐術刑等人還多,就在他還在納悶的時候,自己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藥金的戰鬥人員衝了進來,其中兩人持槍圍在他辦公桌兩頭,剩下一人抱着槍站在門口,隨後籙夢升走了進來,剛進屋,籙夢升就摘下自己的防毒面罩,直接扔向朱衛東。

朱衛東伸手接過防毒面罩,還未說話,籙夢升突然起跑,直接躍過辦公桌,在空中一個側踢,直接將朱衛東踹飛到後面的牆壁之上,接着落地來到朱衛東跟前,俯身撿起防毒面罩,刻意拍了拍上面並不存在的灰塵,擡手指了指朱衛東,一句話不說,又轉身離開。

外面大廳中的工作人員都傻站在那,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而在外面負責保衛朱衛東的嫡系部隊全都橫七豎八躺在地上——十來人全部被擊暈過去。

“安分點,執行委員。”一名藥金的戰鬥人員張口道,防毒面罩下傳來沉悶的聲音,隨後他們轉身離開,將門重重關上。

朱衛東坐在那,靠着牆壁望着辦公室的門笑着,笑得渾身抽搐,又開始咳嗽,劇烈咳嗽之後,反胃嘔出大堆胃部還未消化的東西,他盯着那堆東西又收起笑容,坐在那,摸出煙來點上,面無表情。

籙夢升已經留手了,如果他不留手,自己瞬間就死了,朱衛東心知肚明,同時自責道:難道時機還不成熟嗎?還無法擺脫他們的控制?

……

天坑一側的洞穴中,五人緊貼着洞壁,一動不動,蟲潮已經涌到了他們的腳下。

https://ptt9.com/113119/ 唐術刑盯着對面姬軻峯腳下的蟲子,蟲子從洞壁側爬過他的身體,腿部、腰部、胸口、頸部以及面部,當大批蟲子爬到姬軻峯耳朵的時候,唐術刑這邊的蟲子已經到了耳部一側,他死死閉上眼睛,感覺大量軟綿綿的蠕蟲從自己面部爬過,死死捂住了自己的口鼻位置,好像還層層重疊,捂得自己已經快窒息了。

“嗚嗚嗚——”賀晨雪發出難受的聲音,雖然嘴巴閉上,鼻孔堵住,鼻孔中的紙還有細小的縫隙,蟲子鑽不進去,還可以呼吸,但蟲子從面部側着經過,又層層重疊,那種感覺無法言表,像是有人用紙貼在自己臉上,往上澆水,緊接着又貼一層一樣。

兩分鐘之後,衆人已經到了極限的時候,面部的蟲子也感覺減少了,賀晨雪忍不住用手開始在臉上抹着,同時睜開眼睛,其他人也立即拍打着身上還殘留着的少數蟲子,又大口呼吸着,還未等有人說話,他們便聽到洞穴的深處傳來了震動,緊接着便看到一隻巨型蠕蟲從裏面蠕動着身體竄了出來。

“我艹!”唐術刑吼道,抓着賀晨雪和阿米就準備朝着外面的天坑跑,到了邊緣又停住,看到外面的那些利劍般的野草上面串着無數的小蠕蟲,小蠕蟲的身體被刺破,掛在野草尖上,依然在那吃力地蠕動着。

那麼多的蟲子爬出去,依然沒有覆蓋完野草,要是他們現在跑出去,也是死路一條,但是不跑,裏面那條巨型蠕蟲已經撞過來了!

“那東西的體積沒有洞穴這麼大,貼着洞壁!”顧懷翼又喊道,隨後大家又返回原位,緊貼牆壁,斜眼看着已經蠕動而來的巨型蠕蟲——蠕蟲從他們身體之間擠過去的時候,大家感覺是一團肥肉擦身而過,好在是軟綿綿的,否則都被擠死了。

巨型蠕蟲擠出洞口之後,落在那些尖草之上,開始拼命打起滾來,身體內的那股液體也四濺開來,但在沒有人體鮮血的前提下,這些液體並沒有危害,落在四周也沒有腐蝕其他幼蟲和怪異的野草。

“有救了!”顧懷翼看着那隻在尖草地上打滾的蟲子,“還是和之前一樣,踩着這些蟲子的身體爬出去!”

“只有一條!怎麼爬啊!”唐術刑看着那隻蟲子。

顧懷翼後退幾步,助跑之後,直接跳在身體內液體還未完全流盡的蟲子身體上,又轉身來喊道:“快點!肯定不止這麼一條蟲子!”

“死就死了!”唐術刑催促着賀晨雪和阿米先跳,自己和姬軻峯隨後也跳了過來,五個人歪歪扭扭站在那蟲子身上,互相扶持着,控制着平衡,剛站穩不久,那天坑四面都被那種巨型蠕蟲鑽出了窟窿,蠕蟲們像是被什麼東西追趕一樣,瘋了一般一隻一隻地跳進天坑之中,在尖草堆之中打滾,抽搐着,最後捲成一團。

“爬!分散爬!”顧懷翼說着,朝着離自己最近的一隻跳過去,又藉着那隻蟲子的身體跳向攀附在天坑壁的另外一隻身上,奮力朝着上方爬着,其他人也分散開來學着顧懷翼的模樣攀爬着。

在他們攀爬的同時,從周圍還不斷地有蠕蟲鑽出洞來,朝着天坑之中撞下去,等衆人費力爬到天坑邊緣,再回頭去看的時候,天坑下面已經鋪着至少好幾層蠕蟲,最上層的蠕蟲因爲沒有遭受傷害,立即蠕動着身體開始朝着天坑邊緣爬去。

“好險!”唐術刑坐在邊緣,看着下面,剛深呼吸了一口,突然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從自己耳邊射了過去,直接命中了一隻朝上攀爬的蠕蟲身體,蠕蟲中箭之後開始抽搐着,瞬間便縮成了一團——那是一支羽箭!

“趴下!”姬軻峯突然喊道,衆人來不及去看羽箭襲來的方向,紛紛趴在天坑的邊緣,隨後鋪天蓋地地箭雨從四周朝着天坑其中射去,下面原本還有一線生機的蠕蟲們中箭之後都變成了煮熟的蝦仁一般,全都捲成了一團。

“哪兒來的……”箭雨過後,唐術刑微微擡起頭來,看着周圍,才發現天坑所在的位置是一大片空地的中心,四面都是用木頭和石頭堆砌起來的高大圍牆,圍牆上每隔百米就有一座老式哨塔,圍牆下面還放着無數的木製拒馬,拒馬之上都纏着鐵絲,最重要的是不管是圍牆上,哨塔中,還是圍牆下和拒馬之間都站滿了穿着破衫短褲,皮膚黝黑的人,而他們敞開的胸口處都有五彩蜈蚣的紋身。(未完待續。) 長元城,北城坊市。

與淺笑四人分別後,顧寒第一時間來到了這裡。

從第一個玩家入城至今,已經過去六天,貨幣交易系統應該不久就會開啟。

貨幣交易系統,又名幣行,是天網集團在遊戲中推行的交易場所,其運行原理跟股票大同小異。玩家在幣行出售銀兩置換成現實貨幣,自己標註價格,有玩家接受這個價格並選擇購買的話,則需支付現金,天網集團會收取一定的手續費。

同樣,需要銀兩的玩家,也可以在幣行中用現金收購。

因此貨幣交易系統打開后,公會或商人就有了快速積聚大筆銀兩的官方途徑,才能有足夠的資本去購買住宅商鋪以及某些效用神妙的特殊物品。

這其中,商鋪無疑是最搶手的資源,若是眼光毒辣,商鋪所在的街道幾年後升為黃金地段,那麼價值翻個十幾二十番都屬正常,甚至顧寒還知道,有些大公會大集團會集中購買一條甚至幾條街的商鋪,然後用盡一切方法,將其打造成所謂的「購物名街」,藉此賺取巨額差價。

正因為投資的利潤太過豐厚,無數公司或集團,都會在幣行開啟后拋出大量資金瘋狂收購銀兩,搶佔資源,於是遊戲幣價格的上漲,便成了一種必然。

在虛擬網游的歷史上,每開一個新遊戲都會出現這種情況,即便那些壽命極短的也不例外,往往持續一到兩個月時間,遊戲幣的價格才會漸趨穩定。

這也是為什麼現在私下交易中銀兩價格極高,還是有人不斷收購的原因。

那些利潤驚人的商鋪,顧寒是覬覦不來了,他更關心的是雪刀手裡那本《破空指》秘籍,所以一筆夠用的初始資金,對現在的他來說至關重要,畢竟以他對遊戲的深厚理解,要想倒買倒賣賺取些差價,不是什麼難事。

顧寒走進一條專供擺攤售賣的街道,放眼望去,長長的街道上,行人絡繹不絕,吆喝吶喊聲此起彼伏,一派熱鬧繁華景象。

找到管理街道的NPC,顧寒花了五百文錢租下一個攤位,將包裹里的特殊食材一一擺上,攤前豎起一塊長布,上書「特殊食材」「每份三十兩」「不二價」等字樣。

這些特殊食材,因為層次較低的緣故,過不多久就會供大於求,價格也會相應降低,不過這東西的市場需求十分穩定,對那些差個幾點屬性修習武技或心法的玩家來說,可謂不可或缺,不愁賣不出去。

忙完這些,在等待顧客上門的間隙,顧寒登入了華夏區官方論壇。

拜入宗門,對他來說是接下來的頭等大事,自是需要好生考量一番。

不一會工夫,顧寒就在熱議區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一篇名為《細數華夏區所有頂級宗門》的帖子,發布時間是昨天。

發帖人在前言這樣寫道:「自從有玩家進入真實世界后,華夏區部分頂尖宗門逐漸浮出水面,本人收集了這些宗門的相關信息,一一羅列在下面,不詳不實之處,歡迎各位指正,有知道其頂尖宗門消息的,也歡迎補充。」

「為了區別劃分,本人將遊戲中最頂尖的門派先列為A級,S級有沒有暫時還不知道,當然,也有些介於A級與B級之間的,這裡暫不列出,只說說那些肯定是A級的,分別是正道九宗、名門八家、以及三大魔窟。」

「正道九宗:葬劫寺、化血分神宗、天羅劍宗、東林劍派、水秀山莊、蒼虛洞、駕靈宗、乾元劍閣、太樞山。」

「名門八家:洛陽柳氏、金陵趙氏、天水司馬氏,廣元陳氏、南川楚氏、燕京皇甫氏、蜀郡王氏、永昌華氏。」

「三大魔窟:九幽谷、陰煞堡、千幻鬼靈宗。」

「我們先說說這九大宗門:

1.葬劫寺:地處中州,其原型是少林無疑,卻也有許多不同之處,鎮派神功有『如來神掌』、『易筋洗髓二經』、『七十二絕技』等。入門不難,難的是練到高級功法,而且聽說破戒還會影響修為,有玩家想成為一代高僧的話,可能真要在遊戲里過過青燈古佛的生活了。

2.化血分神宗:地處凉洲,『化血七斬』與『滅生神功』都是頂級神功。目前出現的唯一頂尖刀法門派,想要學刀的趕緊吧。不過入門后只能學到中級心法與初級基礎刀法,要想學高級功法也不是不行,基礎刀法練滿或者成為內門精英弟子吧,前者還好,只是費時間,後者的難度可就高了,沒把握的話,還不如進B級宗門,大部分B級宗門的內門弟子都能學到高級心法。

3.天羅劍宗:地處通州,鎮派絕學『玄斗無常劍經』。這門派各方面都可以,入門就有中級心法與中級劍法,唯一的缺點是進內門實在太難,聽說至今為止成功拜入內門的,不超過五個人。

4.東林劍派:地處揚州,又一個劍法門派,鎮派絕學有『四為劍法』與『聖賢神功』……」

…………

顧寒一路翻看,越看越是入神。

「名門八家:

1.洛陽柳氏:大雍帝國以我華夏為背景,地域廣闊,宗派林立,作為大雍皇族的『洛陽柳家』,自然是當之無愧的最頂尖勢力之一。然而令人蛋疼的是,既為皇族,自然無需什麼弟子,玩家想要為其效力只有三種途徑:一是入宮當太監。這個有興趣的可以試試,運氣好也許能學到葵花寶典、辟邪劍法什麼的(遊戲里有沒有這兩種武功我可不確定,諸位後果自負);二是加入神武堂。暫時別想,規定最少『鑄體鏡初期』;三是各州府捕快,有俸祿,也有基礎功法可學,完成任務就可加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