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一直用靈符來包著折成了三角板,隨時隨地都帶在身上。除了怕被靈族的人發現外,最主要的是我能夠時刻提醒自己。

我娘的魂魄還在靈族受著折磨,我是她的兒子,我長大了我要保護她,不能讓任何人傷害她。

我看著如水的月光,手心裡緊緊的拽著我娘留下來的靈族玉佩,重重的發誓道:「娘,你等我。我一定要把你帶回我身邊,永遠保護您!我要親口聽您叫我的名字,我等您叫我,等的太久了!」

說話間,我的眼眶就紅了!在她把我生下來之時,她的精神就不正常。等她變回正常人的時候,她卻是已經變成了鬼魂。

每次看到那些母親擁抱自己的孩子時,我都會停下來,羨慕的看著我們。我爹從小打我,一直嫌棄我,我從來沒有得到過父母的擁抱。

我幻想過無數次,他們的擁抱肯定很溫暖,比寒冬的暖陽還要溫暖!

眼角滑過我的臉龐,我擦乾了眼淚。快要等到天亮的時候,才看到王其鵬帶的人先回來了。一看到我,就無奈的搖了搖頭,說:「九哥,我們沒有找到依依,幾乎把鳳凰坪都找完了!」

「嗯!」我點點頭,沒說話,心裡越來越擔心她。我心裡其實早就已經想到了,如果依依沒出事,她肯定會來找我。

我讓他們去找,是不想放棄最後一絲機會。過了不一會兒,村長也帶著村裡的人從墳頭山下來了。

他們的身上全是露水和野草,村長走到我身邊,也是苦笑著搖了搖頭,說:「小哥,我們把墳頭山都翻了幾遍,還是沒有看到依依姑娘。她會不會先離開了?」

「嗯!我知道了!」我笑了笑,感激道:「村長,謝謝你們,辛苦你們了!」

「沒事兒呢!」村長搖了搖頭,說:「你幫了我們,這是我們該做的。」

我嗯了一聲,繼而安排王其鵬,「其鵬,收拾好東西,天亮我們就出發。」

「好的,九哥!」王其鵬去收拾東西后,村長又讓人給我們做了一大桌子菜。我們胡亂的填飽肚子后,就帶著葉家弟子離開了鳳凰坪。

撐船老頭已經被埋在了鬼帝冢里,村長親自找人把我們送到了龍河鎮。到了龍河鎮,我們就驅車返回省城。

一路上沒有任何的耽擱,但到省城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了。我擔心葉棠的安危,沒讓他們停下休息吃口飯,連夜往葉家趕。

等到了葉家範圍的時候,已經是天黑了。可就在我們要進入葉家的地盤時,對面突然衝出來了十幾輛麵包車,直接把我們給圍住了。

王其鵬一腳踩停了車子,說:「九哥,會不會是神霄門的人來截殺我們了?」

我搖了搖頭,說:「別慌,先下去看看再說。情況不對的話,再想辦法!」

「嗯!」王其鵬點點頭,跟著我下了車。那些麵包車的燈光全部對準我們,那刺眼的燈光讓我睜不開眼睛。

我看不清楚前面的人是誰,用手臂擋著眼睛走了過去。我一走過去之後,那麵包車的燈就熄滅了大半,只有幾輛車的燈還亮著,剛好把周圍照的無比清楚。

我這時才看清楚了他們,全都是一群年輕人,嘴裡叼著煙,染著各種各樣的頭髮,打扮也很誇張。他們的手上都拿著東西,有的肩膀上扛著棒球棒,有的拿著鐵棍,不停的在地上敲打著,故意弄出動靜來嚇唬我們。

我一看他們打扮,就知道他們是當地的地痞流氓。而那車頭上還坐著一個人,我一眼就認出來了,正是逃走的王傑!

他痞里痞氣的看著我,得意的一笑,猛的把煙頭彈了過來,跳下了車頭,大聲道:「李初九,王其鵬,你們這兩個小雜種總算回來了!老子在這裡埋伏你們幾天了,還以為你們嚇的尿褲子不敢回來了!老子說過,一定會讓你跪著求我的。現在,相信了吧?這就是老子的實力。」

他一開口,周圍那些混混都嚷嚷了起來,有的還在不停的吹口哨,足足有上百人,赤裸裸的挑釁著我們。

我沒有理他,王其鵬往前站了一步,怒道:「王傑,你們王家出了事情,我們全部幫你解決了,我們傷了這麼多人!你們一家人竟然悄悄逃走了,你這種人,死不足惜啊!」

「死?你還敢威脅老子?要是你敢殺了我,我身後的人馬上抓你們蹲大獄!」王傑說的很大聲,他一說完,我果然就看到他們身後停了幾輛警車。

沒有亮警燈,估計等我們下手就好抓我們。看來王傑是鐵了心要收拾我們,堵死了我們的退路。如果這些混子無法對付我們,他身後的警察也可以出手抓我們。

果然是官商勾結,一丘之貉。

「哼!」王其鵬冷哼了一聲,指著王傑身後的警察喊道:「你們這些警察,竟然和地痞流氓混在一起。國家給你們飯吃,你們竟然為虎作倀。真是可恥、可恨!」

王其鵬一喊,那警車裡便下來了一個肥頭大耳的警察,脖子下面的肥肉一蠕動,就大喇叭的喊了起來,「這位兄弟,你可不要亂說話。我們是接到報案,說這裡會幹仗,我們來是守護秩序。只要不動手,就是合法的公民。但誰要是動了手,我就只有帶回去了!」

系統之快穿遊戲 他的話已經很明顯了,就是要維護王傑。果然,他話一說完,王傑就招呼了一聲,「給我上,打斷他們的腿!」

他一喊,上百個混混全部朝我們沖了過來。我咬了咬牙,握著鎮魂尺就沖了上去。這些人都是小混混而已,身體差的不行,也不會武功路數。

和我們打,他們還不是對手。王其鵬帶著其他的葉家弟子護在我身邊,幫我引開了不少的混混。

我遇到一個就撂翻一個,活生生打出了一條路,腳下猛的一發力,直接衝到了王傑的身邊。他還沒有反應過來,臉色刷一下就白了,轉身就要朝身後的警察跑。

我沒有給他機會,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手腕一抖,猛的把他提了起來,怒道:「這是你自己找死!」

「敢在我們面前殺人,是不是想把牢底坐穿,快放了王少!」我一掐住了王傑,那些警察立馬沖了上來,竟然把手槍都帶出來了,全數對準了我。

王其鵬和葉家的弟子圍著我們,怒道:「我就不相信,你們警察敢亂開槍殺人!」

「你們持械鬥毆,還要殺王少。你們再不放人,那我就要開槍了!」那肥頭大耳的警察再次吼了起來。

我冷冷一笑,道:「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我相信世上自有公道,他們要先殺我,我這是自衛!」

「敢污衊我們,只要他們動手,你們就開槍!」那肥頭大耳的警察吼了一聲,再次看向了我,怒道:「馬上放了王少,否則我就開槍擊斃你。你這種威脅分子,開槍擊斃你,上頭也不會怪罪我!」

他威脅我的時候,我就看到他在扣扳機了。這些人被王傑收買了,肯定會下手,到時候還會給我們安一個莫須有的罪名。

不能硬來,否則吃虧的是我們!於鬼斗,於人斗,但唯獨不能和官斗!

我心裡不甘心,但還是沒有辦法,只得放了王傑。可還沒鬆手,警察的身後突然傳來了一道洪亮的呵斥聲:「今日誰敢開槍?我便讓他回去脫下警服,坐穿牢底,永世不得翻身!」 「歡歡?」墨九卿歪頭看向月千歡。勾唇,表情揶揄。

反應過來自己詭異的心虛了。月千歡乾咳兩聲,「你要幹什麼?」

「看看青陽送來的是什麼。歡歡以為我要做什麼?」墨九卿笑的揶揄,那雙幽邃若淵的眸子好似要將月千歡看透一樣。

「……沒什麼。」越想越尷尬。無法直視自己內心的腦補。月千歡只能轉移話題,將籠子塞給墨九卿。

「你不是要看嗎?看吧。」

墨九卿鳳眸望著月千歡,幽幽閃爍笑意。

目光對視,月千歡紅了臉。瞪了墨九卿一眼,抿唇冷哼:「看我幹什麼?籠子在你手裡。你看不看?不看還給我!」

「看,當然要看。」

嘴角笑意加深。墨九卿心情十分愉悅。看來昨晚並不是做無用功,歡歡對他的態度明顯有了改變。會臉紅,是個好兆頭~~

然而愉快的好心情,在掀開籠子外罩著的一層綢緞時,墨九卿瞬間暗沉了雙眸。

「怎麼了?」月千歡疑惑。墨九卿怎麼看一眼就變臉了,籠子里有什麼?

墨九卿指尖夾著一張便簽,上面寫著一行字,一看就知道是男人的字跡。墨九卿一字一頓念出聲:「希望能得月姑娘你的原諒?」

語調低沉冰冷,寒氣嗖嗖的。

月千歡敏銳察覺到墨九卿陰沉不快的心底。嗅了嗅鼻子,她好像還聞到了濃濃的醋酸味。心底更加好奇那是什麼東西?

墨九卿抬眸幽幽看著她,「看來是桑天羽給歡歡你送了禮物。希望以此能得到你的原諒?」

「什麼東西。你怎麼知道是桑天羽送的?」

「青陽,男人的字跡。還有能送出三尾青丘狐的,除了那個垃圾還有誰?」墨九卿的語氣濃郁的不爽和輕蔑。

聽見他稱桑天羽為垃圾。月千歡挑了挑眉。走過去打開籠子,三尾青丘狐瞧見她。頓時撒歡的搖著尾巴撲過來。

然而還沒撲過來,半路兩根手指掐著它脖子。轉頭又把它丟回了籠子里。

「吱吱」三尾青丘狐委屈的叫著。一雙獸瞳圓溜溜,可憐巴巴的看著月千歡求救。

墨九卿將綢緞放下來遮住籠子。聲音冷硬,「三尾青丘狐有毒,生性野,還會吃人。桑天羽那個垃圾顯然是不懷好意。歡歡你不是要去找三叔嗎?這狐狸留給我,我會好好處理的。」

「我對狐狸皮,或者狐狸肉不感興趣。其次,三尾青丘狐能解百毒。墨九卿,你把它給我放下。」

「歡歡你要把它留下來?」墨九卿眯眸,醋味更濃了。

「歡歡如果想養。你要多少我給你抓多少。幾條尾巴的都可以。但這隻不能留!」

他怎麼可能讓月千歡身邊留著別的男人送的東西。尤其那個男人還是桑天羽。指尖動了動,墨九卿突然有種想要扭斷桑天羽脖子的慾望。

「墨九卿你吃醋了?」

聽見月千歡揶揄的嗓音,墨九卿眸光閃了閃。他勾唇笑的腹黑。「如果讓三叔知道,歡歡收了一個男人的禮物。歡歡猜,三叔會怎麼做?」 這突然出現的聲音很霸氣,更是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我還掐著王傑的脖子,但已經把他放到了地上。

在警察面前,我還不至於愚蠢到當著他們的面殺人,到時候肯定是麻煩纏身。

而我看過去的時候,正好看到特殊部門的師思哲從黑暗中走了出來,依舊是一身筆挺合身的西裝,個子也很挺拔。

正巧看到我后,咧嘴一笑,很是陽光爽朗,更像是一個陽光健康的大男孩一樣。

「小小警察,就想在省城一手遮天不成?當真以為沒有人能治得了你們?」師思哲很快收起了笑容,一邊朝我們走了過來,一邊對著這些舉槍的警察呵斥道。

這些警察平日里都是老油子,看人的眼光不會差。看到師思哲這番氣勢,也是穩了一下,語氣也不是對我們那般凶神惡煞,而是和顏悅色的說道:「你是誰?我們現在正在處理公務。閑雜人等,請不要干涉。警民合作,這是人民的義務!」

這肥頭大耳的警察很會說話,說話的語氣又不得罪人,但也在表明他的立場。師思哲沒有理會他,徑直走到他面前,個頭比他還要高半個腦袋,居高臨下的看著他。

看著他脖子上掛著的工作證后,皮笑肉不笑的笑了起來,那笑容,看的我心裡都發虛。這肥頭大耳的警察也是有些慌了,汗水都出來了。可能想要保持他的威嚴,忍不住吼了一聲,「請你離開,否則我把你一起帶到警察局!」

「呵呵!」師思哲冷冷一笑,語氣很冷,道:「別說是你,就算你們廳長來了,看到我也要恭恭敬敬的。我記住你的名字了,我會讓你知道為所欲為,不務本職的下場!」

師思哲說話時,就從他身上拿出了一個證件。直接打開了證件湊到了那警察的面前,這警察看到這證件,臉色刷一下就白了。

那全是肥肉的臉上,也是顫了顫,大汗刷刷往下冒,趕緊收起了槍支,一揮手就招呼他的手下,「走,帶隊回去,這裡交給領導處理!」

這肥頭大耳的警察聲音都嚇破了,更是不敢和師思哲說話,轉身就鑽上了車。車子一發動,一眨眼全跑了。

這些警察被嚇跑了,王傑的臉更加蒼白了。那看著我的眼神,完全是天翻地覆的變化,只差要求我了。

他帶來的地痞混混還有不少,都在等王傑發話。王家被我掐著脖子,說不出話來。師思哲瞪了他們一眼,瞪的這些地痞流氓紛紛低下了頭,跟著才發狠的吼道:「你們記住了,以後誰敢找李初九的麻煩!不管是白道還是黑道,我都讓你們混不下去。馬上滾!」

師思哲這麼一吼,這些地皮混混嚇的丟掉了手中的東西,驅車就跑了。他們一走,就剩下王傑了。

我手一松,王傑當即癱坐在地上,捂著脖子大口的呼吸著。看到師思哲在看他,立馬跪在了地上,求道:「大哥,我知道錯了,求求你放過我!」

「跳樑小丑,你小小一個王家,我若是想要對付你,可以讓你家一夜之間傾家蕩產。念你歲數還小,我就放你一馬。但要是在敢對九哥不敬,我會讓你知道後悔兩個字怎麼寫的。滾吧!」師思哲怒瞪著他,呵斥了一句后。

這王傑立馬從地上站了起來,不停的叩首,「謝謝大哥,謝謝大哥!」

王傑還真把師思哲當成大混子去了,我看的忍不住想要發笑。看到王傑要跑了,我立馬喊住了他,「站住!」

我一喊,王傑的身體立馬哆嗦了起來,但也不敢跑,回過頭害怕的看著我,聲音都已經打顫了,「九哥,我再也不敢了,您就放過我吧!」

我冷冷一笑,厲聲道:「回去告訴你爹王建偉,他答應鳳凰坪的事情該兌現承諾了。要是我知道他沒有兌現承諾,我會讓他夜夜寢食難安!」

王傑聽我不是針對他,猛然鬆了一口氣,不停的點頭保證道:「九哥,您放心,我回去就讓我爸立馬去鳳凰坪修學校,修路,多做善事!」

說完之後轉身就跑了,我看到他走了。這才看向了師思哲,笑道:「剛才感謝你了,給足了我面子。要不是你來,我還真拿那幾個警察沒辦法!」

「小事一樁!」師思哲爽朗一笑,說:「剛才那人我已經記住他的名字了,回頭我就給他們廳長打個電話,讓他們捲鋪蓋滾蛋。拿著人民上稅的錢,不幫人民做事,這樣的警察,留來何用?」

不得不承認,有師思哲在,還真給我們化解了不少的麻煩。

我正想,他就問我:「對了,初九,拿到酆都鬼璽了吧?」

他一問我,我心裡就猛的一咯噔。這小子原來知道那地方有酆都鬼璽,但我去的時候他根本沒有提到這一點。

他這麼問我,難道是想詐我?

正要接話,他就嚴肅的說了起來,「初九,特殊部門讓我來,是要讓我收回酆都鬼璽封印起來。那東西,不能落到靈族的手裡,否則必定會大亂!我看你的樣子,應該是沒有拿到酆都鬼璽。算了,我還是慢慢去打探其他人的情況吧。畢竟,上頭給了我一個月的期限。想必,這一個月內我應該能找到酆都鬼璽。九哥,我說的對吧?」

師思哲說到這兒,忽然看向了我,笑嘻嘻的笑了起來。我連忙配合的點點頭,說:「一個月內應該沒問題,就算你找不回來,我也幫忙幫你找!」

「好的,那我就先謝謝九哥了!」我們倆都是在唱假戲,說完了,他才說:「最近神霄門在攻打葉家,葉家應該堅持不了多久。勸你一句啊,不要小看道門家族的人,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他們為了自己的家族,為了權位,不會有你想象的那麼仁義。自己聰明點,除了最親近的人,都得留個心眼。我走了,我繼續去找酆都鬼璽咯!」

我點點頭,看著他離開后,這才讓他們繼續回葉家。一上車我就在回想剛才的事情,師思哲肯定知道我得到了酆都鬼璽。

故意給我一個月的時間,就是要讓我在一個月內把王磊救出來。但期限到了,我就得給他。看來,他們真的在暗中扶持我。

特殊部門這麼做,就是想要扶持我來鎮壓靈族,從而達到一個平衡狀態。他們是官方部門,不會參與民間的道門紛爭。但也要控制道門的平衡發展,就只有不停的扶持人。

算下來,特殊部門其實才是真正掌控道門發展秩序的。龍虎宗不是,我大膽猜想一下,估計龍虎宗也是他們扶持的。

只是龍虎宗封閉了山頭,這才選中了我。

一個月的時間很快,我必須要解決了葉家的事情,才能夠取九幽地獄救王磊。

我還在心裡盤算,不一會兒我們就已經到了葉家的別墅。一下車,我就看到別墅周圍到處都是巡邏的葉家弟子。

人數比平時多了好幾倍,幾乎把葉家保護的滴水不漏。看來,葉少卿真的動手了。

看到我們回來了,巡邏的弟子立馬去通知葉棠。沒過多久葉棠就出來了,而站在她身邊的人,正是葉伯。

這老狐狸,竟然回來了!

「初九,你回來了?沒受傷吧?」葉棠看到我,擔心的問道。

我搖了搖頭,笑道:「葉棠,我沒事呢。」

說完我就看向了葉伯,假裝不滿的說:「葉伯,你回來了應該提前給我打一聲招呼啊,你不知道我多擔心你。」

「唉!」葉伯嘆了一口氣,笑道:「我也想通知你們,可我受了重傷,九死一生才逃了回來,又聯繫不上你們。慶幸的是,你沒出事,我這就放心了。」

我笑了笑也沒往下說,就問最近發生的事情。一進別墅后,葉棠才把最近發生的事情說了出來。說神霄門的人老是來找他們鬥法,但卻是下死手,一旦葉家的人輸了,立馬會被他們殺死。

就是我出去的這段時間,葉家已經損失了不少的人。但葉棠已經把葉家弟子全部召回來了,說神霄門在找機會對付他們葉家。

我聽完之後,也沒有猶豫,直接開口說:「葉棠,我現在就去會會神霄門的門主。你把那囚禁的女人帶出來,我現在連夜就去,看看能不能延緩這場爭鬥。不用帶其他的人,葉伯同我一起去就行!」

我點名要葉伯和我一起去,就是要試探他,也是為了證明我心中的疑惑! 我不想參與道門的鬥爭,因為這違背了道教的精神。我選擇去找神霄門的門主,就是想要化解和葉家的恩怨。

就算化解不了,最起碼也要爭取多餘的時間。我這麼做,是為了保護葉棠。只要她沒有了危險,我才可以放心的去救王磊。

最重要的一點,我還想打探子龍的線索。他消失的時間越長,我心裡就越擔心他!

我說出了我的決定后,葉棠就說:「初九,你剛回來,也不急著這兩天。你好好休息兩天吧,我看到你這樣奔波,我心疼你!」

我笑了笑,說:「葉棠,我沒事。如果能把這件事解決了,你也不會夜長夢多了。我不想看到你整天憔悴傷神,我還是喜歡那個樂觀愛笑的你!」

葉棠怔怔的看著我,所有的溫柔都包含在了那清澈的眼神里。莞爾一笑,溫柔的說:「好,那你和葉伯小心點!你們深入狼穴,我讓人跟在你們後面,要是他們對你們動手,那我們就直接和他們開戰!」

「這倒不用,我相信葉少卿!如今我送他一份大禮,他雖然兇狠極端,但只要我不過分,他應該不會對我出手!此次去,葉伯和我一起便行!」我拒絕了葉棠的提議,我相信葉少卿,也相信有葉伯在,他不會出手。如果葉少卿出手,同時也就暴露了葉伯這個叛徒的身份。

葉棠見我堅持,只好點了點頭,只是提醒我千萬要小心。我讓她放心,跟著她才讓人把那個囚禁的靈族女人帶上了車,我和她坐在後排,葉伯就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