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天真的說道,我們的軍隊有三萬人,打仗的時候我看到的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像螞蟻一樣的多,一千倍,大概就是一千個螞蟻窩了。

今晚我所在的部隊要聽從命令調集到前線,這一次要跟我們的世仇聖羅國開戰!老兵說軍人以服從命令爲天職,上面命令我們到哪,我們就到哪。我心裏很是不情願,因爲我剛剛在我們原本的駐地費盡心機的弄好了一座小木屋,以爲可以舒服的呆一段時間,誰知道,又要開拔,唉,誰叫我是個軍人哪,我的感嘆並沒有持續很久,就很認命的聽從上面的命令了……

我扛着我的刀,跟緊了前面的老兵,雖然我才14歲,可是打仗不努力,就沒有軍餉。我這麼大了,還叫老兵從他的軍餉裏分一份給我多難爲情,老兵也是有名字的,不過人家也總是叫他老兵老兵,到最後就忘了他叫什麼名字了。

一個人早晚都要死,叫什麼名字不是都一樣?

所以我也跟他們一樣叫他老兵了,十四年來我一直跟着他,剛開始他總把我放在營地裏,不知道他有沒有想過,要是他戰死沙場,我非餓死在營地不可,還好,本來帝國律法規定,十六歲以上纔可以當兵!但我從小在軍營里長大,所以,老兵向隊長求情之後,我可以自己上戰場賺軍餉了,據說,隊長將我的年紀改了兩歲交上去以後,就通過了!!!

所以,我現在是個兵了!!!

趕了三天三夜了路,終於到了目的地了。

一個與聖羅國交界的地方,叫做風谷。風谷的風景美極了,遍地開滿了不知名的各式各樣的鮮花,到處是飛禽走獸的蹤跡。

要是這裏沒有戰爭,那麼恐怕這裏會是一座世外仙境吧?

要是將來我能帶着老兵來這養老該多好?我心中曾暗暗的這樣想過。

我們的隊伍在風谷邊緣一座森林中駐紮下來,啊!這麼美的地方,還有這麼多的野味,這下我有的忙啦,看我興高彩烈的樣子,老兵板起臉來訓了我一頓!

說什麼戰前要加強戒備,又不是遊山玩水,這是打仗啊什麼什麼一大堆,我被訓得耷拉下臉來,唉,有什麼辦法,誰叫他是我的老兵呢,看我一臉喪氣的模樣。

老兵好笑的說:“小兵兵,沒說兩句你的頭都低到褲襠裏了,真沒出息,好了,等你把該乾的事幹完了,你想幹嘛幹嘛去吧,不過要小心別讓我們隊長髮現了。”

我驚喜的擡起頭來,看到老兵臉上強忍的笑意,心中明白:老兵其實還是最疼我的人,在這個世上如果說我還有一個親人的話,那一定是老兵!他那滿是滄桑的臉上對我總帶着慈愛的笑容。

不過,明白歸明白,爲了我的野味,我還是趕緊去幹我的事吧,先把隊裏的馬給喂好了,再搭好帳篷,隊裏五十個戰士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匹馬,每到一個地方總是先餵馬再搭帳篷。

因爲戰士們總認爲,馬是自己最要好的夥伴,在關鍵的時候,往往能救你的命。

很可惜,我沒有馬,隊長說,我是個小屁孩,就是有馬,我也騎不上。

唉,人小總是容易讓人欺負,算了,等我長大再說吧。還是先餵馬吧,要不一會隊長來了就有我的好看了。

剛搭好帳篷,就看見隊長過來了,他長着一張四方的黑臉,滿臉都是鬍子,眼睛總有射出兇光,加上身材魁梧,走起路來大地都是彷彿一顫一顫的,老愛用他那巨大的手掌摸我的頭。

我一見他走到我跟前,趕緊行了個軍禮:“報告隊長,小兵天痕整備完畢!”

我相信我的軍禮比那些人高馬大的戰友們要更標準吧?

隊長咪起他那銅鈴般的眼珠,呵呵笑道:“不錯啊,小兵兵,這麼快就弄好了?”他那巨大的眼珠裏閃過莫名的慈愛。

只不過,我不是很懂。

我挺了挺胸脯:“是!隊長,我很早就來準備了。”

隊長點點頭看着我說道:“小兵兵,你今年十四歲了吧?第一次上戰場我也沒什麼好送你的,這件背心是我年輕時候穿的,現在送給你,別嫌舊哦。”

說完手上遞了件衣服過來,我疑惑的接過了隊長手中的背心,好像他從沒這樣和氣的跟我說過話啊?今天這是怎麼了?隊長笑着說道:“記住,要穿在身上哦。聽說你一會要去打獵,記得帶兩隻肥兔子回來給我。就當是跟我交換這件背心吧。”

他帶着爽朗的笑聲漸漸走遠了,留下了一股溫暖還久久的在我心底徘徊……

我當時沒去多想什麼,只覺得有件衣服穿總是好的,還是趕緊準備一下去打獵了。

我帶上了自己製作的弓箭向森林走去。腰間別着一把自己打磨的小刀。大概是男人天生的本領吧,我對兵器有着說不出的喜愛,沒事的時候最喜歡製作一些兵器。老兵常說,要是在和平年代,我只會讓自己餓死,不學別的,只會打架,要是不打戰了該怎麼辦?

當時的他並不知道,有人類的地方總有着戰爭,而戰爭卻從不曾在人類世界裏消失過。

他也沒想到,從這以後,我再也不是一個小兵了,也不再當兵了……

這座森林似乎好久都沒有人來過了,地上的青草沒有讓人踐踏過的痕跡,一切都寂靜的讓人害怕。

我用小刀斬了幾個樹枝,再將它削尖了,用繩子紮成一個十字,然後在地上挖了一個小洞,將削尖的樹枝十字放在洞裏,然後用葛藤做了一個機關。只要有野兔走過碰了藤蔓,樹枝的彈出將野兔釘在地上。

這是我從小就學會的本領,對於一個從小在軍營長大的孩子,學會生存纔是第一課!

我採了好多鮮花和樹枝做了一個花冠帶在頭上,不是爲了漂亮,而是爲了僞裝,拿起弓箭伏在草叢中,靜靜等待我的獵物出現.

老兵常說,一個好的獵人從不會對等待着急,只有有耐性的人才能成爲一個好的獵人,能忍耐住寂寞的人最後纔是有資格成功的人!

所以.我學會了怎樣狩獵.那就是等!等最好的時機.

樹從中發出了沙沙的聲音,我屏住了呼吸,視線中出現了一隻野豬.苦笑的看了看手中的弓箭,這個野味可不好打啊,搞不好它的獠牙會將我撕碎!還好不是魔獸,只是一隻普通的野獸,要是魔獸我會把命都送在這裏。

痛苦的看着野豬帶着得意的哼哼走過去,如果眼光可以殺人的話,那這麼可惡的豬早死上千遍了!

我發誓一定要快快長大,好有力氣拉開強弓,到時候,哼哼.~!!~死豬,你等着瞧吧!少爺我一箭要射得你腸穿肚爛!!!



餵飽了n只蚊子以後,終於等到了期待已久的小兔子!貪吃的它一眼就看到我的機關前的一堆肥美的青草,幾個蹦跳後,前足按定,伸嘴欲啃的時候,咻~!!!我的弓箭射個正着,它倒下的時候碰到了葛藤,唰!的一聲,尖樹枝毫不留情的將它釘在了地上,暈~~~~可憐的小兔~死的不能再死了.

我忙收取獵物,安好機關,我想走遠點打點大的回去,所以向森林的深處走去.

沒有人的森林是安靜的,除了風吹過樹梢的沙沙聲,還有時不時的一兩下鳥鳴,靜的讓人有些緊張。

我順着青草路向前走去,轉過一排參天大樹,眼前豁然開朗,一個美麗的大湖出現在我的眼前,湖水清澈極了,遠處不知名的小鳥低掠過湖面,帶起了陣陣漣漪.不知名的小花開遍了整個湖畔.哇~!!!我歡呼道:這是天堂!屬於我的天堂啊!!!

魚呀~!鮮美的魚!我來了!!!~可是,用什麼捉魚呢?鬱悶~早知道帶了釣鉤來了,算了,用手捉吧,八歲之後我天天在水裏渡過,看這樣平靜的湖水,我相信這水裏還沒有水系魔獸吧,所以以最快的速度脫去了我的衣服.

砰~~~~~~水溫溫的,彷彿是溫泉吧,不過有這麼大的溫泉嗎?我睜開眼睛,頓時驚歎不已:這是一個多麼美麗的水下世界呀~

鯉魚,鰣魚,鮭魚,一尺多長的比比皆是,我所知道的淡水魚類都一一出現在我的眼前,寶藏就在我眼前~!在我眼裏,金銀珠寶又怎麼跟眼前的美麗的魚相比呢?

水下的世界是神祕而又美麗的,水中也有着陸地上看不到的美麗景色。。

我自由歡快的在湖裏自由徜徉,像是回到了母親的懷抱裏——雖然,我從沒見過我的母親,不過,我相信我的母親一定是善良而又美麗的。

就在我自在的在清澈的湖水裏徜徉時,忽然想到湖底去看看……

水下的世界朦朧而又神祕,怎麼看不到底呢?我睜大雙眼,湖底似乎有個黑影在晃動。

會是什麼呢?我突然感到了一種經不住的誘惑讓我有一種想去看看的感覺……

我手腳並用,快速向下劃去,巨大的黑影出現在我眼前,湖底宮殿?我的天!這是怎麼回事? 人類通常會爲不尋常的事情而感到好奇和欣喜,因爲,凡人總感覺普通的日子過得太過平淡了,以至於感覺生命並不是最珍貴的東西,反而對危險和困難充滿了樂趣。事實上,以我的經驗來看,沒有經歷過苦難和挫折的人類永遠無法真正體會生命的美好,正如魚兒離開水不能呼吸時纔會感覺到在水中是多麼的幸福,不尋常的經歷有時候帶給我們的未必是幸運……

—————旅行家羅伯特

原來,一座龐大的水下宮殿正悄悄的豎立在水底,像一隻遠古巨獸靜靜的在水下潛伏着。

等我游到宮殿面前的時候,纔看清楚這座氣勢宏偉的巍峨建築是多麼驚人!放眼過去,幾乎整個湖底都是建築。

在我面前巨大的石柱並排站立,我數了數,一共是十二根!這代表什麼呢?正在我沿着長長的階梯往宮殿內游去的時候,剛穿過正門,只聽見啵~~~~~~的一聲。我站在了地上,湖底竟也可以像陸地上一樣站在實地嗎?

疑惑的伸手向剛剛進來的地方摸了摸,哇!都是水,仔細觀察才發現,原來在門的正面,有一層淡淡透明的東西,是什麼呢?

我帶着疑問往前走去,長長的石板路彷彿走不到頭,我在宮殿裏彷彿一隻螞蟻般大小,宮殿的上方飄浮着五色的雲氣,巨大的牆壁上雕刻許多人物故事,奇怪的文字我認不得,好像是在訴說着關於戰爭的一個故事。

血腥的場面,許多猙獰可怖的怪物,讓我的心怦怦直跳,不敢多看,啊,轉過了一個門後,終於到了正殿,空曠的大廳裏一個人也沒有,大廳的正中央有一座祭壇,地上天花板上鐫刻着不知名的花紋,一絲絲細線連接在一起,中心竟然就是這座祭壇!

我伸手摸了摸祭壇的中心凹處,像是一個手掌印,我好奇的將手按了上去,突然見整個宮殿牆壁上的花紋亮了起來,發出金黃色的光芒!

接着整個祭壇發出耀眼的金光,我手心一痛!掌心緩緩流出一滴鮮血!

鮮血滴落的地方陷落下去,一道白光向我罩來,我連忙退後幾步,祭壇像是活了過來一般,開始輕輕顫動,五彩繽紛的光線從虛空射出,照在祭壇中心,突然,祭壇的金光大放,熾熱的光線像是飛舞的精靈在空中自在的跳動着!!!

最後

無數乳白色的光芒像是有了生命一般,在空中自動形成了一個大大的光線組成的繭!!!

咯噠……

一聲輕響過後,那個巨形的繭忽然破了開來!

一個帶着翅膀的擁有絕世容貌的少女靜靜飄浮在空中正向嚇傻的我微笑着,彷彿是天籟般的聲音從她那脣瓣綻放:‘創造之子啊,千世的輪迴終於讓我等到了這一刻!你終於來了!!!

她低柔婉轉的聲音在大殿裏四處迴盪,帶走陣陣迴音……

我傻傻的呆看着她,全然不知她說什麼,爲什麼見到我如此高興?

她欣喜的看着我,她的眼睛是藍色的,望着她有着讓人感到浩如星空深不可測的雙眼我感到一陣陣暈眩~



“你是誰?魔獸?”我好半天才冒出一句,這世界也太奇怪了,我在做夢嗎?

“創造之子,這是千世輪迴的宿命啊!你叫我卡麗絲,我的使命是等待着你,而你,衆神的寵兒!創造之子,來這個紛亂的塵世中,已忘了你的過去,讓我幫你開了心眼吧,這會省去我很多不必要的話語。”

她淡淡的說道,向我額頭按來,聖潔的光芒在她的臉上發出光暈,令我無法逃避她那潔白如玉的雙手。

#¥%¥#¥%[email protected]………………!!!

她的手在我額頭上划着符號,粉嫩的脣瓣輕輕吐出言語。四周牆壁上的人物故事彷彿活了一般,絲絲光束將我圍繞起來。

我痛苦的**着,身體周邊的光芒大發!頭好疼!!!像炸開一般的疼!!!

啊!!!

好疼啊!!!

劇烈的疼痛中,我的目光迷離,眼前像是出現的一個宏偉壯觀畫着無數看不明白的詭異符號的金屬大門,大門兩邊正吱吱叫的發出輕響。

是夢?是真?還是魔法?我不知道……

奇怪的大門開了,我像是看見了虛空中站立着一個奇怪的我,對面穿着一身白色耀眼的美麗鎧甲在另一個穿着鎧甲的年輕人面對面靜靜浮在空中。

奇怪年輕人英俊的臉上帶着微笑向我說道:卡迪繆修斯,創造之子,我們第三次對決你說誰會贏呢?

“這是宿命~帕羅斯,不要妄想重新轉變星空之柱!你永遠不會戰勝我的,這是宿命!!!”那個我輕輕的應道。

“吵了三千年了,卡迪繆修斯!你守護了愚蠢的人類一萬年了,不覺得厭倦嗎?我們是兄弟啊,雙胞胎的兄弟!你爲何還是那麼固執?是誰讓你堅持跟我做對?米特羅?卡麗絲?羅若娜?還是你身後的那七個廢物嗎?

‘是嗎?我親愛的哥哥?父母生了我們是希望我們給這個星空下的世界帶來安寧,可你做了什麼?你肆意妄爲,轉動了衆神不敢觸動的‘星空之柱’!!!你讓我們偉大亙古存在的父母耗盡了所有的力量!以至於永遠沉睡!爲了你的野心,使原本同屬一個身軀的你我分裂!!!你就是這樣對待父母和兄弟的是嗎?我親愛的的哥哥’?

那個我淡淡的說着往事,像是憤怒的時候早就過去了,言語中剩下的只有痛恨!

“那好吧,卡迪繆修斯!讓我們見個高下吧,你我看來只能存在一個!就像你所說的:這就是宿命!”

那個我擡起我的雙手舉向虛空,輕輕念道:遠古的諸神,請允許我召喚你的力量,以創造的名義,呼喚滅世的光,以滅世之光!毀滅眼前的罪惡吧,————創造之光!

那個我吟唱着古怪的咒語,無數光線從虛空中飛出,迅速開成一個個奇怪的魔法符號,天地間像是隻有這團光線在照耀着整個世界!!!熾熱的光芒頓時讓天地都失去了顏色!!!

那個帕羅斯在我發動咒語的同時也在朗誦他的咒語:星空的浩瀚,空間的主宰!聽從你的僕人至誠的召喚吧,以星空之力,吞噬眼前所有的一切————星空之門!

那個叫帕羅斯的人吟唱着更古怪的咒語,身前出現了一道由星辰組成的巨門,門內則是無盡的令人恐懼的黑暗!這個奇怪的門卻將所有的光都吞了進去!!!

那個我訝異的看着帕羅斯的咒語吞噬了我發出的足可毀天滅地的創造之光。

臉上現出驚恐說道:“告訴我,帕羅斯,你怎麼會這種星空之力的咒語?”那個我無力的說道,剛纔的一擊已是我的最強,我知道,我敗了,但我不甘!

“親愛的的弟弟,卡迪繆修斯啊!你是不會明白的,在我第一次觸動星空之柱時,就有一種莫名的力量侵蝕了我,所以纔會讓原屬一個身體的你我分裂,三千年來我們爭鬥不止,直到剛剛我才領悟到這種力量的存在。哦……忘了說一下,其實你也同樣繼承了這種力量,不過,太遲了~!”

那個帕羅斯帶着得意的笑容,戲虐的看着那個我說道“懶人是不配擁有支配世界的權力的,星空之力屬於我,再讓你見識一下星辰的最終力量吧!”

那個帕羅斯輕輕念道:衆神之門的主人,請你睜開雙眼,俯瞰這個罪惡的世界,用你燃燒的憤怒之火,將世界改變!去吧————重塑的力量!

金黃色的長劍發出光彩奪目的光芒!瞬間爆發的力量,讓整個世界都在輕輕的顫慄!

Leave a Comment