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憤怒!

只見,那漢子手捧的包裹中赫然是一顆血淋淋的人頭。

人頭

——金九旭的人頭! 天地悠悠,世紀輪轉。

木白在鴻蒙宇宙擊殺五大主宰一戰,至今轉眼已過去百年。

百年前爆發在鴻蒙宇宙中那場恐怖的天地浩劫,席捲整個宇宙中的位面大陸,讓人惶恐不以,還以為是世界末日降臨,只有居住在天神島嶼中的諸神高手才明白其中真相。

在鴻蒙宇宙的各大位面大陸,由於缺少了五大主宰法則的約束,這百年來誕生了許多天賦驚艷的半神高手,然而他們探索整個鴻蒙宇宙的歷練之旅,這才剛剛開始而已…

木白為了心中那份執著理想,從格蘭鎮當初那位被人嘲笑的落魄少年,一步步成為這宇宙天地的唯一至尊,當他的名字在天恆大陸淪為一段千古流傳的故事之時,誰又能想到主宰眾人命運的至尊,一直隱居他們的世界之中呢?

從起點出發,歷經無數生死難關,突破重重命運阻礙,當他完成使命之時,最終又選擇回到起點,和妻兒一起過上了百年的平淡生活,但這平淡的背後,卻潛伏著更為強大的危機。

格蘭小鎮的原址,此時已被一片原始森林所包圍,森林中央一塊空地上獨立著一棟木屋和一個很的院子,院內種植滿爭奇鬥豔的奇花異草,朝陽初升,溫暖的晨光照射進這片森林,百花怒放,鳥語啼鳴,時光在這一刻顯得是如此悠然寧靜。

吱呀!

木屋的木門被人從內拉開,走出一位白衣翩翩的俊逸青年,他閑庭信步,深邃凌厲的目光始終凝望著朝陽升起的方向,嘴角喃喃道:「百年彈指即過,可擊殺了五大主宰之後,整個鴻蒙宇宙的天地之氣明顯下降了大半,我的巔峰神力至今也只能恢復一半,最近心中一直有種黑暗籠罩的預兆,想要解開這一切的最終秘密,或許只有前往那個地方。」

哪怕他現在是這鴻蒙宇宙的天地至尊,到了那個地方,他也有隕落的可能!

選擇在天恆大陸隱居,可以有時間陪伴妻兒,另外一方面,也是為了恢復神力,為最終前往那個地方做準備。

「木白哥哥。」一道甜美清脆地聲音從身後傳來。

一雙纖細白皙的手臂旋即環抱住他腰間,讓他感到甜蜜溫暖。

「你今天是怎麼了?為什麼一大早就愁眉苦臉的?」

迪拉俏臉滿是疑惑。五大主宰已經被木白擊殺,她不明白還有什麼事情會讓木白感到苦惱的。

木白身子輕輕一震,目光依然凝望著遠方,道:「迪拉,或許我們要分開一段很長的時間了。」

「什…什麼…」迪拉雙臂將木白抱得更緊,臉頰緊緊貼著他的後背,低語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五大主宰從異度空間降臨的秘密,只有木白自己一人清楚,他沉聲道:「有一個比鴻蒙宇宙還要高級的空間,他的神識無法窺視到那裡面的秘密,或許在那裡,連我都只是最低級的存在。」

「怎麼可能!」迪拉嬌軀猛地一顫,抬起一臉駭然的望著木白,她實在無法想象,木白現在身為天地至尊,在那個空間,連他都只是低級存在,那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恐怖存在? (喜歡《一刀一千兩》的朋友請在觀看本書時輕點一下收藏,以便您下次閱讀。多謝支持!)

但見愛徒的首級,官翰山的神色亦爲之動容,他雙眼瞪的凸出,顫抖道:“九旭… …我的好徒兒啊… …”

他每說一個字,便緩緩的向前挪動一步。

當他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已站在了金九旭的首級面前。

但見官翰山,手捧人頭的那名紅衣漢子直嚇的瑟瑟發抖,連大氣也不敢喘一聲。

“九旭… …你走的時候還是好好的… …如今… …怎的會變成這副模樣… …”官翰山盯着金九旭的首級喃喃道。

只見,金九旭的首級面容煞白,已沒了絲毫的血色。顯然已是死去多時了。

可他的面門之上卻沒有一點多餘的血跡,竟乾淨的出奇。甚至,連打鬥留下的傷痕都沒有。

官翰山用滿布皺紋且微微顫抖的雙手緩緩的托起的金九旭的首級,仔細端詳了起來。

看了一會,官翰山忽的轉過臉來對着洛刀問道:“賢侄,你能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嗎?”

洛刀定睛一看。只見,金九旭的首級上雖然沒有其他多餘的傷口。可咽喉處卻被齊頭砍斷,切面平整且乾淨利落。洛刀是使刀的行家,他當然看得出金九旭是被一刀砍去了頭顱。

這一點,官翰山自然也不會看不出來。

凌虛子與白水道長想上前看個真切。可經過洛刀身邊的時候忽覺此刻洛刀的周遭直隴上一層詭異的氣息。

那是一股死氣。

這氣息似是要將所有靠近的他的人都變成死人。

洛刀已很久沒有散發出這樣的氣息。



——怒了!

“小侄與金兄分開的時候金兄還是好好的,我也想知道現在爲何會變成這個樣子。”洛刀冷冷道。

此時,花心嫣緩緩的轉過身來,道:“我不在的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金… …金大俠又是被何人所殺?”

花心嫣說罷。萬花三十二魁的眼神竟不約而同的怯生生的望向了洛刀。

這是三十二雙懷疑的眼神。

洛刀劍眉一鎖,冷冷道:“難道是我?”

凌虛子和白水道長忽的攔在了洛刀身前。

“你們別怕,只需把實情說出來便可。”凌虛子道。

“有盟主和我們在,不會讓人傷害你們的。”白水道長道。

洛刀冷冷的盯着二人,道:“二位前輩,你們什麼意思?”

“洛大俠,在事情還未弄清楚之前,我勸你還是不要輕舉妄動。”凌虛子道。

白水道長已然“嗆”的一聲拔出了腰間的配劍,橫在胸前,道:“洛大俠,如果兇手真的不是你,我等自然不會爲難你。”

洛刀冷冷一笑,道:“好,我也很想知道事情的經過。我更想知道,金兄到底是怎麼死的。”

“幾位,你們知道什麼,儘管說來吧。”官翰山忽的嘆道。

那原本捧着金九旭首級的漢子看了看衆人,怯生生的道:“那日… …我… …我看見… …殺害… …殺害金大俠的兇手… …便是… …便是… …”

這漢子吞吞吐吐的說着,可一雙眼睛卻已直直的看向了洛刀。

官翰山,凌虛子,白水道長三人的目光也隨之一起看向洛刀。

花心嫣忽的驚道:“不可能,人不可能是他殺的。”

“花姑娘何出此言?”凌虛子問道。

“花姑娘,這無憑無據的,你可不要亂說話啊。”白水道長道。

花心嫣悶哼一聲道:“小女子怎敢在各位前輩面前說謊?只是,一刀一千兩這幾日確是一直與小女子待在一起,更本沒有時間去殺人。”

官、凌、白水三人面面相覷。凌虛子轉頭問道:“小兄弟,請你將當日的情形講述一便。”

那紅衣漢子嚥了口唾沫,緩緩道:“那日,我們一行人錯過了投棧的時辰,便隨意在荒郊野林裏對付了一晚。當晚,我起來小解,遠遠的便看見金大俠在和一長髮漢子交談。”

說到這,衆人不約而同的向着洛刀那頭就快要拖到地上的長髮看了一眼。

那紅衣漢子繼續說道:“起初,我以爲二人是舊識,便沒有多作理會,可忽然,我就看見寒光一現。那長髮漢子竟從腰間抽出了一柄刀,砍向了金大俠。”

“那柄刀長什麼模樣?”凌虛子忽的問道。

“很闊,很短,無鞘。似是屬於快刀一類的兵器。”那紅衣漢子道。

凌虛子點了點頭,問道:“然後呢?”

“然後… …然後… …”那紅衣漢子喃喃道。

“快說!”白水道長喝叱道。

那紅衣漢子一驚,道:“然後,金大俠的首級就被那長髮漢子一刀砍了下來。”

“你可看清楚了,真的是一刀斷頭?”凌虛子問道。

“就是一刀。那長髮漢子從始至終也只出了這麼一刀。”紅衣漢子道。

“你可看清楚了兇手的樣貌?”白水道長問道。

“當時已近三更天,我又離的遠,沒有看清。但是,我依稀見到了兇手的臉,那是一張面無表情,冷峻的臉龐。”紅衣漢子回憶道。

白水道長忽然指向洛刀,問道:“你且看看,兇手是不是此人?”

那紅字漢子在朔方城中是見識過洛刀的厲害的。現在,他連正眼都不敢看洛刀,直連連的點頭。

凌虛子赫然轉過身去,道:“洛大俠,事到如今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不。是。我。”洛刀冷冷道。

“以金賢侄的武功,當今江湖上絕對沒有人能夠一招取下他的首級。除非這個人是他所認識的,他纔會沒有絲毫的防備。”凌虛子道。

“長髮,快刀,凌厲的刀法,又是金賢侄所認識的人。洛大俠,這兇手不是你還會是誰?”白水道長道。

此時,洛刀的眸子忽的由黑轉紫。他冷冷道:“我再說最後一遍,不是我!”

“不可能是他,這幾日他從未離開過我的視線。又怎能分身去殺金大俠呢?”花心嫣忽道。

“事情發生在三更天。花姑娘口口聲聲說洛大俠不曾離開過你的視線。難道這幾日,花姑娘和洛大俠竟睡在同一張牀上不成嗎?”白水道長道。 木白轉過身子,伸手輕輕撫摸著迪拉的細膩臉頰,微笑道:「不用為我擔心,以我的實力,做到全身而退應該是沒問題的,只有解開那裡面的秘密,我才能掌握到這個世界的最終奧義。」

迪拉道:「可你現在已經是這鴻蒙宇宙最強大的存在了,為什麼要去那裡冒險?」

木白道:「最近我心裡越來越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如果不查清楚這個秘密,不僅我會隕落,連整個鴻蒙宇宙都會被毀滅。迪拉,這次我沒有選擇,必須要前往那裡,你明白嗎?」

迪拉聞言,臉色剎那泛白,美瞳輕輕地顫動著,內心害怕極了,她想象不到那樣一個能夠葬送鴻蒙至尊的地方,到底存在著怎樣恐怖的敵人?原本以為可以從此和木白在這裡平靜快樂的生活,到頭來還是被打破了,她極不願意看到木白再去冒險,可她知道木白沒有選擇,就算自己答應也不行。

木白道:「現在小煙還在閉關修鍊,你答應我,暫時不要將這個消息告訴她和其他任何人。」

迪拉顫聲道:「你是準備一個人去嗎?那樣太危險了,號令天神島嶼的眾神一同隨你前往吧。」

木白搖頭道:「我只是去查探一下那個空間隱藏的秘密,很快就能夠返回鴻蒙宇宙,等我回來之後再做決定吧。」

「可…可我放心不下。」迪拉美眸悄然蒙上一層水霧。

木白道:「我已經將鴻蒙圖傳給然兒了,在我離開的這段時間裡,讓他代我維持鴻蒙宇宙的秩序。還有,萬一…一年之後我沒有順利回來的話,那應該是在異度空間出現意外了。」

「不…我不許你說這樣的話,你答應我,一定會回來的,對嗎?」迪拉玉手輕輕捂住木白的嘴。

木白微微點了一下頭,身影旋即消失在迪拉眼前。

……

天神島嶼外的宇宙深處,有一個肉眼看不見的神秘空間,它就像是一個無影無形的黑洞般,站在這空間外部,能夠明顯感覺到一股足以毀滅整個鴻蒙宇宙的恐怖力量。

此刻,木白的身影倏然閃現在這黑洞空間外,臉色不覺沉凝起來。

這就是當初五大主宰降臨的地方,才一百年時間,這個黑洞空間的力量明顯比先前強大了許多。

「擊殺了五大主宰之後,鴻蒙宇宙的天地之氣雖然消耗巨大,但至今都無法恢復的真正原因,看來是被這黑洞空間吞噬了!」

木白想到這裡,臉頰上微微冒出一層冷汗。

這黑洞空間就像是一個隱藏的怪獸般,居然在吞噬鴻蒙宇宙的能量,如果不能夠找到這裡面的秘密,鴻蒙宇宙遲早會被這黑洞空間吞噬毀滅。

「那五大主宰確實很聰明,居然知道在那裡找到殺死我的辦法,現在不能夠拖延下去,想要知道這裡面的秘密,只有親自前去觀察。以我的實力,這宇宙世界還沒人能夠瞬間殺死我,就算出現意外也可以做到全身而退,不管是什麼樣的傢伙生活在這空間之內,屆時集合宇宙諸神之力,一樣可以殺死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