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慕貞冷笑一聲:「我身為幻府長老,有權為我幻府的人出氣,別說傷他,我就算殺了他,也是他該承受的!」

「我……」一名少女弱弱的舉起了手,「我接受她的道歉。」

這少女赫然就是最初被巨龍捲下水的女子,一開始,她還記恨著那頭龍,而如今,見到銀子的慘狀,竟是有些不忍心。

她畢竟是個女人,女人最為敏感,也是最容易心軟,若是換成其他人,怕是沒有如此能原諒……

「我也接受道歉。」幻音看了眼慕貞,站了出來說道。

慕貞的臉色微微一變,眸光一掃,就見到了人群后的何翠翠,眼中閃過一道光芒:「這位姑娘也是受害者,我答應過她,要為她討回一個公道!」

青衣詫異的看了眼何翠翠,再望向銀子:「你們又出手傷人了?」

「沒有,青衣大人,我不認識這位姑娘。」

銀子肯定的搖了搖頭,他只動過一次手,這個姑娘他確實不認識……

對於銀子的話,青衣自是相信,她氣勢狂涌而出,居高臨下的眉眼間含著一抹冷意。 奇書網.最快更新爆萌狐寶:神醫娘親要逆天最新章節!

「我的屬下並沒有抓他,你又因何如此重傷我的人?」

虛空之中,衣袂淺揚,青衣女子的表情帶有冷漠,目光肅殺冷冽,濃重的殺氣就如同征戰沙場多年的大將軍。

「呵!」慕貞勾了勾唇角,諷刺的一笑,「他說沒有就沒有?我身為人類,怎會相信妖獸的話?何況,即使沒有這些事又如何?你們為人類貢獻出身軀,亦是你們該的榮幸。」

豪門天價前妻 言下之意,就是我將你們生吞活剝了,你們也得認為這是榮幸,且因此感謝我。

「這個世界,本就弱肉強食,身為弱者,沒有資格活著!」

她緩步向著青衣逼近,冷芒從眼底閃過,帶著森森的寒意。

這一刻,天空一片陰沉,烏雲密布,電閃雷鳴。

那些圍觀的群眾們眼見戰爭在即,紛紛向著兩旁退去,生怕這一場戰鬥,會波及他們。

「青衣大人!」

銀子一口鮮血吐了出來,它擔憂的抬起頭,望向立於虛空中的青衣女子。

青衣身形筆挺,單薄而有些消瘦,如同青竹傲然而立,清高而不自傲,冷漠而不無情。

可是……

她不再注意青衣,淡然的視線凝望向底下的慕貞。

「看來今日,一場戰鬥是在所難免了……」

「不不不,」慕貞搖頭,「戰鬥可以避免,前提是,你需要你成為我徒弟的坐騎!」

這女人和剛才的銀龍不一樣,他能看出她的潛力,若是讓她追隨慕冷,那更篤定了慕冷往後幻府第一天才的位置。

何況……

讓如此高傲的龍族為奴,必定可以將她的高傲踩在腳底下。

神醫嫡女 慕冷清淺的一笑,只是那笑意中透著幾分涼薄。

「我青衣,前世今生,都只會追隨一人,讓我給她為坐騎?她還不配。」

本來心中雀躍的慕冷,聽聞青衣這話,臉色沉了沉,一個將要成為階下囚的存在,還敢口出狂言?

「既然你放棄了如此大好的機會,就別怨我,」慕貞眯起輕眯,身子凌空而起,與青衣平立與虛空,「不過,在此之前,我要先告訴你一件事,我的徒兒乃是幻府第一天才,前途無限,你放棄追隨她,乃是你的損失……可惜,你也沒機會見到她凌駕眾生之上,反而只能成為我徒兒的養料。」

青衣冷笑一聲:「廢話不用多說,你不願意放了我的人,那我們只能動手!」

剛才還陰暗的天空上,再次落下兩道雷電,青衣的身子更是化為閃電,率先發起了攻擊。

轟!

兩掌相撞,地動山搖。

底下的河水亦是翻湧而出,化為一道水柱,在空中翻騰。

「吼!」

銀子急的再次大吼出聲。

如若是之前的青衣大人,這個可惡的人類堅絕不會是她的對手,如今青衣大人傷勢未愈,如何與人作戰?

銀子強撐著幾下,依然未能從地上爬起,身子再次重重的摔下,激起一地的塵土飛揚。

它的眼角,流下一滴龍淚,心中痛苦難耐,暗恨著自己的無用。

如果不是他,青衣大人也不會為了救他,而入了這些人類的魔抓…… 奇書網.最快更新爆萌狐寶:神醫娘親要逆天最新章節!

天空,戰鬥並未停下。

青衣連續幾道攻擊都沒打中慕貞,清冷絕世的面龐不覺浮現出一抹急躁,她的喉嚨更有些甘甜,一口鮮血差點噴出,又被她壓了下去。

而慕貞也好不到什麼地方去。

她眼見青衣的攻速猛烈,力量強大,完全不敢掉以輕心,需要緊提著所有的精神全力戰鬥。

也正因此,更加劇了她要拿下青衣的決心!

「你們都愣著幹什麼?」慕貞皺眉,望向底下的眾人,厲聲喝道,「還不趕緊與我一起上,拿下這條龍!」

這……

眾人一怔,面面相覷。

那條青龍實力不一般,他們上去肯定會有傷亡,而這種傷亡,是所有人都不敢冒險的。

再者,幻家大小姐幻音都原諒了這些龍族的所作所為,他們若再去,豈非多管閑事?

不過,讓眾人更不樂意幫忙的,這條龍即使被捕獲了,也沒有他們的份,他們何必為了慕貞如此冒險?

在場的那幾個長老都開始打起了小九九,任是沒有一個人去幫忙……

慕貞氣的差點吐血,慕府那些人的實力都不高,無法起到什麼作用,這幾個老傢伙又不幫她,若是再拖延下去,難保這條龍不會有其他同夥。

她咬了咬牙,向著底下的何翠翠使了個眼色。

何翠翠下意識的後退了幾步,避了慕貞的目光……

見到這一幕,慕貞心中怒火更甚,冷聲說道:「你們可知道府主為何想要尋找何姑娘?他是因為聽說何姑娘醫術了得,治好了幻音姑娘的病,打算讓何姑娘為少主致命,可你們,眼睜睜的看著傷了何姑娘的龍在此囂張都不出手,稍後何姑娘一句話,府主都會把你們嚴懲不貸!」

她說的是醫術,並非是煉丹術,當日聽慕冷所言,那個女人用的是其他辦法為幻音治病,而非是煉丹。

這也給了何翠翠機會!

彼時,若是無法為少主治療,她只需要說自己只會這一個治病方法就足夠了,反正,天底下如此多的煉丹師都救不了少主……

可聽完慕貞這話之後,何翠翠傻眼了。

府主找她不僅僅是感謝她救了夫人的外甥女嗎?還要她治病?她哪會治什麼病?

眼見慕貞又警告的望了她一眼,何翠翠的身子頓時僵住了,她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如今和慕府已經是一根繩上的螞蚱,任何事情都由不得她。

「你們給我抓了那條龍!」何翠翠緊緊的握著拳頭,手心已經布滿了汗水,「若是你們殺了它,我會稟明府主,府主會看在我的面子上,對你們更加優待。」

其餘幾個長老相視一眼,微微點了點頭,他們縱身一躍,站在了青衣的身後。

原先面對一個慕貞,青衣還能夠抵抗,現在又多加了幾個人,她漸漸的就落入了下風……

砰!

不知是誰的拳頭,重傷在青衣的胸膛,她的身體驟然劃過虛空,從天空中狠狠的摔了下來,落入了人群之中。

眾人向後退去,偌大的河岸邊上,只留下了重傷無法站起的銀子,與剛剛摔下天空的青衣…… 奇書網.最快更新爆萌狐寶:神醫娘親要逆天最新章節!

此刻的青衣躺在地上,嘴角泛著一抹血跡,她的眼神帶有堅決,冷冷的環視著從虛空而下的眾人。

「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可願臣服?」慕貞居高臨下的俯視著青衣,面無表情的問道。

青衣笑了兩聲,這笑聲一改之前的清冷,頗為狂妄囂張。

「死亦何懼?我青衣就算入地獄,也一定會拖著你們一起!」

……

白顏剛才仲府趕來,驀然間聽到了這一句話,而這話如同一道重鎚,狠狠的砸在她的心中。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不過,在我入地獄之前,一定會拖你一把,一起去地獄為伴!」

血色的戰場,與那萬千敵軍對立的青袍青年……

這一幕幕,再次如同鏡頭,在白顏的腦海中閃過,令她的眼眸染上一抹紅光,怒意由心而起,一頭青絲在這狂風之下狂舞,她整個人都如同一把出鞘的寶劍,肅殺冷漠。

仲南與仲北跟在她的身後,當看到少女這突如其來的氣勢之後,兩人大驚失色,目光中帶著震撼。

可來不及等他們多想,白顏就已經化為一道流光,迅疾的向著倒在地上的青衣女子快速而去……

……

河岸邊,眾人早已經為他們讓開了一條寬敞的大道,以至於青衣的身旁毫無行人。

慕貞盛氣凌人,不可一世:「這是你的選擇,你不肯臣服與我們,那我就只能拿了你的內丹,用來突破實力!」

這妖龍的內丹必然和她的實力一樣強大,或許,她能藉助這內丹,到達一個新的層次……

想及此,慕貞嘴角冷笑連連,她手中的長劍高高舉起,用力的刺向了青衣殘破的身軀。

嘩!

忽的,一道流光從身後撞來,狠狠的撞在了慕貞的身上,她毫無防備,身子一個踉蹌向前,手中的劍脫離了手,啪嗒一聲掉在地上。

「誰?」慕貞怒了,「是誰敢偷襲本長老?」

她轉頭剛想動手,卻在看到那一張容顏的剎那,臉色驀地一僵,眼瞳緊縮,心臟瞬間跳了幾拍。

不!

不可能!

那個賤人已經死了,還是被她的人親手殺了,絕不可能出現在此!

「師父!」慕冷看到慕貞眼中的驚慌,她急忙呼喚了一聲。

慕冷的聲音讓慕貞的情緒逐漸恢復,眼神微冷。

這個女人,必定就是冷兒畫像中的女子,沒想到她比畫像還要像那個賤人。

她決不能讓少主見到她!不然……

難免少主不會因為這張臉與她太過相似,導致少主從此貪戀上她。

「大膽!」慕貞回過神來,厲聲喝道,「你敢偷襲本長老?」

白顏的眼裡毫無她的存在,徑自的走向了倒在地上的青衣,向她伸出了手:「抱歉,我來晚了。」

青衣一怔,她剛才沒敢和白顏相認,生怕會波及到她,可她為何……如此不顧自己的安全?

她苦笑著搖頭,又望向跟在白顏身後的金子,聲音微微乾澀:「金子,你為何要帶她來這裡?」

「青衣大人,我怕你遇到危險。」金子低下了頭,歉疚的道。

「你們不該管我的……」青衣話雖如此,卻依然拽住了白顏的手,借力站了起來。 奇書網.最快更新爆萌狐寶:神醫娘親要逆天最新章節!

「你在我旁邊呆著,接下來的事情,我來解決。」白顏鬆開了她的手,目光緩緩轉向了慕貞。

一縷殺氣,從她的周身擴散而開,遍布在整個河岸邊。

前世,是青龍窮盡一切的護她,如今,也該她來保護她的安全。

慕貞眼瞳一縮,冷眼凝視著白顏:「你和這條龍,是何關係?」

「她是我的屬下。」

白顏的聲音不冷不淡,毫無情緒波動,卻輕易挑起了慕貞師徒的怒火。

慕冷的眼神滿是嫉妒,明明之前這女人也被兩條龍拽入了河中,為何她們卻成為了她的下屬?

早知如此,當日,她就應該義無反顧的去救幻音,否則,說不定她也有機會收服這些巨龍。

「哈哈!」慕貞的反應倒沒有慕冷那般強烈,她狂笑了兩聲,諷刺的勾了勾唇角,「難怪這條龍不肯給我徒兒當坐騎,原來……是一條瞎龍,看在她眼瞎的份上,稍後我會給她上一點痛苦。」

「至於你……」她眸光微斂,冷聲道,「與龍為伍,就是與人類為敵,你以為我會放過你?」

慕貞冷眸凝望著白顏,見她沒有反應,屬於尊階高級的威壓散發出來,似乎有一股足矣將人碾壓的氣勢。

白顏一身紅衣,青絲淺揚,在慕貞的威壓之下面色不改,氣定神閑。

慕貞沒想到這丫頭可以抵擋她的威壓,臉色一變,拳頭驟然而至,正打算狠狠教訓這個不識禮數的小丫頭。

奈何,她的拳頭還沒有落下,一道怒喝聲從身後傳來,帶著雷霆之怒。

「慕貞,你好大的膽子,膽敢對我們的徒兒動手!」

話音剛落,一道攻擊就從前方迎面而來,慕貞驚訝的抬頭間,就見剛才還在身後的仲南已經出現在了慕貞的眼前,轟的一聲,兩拳相撞,餘波擴出,掀起滿地塵土,震得山河動蕩。

慕貞的腳步向後移了幾步,在地上留下一道長長的痕迹,她震驚的抬頭,聲音都帶著顫抖:「不,不可能,你怎麼會突破到尊階高級?」

尊階高級,對其餘人而言,隨難,卻也並非毫無可能。

可是,對仲南來說,這一輩子,他都不可能到達尊階高級1

但剛才,仲南抵擋住她攻擊的實力,分明就是尊階高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