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不想和這頭豬妖在這浪費時間,故便與他解釋一番,誰知這頭豬妖這時卻道:“哼,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你們在這裏休息,便要交上一些買路妖石!”

“妖石?”

聞言我愣了,贏勾也愣了,我們來到這裏這麼久都沒聽過妖石,我還真不知道妖界的妖石是什麼樣,不好意思的問道:“妖石是什麼?”

“你不知道什麼是妖石?你們不是妖族?”

“呃,不是!”

看到豬妖詫異的模樣,我只能搖搖頭,豬妖見狀手中出現一塊塊散發妖力的石頭,道:“這邊是妖石,妖族的通用貨幣!”

傳奇1997 “臥槽,搞了半天是錢!”

聞言我和贏勾都瞬間明白了,這隻豬妖是在要錢!尼瑪波的要錢就要錢,還妖石,我他媽又不修妖力,怎會有妖石?

“沒有!”

我話剛說完,豬妖臉變了,怒道:“沒有,那麼就用命償!”豬妖話說完,身子居然在變大,大嘴一張,一股強大的吸力向我和贏勾吸來。

“臥槽,真他媽臭!”

見豬妖說動手就動手,本魔皇也是怒了,尼瑪波的好好跟你商量,你居然跟我橫上了,龐大的黑暗之力瞬間灌注在右手,一拳夾着劈山之勢擊向豬妖。 “找死!”

面對我這足以劈開一座山的一拳,豬妖居然臉上帶着輕蔑的目光,本魔皇看到這種目光,心中大怒,一隻豬妖居然敢小看本魔皇,那就去死吧!

“砰!”

豬妖那巨大的手掌瞬間與我的拳頭撞擊在一起,而這一刻,我便感受到了這豬妖真的很強,至少我不是其對手,我倒飛而回,落在地上,看着豬妖眼神中居然帶着驚訝。

而贏勾卻在這時出手了,贏勾也是力量型的強者,我剛站穩便看到贏勾和豬妖交戰在一起,一妖一殭屍,兩個都很強,不過我還是看出來,贏勾似乎也不是豬妖的對手。

蕩天困神戟瞬間出現手中,本魔皇也飛身加入戰團,龐大的黑暗之力灌注在神戟之中,加上贏勾的強大攻勢,豬妖也被逼的手忙腳亂。

“氣死豬爺爺了,豬爺爺不跟你們玩了!”

豬妖倆個蒲扇的大手夾着雷霆之勢攻向我和贏勾,我和贏勾見狀飛身爆退,不想和他硬碰硬,可就是這一退,我和贏勾立馬後悔了。

“噗,噗,噗,噗!”

連續四聲震天響,然後整個山林便被一股臭氣瀰漫,這股臭氣有多臭?這麼說吧,本魔皇現在有點意識不清,直感覺身子彷彿被一列火車猛然撞擊,直直的飛出上千米,落在地上!

而贏勾也沒有好到哪裏,饒是他修爲比我還強,也被豬妖不知道怎麼弄出來的臭氣給薰的暈頭轉向,面對豬妖隨之而來的攻勢,根本就躲不開,被一擊轟飛!

“臥槽,什麼東西,這麼臭!”

我回過神,便看到贏勾也落在我身邊,贏勾搖搖頭,我運起魔眼,便從彌天的臭氣中看到豬妖快速的攻來!

我一躍而起,持着蕩天困神戟便於豬妖再次交戰在一起,贏勾也在一秒加入戰團,豬妖明顯沒想到我和贏勾受了他一擊居然跟沒事一樣。

豬妖哪知道,贏勾本就是殭屍,修煉身體力量,而我更是由於在地宮時吸收過多神力,導致體內黑暗之力和神力不兼容,因禍得福的淬鍊了身體,這種攻擊,除非和我們勢力相差太過巨大,否則要想傷害我們,根本不可能!

豬妖雖然實力比我們強,但明顯沒有強到天差地別的地步,而方纔也不過是不瞭解豬妖的手段,纔會中招!

“贏勾,拖住他!”

這時豬妖居然想要故技重施,我也敏銳的看到了豬妖居然在擊退我和贏勾的剎那,轉過身去,碩大的豬屁股撅起,我立馬變明白了方纔那臭氣的來源,我豈會在給他機會!

王者之遊戲人間 贏勾聞言一衝而上,讓豬妖沒機會在施展,而我則是手持神戟,直直的奔着豬妖屁股插去,豬妖自然見到我和贏勾的攻勢,哪還顧得在放臭屁,只見他手中出現一把諾達的靶子。

“臥槽,九齒釘耙?”

我在看到整個兵器時,心裏瞬間一萬個草泥馬,這他媽不會是豬八戒吧? 江山策攝政王娶夫 這也太他媽巧合了吧?可我沒有時間想這些,因爲主要拿出九齒釘耙那一霎,他的實力又有了上升。

“贏勾,扯呼!”

我自知肯定不是手持九齒釘耙的豬八戒對手,便攻了一招對贏勾提醒,我和贏勾在豬妖躲避時,瞬間飛退,眨眼之間便去了數千米。

“哪裏跑!”

這隻豬妖見我和贏勾想跑,立馬追上來,我和贏勾見狀也不予理會,雖說我二人不是他的對手,可與旱魃,鷹天嘯會和,縱使殺不死豬妖,打跑是沒問題的吧!

看着後面狂追的豬妖,我氣不打一處來,一邊玩命的跑,一邊罵道:“豬妖,我們又沒搶你老婆,你至於這麼追嗎?”

“誰讓你們擾了豬爺爺的清夢!”

那豬妖居然說出這麼一個讓我氣結的理由,贏勾也是哭笑不得,這豬妖居然是因爲這麼一個理由,讓本魔皇情何以堪?

幾個呼吸間,我們便已經越過了深淵,回到了旱魃和鷹天嘯所在的山脈,在幾個呼吸,便已經見到了旱魃和鷹天嘯。

而旱魃自然也見到了我們,鷹天嘯則也聞聲睜開雙眼。

“媽的,可算找到組織了!”

我和贏勾來到旱魃身前,旱魃剛要問話,便被我打斷道:“先幹掉這隻豬妖再說!”說完,我回過頭便看到豬妖已經在百米外停下,可能是感受到旱魃和鷹天嘯,實力也不一般。

“媽的,豬妖,你到是來啊,艹,老子第一次被一隻妖怪追的這麼狼狽!”

“哼。以爲人多就行了嗎?”

豬妖雖然口中說的強硬,可卻依然停在百米外,我見狀嘿嘿一笑道:“你這個醜陋不堪的豬妖,有種,你就過來啊?”

“哼,你有種?你有種,你過來和豬爺爺單挑!”

這隻豬妖此時看起來倒沒那麼笨,而本魔皇居然此時也忘了一起出手,反而和他對罵起來道:“媽的,你剛纔不是囂張嗎?你現在在囂張個我看看,老子拔了你的豬毛,扒了你的豬皮,燉了你的豬腦,吃掉你的豬蹄子!”

豬妖聞言氣的渾身發抖,然後我便看到他又要轉身,我見狀急忙道:“快,上,不能讓他放屁!”

說完話我第一個便衝出去,而贏勾早已見識到豬妖的屁多麼有威力,自然也不會落下,而旱魃和鷹天嘯沒見識過,但也只是晚了一步,便出手了。

豬妖見到我們四人一起攻向他,嚇得一縮脖子這回變成他在前跑,我們在後追了,豬妖的速度比我們快多了,眨眼便跑的無影無蹤。

“尼瑪的,我還以爲多強,原來也是個孬貨!”

我們四人並未追豬妖,畢竟我們的目的是去北冥,也犯不着在這跟這隻豬妖過不去,只要他不來招惹我們就行。

“鷹天嘯,你恢復的怎麼樣?”

“沒什麼問題了。”

我聞言點點頭,便提議連夜趕路,雖說不懼怕豬妖了,可萬一他趁夜色給我們放幾個屁,我難以保證誰會被他趁機一耙子搞死!

鷹天嘯展出真身,在飛上他背部前,我不由得看了一眼豬妖逃跑的方向,心中不由得猜測這隻豬妖跟豬八戒到底有沒有關係!

我坐好後,鷹天嘯便展翅一飛沖天而起,夜間一點都不影響他辨別方向,一直往北而去,經過這段小插曲,鷹天嘯並未得到足夠時間恢復,飛行一夜足足休息了一天才又一次啓程!

“魔皇,這下面有一座城市,是由人類修妖者所建立,裏面大多數也都是人類妖修,要不要去看看?”

“反正北冥之地還很遠,去看看也無妨!”

聞言我也想看看在妖族混的人到底什麼樣,鷹天嘯聞言便俯衝而下,在幾百米空中便化成人形,我們四人一起落在這座人類建設的城池外。

“魔皇,這方圓有不少的人族生活的城市,這座城的城主就是一個達到妖皇境四重的強者,手下妖王也不在少數。”

鷹天嘯爲我介紹,聞言我對這個沒見過的城主充滿興趣,一個人類修妖達到這種實力絕對是有一些特殊之處。

我邁步往城內走去,贏勾,旱魃,鷹天嘯緊隨其後,在入城處有幾個妖兵在收入城費用,我突然想起自己沒有妖石,鷹天嘯這時遞出四塊妖石。

“進去吧。”

妖兵接過妖石便讓我們四人走入,我邊走邊問鷹天嘯道:“這妖石是如何形成的?”

“魔皇有所不知,這妖石便是妖界的山脈經過久遠的時間,吸食妖界的妖氣漸漸凝聚的,這一塊妖石也分品級,若是一塊極品妖石可以讓我瞬間恢復三成的妖力,只不過極品妖石比較難尋,除了一些大勢力擁有,其餘小勢力很難得到!” “那這妖石裏的妖力能否轉化成其他的力量?”

我聞言心裏在想若是妖石能恢復我體內的黑暗之力,以後在戰鬥時多備一些,鷹天嘯聞言則是搖搖頭道:“這我也不知!”

鷹天嘯也確實不知道,他在遇到我之前身邊都是妖族,在妖界基本也都是修煉妖力,而我雖然可吸收妖力轉化黑暗之力,可卻也不敢肯定妖石內的妖力能否一樣被我吸收。

“讓開,讓開!”

就在這時,一陣刺耳的聲音傳入我耳裏,然後我回身便見到一隊妖兵騎着馬,中間擁護着一輛馬車,從城外進入,眼看這些妖兵騎着馬便要撞到我,卻一點停下來的意思都沒有。

“砰!”

本魔皇一拳便擊斃了最先到達的妖兵所騎乘的馬,而其餘妖兵則迅速一拽馬繮,一個身穿盔甲的修妖人族,看着我喝道:“什麼人?居然敢阻攔公子回府!”

這名人族妖修話剛說完,身後妖兵迅速的把我們四人圍住,本魔皇豈會懼怕一些普通妖兵?冷笑道:“這路難道你們走得,我便走不得?”

“哼,你可知道車上的是何人?”

這名騎着馬的人族妖修明顯也看出我們實力不凡,所以話語間所說傲氣,但並未下令動手,倒也明智。

“愛誰誰誰,老子在前,他在後,想要過去,等老子走到目的地再說!”說完我不在理會這名妖修,轉身便走,那些擋在身前的妖兵,則被贏勾和旱魃給扔了出去。

“放肆!”

這名妖修怒了,在這座城市裏還沒有哪個人敢如此明目張膽的阻攔公子的車架,公子是誰?既然在這座城裏自稱公子,那肯定是城主的兒子了。

“凌城。發生了什麼事?”

一個慵懶的聲音從中間馬車裏傳出,而我自然也聽到了卻並未理會,自顧自的往前走,這名妖修便下令動手,這些妖兵得到命令便開始進攻。

而這名妖修則迴轉馬頭到車架前對公子道:“公子,有幾個妖修攔路。”

“哦,打死後喂狗就是。”

車內公子冷漠的話語,我自然聽到了,心中憤怒不已,媽的,就憑你想要把老子打死喂狗?那我就如你所願。

“天嘯,去把那個勞什子的公子,給本魔皇捉來!”

“是!”

鷹天嘯應諾身子一閃就消失在這些妖兵目光下,而進攻的妖兵三下五除二就被贏勾和旱魃收拾的乾淨,那名騎馬妖修還沒等回過神來,鷹天嘯已經出現他面前。

“這位公子,下車吧。”

鷹天嘯的話語傳入車內,車的簾子掀開,一個模樣俊俏的年輕人走出,他看着已經全都倒下的妖兵,眼神裏帶着驚訝,然後便看到眼前的鷹天嘯,鷹天嘯目光看向我道:“這位公子,我們家大王,要你過去!”

“哼,你們可知道這是什麼地方?”

這名公子此時兀自強硬,不過鷹天嘯可不管這裏是什麼地方,他得到了我的命令,就肯定得做到,大手一抓便把這名公子抓在手裏,下一秒就出現在我的面前。

“放開!”

這名公子想要掙脫鷹天嘯的手,但無論如何他都掙脫不掉,我見狀示意鷹天嘯放手,這名公子得到解脫,便對我道:“我不管你們是什麼人,這裏是我的地盤!”

“你們襲擊我的護衛隊,消息已經傳到我父親耳裏,識相的快滾,否則你們就都得死在這裏!”這名公子,根本看不清形勢,一副二世祖的模樣。

“啪!”

我冷笑的一巴掌就裹在他的臉上,這公子被這一巴掌打的瞬間飛出幾米,牙齒都掉了幾顆,強烈的疼痛,讓他慘叫出聲,實在難以想象,他居然這麼弱!

“你媽的,你居然敢打我?”

這名公子此時滿眼血紅的看着我,可想而知他此時心裏有多想殺了我,我走到他跟前,所有妖兵沒人敢攔阻,但我卻感受到幾股強大氣息由遠而近。

我一把抓起這名公子,讓他近距離的看着我眼中的冷意,淡淡的道:“你也感覺到了吧?似乎有人來救你,但,若我想你死,他們救不了你。”

“你,你,你敢!”

我看了他一眼,便把他交給鷹天嘯,然後就見到三道人影出現在空中,從他們氣勢上看,應該都是初入妖皇境的妖王。

“你們是什麼人?居然敢挾持公子。”

一個長髮的人修,倆個妖族,我的魔眼已經告訴我這三個妖王的真身,我看着他們渾然不在意的道:“挾持?這大帽子扣的,不過,我還就挾持了,怎麼的?”

“放肆!”

一個妖族妖王聞言大怒,便要動手,卻被那人修攔下,這名人修明顯地位比其他倆位妖族要高,淡淡一笑道:“閣下,身上並無妖氣,難道是人類?”

我聞言驚訝的看了他一眼,他居然能看透我的身份,看來倒是有點點本事,這名人族妖修似乎讀懂了我的意思,淡淡一笑道:“閣下也不必意外,我修煉一種祕術,所以能看穿閣下的身份,不容爲奇!”

我聞言心裏則不屑,老子身居魔眼和鳳魂眼,難道你的祕術還能比得過老子的?

“閣下,可否放過公子,我代城主謝過。”

我見這人修倒也客氣,沒有一見面就喊打喊殺,便笑道:“其實,我與貴公子倒也沒有什麼恩怨。”

“如此說來是一場誤會!”

這名人修聞言笑着說,可我聞言卻冷笑了一下道:“不過,貴公子卻想把我打死喂狗,所以,我不得不出手教訓一下!”

“呵呵,公子年少無知!”

人修尷尬的笑了笑,自己都無法說出下去了,他公子啥德行他怎麼可能不知道?今天這明顯是遇到狠茬了,要是一個實力不濟的,肯定會被打死喂狗的!

“算了,索性我實力還算可以,沒有被他得逞,這事我也就不追究了!”說着我讓鷹天嘯把這城主公子放了。

可這傢伙剛脫離虎口,便立馬又開始張牙舞爪起來,對那名人修道:“齊叔,快點給本公子殺死他,居然敢如此對待本公子,必須殺死他!”

“公子!”

這被稱呼齊叔的人修聞言臉色難看的看着他,現在城主並不在城內,而他已經看透對方四人的實力,自己三人一起上都不一定是對手,更不用說殺死了!

“你倆帶公子回府!”

齊叔對旁邊的妖族強者說完,兩名妖族便強行把公子帶走,城主公子見狀急道:“齊叔,你幹什麼?你這麼做,我一定會告訴父親的!”

我見狀不由得有點同情這個人修,有這麼個囂張跋扈的小主子,在這城裏倒還好說,若是走出外面,肯定會惹到一些惹不起的人。

“幾位,這件事是公子有錯在先,倒也不怪你們,但若幾位聽我一言,今早離開城內,要不城主歸來,公子不知道還要鬧出什麼事來!”

人修不理會已經被帶走的公子,反而勸我們,我雖知道他是好意,可是本魔皇豈會懼怕什麼城主?饒是他實力強悍,但想要對付我們,也得掂量掂量。

“哈哈,多謝你的提醒。”

說是這麼說,我卻沒有離開的意思,齊姓人修見狀也就沒在多言,便徑直離去,那些妖兵見我們沒有反對,便也快速離去。

“大王,要不,我們就走吧,免得節外生枝。”

話是贏勾說的,聞言我淡淡的道:“有何好怕的?我們四人聯手,就算是他妖皇境四重,也得掂量一下。”

更何況,轉輪王交給我的六道輪盤可是威力強大的神器,惹急了我運行六道輪盤,雖說不敢保證能越階擊殺,但自保絕對沒問題。 我帶着贏勾,旱魃,鷹天嘯在齊姓妖修離開後,便徑直往城內走去,走在城裏的路上,不時就有妖族或者人妖修看向我,逛了一會索然無味,便決定離去。

“幾位,等等。”

就在我們幾人剛剛走出城,便聽到呼喚,我轉過身便看到一個妖修快速的行來,待他走到我面前,笑着對我道:“請問,你是從人間界來到這裏的?”

“是的!”

我點點頭,這名妖修聞言臉上露出驚喜之色,激動的道:“人間界已經有兩千年,沒有妖修進入妖界了。”

“我叫陸小鳳,是城主府的客卿,今天諸位在城內發生的事,我也已經知道。”這名喚作陸小鳳的妖修,順了一下情緒,道:“諸位,可方便去我府上一敘?”

“我還要趕路,就不叨擾了。”

我拒絕了陸小鳳的邀請,進入城內也只是想看看人族妖修生活的地方,發生剛纔的插曲,逛了一圈,也就沒有留下來的必要了,我還是想盡快去北冥。

陸小鳳聞言眼神中難掩失望之色,看着他的神色,我實在想不明白,不就是不去你的府上麼,有必要露出一副幽怨的表情麼。

“告辭。”

我說完話,鷹天嘯便化成真身,我和贏勾,旱魃便飛身而上,在陸小鳳的注視下漸漸消失在天際。

“哪裏走!”

就在鷹天嘯剛剛飛上萬米高空展翅欲離去時,一聲晴天霹靂般的喝聲傳入我們的耳裏,而鷹天嘯居然無法在繼續前行,可見來人的修爲已經強到一定境界。

“何人阻攔我等去路?”

我看着空中,不一會一個人影出現在視線中,一個身穿錦袍的中年男子,一臉威嚴之色,倒是有幾分轉輪王的味道,當然也只是有幾分。

“便是你們打傷我兒?”

錦袍男子看着我,眼神裏帶着一股霸氣,彷彿在他眼前一切都是螻蟻一般,而我聞言自然也明白了錦袍男子的身份,應該就是哪個公子的父親,城主。

“呵呵,打了小的,老的又出來了。”

我雙眼精光閃爍的看着錦袍男子,面上帶着玩味的笑容,不過心中卻是暗暗戒備,這錦袍男子強大的氣勢,讓我感到了壓迫,看樣子比傳說的實力還要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