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慕嫣嫣點點頭,繼續道:「在大晉帝國中,有著一個無比龐大的勢力,叫做『戰皇殿』,這片海域中,就葬著那戰皇殿中的一尊戰王強者,其生前,最少都有著洞天境的修為!」

「一尊洞天境大能的墓?」林寒瞳孔微微一縮,忍不住出聲道:「就在這片海域?」

「沒錯,我此次和幾個師兄來此,就是為了進入那戰王大墓中,看能否尋得一些強大傳承,林兄實力如此強大,不知有沒有興趣和我一起?」慕嫣嫣說著,看著林寒,美眸帶著一份期待。

剛才林寒的強大實力她已經領教過,若是能夠讓林寒加入自己,絕對是一個巨大的助力。

「小寒子,答應這慕嫣嫣,一尊洞天境大能的大墓,光靠你一人之力,無法尋找,需要外援。」小雀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

「好,我答應你。」看著面前少女那期待的美眸,林寒笑了笑,頓時點點頭。

一尊洞天境的戰王大墓,林寒自然是十分感興趣。

縱然知曉其中可能有著巨大兇險,但林寒很清楚,機緣造化,往往都是在最為兇險的地方。 聽到林寒同意與自己一起,慕嫣嫣頓時俏臉上露出喜色。

接下來,看著周圍越來越多的武者,慕嫣嫣頓時道:「林兄,剛才我和我的幾位師兄走散,我們約定好了在一個小島上集合,我們現在就去那小島吧。」

「好。」

林寒想了想,便是同意了。

既然這慕嫣嫣和她幾個師兄專門來此尋找戰王大墓,那他們手中,應該就有著地圖等線索,跟隨他們,是現在林寒最好的選擇了。

至於這慕嫣嫣是不是真的相信自己只是一個散修武者,就不是林寒需要考慮的了。

出門在外,隱藏身份,這很正常,慕嫣嫣就算知道林寒可能是騙自己的,她也不會點破。

半個時辰后,兩人來到了一處小島上。

這種小島,在這種遼闊的海域上很是常見,不少強大的武者,甚至是常年在一些小島上定居,每日擊殺海獸,提升修為,潛心修行。

唰!

唰!

兩人降落下去,想找一處僻靜的地方,等待慕嫣嫣的師兄們到來。

但就在他們剛剛降落這小島的一瞬間,幾個身穿武士勁裝的大漢,一臉的凶神惡煞,頓時圍了過來。

「你們兩人,速速離去,這小島,已經被我們團長包了!」一個大漢扛著一柄巨斧,踏步走了過來,目光凌厲,頓時不耐煩地說了一句。

「我們去另外一個島。」林寒掃射了這幾個兇惡大漢一眼,隨即拉著慕嫣嫣就要離開。

「別急,那個青衫小子,你可以走了,但你身旁這位小美人,卻是要留下來,給咱兄弟們幾個解解悶!」一個大漢出聲了,語氣帶著一份貪婪,頓時大手一抓,就要將慕嫣嫣給擄走。

「滾!」

但這個時候,林寒猛地一聲冷喝,直接一拳轟出,拳頭上金光閃耀,摧枯拉朽,將那衝過來的大漢手掌骨頭直接破碎,一整條手臂,都是炸裂開來。

「啊!」

那大漢慘嚎一聲,直接摔倒在地,痛苦嘶吼,道:「殺了這小子!殺了這小崽子!」

「放肆,小子,竟然敢對我們狂牙傭兵團出手。」

「殺了他,別讓這小子跑了,待會我們就當著這小子的們,好好玩玩他身旁的那小美人,嘿嘿嘿。」

幾個大漢都是傭兵團的人,心性兇殘,此時都是盯著林寒,發出貓戲老鼠般的冷笑。

「林兄,我們快走!」慕嫣嫣看著那些大漢盯著自己的貪婪眼神,頓時身軀顫了顫。

「走?不用,既然這些人想要死,那我就成全他們。」林寒說著,眼神淡漠,看向那一眾傭兵團大漢。

「什麼?這小子說什麼?」

「他想要一個人殺了我們所有人?」

「現在的年輕人,都太天真,需要血的教訓,他才知道外面的世界,到底有多麼殘酷!」

幾個傭兵團大漢抽出腰間長刀,刀芒璀璨,殺氣騰騰,朝著林寒衝去,口中發出殘忍的大吼。

「九鼎雷王印!」

林寒大手一揮舞,頓時在自己身上的虛空中,衍化出一尊雷霆組成的古鼎,大氣磅礴,有鎮壓山川萬物之勢。

「殺!」

一個傭兵團大漢大手抓來,手掌瞬間出現了一桿血玉長槍,如同一條血龍,衝破長空,嘶鳴咆哮,轟然撞擊到了林寒身前的雷鼎之上。

「咔嚓」

一道碎裂聲陡然響起,幾乎就在那血玉長槍碰撞到雷鼎的一瞬間,整個槍身直接一寸寸崩碎開來,那大漢握著長槍的手掌也是被震蕩得肌體碎裂,流淌出鮮血。

「啊!」

他發出慘嚎,瞳孔驚恐,想要後退。

「遲了!」

一道冷喝聲響起,林寒懷抱雷鼎,轟然踏步而來,直接一鼎壓下,將那大漢給瞬間擊殺,碾壓成血泥,斃命當場。

「不好,這小子棘手!」

遠處傳來其他幾個傭兵團大漢的驚呼聲,他看到林寒一鼎將他們中的一人鎮壓,頓時紛紛聚集在了一起,從懷中掏出了一枚枚玉簡,紛紛拋向林寒。

轟隆隆!

玉簡炸裂,一座巨大的靈陣瞬間在虛空中顯化,靈光璀璨,殺氣沖霄,直接林寒給籠罩在其中。

「殺!」

「殺!」

「殺!」

震天的喊殺聲響起,那靈陣中,竟然衍生出一隊隊身披鐵甲、手握戰戈的甲胄士兵,沙場嘶吼般,朝著林寒殺去。

「一鼎震天地!」

林寒大喝,他身前衍化出的雷鼎愈加古樸和巨大,他如同推山一般,將那雷鼎朝著前方猛地推去,具有萬鈞之力,如同一座大岳在虛空橫行,隆隆作響,長空都在抖動。

這是九鼎雷王印與推山大印的意境結合!

此刻在林寒的推演下,爆發驚天動地的殺伐之力!

「啊!」

「啊!」

「啊!」

伴隨著一聲聲慘嚎,這狂牙傭兵團的所有大漢,一個個被那鼎那萬鈞大勢給鎮壓得不能動彈,身軀出現血痕,隨即轟然炸裂。

無一人倖存!

場上,滿是死屍。

靜!

無比的靜!

這一刻,場上站著的,只有林寒一人。

一鼎鎮壓九天十地!

這種威勢,讓不遠處的慕嫣嫣捂住小嘴,一張俏臉上,滿是不可思議。

她能看出林寒的修為,不過靈輪境五重天。

但此刻,卻是爆發如此恐怖絕倫的戰力,十幾個靈輪境七重天的強者,就這麼被他鎮殺了?

絲毫反抗的權利都沒有!

一念至此,慕嫣嫣看向林寒的眼神,從一開始的看重,此時變成了蘊含一種若有若無的敬畏之意。

接下來,林寒收取那些傭兵團大漢身上的儲物袋。

其中蘊藏不少靈石、靈藥等寶物,看來,這些傭兵團常年在外,掠奪了不少好東西,但現在,卻都是成為了林寒的財富。

「這狂牙傭兵團的團長,似乎就在這小島上潛修,我們還是去另外一個小島。」慕嫣嫣說著,看向林寒,美眸是徵求之色。

「如此也好,此次我們的目的,是為了尋找戰王大墓,與這些人在這裡耗著,是在浪費時間。」林寒點點頭,和慕嫣嫣朝著另一處小島飛射而去。

整整半日後,林寒和慕嫣嫣所在小島的不遠處,飛射而來兩道身影。

一共兩個青年男子,一個身軀略顯瘦弱,一身黃衫,而另一個,則是貴氣逼人,身穿一套玄衣,身姿挺拔,目蘊神光,面容倨傲。

這玄衣男子踏步而來,看到了慕嫣嫣和林寒站在那裡,言語間似乎還頗為親昵,他眼神一瞬間陰沉了下去,猛地道:「嫣嫣,你是名門大派,怎麼能夠和這種散修賤民站在一起,快過來!」

話落,這玄衣男子直接大手一抓,在虛空凝聚出一尊大手印,充滿壓迫,看似抓向慕嫣嫣,但實際上,那大手印殺氣騰騰,抓向的,卻是慕嫣嫣身旁的林寒。 「誰的孩子都不會是你的孩子!」

藍瀟說完低垂下頭。

厲千陽勾了勾嘴角,歪了歪頭,露出燦如烈陽的笑意,眼神里卻帶著几絲對自己的嘲諷,「藍瀟,你敢說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

「厲少,她已經說不是了,你還想怎麼樣!」邪非說著擰緊了自己的拳頭。

姑蘇北望拉過厲千陽,低聲說到,「厲千陽,你先回去吧。藍瀟現在懷有身孕,不能太激動。她現在暫且住在我家。你懂吧。」

厲千陽恢復理智點了點頭,轉身回到車上,開車離去。

姑蘇北望偷偷看了一眼藍瀟,發現藍瀟望著厲千陽的背影愣神。



回到白色房子后的姑蘇北望,心事重重的坐在書房裡。

邪非突然撞門而入,書桌前的姑蘇北望明顯被嚇到。

「我要娶藍瀟!」

姑蘇北望驚訝的張大了嘴巴,直直的看著邪非。這才睡了一個禮拜吧,難不成我是睡傻了還是去了另外一個空間?

見姑蘇北望沒有反應,邪非繞過書桌徑直走到姑蘇北望的身旁,拉過姑蘇北望的轉椅,一本正經的盯著姑蘇北望看著,「我要娶藍瀟!」

這一回,這五個字,姑蘇北望聽得一清二楚,想假裝忽略都是不可能了。她合上自己張大的嘴,咽了下口水。

「你能給我解釋下這什麼情況嗎?我這才睡了一個禮拜啊!我怎麼感覺我錯過了一個世紀的劇情?」

「我喜歡藍瀟!」

姑蘇北望看著邪非,心中想到,你金三角有個皮膚黝黑的小花,記得嗎?她也喜歡你!

「多久的事了?」

「從我第一眼看到她開始。」

「她懷了厲千陽的孩子你知道嗎?」

「知道。所以我更要娶她!我要好好照顧她!」

「你可是常年過著刀尖上舔血日子的人,怎麼這會……」

姑蘇北望說著自己轉過了轉椅,面朝著那扇被邪非破開的門,心事沉沉。

見姑蘇北望又在愣神,邪非再次轉過轉椅,讓姑蘇北望和自己面對著面。

「正因為如此,我才更清楚的知道我自己想要什麼!我不能讓她一個人承受這些!」

姑蘇北望迷濛的雙眸里,若有所思的說到,「那她知道這些嗎?」

對啊,那她知道這些嗎?

她想到了自己,想到了千年前的故事,那個千年前的知道會知道現在的事,她會怎麼選擇……

「我還沒和她說……我不得先徵求下你的意見嗎?」

神洲武皇 「為什麼要徵求我的意見?」

「她不是你的閨蜜嗎?我們之間之前……」

姑蘇北望聽出了他的意思,伸出腳狠狠的踹了他一腳,「你亂想什麼!我們之間從來就沒有你想的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邪非捂著腳,呵呵的一笑,「那我就放心了!」

姑蘇北望翻了個白眼。

「沒事你給我出去!」

她沒好氣的指著她書房的門!真的是改不了匪子的脾性。好好的門啊……

邪非抓了抓自己的腦袋,一臉笑意的走出書房。

突然,他轉身嚴肅的看向姑蘇北望,「那個,你要小心顧默。」 轟!

恐怖沉重的大手,根本毫無預兆,直接朝著林寒抓去,充滿壓迫性。

這一幕,讓慕嫣嫣俏臉猛地一變,她想要說些什麼,但已經來不及了,那玄衣男子的攻擊,已經快要降臨到林寒的身上。

「鏘!」

但就在這千鈞一髮時刻,一道驚天劍鳴聲陡然響起。

「嘩啦!」

下一刻,林寒身上衝出一道冰冷劍光,絕世鋒芒劃破長空,瞬間將那玄衣男子抓來的大手印給撕裂開來。

「有點手段。」玄衣男子神色一詫,忍不住出聲道,但他一雙眸子,卻是愈加陰沉,因為林寒當面反抗了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