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懷特態度堅決。 艾瑞克迎來了難得的休息。

這也是他有限能夠把案子拋在腦後的日子。

每當閑暇時,他總喜歡來到圖書館看一些無關於案情的書籍作為消遣。今天亦不例外。由於不是公眾的空閑時間,圖書館的人寥寥無幾,正是適合閱讀的好機會。

找到二層相對偏僻的角落,艾瑞克開始翻閱一本《派洛斯寓言》。雖然裡面的故事看了開頭大都能猜到結果。

沒過多久,一個身影出現在了樓梯口。

這一幕自然沒能逃過艾瑞克訓練有素的警覺系統。看到那道身影,艾瑞克就意識到自己難得的休息日即將泡湯。那顆長著金色頭髮的腦袋沉重到要從脖子上掉下去。

凱瑟琳出院了。

這本是令人高興的事。但遺憾的是她依舊沒能從先前的歷史之旅中完全脫離。她的心底還保留著艾琳對麥克的愛。

換句話說,凱瑟琳愛上了艾瑞克。

小女警醒來之後便全心全意輔佐她的探長,且一舉一動都飽含愛意。這讓艾瑞克十分苦惱。

於是艾瑞克以無法專心案情為由下達了更換助手的命令,希望藉此擺脫煩惱。可第二天,他就被全警署的人視為了公敵。

「凱瑟琳那麼喜歡你,你竟然要把她換掉!」一些警員對艾瑞克探長的態度越發失去尊敬,特別是女警員。

這讓原本在警署就沒什麼人緣的艾瑞克頓時雪上加霜。

其實,艾瑞克並不討厭凱瑟琳。但他總覺得這份愛意大部分來自於外力,她並不是真心喜歡自己的。等過段時間她恢復正常,她絕對會為自己的行為感到羞愧。

他不想乘人之危。

但凱瑟琳顯然不能接受艾瑞克的安排。即使離開了艾瑞克的助手職位,她仍然整天跟在艾瑞克屁股後面。

而奇怪的是,她總是對艾瑞克要去哪兒、要做什麼了如指掌。艾瑞克甚至懷疑警署里的所有傢伙都是她的共犯。

「我在看書,凱瑟琳。」

「我只想看看你,不會打擾你的。」

幸好大多時候,凱瑟琳還是講道理的。她只裝模作樣地捧起一本書,

艾瑞克知道只需要自己沉浸在書本中,就能夠暫時忘掉那令人在意的灼熱目光。

可事情沒那麼順利。

「凱瑟琳小姐。你來了!」

一個男聲再次中斷了艾瑞克的思緒。

剛讀了不到幾頁的艾瑞克惱火地抬起頭,看到了那位見過幾面的人。

圖書館管理員馬拉。

由於二層這個角落沒什麼人,他竟毫不顧忌圖書館的規矩開始輕聲說話。

「你好。」

凱瑟琳皺著眉頭回應,偷偷瞥了一眼艾瑞克。

「好久不見,你不知道見到你我有多高興!我們可以去管理員室,那裡有茶點,而且更安靜。就像之前那樣,如何?」

馬拉熱情似火。

艾瑞克知道,這位馬拉對凱瑟琳十分有意。讓他把凱瑟琳帶走,絕對是落得清靜的好方法。

但他此時可不願這麼做。

這個蠢貨難道沒看到凱瑟琳皺起的眉頭嗎。

「抱歉馬拉先生,我現在需要凱瑟琳幫忙查閱一些資料,喝茶的事還是改天吧。」

馬拉這才發現原來令他討厭的探長先生也在。剛才他的眼眶被眼前姑娘的倩影填滿,以至於看不到其他任何東西。

「好吧……不過說到改天……親愛的凱瑟琳小姐。下周五我想邀請你一起去看馬戲,這裡有兩張馬戲團的演出票,請你一定要賞光。」

馬拉拿著票在手裡晃了晃。

小夥子看來早有準備,如果今天凱瑟琳不來圖書館的話,他大概會跑到警署作出邀約吧。

凱瑟琳正要拒絕,艾瑞克卻一把奪過了票。

「喂!」

艾瑞克毫不理會馬拉的抗議,繼續查看起那張樣式熟悉的門票。它上面印刷著五個奪人眼球的大字。

「紅鶯馬戲團」。 距離紅鶯馬戲團來到自由之都派洛斯的日子只剩下一天。

雖然這座城市從不缺少馬戲表演,但對於見多識廣的派洛斯人來說,普通貨色可入不了眼。

紅鶯馬戲團與眾不同。

作為業界的佼佼者,它的每一站演出都絕不相同,觀眾們總能在他們的節目中看到些新鮮東西。最近,甚至有狂熱的馬戲迷尾隨起了紅鶯的演出,每一站。

紅鶯儼然成了馬戲團體的唯一巨頭。

對於這個久負盛名的團體,派洛斯的民眾表現出了相當的興趣。紅鶯馬戲團也對這次演出十分重視。部分團員甚至趕在大部隊前早早到達派洛斯城為之後的演出宣傳造勢,還開展了預售門票的活動。

根據團長依耶塔的交待,這次預售只賣前三天的演出票,且不一次性賣光。每天分為上下午兩次分別進行出售,每次一百張,售完即止。這直接導致人們從正式售票的前一天晚上就排在售票處前等待第二天的預售。

無奈由於排隊人數過多,第二天只有很少的人買到了票。

說到這裡,就不得不提到除自由之都外,派洛斯的另一個別稱。

商業之都。

羅文能夠以商人的身份成為保護派洛斯的六芒星之一,足以證明商業在這座城市中的地位。 長公主的舊情郎 換句話說,派洛斯憑藉商業才有了與歐德分庭抗禮的資本。

全奧丁懷揣巨大商業夢想的青年們為實現抱負都會來到派洛斯一展身手。雖然他們大都會成為極少數成功者的墊腳石,但其中也不乏許多思維敏銳、能夠時刻把握商機的聰明傢伙。

而現在,正是創造新商業模式的時機。

替人排隊買票的生意悄然興起。更有甚者,有人會直接把排隊買來的票進行二次販賣,其價格遠高於原價。好在派洛斯盛產有錢人,他們買東西只看心情。

票價一夜之間瘋漲。到了第三天早上,九成的派洛斯人已經買不起紅鶯的票了。

艾瑞克正是這天到達售票處的。他先是看了看前方望不到頭的長隊,又看了看旁邊二次票的價格,頓時沒了購票的慾望。

無疑,警署的探長屬於九成中的一員。

馬拉那傢伙究竟是怎麼搞到那兩張票的……

艾瑞克頓時對豪不起眼的圖書管理員產生了極其細微的崇拜之情,看來他為了邀請凱瑟琳真的下了血本。

這次演出票預售的漏洞之大,絕對超乎了馬戲團與城主堡的想象。 餘生漫漫盼君歸 那些本應屬於他們的錢就這樣鑽進了商人們的腰包。

以依耶塔絕不吃虧的性格,想必也和城主堡一方談成了極好價格。她很清楚紅鶯的來到將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帶動派洛斯的住宿、娛樂和餐飲業的營業額,那可不是個小數目。

所以演出票的定價權完全在紅鶯,也就是依耶塔手中。

如果那位精明的團長當下發生了什麼,心中一定免不了血流成河。他甚至能夠想象她憤怒的叫喊聲:

票價太低了!給我漲十倍,不,二十倍!

艾瑞克祝願她能在之後的演出中把損失的撈回去。

由於此次的不可抗力,本來想買票支持老朋友們的艾瑞克改了主意——以他和紅鶯的熟識程度,在馬戲團開始表演的首日免費入場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

「抱歉,您不能進去。」

與禮貌的話語相反,一位女性馬戲團成員粗魯地攔在艾瑞克身前。

她身材矮小皮膚黝黑,較一般女性來得結實。也怪不得她會被安排到這裡來擋住狂熱的馬戲迷。

「我說過,我跟你們的團長依耶塔是舊識。」

「先生,您是第二十三個試圖憑藉這句話進來的人。雖然我不知道你們從哪兒得知了團長的名字,但只要我還在這,你們就別想耍花招。」

姑娘表情嚴肅,斬釘截鐵。

艾瑞克聽了這話略顯苦惱。為了防止擾亂秩序他特意沒有挑選正門,誰知這裡的女團員是個生面孔。

不過他馬上想到了應對之策。下一刻,他用兩片嘴唇拋出了一堆令對方感到熟悉的名字。

「那麼,副團長康妮、馴獸師丘魯克、小丑茉莉、報幕員安琪兒、走鋼索的麗蓮和她的小徒弟羅琳呢?她們都認識我。小姐,我只需要你通報一聲。」

馬戲團員有些吃驚。不由得又上下多打量了幾眼眼前的陌生男人。他看上去一副靜待放行的可憎模樣,這令她不舒服。

所以她拒絕了他。

「能說上來這麼多名字的人您還是第一個,我想您一定是一直跟隨我們馬戲團巡演的客人。這值得我向您表達最誠摯的感謝,但您還是不能進去。」

姑娘悅耳的嗓音並不動聽,這讓艾瑞克似乎明白了小姑娘所想。

稍作猶豫后,探長把掏了一半的警署證件再次塞回裡衣口袋,決定做弄一下她。

「小姐,你來馬戲團的時間還不長吧。」

艾瑞克盯著女團員。

「什麼?!為什……」

被戳穿的年輕女團員不知所措,她不明白為什麼從艾瑞克的嘴裡會莫名其妙地出現這樣一句事實。

看到對方一副就差把「我是新人」四個字寫在臉上的反應,艾瑞克更加篤定自己的猜測。

「看看你身上的紅鶯團員服,老舊、寬鬆,很不合身。大概是近來馬戲團新加入的成員過多,導致適合你的尺碼用光。所以應該有位老團員從她的舊衣服中分出一件給了你穿。這是第一。

我在馬戲團里的時候從來沒見過你。而在外面做防止外來人員進場的工作,一般都會是新人。這是第二。

而第三,是你對待客人的態度。看來依耶塔並沒有好好教導你。如果是紅鶯的老團員,一定會對我充滿尊敬。

以上,謝謝。」

女團員目瞪口呆。

艾瑞克甚至懷疑她根本沒聽清楚自己說了什麼。其實,第三條是他信口胡謅的,他這麼說只是為了嚇唬眼前的姑娘,以便讓自己能夠順利進入場地。

等待回過神來,姑娘一改之前的失禮態度問道:「您到底是誰?」

成功了!他露出一個微笑。

「艾瑞克,是名偵探。」

然而,正在艾瑞克熱情亮相之時,一個明顯帶有喜悅的聲音適時出現在了二人的耳畔。

兩個音節,擲地有聲。

「艾麗!」 「艾麗」。

聽到這個糟糕的稱呼,艾瑞克立即朝聲音來源處望去。

那邊,是一頭火紅的長發。

看到它,艾瑞克明白是誰出現在了自己的眼界里。而對方則像發現新大陸似的、熱情地朝艾瑞克揮手。

馴獸師丘魯克。

艾瑞克已經幾乎將女團員說服,而馴獸師的出現直接免去了通報的過程。這聲帶有驚喜色彩的稱呼充分證明了丘魯克認識他,這樣一來女團員顯然不可能再將他拒之門外。

只是……

女團員轉頭看看丘魯克,又回頭看看艾瑞克。

一臉疑惑。

「艾麗?」

眼前的男人居然有個女人的名字?

「……你聽錯了。」

艾瑞克臉上發燙。聰明的他甚至沒空想出一個更好的借口出來,就直接邁過了那位團員的警戒線向丘魯克走去,算是進入了馬戲團營地。

「我沒想到能在這兒見到你,艾麗!」

丘魯克依舊熱情似火,甚至張開雙臂想要擁抱艾瑞克。

這一舉動讓大偵探趕忙做了個閃躲。

「……我的名字是艾瑞克。」

「艾……瑞克。抱歉,因為我們見面時你更多時間還是…那個樣子。所以你現在穿成這樣我還真有點不大習慣。」

丘魯克終於意識到站在她眼前的是個男人,抱歉道。

艾瑞克想了想笑出聲來。的確,在馬戲團的絕大多數時間裡,他是以「艾麗」存在的。只有在解決完馬戲團的案子后他才在眾人面前顯露自己的真正模樣。

收起尷尬后,他與丘魯克邊走邊隨意閑聊起來。

「大家都還好嗎?」

「都還不錯,見見他們?不過表演一會兒就要開始了,大家都在後台準備。也就只有茉莉和我還算空閑。」

艾瑞克疑惑道:「你們不去演出?台柱們不在,演出怎麼進行?」

棄婦也有春天 「我和茉莉都是在後幾天的演出中才會登場。團長說了,不能在演出首日就把所有節目拿給客人看。」

又是依耶塔的鬼主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