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慕少帥的底到底有多深,京都的人誰都摸不透!

他手裡不僅掌控著權,甚至還掌控著無人能及的財富,錢和權都在他手裡,他要神不知鬼不覺的做點事給人找點麻煩,還能是難事嗎?

「真是少帥……」徐寒微微嘆了口氣,對於這個神話一般的男人,既敬畏又崇拜。

「讓你查三大家族最近在扶持哪家,你查到什麼了嗎?」

「查了,屬下派出去的人發現,江少最近跟趙家的大小姐走的很近。」

「北堤趙家?」

「是!而且趙家最近風頭很盛,得了不少的項目,簡直可以說時來運轉了。如果不是有所懷疑細查下去,很難發現。」

頓了頓,徐寒補了一句:「這個趙家的大小姐,跟雲小姐是好朋友又是同學。雲小姐似乎很護著這個朋友,去了幾次趙家的別墅,還暗中打掩護給老爺子治病。」

「是嗎?」沈亦宸挑挑眉,垂眸看著手裡的文件夾,眸色幽沉。

「這事壓下來別走漏風聲了,我不希望其他三大豪門注意到趙家,這個大小姐要是有個萬一,雲曦肯定不會不管,我不想看到任何意外!」

「是,屬下明白!」

。 第243章我有一個發財的路子

林宇和陳近南完成結拜儀式,兄弟相稱。

雖擔任青木堂的香主,但林宇在幫會裏的地位驟然上升。

叮!《萬界燒烤系統》啟動!

【恭喜主人!成功與總舵主陳近南結拜為兄弟,獲得了他的信任和重用!】

【提醒主人!儘快發展燒烤事業,號召各地分舵,在街頭擺攤賣燒烤!】

林宇的濃眉微皺,尋思對策。

陳近南拉住林宇的手,朗聲說:「賢弟,剷除吳三桂的任務,就交給你了!」

林宇故意說:「我可以利用計謀,戲耍吳三桂,徹底激怒他,提前起兵造反!但想剷除吳三桂,難度未免太大,畢竟,他的身邊有神龍教和馮錫范,以我的武功……」

陳近南說:「你我結拜,生死與共,我絕不會眼睜睜地看着你丟掉性命!所以,我派人暗中保護你。」

林宇搖搖頭:「連你都打不過馮錫范,天地會還有哪位高手能搞定他?」

陳近南一怔,無言以對。

林宇趁機說:「如果大哥能滿足我一個小小的要求,我想,應該可以剷除吳三桂。」

陳近南的雙眼倏地放光,忙說:「什麼要求,賢弟儘管講!」

林宇說:「據我所知,多隆秘密籠絡了三位高手,成為皇宮內的貼身保鏢,負責保護康熙和太后!這三位高手,武功造詣應該不低於馮錫范!」

「我想,悄悄收買三位高手,邀請他們加入『天地會』,定能消滅馮錫范和神龍教!到時,剷除吳三桂和康熙,易如反掌!」

陳近南聽完,表情激動:「這三位高手,叫什麼名字?」

林宇隨口胡編亂造:「一位來自西域,名叫木爾肯,兩位來自波斯,名叫艾依莎和阿妮娜!」

陳近南說:「聽名字,應該是一男兩女!」

林宇說:「沒錯!木爾肯英俊瀟灑,玉樹臨風,是西域『天山派』排名第一的高手!艾依莎和阿妮娜,戴着面紗,始終不見真面目,是波斯某神秘教派的頂尖高手!」

現場議論紛紛,眾人被忽悠。

韋小寶說:「康熙真狡猾,從西域和波斯招募高手,我不信他們的武功,能比得過師父!」

陳近南說:「能入宮保護狗皇帝,武功自然不弱,如果收買他們,加入天地會,不失為妙計!」

一名老者附和說:「西域的天山派,一直反抗滿清狗皇帝的統治,他們的第一高手加入天地會,咱們等於如虎添翼啊!」

一個書生模樣的中年人說:「波斯地區的神秘教派很多,咱們天地會,應該考慮拉攏那邊的教徒,設立分舵!」

陳近南問:「賢弟,你有把握收買這三位高手嗎?」

林宇說:「收買嘛,自然需要大把的銀子……」

陳近南露出笑容:「你負責抄鰲拜的家,撈了不少油水,還愁沒銀子?」

林宇說:「鰲拜的家產,共一千五百萬兩,我只私自扣下三十萬兩,其餘如數上交國庫,康熙也已派人調查核實!」

「扣下的三十萬兩,我送給韋小寶的姐姐韋春花十萬兩,送給多隆十萬兩,其他的十萬兩,我分別打點給其他官員、太監、宮女和侍衛,如今只剩幾百兩銀子!」

陳近南扭頭看向韋小寶。

「林香主所言不差……」韋小寶的神態尷尬,「他確實送給我老姐……十萬兩銀票……我老姐買下了麗春院,不但開設了分院,還新開了一家酒樓……」

林宇說:「現在,我幾乎兩袖清風,怎麼有銀子收買西域和波斯的三位高手呢?所以,我的要求是——請大哥下令,迅速籌集銀子!」

陳近南笑着說:「賢弟提出的要求,合情合理,需要籌集多少銀子?」

林宇說:「至少三千萬兩!」

陳近南瞪園了眼睛,眾人也隨之驚呼!

「三千萬兩銀子!天哪!這麼多!」

「如今,咱們天地會的家底,連三十萬兩都沒有!怎麼拿出三千萬?」

「誰說的?天地會家大業大,起碼應該有三百萬兩吧?」

「這幾年,各地分舵的生意不太好,每次都交不足經費。」

「你錯了!各地分舵的生意並不差,但掌管分舵的香主,中飽私囊,不上交經費!」

「你特娘滴盯着我看什麼,我可沒貪污!」

「你沒貪污,激動什麼呀,心虛什麼呀?」

「我怎麼心虛了,你別血口噴人!」

……

大廳內一片叫嚷怒罵聲,混亂不堪。

啪!陳近南猛拍桌子!

咔嚓,桌面分裂,四腳斷開。

陳近南內傷未愈,他動了真氣,不禁咳嗽幾聲,臉色凜然。

見總舵主發怒,眾人乖乖地閉嘴。

林宇知道,「天地會」屬於民間幫會,最初成立時,人員多為農夫、手工業者、小商販、流浪漢,以下層的窮苦百姓為主。

經過多年的發展,幫會的成分變得複雜,開始拉攏有實力的土豪,再加上陳近南的嚴格管理,經濟收入日益提高。

可惜,貪污現象也逐漸增多,某些分舵的香主,利用廉價勞動力和幫會資源,暗中斂財,中飽私囊,不及時繳納會費和辦事經費。

陳近南十分頭疼貪污的問題,他早想殺一儆百,嚴懲黑心的分舵香主。

但是,陳近南在拉人加盟入會的時候,喜歡宣揚「奪回原本屬於大明的江山、銀子和女人」此類的思想!

所以,不讓分舵的香主貪污銀子,等於斷了他們的發財之路,誰還效忠天地會?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飯都吃不飽,誰還反清復明?

陳近南最近也在考慮,如何拓展生意,有效地收繳經費,充實天地會的銀庫。

林宇說:「大哥,咱們真的沒有三千萬兩嗎?」

陳近南無奈地搖頭,嘆了口氣。

韋小寶說:「西域和波斯的高手,太貪心了吧?必須這麼多銀子收買他們?」

林宇繼續忽悠:「多隆告訴我,他們每人每年的俸祿,高達五百萬兩銀子!還不包括額外的賞賜和福利待遇!」

白須老者說:「總舵主,林香主收買三位大內高手的計策,我覺得可行!一旦成功,不但有機會剷除吳三桂和康熙皇帝,還能在西域和波斯設立分舵,擴大天地會的影響力!所以,咱們竭盡全力,湊齊三千萬兩銀子!」

陳近南說:「計策毋庸置疑,但湊齊三千萬兩,實在太難。」

林宇笑眯眯地說:「我有一個發財的路子,需要大哥全力支持!」

陳近南忙問:「什麼路子?只要不偷不搶,不違反江湖道義,我一定支持!」

林宇說:「我擅長燒烤廚藝,可以把燒烤技術傳授給各地分舵,讓他們做燒烤生意,迅速賺取銀子,上繳總舵,湊齊三千萬兩。」

之前,林宇提出過此想法,卻被分舵的香主們嗤笑。

現在沒人笑話他了,因為各位香主吃過燒烤美食,全都讚不絕口。

陳近南說:「賢弟的燒烤廚藝一流,可短期內,無法賺到三千萬兩銀子。」

林宇說:「等待顧客上門,肯定不行,必須在街頭巷尾擺攤叫賣,主動招攬顧客!」

陳近南看向眾人,徵求他們的意見。

香主們紛紛點頭,渴望賺取銀子。

林宇說:「天地會的成員,遍佈天下!必須合理地利用本會的民間資源,統一經營,統一管理,獎懲分明。」

陳近南的眼睛更加發亮:「賢弟如何經營管理?」

林宇說:「天地會,分為蓮花堂、洪順堂、家後堂、參太堂、宏化堂、青木堂、赤火堂、西金堂、玄水堂、黃土堂!共十個堂!」

「我在京城,專門設立燒烤堂,培訓十位優秀的燒烤廚師,傳授他們高超的燒烤技術和經驗,然後分派到各地,指導十大分舵的人員,學習燒烤廚藝。」

「燒烤爐、食物箱、工具箱、包括特殊的食材,進行統一設計,統一採購,統一發放,形成咱們天地會的獨家品牌,讓老百姓們牢記於心。」

「經營方面,每月給各地分舵制定收入指標!完成指標的金額,上繳總舵燒烤堂!超出指標的金額,歸分舵香主!達不到指標的金額,懲罰分舵香主一筆銀子!」

「另外,我會利用『鹿鼎公」的身份,以朝廷的名義,協助各地分舵,幫你們在街頭擺更多的攤位,全部受官府的保護!」

眾人聽完,齊聲叫好,奮力鼓掌!

免費學習燒烤廚藝,免費獲得燒烤工具,不僅多勞多得,還受官府的保護,這種生意誰不想做?

陳近南心花怒放,和藹可親地注視着林宇:「獨家品牌的思路很好啊,叫什麼名字呢?」

林宇不假思索地說:「當然不能叫《天地燒烤》,我看,就叫《天香燒烤》吧,名字淺顯易懂,老百姓樂於接受!」

「以後生意好了,別人想加盟《天香燒烤》品牌,由分舵上報總部,經審核同意,可收取加盟費用!」

陳近南再次拍手同意,表示讚賞。

林宇環視眾人:「今天巧了啊,各位分舵的香主都在場,你們多逗留幾日吧,等我培訓完優秀的燒烤廚師,隨你們一起返程!」

忽然,白須老者樂呵呵地問:「各地分舵擺攤賣燒烤,每月向總部上繳多少銀子?」。說完,她一把搶過桌上的酒,猛地往嘴裡一灌,根本不給楚玄辰反對的機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